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斩断之力 > 第三章 抱月修炼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你看这是什么。”

    黄家大伯冷笑一声,掏出两张微微发黄的纸张,明晃晃的夹在手上,隐约能看见上面写着的“地契”两大字。

    黄家老宅的地契!

    黄进大惊失色,表面上却强自镇定心神道:“我父亲抵押出去的地契,怎么会在你这里?你是怎么拿到手的?”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

    黄家大伯冷淡的应了一声,讥笑着说道:“乖侄儿,既然地契在我这里,你是不是该将这房子交还给我了。当年你爷爷偏心,将大半的家宅留给了你那死鬼父亲,说什么也不肯给我,害得我一穷二白的吃尽了苦头。现在好了,苦尽甘来,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这破房子对我来说也是可有可无,但我宁愿它在我手上烂掉,也好过给你们父子俩。”

    说到最后,黄家大伯眼中充满了怨毒,像一条毒蛇似的盯着黄进。

    场中众人眉头都微不可察的一皱,颇为不喜黄童这种恶毒的作法,反倒是有些同情起了黄进。

    黄进目光冷厉,神情变幻不停。

    难怪黄童敢这么有恃无恐的当众来抢夺他的房子,原来是有地契这个大杀器在手,这样一来,即便黄进巧舌如簧都改变不了黄童收回房子的事实了。

    但不能坐以待毙。

    “大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当真要做得这么绝吗?”

    黄家大伯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并不是良心发现,只是觉得这个以往木讷嘴笨的侄子,似乎变得有些不同,嘴皮子更是利索了不少,他担忧黄进或许有什么厉害的底牌在手,可这个念头还未持续片刻,那压在心底的恨意就又一次的涌上了心头。

    黄家大伯情绪激动的大喊:“绝么,不够绝,我要你露宿街头,成为一个人人嫌恶的乞丐,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就你这个被虞城学院退学的废物,哪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真是悲哀,我们黄家竟然出了你这个废柴,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野种!”

    黄进强压怒火,脸庞绷起了有些僵硬的笑容。

    “既然大伯都这样说了,黄进自是无言以对,请问一声,大伯可敢跟黄进赌一把?”

    “赌?赌什么?”

    黄家大伯听到这句话,情绪稍微平静了下来,眼神有些警戒的说着。

    “很简单,赌我有没有能力买回地契。”

    “十天之后,还是这个地方,我会用五千枚银钱买回我黄家的地契!”

    “好,我赌了,但是我要加一个赌注,你输了,我还要打断你的手脚!”黄家大伯目光闪烁,许久不语,突然狞笑一声道。

    “好,我也有一个赌注,如果你输了,我要你跪在我父亲坟前磕头道歉!”黄进目露凶光,针锋相对说道。

    “成交!”

    “成交!”

    ......

    赌约在一众村中长辈的见证下生效。

    黄家大伯很快带着赵氏离开了黄进家的院子,院外的邻居们也在窃窃私语中纷纷散开了。

    黄进仍然有些迷惘的站在原地。

    虽然他方才一连串狠话说得倒是挺畅快的,但是真要实践起来却是困难重重。五千枚银钱,按着地球上的购买力来算,足足等于五万rmb,在这个世界中,几乎够一个普通家庭一年多的开资了。平日里,那个黄进就连一枚铜钱都是满打满算省着花的。

    更不要说这价值十倍之差的银钱了。

    十天时间,哪能弄得到如此多的银钱来,为此,黄进可真是伤透了脑筋。

    “进哥!你没事吧?”

    忽然一道声音在黄进耳旁炸响,惊得黄进立刻退出了思索,抬眸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黄舒。

    黄进眉头一皱,就有些冷淡的说道:“你不随你父母一道回去,留在这做什么?”

    黄舒神情黯淡,声音低落:“对不起,进哥,我不知道我爹他会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黄进微微平静下来,心情有些柔化道:“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我不会把你们混淆的,不是你的错,你不用道歉,谁在害我,谁对我好,我都记在心里的。”

    黄舒愁苦的面容这才舒缓了些,突然,目光中充满希冀的说道:“那进哥,那个赌约能不能...”

    黄进刚刚柔化的心神瞬时紧绷,眼眸泛起冷意,严厉斥责道:“这是你父亲和我的赌约,不干你的事!”

    “黄进!他好歹是你大伯,你难道真忍心我父亲给你跪下吗!你不怕被别人谴责吗?!”

    黄舒脸庞腾得泛起红晕,眼睛冒火,厉声喊道。

    说得好似一切都是黄进的责任一般。

    黄进目光闪烁,沉默不言,换作平常时候,黄舒这个年轻人血气方刚,自然能为他人鸣不平,可是当涉及到家人利益之际,黄舒就好似眼睛被蒙蔽一样,只知道指责黄进的过错,根本看不到这场赌约背后,黄童又定下了什么严苛恶毒的赌注,失败会对黄进造成多厉害的影响。

    到底是一家人。

    黄进充其量算个熟悉的陌生人,依旧是外人而已。

    “无需争辩,十天之后,一切都有分晓。”

    黄进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身进到了里屋,木门啪的一声被关上。

    院子中,仅剩下黄舒满腔怒火的谩骂声。

    “黄进,你混蛋!”

    “侮辱我父亲就等于侮辱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个胆小鬼!”

    “......”

    ......

    这日,夜间——

    在虚鼎山山脚,一轮弯弯的明月高悬,苍穹如幕。

    黄进紧闭眼睛站在平坦的地面上,双手如怀抱大树般张开,呼吸以一个特殊的频率律动着,他就这样站立着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座屹立千百载巍然不动的人形雕塑一般。

    黄进在修炼的是学院传下来常见的存在之力修炼法——《抱月》,这门修炼法一共三个境界,涵盖了筑基期所要经历的,练力,炼丝,织结等三个阶段,虽说这修炼法相当普通没什么特异的地方,但胜在基础夯实,极为契合筑基期打造根基的主旨。

    不过,存在之力修炼法的修炼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就比如只能在夜间处于较为空旷的地带才能修炼,白天的时候修炼根本没什么作用。

    虽说现在的黄进是第一次接触这门修炼法,但身体生出一种本能的反应,好似修炼过千百遍一样,让他轻易的就掌握了修炼的要领,很快,神游太虚,物我两忘了。

    沉浸入修炼状态之后。

    逐渐生出了一股沉重之力加诸在他身上,修炼越久,这股沉重之力就愈发强烈,黄进感觉整片天地都压在他身上一样,然而,他却能在这恐怖的重压下察觉到,一丝空灵幽寂的存在,正从四面八方涌入他的毛孔渗入他的体内。

    这一丝存在黄进体内游走。

    带起一阵阵清凉感,抚慰着略微灼热的经脉,舒适的像在炎炎夏日咕噜咕噜灌着的凉凉冰水,畅快淋漓,简直令人欲罢不能。

    修炼持续了很久。

    直至黄进再也感受不到丝毫存在进入体内,微微散发着强烈灼感的经脉陡然一阵剧痛,黄进的修炼才渐渐停了下来。

    清冷的月光如流水打在了黄进稚嫩的脸庞上,呼啸的狂风大作,吹起摇摆不定的野草,黄进收束起的长发随风飘动,衣摆猎猎作响,但黄进并没有感到丝毫薄凉之意,仿佛有一股淡淡的力量,隔在中间,将自己和周遭空间分成两个部分。

    外界根本影响不到他半分。

    黄进一愣,连忙细心感受了起来,顿时,使得他大吃了一惊。。

    存在之力?!

    自己竟然已经把握到了气感,并在修炼中,几近本能的无意识吸摄进了微量的存在之力,也就是说他现在的修为算是练力一层了,而不是之前连气感都把握不到的废物了。

    本该是高兴的场面,黄进的脸上却布满了疑云。

    “奇怪,原本的我怎么修炼都练不出存在之力,现在怎么一瞬间就练出来了?”

    “那系统的出现也没有改变我的体质情况,所以可以直接排除掉。”

    “那就仅有一种可能了,存在之力的修炼受到体质的影响不大,反而是灵魂方面牵制力影响极大。原先那个黄进可能在灵魂的感知能力上有所缺失,所以才会导致极长时间修炼不出存在之力。当换成我的时候,条件就置换了,我的灵魂感知力高于原先的黄进,所以能察觉到一些细小粒子的存在,并改换其排列方式,顺势,将存在之力给引导进来。”

    “难不成,这个世界的修炼核心会是灵魂方面的?”

    这个推论就连黄进自己也不确定,因为在他的记忆碎片中,根本找不到类似的说明或者事例,大多数印象都是觉得跟在修炼肉身差不多,毕竟练武者需要修炼的斩杀术都是纯粹的肉身武技,看不出有半点灵魂的影子。百度一下“斩断之力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