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他的妻子
    温甜打开门, 抓住了他的手:"跟我去医院, 回来再收拾你。"

    裴烨听了她的话, 眼圈泛红, 玻璃渣子进了他的手里, 他到没觉得疼,就觉得委屈。

    他想咬牙切齿的问问温甜的解释是什么, 但是想了半天都想不出自己的立场。

    丈夫?

    只是一段啼笑皆非的过家家婚姻罢了。

    男朋友?

    那就更不可能。

    温甜亲口说的讨厌他,他总不能自己失忆把这句给忘了。

    况且,他除了得忘记温甜说讨厌他这句话之外,还得忘记那奇葩的约法三章。

    裴烨记得其中有一条:不准干预对方谈恋爱。

    这条是他亲手写的,孔庙祈福零点五的水笔,丑绝人寰的笔迹, 写的时候, 信誓坦坦,心里想:她最好别爱上我。

    裴烨觉得这些事情都很操蛋。

    并且,这些操蛋的事情,向来都喜欢成群结队,接二连三的来。

    就像今晚,一股脑的挤过来。

    第一件事:李曼曼突如其来的告白。

    事实上,这不是她第一次告白。

    上一回,她是在电话里说的。

    毛仔把裴烨的手机号给她了,小姑娘大概做了大半个月的功课, 鼓足了勇气跟她告白,被裴烨用‘你谁’两个字弄得透心凉。

    裴烨知道他是李曼曼, 但是不知道的话,拒绝起来相对没这么惨烈。

    所以裴烨知道也装作不知道。

    李曼曼不信邪,又报了自己的名字,因此被拒绝了第二次。

    一个小时前。

    他在操场打篮球,毛仔欲言又止。

    毛仔做出这幅样子,就是有事情瞒着裴烨。

    果然,磨蹭了半天,终于还是老实交代了。

    原来,李曼曼早先的时候跟他打过招呼,要他把裴烨带到五号楼,她有事要跟裴烨说。

    虽然说什么事情,李曼曼没有在电话里面讲清楚。

    但是人都到了五号楼了,这地方干什么,那不都是心知肚明吗。

    因此,这件事情莫名其妙就变得重要起来。

    毛仔身负重任,终于把裴烨给弄到了五号楼。

    裴烨当时过去的时候满头雾水,他显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至于李曼曼当众告白的事情,他对此很是无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她倒不至于这么不给面子。

    裴烨只是不说话,就这么干巴巴的沉默,连稍后考虑这等缓解气氛的话都没有。

    沉默到大家渐渐地都明白了——这根本就是没戏。

    枉费他们刚才在李曼曼告白的时候,还鬼吼鬼叫的起哄,这会儿落得这么一个尴尬的下场。

    李曼曼下不了台,却也没有怎么怪裴烨。

    她尝试着说了后面的一句话:"你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我觉得我挺好,错过我你说不定会后悔。"

    裴烨摆摆手,显然是没心情再应付下去。

    他当着众人的面,不留余地的拒绝:"不会。你别找我了,我已经有妻室了。"

    这话说的,文绉绉的。

    要不是裴烨的表情十分认真严肃,在场的几乎都要以为他在开一个世纪玩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李曼曼干笑一声:"什么?"

    裴烨转手往楼下走,背着她挥手道:"你挺好的,赶紧找个人跟你一起过吧。"

    温甜走的急,因此没有听到后面半段。

    这是裴烨今晚上遇到的第一件不顺心的事情。

    第二件,就不是不顺心的事能笼统概括的,这简直是往他心上扎刀子了。

    裴烨拒绝李曼曼之后,在学校里找不到事儿做,突然想起自己有本漫画书落在教室里,此时可以拿出来一看。

    也正是这个时候,温甜正顺路跟陈玧去拿东西。

    十三班的教室门要从里面打开。

    晚上风一吹,门就自己关上了。

    陈玧只开了前面一盏灯,使得整个教室都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暧昧中。

    昏昏沉沉,看不太真切。

    因此,裴烨刚到班级门口,便看见温甜垫着脚——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时,活像接吻。

    裴烨的脑子当场就嗡的一声,好似一口巨大的古钟罩在他的脑袋上,外面的老和尚一敲钟,把他的三魂七魄给震散了。

    他先尝试着开门,发现门打不开,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身体比脑子先一步行动,手一抬,玻璃窗就被他敲碎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裴烨的声音似乎都不属于自己,靠本能的问出了这句话:你和他在干什么。

    直到李曼曼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温甜冷着脸拽着他的手往楼下走,裴烨才感到自己的手传来钻心的痛觉。

    他抿着唇,走医院的路上还不死心:"你跟他在干什么!"

    好像温甜不说清楚,他就不去包扎似的。

    这是在折磨谁?

    折磨自己,还是折磨温甜?

    毛仔是后面的操场赶过来的,一过来便看见这么惊悚的一幕。

    他喊了句‘阿弥陀佛’,吓得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裴烨但凡受一点儿小伤小痛,江琴都能大呼小叫,兴师动众哭上一哭。这要是看到裴烨现在这模样,还不得把整个二中给翻过来。

    毛仔对裴烨的家庭背景心知肚明,江琴如果真的有心,她想把二中翻过来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毛仔没问前因后果,他一看周围人脸色不是吓得惨白,就是十足震惊,于是开口:"温甜,往市医院走,先处理一下。他打什么东西了。"

    毛仔一边说一边上前要检查裴烨的手。

    后者被温甜拽着,他一上来,温甜便冷冽的刮了毛仔一眼。

    毛仔竟然被这气势吓得后退小半步。

    温甜:"裴烨,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你最好一句话都别说,否则我在这里就打断你的腿。"

    裴烨满肚子委屈,突然就爆发了。

    他爆发也没爆发到哪儿去,只觉得温甜此人不讲道理,霸道专横,简直是个……是个悍妻!

    江琴是一个小时后接到消息的。

    此时家长会已经开完了。

    江琴全身发软,在医院里看到裴烨右手的时候,险些晕倒过去。

    医生正在给裴烨处理手上的伤口。

    他整只手从玻璃里面穿过,那玻璃还挺厚,被他打了个稀烂,可见他的手也好不到哪儿去。

    江琴又气又急,教育了裴烨半天,问他为什么想不开,做出这种事情。

    江琴问他理由,裴烨始终不肯说。

    病房里,就只有江琴陪在他身边。

    温甜带裴烨到了医院之后,她便没有进来,而是站在走廊里。

    与裴烨一道来的,还是担心裴烨伤势的毛仔和李曼曼。

    温甜自己到不觉得什么,毛仔却感到了一股微妙的气氛,温甜和李曼曼待在一起,总叫他有些尴尬。

    他是知道温甜和裴烨错综复杂的关系的人,但是他也知道李曼曼单相思了裴烨好多年。

    毛仔跟李曼曼认识的早,关系也好一些,可也不能当着人家正宫的面说什么。

    若如此一来,三人在走廊里就沉默了。

    李曼曼想起温甜方才扶住裴烨的动作和神情,无一不是与裴烨相熟的。

    她早先误打误撞的去过裴烨家,也知道温甜暂时住在裴烨家。

    李曼曼就算再怎么想安慰自己没什么,但也招架不住少女心思的细腻——温甜这样好看,难免近水楼台先得月。况且,看今天裴烨对温甜的态度,其中就可见一斑。真要说没什么,那是不可能的。

    李曼曼等了会儿,突然开口说道:"我记得,你叫温甜对吗?"

    温甜正在想事情,被李曼曼一叫,抬起头。

    她没紧张,倒是毛仔全身都绷紧了。

    他生怕在这个节骨眼上,两位美女在走廊大打出手。

    李曼曼今晚上告白不太顺利,也憋着一股怨气,她此刻再也忍不住,或者说,她再不想忍,继续说:"你和裴烨是什么关系?"

    毛仔心里念叨:来了来了!

    温甜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和你没有关系。"

    李曼曼道:"我喜欢裴烨,所以我要问清楚,如果你是裴烨的女朋友,那我就放手,我对当小三没兴趣。但是你如果跟他没有关系,那也请你离裴烨远一些,不要挡着别人的路。"

    她一番话说得落落大方,却叫毛仔心里大呼‘我的老天爷!’

    温甜说道:"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她说完,李曼曼松了一口气。

    没等她这口气松完,毛仔就感到大事不妙。

    果然,温甜下一秒便说:"我是他的妻子。"

    李曼曼显然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道:"什么?"

    毛仔硬着头皮:"曼曼……"

    李曼曼:"什么妻子?温甜,你这个人说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毛仔:"是真的,曼曼。"

    李曼曼看着他。

    毛仔扶额:"温甜不是裴烨女朋友,是他……他未婚妻。"

    他说完,李曼曼愣了一下。

    "未婚妻就是……就是住在他们家,高中毕业就订婚,那个……"毛仔话都说到这里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给它说完:"裴烨晚上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他有妻室了,这件事也不是骗人的,也是真的。他说的就是温甜。"

    李曼曼的脸色由白转红,好似受了天大的折辱,一句话都没说,转过身就跑了。

    毛仔担心李曼曼受了打击,高中女生的心灵总是格外经不起刺激,万一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怎么办!

    毛仔连忙打一声招呼:"温甜,我去看看她,你在这里等着裴烨。"

    温甜没理他。

    江琴走出来,擦了擦眼泪,坐在温甜边上:"小甜,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们吵架,宝宝才做出这种事情的。"

    温甜低下头。

    江琴说道:"他不肯告诉我。"

    温甜:"对不起。"

    江琴抱着她:"傻孩子,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摊开来说,实在不想在一起,我不会勉强你们,何必要闹得这么难堪。"

    江琴话里话外,都理解错了一个意思。

    她以为裴烨和温甜终于在互看不爽中爆发了,升级到了肢体暴力行为。

    再加上后来听毛仔东拉西扯片刻,一说什么和陈玧在一起,二说什么裴烨撞见了,总是,说的颠三倒四。

    江琴自己通过这点儿消息胡乱猜测片刻,得出了一个差不多的前因后果。

    她只道是温甜不喜欢裴烨,在学校里面兴许有了其他的心上人,在一起玩耍的时候被裴烨撞见了,

    江琴自己的儿子自己很了解,裴烨打小就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只要你把东西给了他,就是他的了。不管他要不要,别人都不能觊觎。

    她猜自己的儿子因为吃醋做了这些事情,又想温甜确实不想和裴烨待在一起,千万般的为难下,江琴还是很人道主义的开口——她到底还是觉得自己把人家小姑娘弄过来为自己儿子渡个什么莫须有的劫难,总归是亏待她了。

    江琴道:"小甜,你如果实在不喜欢裴烨,我就让他住校去。"

    裴烨一个大少爷,如何受得了住校。

    江琴又说:"或者你之前提到过,你想出去住,我给你找好地方,叫王妈来照顾你。"

    她提了两条,没有等到温甜的回答。

    江琴当她默认了,起身要进病房时,突然被温甜拉住了衣角。

    温甜想了会儿,讷讷道:"我没有不喜欢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写到了凌晨两点,大家看在作者这么辛苦的份上!求留言!![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