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法则之最强尸王 > 第四十九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四周一片漆黑。

    尸兄们低沉而充满激情的嚎叫,回荡在赵曰天几人的耳中。

    人心,向来不古。善良不会换来应得的回报,狼心狗肺也不一定就会迎来落井下石。

    “天哥,我怕,我好怕!”一向大大咧咧的阿福,心中满是恐惧。

    赵曰天咬着牙,面对周遭的环境,心里也没有底,不过仍旧安慰道。“怕什么!有我们在!不准怕!”

    “可是,我……天哥,你说我们会不会今晚就倒在尸群中啊?真么多尸兄,该逃去哪里啊?”

    天无绝人之路。

    这一条路被封死了?请找下一个路口。

    “嗷嗷~”两只尸兄,从阿福的侧面窜了出来。

    “小心!”赵曰天手掌中腾出星光点点,片刻后落在了尸兄的头上。

    “走!”

    逃亡的路很长,夜晚对于他们来说永无止境。

    救世学院,院长办公室。

    老校长,眼袋稀松,看了看走进来的身影。“怎么,今儿个这么闲?”

    来人毫不客气的抓起桌子上的一只鸭梨,狠狠地咬了一口。“我一直都这么闲,若不是十年前的那场大战,我现在估计就得每天累死累活的训练那个什么神风小队了。”

    “小师弟……”

    “诶,别。我可担当不起。”

    老校长脸色一柔。“还在生气呢?”

    骂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估计这辈子都缓不过来。”说话的人正是救世学院的守卫,那个叫做剑西来的佝偻老头。

    “西来啊!”

    “打住!”

    老校长捋了捋胡须,同时剑西来也捏了捏眼角的眉毛。“这么多年,让你和小竹的门生受委屈了。”

    “委屈谈不上,技不如人,认栽!”

    “那你今天来,可不是要跟我承认技不如人这件事情吧?”

    “好说!”门卫剑西来,狠狠咬了一大口苹果。“两件事,第一,本届人榜不能让‘初一'和‘十五’那两个丫头片子参加。娘的,这五年时间两个丫头片子,霸占了人榜前五,当真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太变态了!”

    “这事情,我答应你!”

    剑西来受宠若惊道。“当真啊?”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啪~”剑西来握在手中的苹果,应声而碎。“仅此一次!”

    “好!十年前的事情,我再也不提!”

    这句话之后,两人一度沉默。

    窗外是满耳的蛐蛐叫,听起来特别祥和。

    “第二件事情呢?”

    剑西来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暗系地下室那名巫师,应该被永远封印!我说的是封印!”

    老校长陷入一阵沉默,难以下定决心。

    “你知道,王十六去哪里了吗?”

    剑西来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那种人渣,爱去哪儿去哪儿,我不想关心他的事情。”

    “那你可知道,初一和十五是他的弟子?”

    剑西来悚然抬起头。“不可能!”

    “天底下的事情,哪有那么多不可能?”

    “初一和十五并不是巫师啊!”

    “难道巫师只能教导出巫师?”

    “那……”

    “这五年的历练中,初一和十五都会去‘炼狱’十八层!”

    “炼狱十八层?”

    老校长点了点头。“只有你我几个经历十年前那场大战的人才知道,炼狱虽然是作为我们学院的入学考试地点,其实也是考虑到对那个地方的监控。十年前,那些尸王肉身全部被毁灭,基本上不会存在复活的可能。但是你应该清楚,‘尸王血’不尽,他们就能够生生不息!”

    剑西来皱起眉头。“有话直说!”

    “那场大战,尸王们血流成河!但是他们的能量随着血液的流失,得到了继承。很多被‘尸王血’沾染的尸兄,拥有了无可比拟的恢复速度,他们即将成为下一任尸王!”

    “你是说,炼狱其实就是关押那些‘尸王’的地方?”

    老校长有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杀不死,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那,这个跟王十六有什么关系?”

    老校长重重的呼吸了一口。“尸王血之前并没有传承的能力。是王十六付与了尸王血源源不断的活力。”

    “踏马的!就因为拯救他那个被尸兄咬过的老相好?他这是在跟整个世界为敌吗?”

    “这件事情,我们都有责任。”

    “什么责任?见死不救这件事情,对现在的世道来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更何况当初……”说到一半,剑西来又戛然而止。

    生与死之间,你没得选择,但是旁观者有得选择。

    “初一,十五不会参加本届的人榜排名。但是,你看中的那小子,估计也很悬啊!”

    “悬什么悬?只要初一十五不参加,他就有机会。哦,对了,暗系地下室的事情,我总觉得不对,一定要严加防守!”

    “初一十五我已经禁止他们外出历练了,炼狱通道我也下令封闭了。至于你说的地下室,我觉得还是不要太压迫她的比较好,否则往往容易适得其反。”

    “马德!你一直就是这么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当年要不是因为你,王十六能够逃出去?还把你看中的初一十六给带成歪瓜裂枣?”

    “杀人总是很简单,救人才是难上加难。”

    “走了!他娘的,和你说话总容易蛋蛋打结!”

    一阵风飘过,剑西来的身影不知所踪。

    片刻后,老校长的后背缓缓出现两个人影。

    “都听到了?”

    扎着马尾的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为了自己看中的‘弟子’老脸都不要了,比起咱们师傅,可就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了。”

    “嗯?”

    “老校长不要怪罪小弟,他年少无知,不知道王十六的危险用意。”

    “初一,你是姐姐,比十五要懂事,我希望你能明白,爱和恨虽然是两个对立面。但,有些恨其实是因为太过深爱而衍生出来的。王十六虽然罪不可赦,但始终还是我的师弟。他教会你们的手段,我没有拿走,是希望你们能够用这些手段,给所有幸存者留下一个念想。”

    “有盼头,才不至于心如死灰。”

    扎着马尾的男子,学着剑西来从桌子上抓起一个苹果。“那人是叫李好好吗?”

    “十五!”

    女子隐隐发怒,身上泛起暗红色的气息。

    马尾男子的身影慢慢淡化。“放心,我不会去打搅他。但是最好他别太嚣张,我师傅说了,嚣张的人都应该使劲的踩两脚,否则他们就真以为自己会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