<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一手生一手死 > 第1章停尸间的红衣女鬼
    大家好我叫张强,今年二十三岁,我已596分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了辽东医学院。

    父母在我两岁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不幸离世,我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被爷爷和姥爷抚养长大成人。

    可能是职业的差异太大,姥爷和爷爷两个人分开抚养我,半个月在爷爷家生活,半个月在姥爷家生活。

    爷爷家是开中医药馆,从小耳熏目染喜欢上了老中医,我就励志要当一名医生。

    姥爷家是开算命馆的,每次给人算卦,查事,看邪病看风水都带上我,因此我见多识广,也算得上是半仙。

    记得考上辽东医学院的那一天,爷爷非常高兴,在家里准备了我最爱吃的老式铜火锅,不停的夸我光宗耀祖和叮嘱。

    “大孙子真争气,考上了医学高等学府,一定要好好学习,千万不要因为提前搞对象玩物尚志,耽误了学业变成你姥爷那样,游走在三教九流之中的神棍。”

    并且告诉我辽东医学院,走出来许多国内顶级医学专家和医师,让我加倍努力,早日步入国内名医的行列。

    上学那天是姥爷开着老款奔驰送我去的,他老人家的话不多,但是却字字带有玄机。

    “外孙子,你从小随姥爷走南闯北,看过三教九流各种各样的人,查事的,算卦的,看邪病的看风水的。”

    “在算命的行业里,你也算的上是半仙之体,但是别以为你是一个半仙,就能够替人消灾解难,只要你没有到姥爷我这大仙之体的火候,千万不要多管闲事招来无妄之灾。”

    姥爷最后警告我,在学校里不管看到,听到,见到什么诡异的事情,都装作没发生,这样才能自保自己顺顺利利毕业。

    到了学校,姥爷手里总是拿着罗盘。

    学校坐北朝西大门朝南,宿舍和教学楼一左一右,临床实验教学楼还有存放试验用尸体的停尸间外两楼中间。

    看着罗盘的姥爷,脸上皱纹一紧一松,就好像是猴皮筋。

    指向宿舍楼:“奎水位,阴水。”

    指向教学楼:“离火位,阴虚。”

    看像临床试验教学楼正对校门口:“生死门,只进不。”

    “到底是那个建筑设计的,难道就没有风水师助理协助么?”

    “外孙子,这个东西你拿着挂在脖子上,千万不要摘下来,也不要弄丢了。”

    我仔细一看,是一枚锈迹斑斑的乾隆通宝古钱。

    “外孙子,这是当年我给一个盗墓者驱赶走身上附体的冤魂解除他多年身体的多年阴气痛急,他非常感激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小心珍藏。”

    “据他说,这枚铜钱是一处大墓内,墓主棺材板上取下来的。”

    姥爷叹息的摇了摇头:“很可惜,挖坟掘墓者自损阴德,轻者疾病缠身,重者断子绝孙,虽然我帮他驱赶出了阴气痛急,但是他五脏六腑已经萎缩,恐怕也是一个短命鬼活不长久。”

    “这枚主棺上的铜钱叫做锁魂钱,是古人用来锁住棺材里的魂魄,让魂魄不会消散弥留在人间不入阴曹。”

    “很可惜!阎王让你三更死,何人敢留你到五更,根本对于接魂的阴官来说不起任何作用。”

    “不过锁魂钱是被道士以法式加持过,而且长年累月在地下吸收日月精华,已经拥有强大的驱邪功能。”

    “千万不要被洗脚水,洗澡水还有女人用的带血卫生巾触碰否则法力全失你绝对自身难保。,”

    张强有一些不耐烦,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虽然长辈关爱晚辈是近乎寻常,但是话多了就如同打开水库的闸门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张强满口答应,心不在焉的点头应对。

    而眼睛却好像是探照灯,四处观看人来人往和自己一样,来至五湖四海的新学员。

    打量来打量去,就看到了临床实验教学楼的停尸间。

    停尸间背对着阳光不说,门脸上悬挂一个巨大的破旧门帘遮挡住进去的门,茶色的玻璃不仅遮挡住里面的视线,而且上满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这是炎热的夏天,靠近停尸间几十米远的距离,都能够感觉到阴冷瑟瑟发抖。

    穿半截袖的张强,浑身一哆嗦穿半截袖搂在外面的胳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张强一回头,本来在身边絮絮叨叨不停叮嘱自己的姥爷,已经去教导处排队提前给自己办理入学手续。

    张强转身走,回头在看一眼实验教学楼停尸间的窗户。

    忽然发现有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披头散发的女人现在那里,脸部苍白看不清楚相貌。

    那双头帘掩盖的瞳孔渗透出一种诡异,樱桃小口苍白冰冷,嘴角挂着鲜红的血滴。

    她伸出了右胳膊,张开雪白的手掌对自己挥舞。

    张强虽然和姥爷走南闯北,见过三教九流,给人查过事,看过风水和邪病。

    但那是在道法高深的姥爷身边,遇到的鬼无不都是规规矩矩不敢放肆显露恐怖的一面。

    那个时候的张强并不害怕,感觉鬼和人其实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人死后的灵魂而已。

    现在却不一样,张强自己一个人,第一次看到鬼恐怖的样子,更何况还是一个对自己招手的红衣女鬼。

    张强吓得转头就跑,砰的一声撞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冲击力过大瞬间被反弹倒飞出去。

    噗通一声重重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满眼冒金星。

    一个憨声憨气好像嘴里塞了一个大冰坨的声音响起:“我说你小子是眼睛瞎,还是大白天撞鬼了,我这么庞大的身体,难道在你眼里好是空气,楞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么?”

    张强坐在地上,抬头刚好看到一双粗壮的大象腿,再往上看超大的红色大裤头,再往前一个漆黑深不见底的肚脐眼,臃肿不堪的大肚皮从一个泛黄的白色大背心里弹了出来漏在外面。

    一对让女人羡慕,让男人嫉妒的赘肉胸肌来回摆动。

    高大一颗被阳光照耀晶莹剔透反光的秃头,这大脸大嘴巴子。

    赘肉的手臂横空坠下摇摆,如同猪蹄的手捏着冰棍,大嘴张开冒热气的嘴,一个火红大舌头正在舔快要化成水的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