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这次还来
    温甜说完这句话, 没去看江琴。

    江琴拉着她的手也没说话。

    沉默片刻之后, 她说:"小甜, 你去看看他吧。"

    温甜松开手, 往病房里走去。

    裴烨只是手受伤了, 江琴却一定要给他住个高级病房。

    她向来劳师动众,裴烨已经习惯。

    不过他住在十分舒适的高级病房中, 身体舒适了,心里却不舒服。

    这个不舒服的原因有很多种,现在心里的不舒服大部分原因是——温甜为什么不进来。

    裴烨一想起来,就又气又急。

    气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急温甜为什么磨磨蹭蹭不进来。

    他想:如果她进来和自己解释清楚,自己就既往不咎。

    裴烨当时脑子里都被血液给倒灌进来了,根本来不及细想这是不是温甜能干出来的事儿。

    后来被温甜拽到医院来, 那人一路上担心的神色和面色都不似作假, 这又叫裴烨在一地稀里哗啦的玻璃心里找到了几分窃喜。

    "她还是紧张我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

    这会儿,裴烨再回过头去想一想刚才的事情,很多地方的不对劲就显露出来。

    温甜断然不是一个能做出在教室里谈恋爱的人,别说是亲吻了,恐怕连拉手都没有。

    裴烨一看她那整天要死不活的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了她百八十万似的,除了自己, 还有谁会喜欢这种女的!

    他洋洋得意,理直气壮的想了会儿。

    半晌, 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脑子里在想了什么不得了的鬼东西。

    裴烨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正是这个当口,温甜推开门进来。

    她进来的动作很小心,站在门口,先与裴烨两两相望。

    裴烨盯着他,眼睛要命的好看,就这么盯着,叫温甜无故品出一丝委屈出来。

    她:"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裴烨咬紧了之前自己没问出的问题,冷冰冰的问道:"你在教室干什么。"

    温甜看着他:"你想听我说什么。你不是早就在脑子里给我编好了吗。"

    裴烨的表情更加冷酷。

    温甜说道:"喝水吗?"

    裴烨:"我肚子饿。"

    温甜看了眼病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刚才走来的太急了,她不可能在照顾裴烨的同时,还能顾及着路上买点儿什么。

    温甜:"饿就忍着,晚上回家吃。"

    裴烨把话题绕回去:"你还没跟我解释,你和他到底在干什么!"

    温甜:"有什么好解释的,清者自清。"

    裴烨咬着牙:"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你解释或者不解释,都是不一样的。"

    裴烨死死盯着她。

    温甜哑然。

    她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你自己看错了。"

    大概是瞥到了裴烨手上包扎的严严实实的绷带,温甜的语气放软了些,"你是不是有病?玻璃是随便能打的吗?"

    裴烨往后一躺:"你管得着吗。"

    温甜:"我们的婚约在这里,我不会违背任何条件。你放心好了,高中三年,我不会谈恋爱。"

    裴烨听了,心情复杂。

    一听到温甜说不会谈恋爱,自己心里不知道松了哪门子的一口气。

    二又听到温甜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莫须有的婚姻,又叫裴烨心里膈应的慌。

    总之,他得到了想要的保证,却又不是自己心里最想要的那个理由。

    心烦意乱之际,江琴叫了司机,一行人回了家。

    江琴路上对他百般关照,恨不得叫人把裴烨用个担架给抬回二楼。

    裴烨真是受不了她大惊小怪的模样,吐槽道:"我又不是瘫痪,我只是手受了点伤。"

    江琴看着他的手,简直要落下泪来,她心道:这是小伤吗!

    裴烨自从六岁之后,就再也没有遭到过如此严重的物理打击。

    他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江琴替裴烨请了假,于是去学校的就只有温甜。

    温甜刚坐到了一班的班级,立刻就听到了后面的讨论。

    如果讨论的是学校任何一点破事,温甜都不会注意。

    偏偏这群人讨论的是裴烨的事情。

    温甜不免留了一个心眼听。

    昨晚上,裴烨那件事闹得挺大。

    江琴过来之后,十三班的班主任张燕也来了。

    班级的玻璃破了个大洞,弄出了很大的声响,几个老师一同过来,看到这场景,当即就懵了。

    二中建校这么多年,大事小事发生了不少,但是没有过来头像裴烨这么大的少爷,在学校里玩儿为情所困这一套。

    当然,众人更加担心的是,裴烨这手在学校里面弄成了这幅样子,还不知道江琴要怎么找他们的麻烦。

    一通折腾下来,当晚,这事儿跟插着翅膀飞似的,一晚上就在住校生的圈子里传开了。

    早上,大部分来走读的学生也开始八卦。

    裴烨在学校里相当有名气,八卦他的人连起来都能把整个二中绕一圈。

    更何况,这一次八卦的对象还有李曼曼在里面。

    提到李曼曼,就不得不提到许玲。

    众人一番添油加醋之后,不知道怎么的,成了李曼曼和许玲为了裴烨大打出手。

    温甜听到这里,笑出了一个气音。

    她耐着心思听完,想听听看人民群众日常是如何编排裴烨的,结果最后听了个‘裴美人红颜祸水’的故事,能不笑场吗。

    只听后面的人又说:"裴烨不是还请假了吗,到底怎么回事啊,他哪儿受伤了?"

    "严重吗?你们看看学校贴吧里有没有人扒!"

    "没,就说了那一个,今天还有人去问许玲了,许玲把人骂了一顿,莫名其妙。"

    "你们才莫名其妙吧,关许玲什么事情,你们去找她干嘛?"

    "那不是不敢找李曼曼嘛,她认识那种社会上的小混混……"

    温甜听到后来,觉得没意思,翻了一页书之后,便不听了。

    直到下午放学,关于裴烨的各种流言蜚语和八卦还在满天飞,并且越传越离谱,传的连莫沫这种思路天马行空的都觉得奇葩。

    她放学时来找了一趟温甜,主要是提醒一下温甜,她们明天有约的事情。

    莫沫对于自己约到温甜这事儿一直持有怀疑的态度。

    温甜表现的太不近人情了,以至于她偶尔的软化和示好,都会给人造成一种‘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

    莫沫此次前来,除了提醒温甜明天的游乐场之约,还试探性的问了问,能不能跟男生一起玩。

    温甜道:不行。

    莫沫没想到自己被这么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她们宿舍里有几个女孩子有男朋友,此刻出来玩儿,带上了自己男友。此外,男友也带着朋友,这样一来,到好像成了联谊。

    莫沫不解道:"为什么,温甜,就是普通朋友,再一起玩玩而已。"

    温甜道:"你们玩,别带到我面前就行。"

    她说完,就往家里走。

    马上入冬,路上的叶子黄的黄,掉的掉,落了一地来不及打扫,鞋子踩上去的时候,发出了嘎吱的声音。

    温甜觉得有趣,一路踩着叶子回去,到了家,王妈说道:"温小姐回来啦!"

    温甜点点头。

    王妈又招呼她进屋喝了热牛奶。

    这个天气冷的很,裴家有喝热牛奶的习惯,一年到头都不改。

    裴烨大概是泡在奶罐子里长大的,浑身一股奶味儿。

    温甜压低了声音问道:"王妈,裴烨在吗?"

    王妈:"徐医生中午过来检查了一下他的手,换了药之后就睡了,好像没什么干劲。"

    温甜又问:"他吃饭了吗?"

    问道这里,王妈突然用一种饱含慈爱的目光望着温甜。

    这一看,看的温甜心里发毛。

    王妈说:"烨烨说没胃口,中午开始就不肯吃饭,粥也没喝,倒在房间睡到现在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温小姐,要不然你去看看他吧。"

    温甜喝着水,心不在焉道:"再说。"

    她总不能一回来就直奔人家屋子里。

    况且,说不定裴烨此刻还睡着没有醒,她进去之后岂不是尴尬的要命。

    这一犹豫,就犹豫到了晚上十一点。

    别墅里静悄悄的,唯有温甜的房间亮着灯。

    她作业也写完了,单词也背了,书页看了小半本,洗完了澡,洗过了头发,再也没有理由不去看裴烨。

    其实她想找理由,还是可以找得出什么‘时间太晚’‘不方便’等等。

    温甜左思右想,目光落在了书本里夹着的蝴蝶标本上。

    发了会儿呆,楼下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温甜皱了下眉头,推开门往下走。

    刚走到楼下,便看见裴烨在厨房中的身影。

    温甜诧异,心道:大晚上的,跑到厨房来干什么?

    后来她转念一想,想通了。

    裴小少爷从中午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过,估摸着是半夜饿醒了,爬起来上厨房给自己弄点儿吃的。

    温甜上一回有幸见识过裴烨的厨艺,不算太好,也不能算烂,吃到嘴里味道还是过得去的。

    现下,他俨然就是打算下楼给自己弄点儿吃的,但是没料到自己的右手这么不听话——或者,这人完全高估了自己本事,以为自己一只手就能给自己弄一顿饭出来了。

    总之,温甜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幅场景。

    裴烨站在厨房里,手足无措,脚下是噼里啪啦碎一地的碗。

    显然是他自己打碎的。

    温甜见着他的手,尽管知道这手是裴烨自己弄坏的,此刻也避免不了一阵心悸。

    裴烨听见动静,以为自己把王妈吵醒了,转过头一看,看到了温甜。

    温甜说道:"你要吃什么?"

    裴烨挑眉:"你这么好心?"

    温甜指挥:"坐在桌子前面不要动,不听话下药毒死你。"

    她认命的走进厨房,把裴烨打碎的碗给谁收拾好,从墙上取下围裙,开火做饭。

    裴烨上一回煮粥时,没有问过温甜会不会做饭。

    现在看来对方的业务很熟练,打蛋,炒饭一气呵成。

    裴烨一只手缠满了绷带,自己不用做饭,于是就像个大爷似的好整以暇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温甜在厨房里忙进忙出。

    这么一看,看的他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满足感。

    眼前的温甜好似一下子拔高起来,比现在高一些,头发不再是高马尾,而是低低的挽在后脑勺。

    穿得不是校服,是一件十分温柔的连衣裙。

    活像个……像个持家有方的妻子。

    裴烨被自己的脑补吓了一跳。

    他直起身,温甜的饭也做好了。

    是一碗很简单的蛋炒饭,饭粒和金黄色的蛋液炒在一起,令这碗饭金灿灿的,看着充满了食欲。

    裴烨不会用左手吃饭,哪怕是拿着勺子,吃饭的时候也帕金森似的抖一桌子。

    这么吃了一会儿,他不乐意了。

    勺子一放,说道:"你喂我吃。"

    温甜穿着睡衣在下面陪他,此刻正在看报纸,听到这话,眼神都没从报纸上挪开:"我没空。"

    裴烨登时不乐意。

    他绕到温甜面前,把手举起来:"我受伤了。"

    温甜抬眼:"是不是你自找的。"

    裴烨啧了一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漠,快点,我要吃饭。"

    温甜抬头看着他。

    裴烨坐在桌子边上,把碗给她推过来,勺子也推了过来,张着嘴:"啊。"

    温甜活了十几年,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她嘴角一抽:"你吃错药了?"

    裴烨道:"温甜,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你丈夫,喂我吃口饭,妻子应该做的,天经地义。"

    看他那样儿,得意极了。

    尾巴恐怕都翘上了天去。

    裴烨自从自己琢磨透了温甜没跟别人好之后,猛地转了一个性子,这突如其来的厚脸皮,着实让温甜招架不住。

    她拿起勺子,喂了一口。

    裴烨理所当然的吃了下去,一边吃还一边挑。

    不吃葱,要喝水,等等。

    他吃完了,说道:"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温甜要和莫沫出去玩,她:"和别人约好了。"

    裴烨皱着眉头:"男的女的?"

    "都有。"温甜说道,又怕裴烨小心眼误会,补充:"男的女的都有。"

    裴烨吃了饭,肚子饱了,就没怎么计较。

    他:"我明天要去医院拆绷带。"

    温甜点点头:"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裴烨:"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温甜:"路上注意安全。"

    裴烨:"温甜,你真没意思。"

    温甜看着他。

    二人的目光甫一接触,双双愣住。

    本来喂饭的时候,两个人就离得很近,后来谈话间,他们不知不觉坐的更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时,目光都胶着在了一起。

    温甜心里一动,突然两眼弯弯,笑了起来,答非所问的开口:"裴烨,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想亲我。"

    裴烨一听,愣住,随即心中我靠一声,骂道:又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烨:靠北!你又来!

    小甜:屡试不爽[推眼镜

    放心啦!!没有那么多误会!!误会是为了更加推动感情线发展!!!

    当然!!高中应该是不会谈恋爱的!!早恋嘛,我们也是不支持的!!!

    总之大家放心看!!没有第三者插足!!放心!!1v1!!

    最后!!求营养液!!求留言!![说着拿出了讨饭的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