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互相吃醋
    温甜站了会儿, 没看到最后。

    她对裴烨的感情史和烂桃花了解的不深, 此刻也不想听二人在这里‘互述衷肠’。

    刚往楼下走了半层, 温甜便撞见了熟人。

    莫沫是住校生, 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 宿舍里管的不严,她身兼重任, 带着室友热切的期盼出来采购零食。

    刚买完,从教学楼二楼偷偷穿过去,就与温甜不期而遇。

    莫沫怀里抱着小山似的零食,惊讶道:"温甜?"

    温甜的朋友不多,她性格慢热,除非是拼了命往她身上倒贴的, 否则她很难记住别人的姓名。

    莫沫就是其中一个。

    温甜帮她分担了一部分的零食, 莫沫兴奋的问道:"你今晚上怎么会来学校?"

    温甜有问必答:"今天是家长会。"

    莫沫听罢,恍然大悟,她连忙东拉西扯一段,一会儿问问温甜肚子饿不饿,一会儿问问她有没有空。

    莫沫是真心把她当好朋友,哪怕不是在一个班了,这个话痨少女都会跨越千山万水来找她一起吃中饭。

    温甜对于直截了当,来势汹汹的热情,很难拒绝。

    她也并非措手不及, 只是莫沫的热情太汹涌了,也不知道这女的看上温甜哪儿了, 总爱热脸去贴冷屁股,还贴的乐在其中。

    莫沫开口道:"你接下来要是没事儿的话,可以到我们宿舍转转。温甜,你是走读生,没见过学校的宿舍吧。咱们二中的宿舍可是出了名的好!"

    温甜道:"没去过。"

    莫沫听了,更加热情洋溢的给温甜卖安利。

    她的年纪不大,此刻就像带自己的好友去参观自己的秘密基地一样,势必要把温甜带去自己的寝室参观一下。

    二人讨论之际,楼上突然爆发出一阵起哄的声音。

    温甜瞎逛的这一栋教学楼是五号楼。

    在学校最里面,最偏僻的一层楼。

    平时在这里上的课都是实验课或者化学物理等等,五号楼靠着学校后山,阴测测的,因此,很少有学生来这栋楼玩。

    当然,也正因为这栋楼的人烟稀少,来的学生少,所以来的老师就更少了。

    二中一些小情侣就很喜欢在这里约会表白,今晚上学校的老师又都忙着开家长会,无暇顾及这群小兔崽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莫沫听这声音就知道,五号楼一定又有人在告白。

    她是个天生爱凑热闹的,听到声音之后,把怀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放,拉着温甜就想爬上三楼去看一看究竟。

    "我靠!声音搞的这么大,不会谁表白成功了吧?!"

    温甜的手僵了一僵,莫沫很兴奋,回头看着温甜:"你知道五号楼的传说吧,好多人在这里告白,一告白就一定成功!"

    一个百年老校里,传说总是多种多样的。

    二中也不例外,因为占地面积大的缘故,传说就格外多一些。

    恐怖类的有女厕所,女宿舍楼,消失的教务处等等。

    浪漫类的就是这个五号楼的。

    传说在这里告白,成功的几率有百分之九十。

    温甜一心只读圣贤书,当然没听过这个传说。

    但是她知道楼上告白的人是谁,因此,去看的欲望从完全不感兴趣,跌到了负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百分之九十的成功率,她想:百分之百的出轨率吧。

    温甜挣脱开她的手:"我不去看,你去吧。我帮你看着东西,免得一会儿回来之后东西全都没了。"

    莫沫想说,五号楼这里荒凉的连鬼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人了!

    不过她看温甜的表情,确实对谁谁谁表白成功没有兴趣,她便一个人上去凑热闹了。

    温甜慢慢的蹲下,身体隐没在黑暗中,原本就没有光点的眸子此刻更加似一潭死水。

    五号楼年岁久远,清洁阿姨对这里的打扫并不用心,温甜闻到了黑暗中的木头腐朽之味,令她皱起了眉头,心里泛起一股烦躁。

    莫沫的热闹看完,一蹦三跳的下楼,双眼亮晶晶的盯着温甜。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温甜没兴趣猜。

    "李曼曼和裴烨!"

    果然。

    莫沫不忍温甜娇小的身体抱着一大袋子的零食,连忙夺过来换成自己拿。

    她尽职尽责的跟温甜实况转播自己看到的一切。

    "李曼曼在跟裴烨表白,我去!她终于出手了!我还以为许玲会比她更快呢!上面好多人啊,有裴烨的朋友,还有李曼曼的朋友,看起来好像是个大型结婚现场!"

    温甜心道:他老婆在这儿呢,那是个大型出轨现场,明目张胆的那种。

    莫沫说:"李曼曼好狡猾啊,找了这么多人起哄,裴烨于情于理都不能当场拒绝她,要不然情商也太低了!简直是一个不会失败的万全之策,最坏的结果也是裴烨晚一点答复!"

    温甜脸上没有表情。

    莫沫又说:"哎,温甜,你知道李曼曼吧,她喜欢裴烨好久了!"

    温甜:"我不知道。"

    莫沫嘀咕:"你说裴烨有什么好喜欢的,除了长得帅一点,看起来又凶又可恶,成绩也不好,在学校里面还经常打架翻墙,我才不要喜欢这种男的。"

    温甜点点头:"言之有理。"

    她心里补充:谁喜欢谁傻逼。

    一股无形的醋味儿蔓延开。

    温甜断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现在的莫名烦躁是在吃醋。

    她有心想把裴烨这个混账千刀万剐,却也没这个耐性去寻一把好刀。

    他来招惹她的——温甜想道:算他识相,自己知道滚远点,如果再晚一点,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温甜是个极致的利己主义者,用温甜老家那个邻居疯婆子的话来说,她这个小妮子,是个心理扭曲压抑的小神经病,全世界的人都别去招惹她,否则一定会不得好死!

    这老婆子在温甜七岁左右打了温甜一巴掌,温甜能耐心的花七年时间蛰伏等待,还老婆子的一巴掌,顺便还附赠了各种狠厉恶毒的拳脚。

    老婆子本来就疯言疯语,除了每日骂温甜一家之外,就是把他们家的衣服全都拽下来弄脏。

    温甜十四岁那年做了一件很没有人道的事情,把这个疯婆子不着痕迹的彻底给收拾了一顿,疯婆子于是更疯,见了温甜就跑,却也不敢再来找她麻烦。

    可见她真的是非常的恐怖。

    莫沫嘴上说:"对了,温甜,你不太了解裴烨吧。之前感觉他对你好像挺有意见的,我还怕他要欺负你呢!"

    莫沫指的是开学的时候。

    那会儿温甜还在十三班,坐在裴烨的前面。

    莫沫知道裴烨不好招惹,但是凭借女人的直觉,她也能直观的感受到裴烨对温甜的敌意。

    不过她女人的直觉没能告诉她,裴烨为什么对温甜有这么大的敌意。

    莫沫是个话痨,一个话痨就注定不会在同一个问题上停留太久。

    她只管说,根本不管温甜愿不愿意回答,也不等温甜的回答。

    下一秒,她的话题就跳到了温甜的成绩上面,说她如何如何厉害,十三班当时如何如何震惊。

    莫沫的话题跳跃很快,从成绩又跳跃到了自己的室友身上。

    她告诉温甜,自己那几个室友,其中有两个都喜欢裴烨。

    一个喜欢裴烨是因为言情小说看的太多,总是把裴烨幻想成男主角,每日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切实际。

    另一个喜欢裴烨是因为看脸,但是这一位不承认。

    莫沫说自己就很耿直,她谁也不喜欢。

    到了宿舍楼,温甜又被她领到了五楼。

    温甜一口气爬了五楼,气喘的有点厉害。

    莫沫打开门,宿舍里面一片欢呼。

    二中的宿舍分成好几个房型。

    一种是八个人住,这一种的就不用交住宿费。

    一种是六个人住,还有四个人住的,这两种的住宿费都不同。

    莫沫的家庭普通,加上她认为八个人住就八个人住,还热闹些,因此,她住的就是八人寝。

    温甜一进门,就感受到了大宿舍的嘈杂和热闹。

    二中的宿舍很干净,因为是军事化管理的缘故,牙杯放哪儿,牙刷朝着哪个位置放都规定好的。

    宿舍宛如样板房,除了窗之外,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地板白色的瓷砖干净的能照镜子,墙壁雪白,每个人的被子都叠的整整齐齐。

    因不许带过多的私人用品缘故,宿舍也没有桌子和凳子,温甜进来时,她们都趴在床上写作业。

    莫沫道:"是我是我!"

    众人绷紧的神经怂了下来。

    一人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老师来查房!"

    她从叠的整齐的被子底下摸出一面小镜子,继续刚才没完成的照镜子事业。

    莫沫说:"你们吃东西的时候隐蔽一点啊,一会儿阿姨和学生会的来了,给我们扣分。"

    "上次扣分我被我班主任骂死了!"

    "还有我,推锅都没用。"

    "晨晨,你要点儿脸哈!每次扣分你都说是我们班干的!"

    叽叽喳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莫沫解释说:"我们是混寝,不是一个班级的。"

    温甜理解的点点头。

    刚才叫晨晨的那个女生开口:"莫沫,这是你朋友啊?"

    莫沫道:"是走读的,我看她今晚上也在学校,就带她来我们宿舍玩儿!"

    莫沫的宿舍人情味儿十足,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吵吵闹闹,但是格外热情好客。

    没一会儿,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跟温甜搭起了话。

    莫沫知道温甜不爱说话,生怕给温甜造成一股不适应感,所以大部分的话都让她自己给接了过去。

    说到一半,莫沫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兴奋的压低声音:"嘘嘘嘘嘘!!!听我说听我说!安静!"

    晨晨:"听你说什么,神神秘秘的?"

    莫沫:"你们猜我刚才在五号楼看到什么了?"

    众人听闻五号楼,登时一双双眼睛就亮了。

    五号楼是传闻中的表白圣地,在这里能看到什么,当然是看到表白啦!

    高中的小女生除了学习之外,拢共就操心两件事情:

    一、当代娱乐圈男明星的爱情和事业

    二、学校里知名男女同学的爱情和事业,其中以裴烨为最

    莫沫连忙说:"我看到李曼曼给裴烨表白了!"

    此话一落,全寝室一起倒吸一口冷气。

    裴烨对她们来说,那简直是远在天边的人物。

    虽然同在一个学校里,但是分在了不同的班级,想要见裴烨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们宿舍里,只有莫沫是跟裴烨同一个班级的,平时大家想知道一点儿所谓的‘校草’日常事迹,都要从莫沫这里打听。

    但越是见不到,得不到的人物,在她们心中就越显得神秘英俊起来。

    特别是裴烨还长了一张得天独厚的俊俏脸蛋,行为作风都十分的酷帅,简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戳中了少女的心思。

    温甜自己平日里不觉得裴烨有什么魅力,更察觉不到一丁点儿的苏和男友力,只认为他逗着好玩儿。

    此时坐在寝室里听这帮女生一人一句的感慨,心中纳闷:她们说的裴烨和我认识的是同一个吗?

    晨晨说:"我的天啊,不愧是李曼曼,也只有她敢这么跟裴烨表白了吧!被拒绝了吗?"

    莫沫:"我这不是急着回来喂猪吗,没看到最后!"

    晨晨说:"哎,晓彤,你不是单恋裴烨吗,对此你有什么想法要发表!"

    叫晓彤的女生正捧着书津津有味的听着,突然被点名之后,脸色涨红:"干什么!单恋他的人少吗,我只是随便喜欢的而已!"

    "我还以为你会受不了失恋的打击,今晚上要爬起来深夜流泪。"

    晓彤说道:"边儿去!"

    八个女孩子唏嘘的讨论了半小时的裴烨,莫沫开口:"对了,温甜,我们寝室这周末要一起出去玩,你要跟我们一起吗?"

    温甜被点名,看了莫沫一眼。

    莫沫笑道:"就随便玩玩,在环球乐园里面,最近不是有个主题鬼屋来了吗,我想去试试!"

    晨晨开口:"来啊来啊,正好文娜家里有事来不了,你来的话我们正好八个人,凑了个双数。"

    温甜原本打算拒绝,后来经不住七双眼睛眼巴巴的盯着,只好答应。

    她又在宿舍里逗留了一会儿,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温甜被冷风一吹,冻得打了个寒颤。

    她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里,想到了裴烨给她穿得那件衣服。

    同时想起的,还有他们那个不伦不类的约法三章。

    其三:在学校里不可公布关系,不可干预对方谈恋爱。

    她低着头往前走,路灯把她的影子拉的绵长。

    温甜记得自己前天和江琴提出出去住的要求,被江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她提了第一遍,便不在好意思提第二遍。

    出乎温甜意料的是,她前脚刚提出这件事情,裴烨后脚就‘出轨’。

    这速度真是闻所未闻的快。

    怎么,打击报复她吗?

    温甜啧了一声,想道:幼稚。

    她难道会因为这件事情心里不舒服吗。

    裴烨简直做梦。

    此女一边说着自己无所谓,一边又烦躁的想起李曼曼和他那点儿扯不清楚的破事。

    就这么边走边想的时候,她没注意,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此人就是陈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玧是十三班的班长,先前温甜被迫在十三班当副班长的时候,跟他有些接触。

    陈玧诧异道:"温甜?好巧啊。"

    温甜看了眼他,点点头。

    她只觉得陈玧很眼熟,却记不起这人谁了,因此不大好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

    陈玧摸了摸后脑勺,也不知道说啥,于是干巴巴的找了一个话题说道:"好久不见你了,我当初没想到你那么厉害,现在你已经在一班了吧。"

    温甜继续点头。

    陈玧说完这句,终于找不到话说了。

    他和温甜全然是不熟的,但是说陌生人又太不近人情。

    就是这么半熟不熟的状态才尴尬,陈玧只好道:"那、你要回教学楼吗,我跟你一块儿吧,我正好要去给张老师拿一点试卷。"

    温甜没有拒绝,便与他同行。

    二人走到了十三班的教室。

    家长会统一在实验楼开,因此,十三班的教室一片黑暗。

    陈玧先进去开了灯,在讲台上东翻西找。

    温甜刚想开口,准备告辞。

    陈玧突然哎哟一声。

    他在讲台上翻得太用力,掀起了一阵粉笔灰,全都扑进了眼睛里。

    温甜心里吐槽:麻烦死了。

    她开口:"你怎么了?"

    陈玧揉了揉眼睛,看起来十分痛苦:"我眼睛跑灰了。"

    温甜叹了口气,念在昔日同学一场的份上,只好走上前,扒开他的手,踮起脚:"手拿开,我看看。"

    陈玧比她高一个头,温甜要看,他只能微微弯腰。

    他刚弯下腰,异变陡生,教室前门的玻璃噼里啪啦,一声巨响,碎片破了一地。

    温甜惊了一惊,回头一看,裴烨面色可怖的站在门口,他从来没露出过这种近乎冷漠的神情。

    玻璃窗是被他打碎的,因为门被锁了。

    教室里半明半暗,看着气氛很是暧昧。

    裴烨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他边上,李曼曼失声尖叫,"裴烨!!你疯了!!!"

    温甜一看,心想:他发什么疯,不想要手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互相折腾一下

    烨烨当然不可能接受告白啦!!放心!!只是两个人互相吃醋瞎几把猜测而已!

    搞暧昧嘛!窗户纸挑不破的话,够喝一杠子醋了!

    烨烨以为小甜在和别的男人打啵[推眼镜

    大概气到路都走不动,吐出一口血[推眼镜

    最后日常求评论呜呜呜!!作者冲一下月榜!!拜托拜托大家了!!2分的最好!![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