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欲擒故纵
    那日被裴烨莫名其妙的抱了一抱之后, 对方的行踪就愈发诡异起来。

    起初, 温甜以为, 裴烨是害羞。

    她这位名义上的丈夫, 脸皮着实很薄, 而且格外要面子。

    听闻在学校里面,裴烨的名声也不大好, 总是什么校园恶棍,校园恶霸,云云。

    该校园恶霸,一连躲了几天,躲到了家长会这天,终于躲不了了。

    江琴对家长会的重视程度仅次于她去参加某某国际时装周。

    她推了一天的行程——当然, 这些行程无非就是逛街购物喝下午茶。

    江琴花了一天的时间给自己打扮, 她抽空问了一声温甜,温甜早就和她打过招呼,说自己的姐姐回去。

    江琴当即和她约定,当天一定要亲自见一见姐姐。

    温甜嘴上答应的很快,不过她这人说话向来鬼话连篇,实在没有一点可信度。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打扮成一只花花蝴蝶的江琴终于带着裴烨往学校里去了。

    温甜为了避免误会,坚决不肯坐江琴的车。

    裴烨这几天都没怎么和她打照面,二人难得又聚到了同一个空间之下, 目光却没有交汇。

    江琴已然见怪不怪。

    这两人就没有好好相处的时刻,不互相在屋子里骂起来她就谢天谢地。

    车子缓缓开启, 江琴突然叹了一口气。

    "宝宝,你告诉妈妈,你觉得小甜怎么样?"

    裴烨神游天外的心思还没收回来。

    他那天魔怔了似的突然抱住了温甜。

    目的达成了,气氛却尴尬无比。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里去的。

    温甜也没有把这件事拿出来取笑他,温甜如果用这个取笑他,他就非要跟温甜拼命不可。

    这是面子问题,裴烨是个十分要面子的帅哥。

    他不自然的用手掩着唇:"怎么了?"

    眼神乱瞟,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他的心慌意乱。

    江琴道:"没什么,妈妈就是问问,你是不是讨厌小甜?"

    裴烨:"问这个干什么?她不是你们弄到家里来的吗。"

    江琴道:"妈妈和爸爸都挺喜欢她,是很希望你可以和小甜在一起的,如果不在一起,交个朋友也可以。你总是不顺着妈妈的意思来。"

    裴烨嗤了一声:"你们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

    江琴此刻,便又叹了口气:"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就让你跟小甜分开住。"

    裴烨顿了下,僵了一瞬。

    他直接开口:"分开住是什么意思?"

    江琴:"分开就是分开的意思,与其你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面天天吵架,索性我出去给小甜找一处房子,然后让王妈过去照顾她。"

    她看着裴烨:"你觉得呢?"

    裴烨嘴唇无意识的张开,问道:"这是你决定的,还是……"

    江琴:"我是疯了吗,把人家叫过来,然后在把人家赶出去。当然是小甜跟我提的。"她颇有些遗憾:"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她,小甜刚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巴不得人家住出去,现在她真的出去了,你满意了吗。"

    裴烨问道:"她说的?"

    江琴道:"你还要我说几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后一路,裴烨都不在说话。

    司机已经驱车到了二中。

    江琴一下车,便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花朝。

    她与花朝认识的早,但并不知道花朝最近心血来潮的当人民教师。

    花朝喊道:"江施主。"

    江琴笑道:"花师父。"

    裴烨对花朝印象不深,他一到学校,毛仔就找他打篮球去,因此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江琴与花朝攀谈一二,这才知道他最近到了学校来工作。

    她对花朝的特立独行并不奇怪。

    这个和尚重来都是出乎意料的。

    当年裴烨大病,江琴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花朝。

    那会儿,花朝才二十出头,因为要出家当和尚的缘故,跟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他一边闹,一边很有耐性的给江琴解了疑惑,拯救这个可怜母亲于水深火热之中。

    花朝出生于什么家庭,不可考究,只知道他出家的事,十年前的财经新闻铺天盖地报道过。

    家中做什么的,也不可考究,江琴只知道是个庞大的家族,有钱有势,什么都做,传媒娱乐,珠宝服饰,建筑投资,云云。

    花朝作为长子,出家的时候确实满城风雨。

    这也正是他奇葩的一点。

    江琴对他十分尊敬,大约是对方救过自己儿子命的缘故,二人一路相谈甚欢。

    花朝道:"小甜的家长会是江施主来开吗。"

    江琴断没有想到花朝会问她这个问题。

    说来,她有些尴尬:"不是我,小甜是她姐姐来。"

    花朝若有所思的看了前面一眼,说道:"我记起来了,她姐姐,叫温怜惜。"

    晚上七点,距离家长会还有半个小时。

    温怜惜终于骑着自行车匆匆赶来。

    她似乎刚在剧组里面下班,里头的衣服都没来的急换,穿了一套雪白的盘口领子中山装就过来了。

    温甜等了她许久,见她来了,便带着她往教室走。

    温怜惜从背包里摸出两个梅干菜饼来。

    她在赶在去教室前狂吃,丝毫不在乎自己一张俊俏的脸蛋——吃的都快变形了。

    温甜道:"你慢点儿吃,干巴巴的东西容易噎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刚说完,温怜惜就噎着了。

    她自作孽,非要一边吃一边问温甜,他们班那个班主任叫什么名字。

    温甜还没来得及说,温怜惜就已经撑着墙狂咳嗽。

    二人为了赶近路,走的是穿过操场的一条羊肠小道。

    开水房在食堂的地方,这一路又没放置卖水的售卖机器,温甜道:"你在这儿噎一会儿,我去给你弄水。"

    温怜惜摆摆手,连忙让温甜赶紧去。

    此人这辈子不知道怎么投的胎,皮相是顶级的俊俏,运气确实顶级的衰。

    从小到大没中过一次奖不说,连喝口凉水都能塞牙。

    温怜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噎的险些断气,就在她大呼天妒红颜,红颜薄命等台词时,一瓶水递了过来。

    这水简直是救命的东西,温怜惜还没看清楚给她递水的人是谁,本能就不受控制的先去拿水。

    瓶盖被贴心的拧开,温怜惜喝了几大口,终于把胸口的烧饼给咽下去了。

    她抬起头,说道:"你回来的挺快嘛。"

    甫一抬头,便看见花朝笑眯眯的看着她。

    "温施主。"

    温怜惜脸色一变,条件反射的将水往花朝的身上一砸,打湿了他半个肩膀,此女拔腿就跑。

    奈何花朝的速度比她快。

    温怜惜跑了两步都没有,便被花朝猛地按到了树上。

    这树好巧不巧长在这里,花朝笑道:"好久不见,温施主跑什么,做贼心虚吗。"

    温怜惜大惊:"你怎么在这里!"

    花朝:"我怎么不在这里,贫僧四海为家。"

    温怜惜干笑两声:"好巧好巧。"

    她推了一下,没推开。

    花朝的力气很大,身上带着凌冽的气势,压迫性和侵略性极强,此刻,哪儿还有修身养性的佛家弟子的气度。

    "听说你们佛教里面有句话,这么说的,说的很好,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看你和我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

    "温施主有所不知,我还俗了。"他道:"况且,我即是佛,佛即是我,佛法在我心中,我又为何受世俗的偏见。"

    温怜惜心想:这么多年过去,花朝说鬼话的本事倒越来越高,脸皮也越来越厚。

    花朝此刻在笑。

    笑的却与平时又不大相同。

    笑出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温施主让我好找啊。睡完就跑是人做的事吗?"

    温怜惜听到这话,脸色登时一白,牙齿上下打架:"我靠!花朝,这事儿得讲理,误会、误会一场啊!"

    她:"假和尚,放开我,你别告诉我,你是来找我负责的,我没钱负责,你就当误会吧。"

    花朝掐着她的腮帮子,逼迫她嘟着嘴。

    温怜惜暗道:不好,这个假和尚古里古怪,我看是多半要作,妈的……什么和尚!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和尚吗!

    花朝看起来,也不像个和尚。

    他头发乌黑柔软,皮肤瓷白细嫩,眉眼温柔,五官硬挺,走出去谁相信他是个和尚!说他是个小鲜肉都有人信!

    温怜惜:"有话好好说,我妹妹在这儿。"

    花朝笑了起来:"小甜不在这儿,你是不是就打算躲我一辈子。"

    他终于放开手,温怜惜揉了揉脸颊。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你喜欢当和尚,但本人不喜欢当尼姑。"

    花朝始终温温和和的看着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他手下的力气很重,看着跟脸上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我说过你可以跑吗。"

    温怜惜心道:玩儿什么霸道总裁这一套。

    她刚要开口骂人,温甜在此刻回来。

    温怜惜一惊,连忙想挣脱开花朝的手。

    哪知道花朝的手如同手铐一样,死死地铐着她,令她挣脱不得,动弹不能。

    温怜惜只能把自己被扣住的手往身后放。

    温甜拿着水,抬头就看见了二人。

    早年,温怜惜和花朝的关系还没这么糟糕的时候,时常混在一起打工。

    花朝当年自称是个穷和尚,企图说服温怜惜跟她一块儿去要饭,并提出了佛心平等的概念:不择贫富,不捡净秽,不受别请,挨户依序托钵而乞食,可培养平等心,消除烦恼。

    意思是,不管有钱没有钱,都要饭。

    温怜惜但凡有点儿自尊,都不会被这一通鬼话给骗去。

    她断然不会要饭,但和花朝鬼混在一起的时间却多了。

    温甜只知道二人中途不知道什么原因,吵了一架,分道扬镳。

    她反正横竖看这个假和尚不爽,要不是他提出的什么结婚冲喜,她能年纪小小的就嫁做人妇吗。

    更别说当年还抢走了温怜惜对她的关注,总之,多方因素加起来,温甜对花朝的敌意明显的能化为实质。

    "你和他在干什么?"

    温甜脸色一冷,口气就不太好。

    她这话问起其实没有什么意思,但是温怜惜的手还被花朝抓着,瞬间冷汗就布满了额头。

    花朝终于大发慈悲的松手,笑道:"遇到了你姐姐,在这里叙旧。"

    温怜惜如获大赦,一刻都不敢在此地多待,拉着温甜就跑了。

    温甜被拽的莫名其妙,想问点儿什么,后来也没问。

    七点半,家长会正式开始。

    除了高一家长会之外,高三的几个零星的班级因为高考的缘故,也喊来了家长。

    温怜惜进去之后,温甜就没事情做了。

    通常,下午一放学,温甜就往家里走。

    晚上的二中,她还从来没有见到过。

    温甜无所事事的在教学楼一楼和四楼之间巡逻,走上去又走下来,找不到有意思的事情。

    走第二遍的时候,她在三楼撞见了裴烨。

    准确来说,不是撞见裴烨,是撞见了李曼曼和裴烨。

    隔壁的女校今日不知道开不开家长会,总之温甜不大关注这件事情。

    她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李曼曼似真似假的表白:"裴烨,我挺喜欢你的,要不然你跟我试试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两点二更!!!昨天的答应大家的!!但是出现一点小意外,导致那个七千字没放到一章!!!所以分成两章!!我第二章多写一点!!补偿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