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贤妻温甜
    裴烨有心下楼去找她算账。

    走到门口, 先是看到江琴跟她的姐妹们下来。

    这一圈的中年贵妇对裴烨十分喜爱, 见到他在门口, 立刻热情的打着招呼。

    裴烨阿姨姐姐乱喊一气, 跟她们一同往下走。

    往年, 在裴烨读初中的时候,成绩顶好, 江琴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把裴烨的成绩拎出来炫耀。

    她的一干小姐妹里面,大家都有儿子,但是因家里太有钱了,儿子们的成绩于是都不大好。

    唯有裴烨争气的很,不但模样长得顶俊俏,脑袋也聪明, 各方面都优秀的无可挑剔。

    江琴于是炫耀了十多年, 直到裴烨初中‘学坏’之后,江琴的炫耀资本就没了。

    结果时隔两年不到,温甜就嫁到了裴家。

    起初,江琴只是满意自己的这个儿媳妇长得漂亮,性格乖巧懂事,哪知道现在发现——成绩也这么优秀!

    那不是送上门来给她长脸的吗!

    沉寂了许久的江琴,那股子爱臭美的劲儿立刻就上来、

    裴烨对此情此景见怪不怪,倒是温甜没有见识过这么大的阵仗。

    她被江琴从花园里叫回来,颇有些不自然。

    裴烨想起她方才给自己发的短信, 二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移开眼神。

    总之, 两看相厌。

    江琴对外说的是:温甜是朋友家的女儿,将来是要嫁给裴烨的。

    四舍五入,那就是未婚妻的身份。

    在豪门家庭,娃娃亲这事儿挺常见的。

    江琴当然更想说温甜就是自己儿媳妇,不过此事说来话长,她懒得解释,只想现在立刻拥有众姐妹羡慕的目光。

    温甜被推到众人面前,江琴把她的成绩拿出来大夸特夸,夸得温甜都不好意思。

    裴烨双手抱臂,冷眼旁观。

    他赌气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温甜的成绩这么好。

    按照他的理解,这人是从乡下来的,就算在乡下的成绩好的破了天际,也没有这种水准。

    然而,现实教他做人。

    江琴兀自夸了半天,听了众人的奉承:你可真有福气啊云云。

    她转眼一看,看到裴烨的表情,当即说道:"宝宝,你还不多跟小甜学习,你高中的时候就不肯读书,现在有个现成的小老师在你身边……妈妈知道你心里明白该做什么。"

    裴烨当着江琴一群小姐妹的面,一般都是很给江琴的面子。

    所以这一声冷哼,他放在了肚子里。

    裴少爷想:哼,我明白什么?

    等江琴炫耀够了,又招待着吃了饭。晚上裴父回来,欣慰的褒奖一番温甜,裴烨便以为,这就结束了。

    哪知道江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睡前,她坐在沙发上,发号施令。

    "宝宝,妈妈下午的话你没听见吗?"

    裴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目不斜视,装聋作哑。

    江琴说:"今天开始,我就让小甜辅导你学习,我不能再放任你这么散漫下去,否则以后连个大学都考不上。"

    裴烨:"我不考大学一样能赚钱。"

    江琴眉头一皱,声音软了下来,带上了几分委屈:"宝宝,你就当为妈妈着想,你一个学生不学习,成天翘课不读书,你到底想干嘛?"

    裴烨:"我什么都不想干。"

    此刻,温甜换好衣服,正从楼上下来。

    她打算去厨房倒杯水喝。

    江琴看见她,提高声音:"小甜,你以后下午有空,就多教教烨烨读书。"

    温甜脚步一顿,目光诧异的看向裴烨。

    裴烨没有转过身,他的眼神看似落在电视上面,其实整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温甜身上。

    他正在等待温甜的回答。

    裴烨想:她这么冷血,怎么可能答应这种荒唐的要求。

    他想着想着就觉得委屈,又想起:她不喜欢我就算了,还讨厌我。

    多半不会答应。

    约过了三十秒,温甜慢吞吞的回答终于来了。

    她:"好啊。"

    裴烨一愣。

    温甜自然说道:"我什么时候都有空,就看裴烨了。"

    江琴听罢,欢天喜地站起来,高兴地像个陀螺,险些就在客厅转起了圈圈。

    在她眼里,没有什么比两个孩子和平相处,建立友好的关系更好的事。

    温甜果然说到做到,答应给裴烨补课之后,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她就抱着书推开裴烨的门。

    "在哪里补课?"

    裴烨在她来之前,神经质的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特意挑了几套衣服换着穿了下,最后穿了一套自己最满意的,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模样,坐在自己的房间——干巴巴的等了四十分钟。

    这简直太搞笑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紧张,为什么要挑衣服,他——他还破天荒的给自己的房间打扫了一下,喷了点儿香水。

    简直做作的要命!

    万一……万一她发现怎么办?

    果然,温甜一推门就察觉到不对劲。

    她迟疑片刻,问道:"你是不是换了套衣服?"

    裴烨整个人一僵:"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甜:"我记得你放学回来的时候,穿得是校服。"

    裴烨喉结上下一动,心虚的开口:"没有。"

    温甜看他的目光立刻高深莫测起来。

    裴烨说道:"要上课赶紧上,我没这么多时间。"

    温甜走了进来,把书摊开:"你哪些不会?"

    裴烨从高中开始,整整两个月没有学过。

    但他天赋极高,自己有自己的一套学习系统,自学起来一点也不吃力。

    温甜问他的时候,他还真找不出自己哪里不会的。

    高一的题目还算简单,对他的基础而言,没什么难度。

    但他如果什么都会了,那温甜来补个什么课?

    裴烨不动声色的翻开书,随意的翻了几个单元,胡乱一指:"就这个。"

    温甜不管他指什么,都敬职敬业的教下去。

    一个小时后,她伸了个懒腰:"今天就到这里。"

    裴烨问她:"明天继续吗?"

    温甜懒腰伸到一半,像只慵懒的小狐狸,她睁开一只眼,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想吗。"

    裴烨合上书:"随便。"

    温甜:"哦,那我就不来了。"

    裴烨一听,当即发作:"你怎么没有一点恒心,补一天的课能提高什么成绩。"

    温甜:"不是你说随便的吗。"

    她站起来,不等裴烨说话,又说:"明天还是这个点。"

    期中考之后,温甜又换了一次班。

    换班之前,教导主任特意找了她谈话。

    高一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一个学生,在短短几个月里面换了两次班。

    主任担心频繁的班级变动会影响温甜的成绩,他询问之后,温甜显得游刃有余,保证自己不会受影响,并且——她对七班没什么感情。

    温甜甫一到一班,班里面原本热闹的气氛突然就诡异的安静了两秒。

    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如初。

    一班的班主任姓张,叫张于丽。

    张于丽道:"你坐在第二排。"

    她特意安排了一个班级中较好的位置留给温甜。

    一班的座位都是单排,没有同桌。

    温甜坐下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上来搭话。

    好在她不说话也不会死,因此读了几天书,在一班里面,一句话都没说过。

    期中考试之后就是竞赛,竞赛之前有个家长会要开。

    温甜在一班上了快半个月,这个家长会才姗姗来迟。

    下达通知的是花朝,温甜是后来知道的,花朝这个不着调的和尚,竟然是一班的副班主任。

    高一的家长会安排在下周晚上七点半开。

    家长会之前,温甜在家里惆怅了几天。

    她尚且不知道裴烨的家长会怎么开,但后来一想,江琴就算不去跟裴烨开家长会,她也没这么厚脸皮去求江琴去自己班级。

    温甜在读高中之前,家长会在她的眼里都等于不存在。

    不过二中有硬性要求,家长会必须得把自己家长叫来。

    温甜思考道:我要不然去雇个亲娘,或者让王妈去也行。

    此时,她正在给裴烨补课

    裴烨看出她的心不在焉,直接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温甜毫无防备,顺势回答:"家长会。"

    "家长会?"裴烨挑眉。

    这段时间,他一直跟着温甜上课,学习成绩总算有些起色。

    上周的十三班随堂测验中,裴烨的成绩终于不是倒数第一。

    温甜回过神:"没什么。"

    裴烨嘟囔:"你在担心什么?"

    温甜岔开话题:"礼拜六的时候取消补课。"

    这下,轮到裴烨不舒服了:"为什么?"

    温甜:"没有为什么,我要出门一趟。"

    裴烨打定主意问到底:"你出门干什么?"

    温甜:"你调查户口吗?"

    裴烨趴在桌上,理直气壮道:"你是我老婆,老公过问一下你礼拜六出门干嘛有错吗?"

    温甜盯着他。

    裴烨学累了,此时一点也不想看书。

    他很快找到了新的乐趣,这是他刚才发掘出来的。

    "喂,温甜,我从来没听你喊过老公,你快喊一声来听听?"

    温甜合上书:"你无聊吗。"

    裴烨从桌上起来,单手支着头,很有兴趣的看着温甜:"叫一声老公来听听?"

    温甜站起来:"我去睡了。"

    裴烨哈哈大笑,他似乎找到了一个天大的好玩儿事情,终于能够压温甜一头。

    因此,他紧抓着这个梗不放:"温甜,你是不是害羞了?"

    温甜拉开门,裴烨双脚跨在凳子上,将凳子一转,对准温甜的背影:"对了,温老师最近一段时间辛苦了,学生不才,给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聊表心意。"

    他笑的意味深长,温甜古怪的感到一丝他的不怀好意。

    温甜:"黄鼠狼给鸡拜年。"

    裴烨笑眯眯的:"明天记得查收礼物。"

    他拖长了声音:"老——婆——"

    温甜砰的一声砸上了门。

    裴烨的笑声从门后传来,温甜扶额,心道:白痴。

    第二天一早,温甜就把裴烨说的事情给忘光了。

    她这人向来游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对外界不怎么关心,只挑自己喜欢听的东西记。

    因此,裴烨昨晚上说的话她一句都没记到心里去。

    早上到班级,班里的人还不多。

    住校生来了几个,其中赵云慧来的最早,她坐在温甜的左前方,见到温甜进来之后没什么表情,一直低头看书。

    温甜之前跟她有些过节,当然,她这种小神经病,对于任何觊觎她地盘内东西的人,都是深恶痛绝的。

    赵云慧不喜欢她,她未必能把对方当成一回事儿。

    温甜放下书包,动作自然的从抽屉里面拿出昨天没做完的试卷。

    手甫一放进去,试卷没摸到,先摸到了一层布料似的东西。

    初中时,温甜遭受过不少校园暴力。

    无论是冷暴力的孤立她,还是热暴力的直接上手揍她,都是家常便饭。

    当然,这些人的下场从来都是比温甜更惨,她初中时候心里出了名的扭曲,有仇必报,而且是当场报,一刻都不敢耽误,谁敢叫她出丑,那人基本不能直立着走出她规划的五米范围内。

    总之,凶的狠,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太敢接近她。

    上了高中,除了上一回被两个女生堵过,之后也没再遇到找她麻烦的人。

    此时到了一班,抽屉里摸到奇怪的东西,温甜首先想到的就是:她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温甜将东西扯出来之前,把这玩意儿归类到同班同学恶劣的小把戏上。

    但扯出来一看,她的脸色骤然一白。

    温甜猛地把东西塞进抽屉,脸色随即由白转黑。

    她动静有些大,赵云慧可算是找到了出声的理由,立刻把准备了好久的不满和怒气发泄出来:"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我在看书。"

    温甜抬头看了她一眼。

    赵云慧被她冷漠的眼神看的心里一抖。

    两秒后,温甜将桌子从前面拖到后面,又推回去,发出了难听的噪音。

    她:"如何?"

    赵云慧的脸色登时难看的能直接成为毕加索抽象画。

    她紧紧咬着下唇,转过头,一语不发。

    下午,温甜留下来做值日。

    教室的人都走光时,她终于把抽屉里放了一天的东西拿出来。

    起初,刚露一个角,看起来像是一块深红色的布料。

    这东西,就是早上令温甜失态的那件事物。

    温甜将它完整的拿出来,面无表情的抖开。

    只见这面长半米宽半米的锦旗上写着:夫妻情无价相聚也有缘,授业一丝不苟,解惑无微不至,赠贤妻温甜。

    下头还有一行小字:关心下一代,汗水浇未来。

    温甜嘴里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裴、烨。

    裴烨背后一凉,打了个喷嚏。

    他心里还在嘀咕,温甜有没有收到他的锦旗,他特意上网上订的,花了好大功夫才偷偷摸摸的放进温甜的抽屉里。

    裴烨一想到温甜看到这面锦旗的表情,他就忍不住爽快。

    简直是大仇得报,出了长久以来一口憋屈的恶气!

    他特意等到晚上,准备看一眼温甜什么态度。

    结果温甜什么态度都没有,理都不理他就进了房间去了。

    裴烨抓心挠肺,见温甜的模样,心里不免想道:她该不会没看到我的锦旗吧?

    这恶作剧他精心准备了好几个礼拜!温甜要是没看到,他的一切辛苦和努力岂不是都付之东流了!

    裴烨等了一晚上,没等到后续。

    礼拜六一大早,温甜就出门了。

    她不让裴烨跟着,裴烨就偏偏要跟着。

    跟上去之后又显得自己太紧张温甜,于是胡乱找了个理由,诸如担心温甜出轨云云,总之,他理由充分,跟了上去。

    温甜一出门就知道裴烨跟着她。

    她现在懒得跟裴烨啰嗦,他要跟便跟着,左右不是什么大事,就当自己出门带了个大型挂件。

    裴烨一开始还能偷偷摸摸,装个样子的跟踪。

    后来大约是知道温甜发现他了,索性连样子都不肯装,大大咧咧的坐在她身边。

    温甜看他一眼,他推了下墨镜,咳嗽一声:"我是来监督你的。"

    裴烨其实更像问温甜,她有没有看到那面锦旗,对此她有什么感想要发表。

    不过机会不对,他便憋住了没问。

    温甜从市中心出发,转了两班车之后,来到了郊区的横店影视城。

    裴烨眉头一挑,自恋道:"温甜,你不会是来追星的吧,你老公这么帅,还不够你看的吗?"

    温甜彻彻底底的翻了个白眼。

    裴烨最近热衷起称呼自己为温甜的老公,这令他感到自己掰回了一局,因此他乐此不彼。

    温甜在影视城里面东转西转,转的裴烨莫名其妙。

    他记起温甜早饭没吃,抽空买了早餐,继续陪着温甜瞎转。

    十一月,天气开始逐渐转凉。

    二人穿着长袖长裤,一开始没觉得冷,直到中午过后,温度突然骤降,裴烨终于拉住她,强行把自己的外套给温甜裹上。

    江南来的姑娘,向来是不抗冻的。

    裴烨见她嘴唇冻得发白,心里不免腾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来。

    "你到底要找什么,这么冷的天在这儿瞎晃。"

    温甜冻得打了个哆嗦。

    裴烨的衣服有一股他身上的暗香,不像香水,像他常用的沐浴露,隐约闻得到一股牛奶味。

    温甜不再隐瞒,开口:"我找我姐。"

    裴烨诧异:"你姐?亲姐姐?"

    他没了解过温甜的家庭,显然是不知道温甜还有个姐姐。

    裴烨立刻把前因后果串在一起,他想到了二中强制学生执行的家长会。温甜此时出来,多半是找自己姐姐去开家长会。

    他:"你姐姐在这里工作?剧组?在那个剧组?"

    温甜摇头:"我不知道。"

    裴烨愣了一下,原本想发火,说她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竟然连姐姐在哪个剧组都不知道!

    结果看到温甜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心里的火气逐渐被心疼取代。

    裴烨唉声叹气的想:哎,我的傻老婆,傻成这样,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哦。

    他还挺入戏,越想越觉得温甜傻的可爱。

    温甜晃了晃脑袋,额前的刘海跟着晃荡,脸蛋软和,藏在眼镜下的双眼无辜,这模样直接狠狠地击中了裴烨。

    他连忙又想:算了,傻点儿也是自己老婆。

    要不是他身上只剩下一件短袖——脱了裸奔影响市容不说,还容易被当成暴露狂抓进警察局——他简直想把这一件短袖也脱给温甜穿上。

    温甜这样小,这样软,跟橱柜里高档精致的玩偶似的,叫裴烨生出了一股想抱抱的欲望。

    他现在——停电那晚上的念头死灰复燃,愈烧愈烈,又想把温甜‘搞过来抱一下’。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头,边上,正在拍摄某个古装剧的剧组突然爆发出一声喝彩。

    原来是方才的某一幕戏拍的相当漂亮,导演相当满意,众人终于得以下班,热烈欢呼的声音也就十分真情实感。

    温甜侧过头看去,便看见女主演的替身——温怜惜——也就是她的亲姐姐,正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解开吊威亚。

    温怜惜穿了一件白色的古装,和女主演的打扮十分相似,显然做的是替身。

    温甜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自家姐姐,于是便乖巧的走过去,站在外头等温怜惜发现她。

    温怜惜换好衣服,没几分钟就看到了温甜。

    她眼睛一亮,喊道:"甜甜,你怎么来了。"

    温甜老老实实的看到:"阿姐。"

    温怜惜看了眼裴烨,等着温甜介绍。

    温甜:"他是裴烨。"

    温怜惜道:"哦,我有印象的,是裴家的那个儿子。"

    裴烨头一回见到温甜的家人,显得有一些局促,他跟着温甜叫:阿姐。

    他心想:我和温甜是夫妻,她喊阿姐,我这么喊,总归是没有错的。

    温怜惜笑了笑,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点头。

    她问温甜:"你怎么想起来看我。"

    温甜把家长会的事情跟温怜惜说了一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怜惜中饭没吃,便带着温甜先去吃了中饭。

    温甜开口:"阿姐,你为什么在拍戏,你不是做的后勤吗。"

    温怜惜是个性格外向的女人,抹了把脸:"赚的多,我原本是做后勤的,结果剧组里面缺替身,我看能多赚一笔钱,就帮了个忙。"

    温甜看着她。

    到了快餐店的时候,这女人一连点了好几份荤菜。

    打饭的老板似乎与她相识,爽朗的说道:"阿惜啊,怎么今天不减肥啦?不吃青菜啦?"

    温怜惜打了个哈哈,推着温甜往前走:"我妹妹来了,她长身体呢,多吃点儿肉。"

    一桌菜,温怜惜自己没怎么吃,几乎都在给温甜夹菜:"多吃点,我听阿爸说了,你这次又考了第一。"

    温甜点点头,"我吃不了这么多。"

    她:"你吃。"

    温怜惜:"我天天都有的吃,吃腻了,难得你来看我。"

    "来京市这么久了,我都没来看你,忙的脱不开身,最后还要你来找我。"温怜惜侧过头,看着裴烨笑道:"裴烨,你吃不惯快餐吧,这里就只有这个店,下次你来,我带你们去吃点其他的。"

    裴烨有些手忙脚乱,干巴巴的答了一声:"没有,挺好吃的。"

    温怜惜哈哈笑道:"别勉强啊!我知道快餐难吃,我也不喜欢!"

    温甜的饭被温怜惜细心的泡着汤,她几口吃完后,温怜惜问道:"家长会是什么时候?"

    温甜:"下个礼拜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怜惜点点头:"可以,我到时候直接来二中吧。"

    姐妹俩没能够聊上一回儿,温怜惜下午还有工作,不能久陪。

    裴烨识趣的到远处的大树下面等温甜。

    他一走,温怜惜不敢说的话就放开说了:"甜甜,你在裴家过得好吗?"

    温甜:"挺好的。叔叔阿姨都很好。"

    "裴烨呢,他对你好吗。这些富二代都不好招惹,我怕你受委屈。"

    温甜摇头:"不会,他也……挺好的。"

    温怜惜叹了口气:"是我和阿爸没用,赚不了钱,不然你也不用受这些委屈。"

    "我不委屈。"温甜答。

    她看着温怜惜:"你别打这么多工了,我读完书就赚钱。"

    温怜惜刮了下她的鼻子,"啊哟,哪儿让你赚钱啊!我这个姐姐还要不要当了!"

    温怜惜长得几乎和云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笑起来时颇有几分倾城的姿色。

    温甜嘴唇嗫嚅了一下,她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缓缓地低垂。

    温怜惜脸色僵了一下,亲昵的抱着她:"甜甜,阿姐是阿姐,不是妈妈,你总不能一辈子都用这个理由躲着阿姐。"

    温甜想了下,固执道:"我没有。"

    温怜惜叹了口气,"行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她胡乱揉了一把温甜的脑袋,将她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

    温甜脸上少见的出现一丝懊恼:"你别把我当小孩儿了。"

    温怜惜又和她说了几句,最后道:"甜甜,你要学会往前看,走出来,不要永远停留在过去。"

    温甜摆摆手,答非所问:"记得来家长会。"她:"你别打工了,我有钱,别给我钱。"

    温怜惜:"你在别人家里,我总不能让你花他们的钱,咱们不欠人家,以后走的时候也走的理直气壮,不用被人戳着脊梁骨。"

    温甜顿了一下,小声道:"好的。"

    温怜惜:"去吧。"

    她转过身,往剧组里走。

    裴烨等了半天,等到无聊时,温甜终于过来了。

    裴烨见她过来,下午的太阳落下,温柔的光在她身上渡了一层暖色。

    他盯得久了,无端生出一丝恐惧,好似温甜整个人——随着太阳的落下,光的消失,也跟着湮灭于黑暗中。

    裴烨脱口而出她的名字:"温甜!"

    温甜:"喊我干什么。"

    裴烨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情,他道:"喊喊不行吗?"

    温甜:"随你。"

    裴烨问道:"你还冷吗?"

    温甜:"不冷。"

    二人并肩往前走了一段。

    裴烨又说:"我有点儿冷。"

    温甜刚想说:冷就把衣服穿上。

    这话没说出口,她猝不及防的被裴烨抱了个满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始防盗啦!购买不足百分之70,48小时之后才能观看,呜呜呜呜,码字不易!!!希望大家都能支持一下正版qaq!!!

    昨晚上昏头了,2100条评论打成了2900条!!!实在太夸张了!!!

    然后今天也不要脸的求大家评论,收藏如果能在今天到5500或者评论能到2700,随便达成哪一个都好!!明天就继续7000字!!![跪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