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斩断之力 > 第二章 强取豪夺
    黄进将翻阅完的劝退书合十,猛地起身,就感到全身疼痛,火辣辣的。

    “看来和黄标拼斗留下的伤势还在,先回家休养一番好了。”

    黄进移步转身,打算离开小巷,但在离去之前,没好气的踹了黄标一脚,黄标紧闭的嘴巴倏的张开,就有一股郁积的浊气冒腾而出。

    “剥夺存在之力,1力量”

    黄进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几个金色字体,预示着一种非凡的存在出现。

    系统?!

    黄进大喜,即刻在脑海默念系统,可任凭黄进怎么叫唤,那一段金色字体再未浮现过,好似一切都是错觉。

    “不应该啊,怎么出现一次就不出现了。”

    “等会,我记得是说剥夺存在之力,对了,我刚刚踹了一脚黄标的尸体,将他逸散的存在之力给释放了出来,难不成是要通过释放他人的存在之力,这段文字才会出现。”

    “1力量?”

    黄进握紧拳头,细细的感受着力气的变化,果然,隐约间觉得拳头比起过往更加有力了一些。

    增长的力量约为一斤左右。

    “看来这个特殊的系统并不能带来其他方面的助益,但是能通过剥夺存在之力增长同等斤数的力量,也不知道会不会增长其他基本素质。”

    此外,唯一的好处,就是黄进那一身伤痛似乎在这股力量出现的时候削减了不少。

    细想之后,黄进觉得这可能不是“系统”的功效。

    应该是力量增长带动着体质微变,活血和恢复能力提升,小幅度的改善了黄进的身体状况,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治愈能力,该有的伤势依旧存在。

    黄进心里思忖着,往小巷外走去。

    “现在我还活着,黄标又横尸当场,李莽肯定担忧事迹败露,会寻我的麻烦,极有可能撕破脸皮直接上门抢夺秘籍,而我现在受伤极重,动起手来即便有家传秘籍帮助,也未必能胜过身为世家子的李莽。唯一的办法就是跨入筑基期的练力阶段,只有掌握了存在之力,他才没法子那么轻易的杀掉我。”

    黄进一想到这里,心中的紧迫感就油然而生,脚步不免快了几分。

    路上的行人逐渐增多,甚至有一些认识他的人。

    指指点点的看着他有些脏污的衣服和面容。

    黄进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低头消化着新得来的记忆,陡然,黄进迎面撞见一个熟人,是他大伯家的儿子黄舒,比起他小了两岁,是黄进的堂弟。

    黄进略带苦涩的正要打招呼,就见得黄舒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惊讶之色,抓住黄进的双手大喜道:“进哥,你跑哪里去了,一晚上都没见你回家,你这脸怎么了,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这衣服怎么沾满了泥巴,对了,我爹娘来了,在你家等你呢,进哥。”

    “额...”

    黄进被这一连串话弄得一愣,很快梳理过来后,诧异道:“大伯父和大伯母他们怎么来了?”

    黄进大伯是黄父生前的大哥,只不过在黄进很小的时候,大伯父就和父亲分家了,两家各管各的事,不过,据说那时候父亲和大伯父一家人闹得有些不愉快,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两家人都没有交往过。

    原本黄进对大伯父一家人的印象比较平淡,没什么感觉。

    但在一件事发生了,才改变了看法。

    那是黄父身患重病,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心心念念的就是一家人摒弃前嫌。

    这个愿望也不知黄父在小黄进耳旁念叨了多少遍。

    为此,小黄进曾多次恳求大伯父来看望父亲。

    但是留在小黄进记忆中的仅有那扇被卡得死死的大门,冰封铁铸,从未打开过。

    就是直到黄进的父亲黄荃身死,大伯父都没有来看望过他父亲一次,这种令人寒心的做派,在那个黄进的心中深深扎了根,此后长达五年的时间,黄进从未见过大伯父一家人,更是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黄进的堂弟黄舒,由于两人在同一间学院学习,倒是聊过几次。

    毕竟是上一代的恩怨,和黄舒的干系并不大。

    现在的黄进虽没有那么怨恨大伯父,在他想来,人死如灯灭,过去的就过去吧,只要以后别招惹到他就行了,但是他大伯黄童这种过于绝决的做派令人格外不喜,即便是生活在人情极度淡薄的现代的黄进,一时间也看不惯。

    黄舒挠挠头,尴尬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爹就让我出来寻你。”

    “嗯。”

    黄进安慰似的拍了拍黄舒的肩膀,眼眸神色变换,道:“那我们快些回去吧。”

    两人即刻动身,加快脚步,不多时就赶到了黄进自家门口,矮实的土墙一人多高,三四十个邻居围在院子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瞧着,院子里有几人说话的动静。

    “黄进这小兔崽子,出去一晚上都不回来,真是个没家教的野种,呵呵,村长,诸位乡老们,事情就麻烦你们了,我那侄子占据这大屋这么久了,总该归还了吧,等他回来,您可别忘多帮衬几句。”

    “是极,是极。”

    “黄管家说得对,黄进这小子素来好吃懒做,败坏门风,就是黄管家不说,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想把他赶出村了。”

    黄进脸上腾腾腾的冒着寒气,眼神微变,隐约能猜测得到事件原委,果然大伯父一家是来者不善。

    许久不来往,无缘无故的到来准不是为了什么好事。

    黄进大声道:“让开,让我进去!”

    围观的邻居纷纷转身让路,有的人不声不响避让开,有的人却露出了一副看好戏样子,但大多数人脸上都露出同情的神色,甚至有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臭骂着黄童等人。

    “小进,你可回来了!”

    “渍渍,黄进你这个大伯可真不是个好货色,你都这样了,他还过来欺负你!”

    “没事的,没事的,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这黄童不是好东西,那李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进你是不是受伤了,看起来好严重,快进屋歇歇。”

    黄舒脸唰的一下就惨白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父亲来到这里是为了争夺黄进家房子的,如此一来,他不也成为帮凶了么。他停下了脚步,却是不敢进入院子。

    黄进心思深沉,并没有应声,只是将众人的话暗暗记在心中,是真心对他好还是幸灾乐祸他都看在眼里,现在的他并没有能力去指责别人,但有一天,他绝对能让这些看不起他的人后悔莫及。

    黄进最后深望了黄舒一眼,他理解黄舒,一方是父亲,一方是兄弟,换作他也很难做出抉择,不过,这并不代表黄进就会放过黄童。

    从前的黄进没有能力,只能默默承受一切。

    现在的黄进再也不会沉默,他将会用最实际的行动向世人证明,想要欺负自己,就得付出代价。

    黄进快步院门口,就见得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七八名须发斑驳的老者齐齐转动目光,盯着他,尤其是那名中年胖子,眼神中带着审视的意味,居高临下的望着黄进。

    “大伯黄童,大伯母赵氏,刘村长,村中诸位乡老。”

    黄进对号入座的分辨出了在场众人,眼神颇为平静,脑海中却是天翻地覆了起来,他忽然想起这个大伯还有另一个身份,望族李家的诸多管家之一,真是什么好事坏事都扯到了一起,矛头全部指向了李家。

    黄家大伯脸上欣喜之色一闪而过,板起脸斥责道:“黄进,你回来了也不跟伯父伯父还有村里的长辈们问好,还有没有家教了。”

    “大伯父好,大伯母好,村长好...”

    黄进动作颇为端正,彬彬有礼的朝着院子内的众人,分别鞠了一个躬,以表敬意。

    黄家大伯略带嘲讽的轻笑。

    如此刻板的侄子,还能不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么,他要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乡老们也是一脸的摇头,全然不看好黄进,守礼固然没错,可是失去了血性和尊严岂不跟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哪还有半点的人生意义。

    怕是这一次,黄进要被黄童狠狠的宰一笔了。

    行礼完毕。

    黄进双手下垂,脸庞无悲无喜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那漠然的眼神看得不少人心惊肉跳。

    突然,黄进出言了。

    “诸位长辈,礼已经行完,那就轮到黄进说话了,黄进想要请问诸位长辈一声,为何要聚在黄进家中?所为何事?”

    黄童、赵氏、刘村长还有诸位乡老们眉头顿时一皱,惊异的望着有些陌生的黄进,人还是那个人,但气质和眼神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谦恭有礼动作下潜藏的那种凌厉质问,仿佛一根无形锥子,直扣众人内心深处,阵阵的惊骇升腾而起。

    黄家大伯愣了片刻,当即正色,脸庞隐隐生起一抹不悦之色,似乎是暗恨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给影响了心神,当即愤愤的说道:“黄进,这屋子你也住够了,该是时候搬出来物归原主了吧!”

    “怎么?大伯是觉得这屋子是您所有的?”

    黄进冷哼一声,眼眸微泛起一抹寒意,他父亲死前黄童是老死不相往来,求他他也不来,现在他父亲不在了,可倒好,黄童反倒主动上门抢夺地产了。百度一下“斩断之力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