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年级第一
    花朝笑眯眯开口:"放学回家的路上小心一点, 对了, 友情提示, 小温。裴烨已经盯着你十分钟了。"

    他伸手一指, 马路对面, 裴烨冷漠的盯着二人。

    方柏灿心里一惊。

    自上次温甜落水,他隐约的能察觉出裴烨和她的关系有些不一般。

    后来打听到温甜之前在十三班待过一段时间, 她和裴烨认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不过认识裴烨的女生太多了,退一万步,就说她跟裴烨关系不是普通同学——看温甜那晚上的态度,估计是裴烨追求未果,单相思吧!

    方柏灿想到这里,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逻辑性。

    裴烨这个人, 从初三的时候大家就开始怕他。

    不说他多么十恶不赦,但总归是个坏学生,一般成绩好的,或者乖巧的,都不大敢和他说话。

    看温甜这模样,一看就是生的乖乖巧巧的女生。

    扎着马尾,皮肤瓷白,身材娇小,看着也文气。

    这样的女生, 长的又漂亮,气质又清冽, 被裴烨看上不奇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且,还解释了温甜为什么转到七班去的原因——这不就是被学校里的校霸给看上了,拒绝无果之后,在班级里饱受折磨,最终不堪忍受,向学校提出了转班的要求。

    标准的校霸渣男和柔弱可怜幼小无助的小白菜人设。

    他心里一动,自己编排了一出史诗级狗血大剧,看温甜的眼神愈发怜悯起来。

    温甜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心里想道:傻逼。

    方柏灿心中波荡不已,此时再看裴烨,那一股妒忌就没了。

    他想道:还以为你跟她的关系到底有多好呢,这么一看,不是跟我差不多!

    温甜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

    方柏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上次忘记问你的联系方式了,我就想跟你交一个朋友。"

    温甜点点头,拒绝了:"我不需要朋友。"

    方柏灿险些脱口而出‘男朋友’三个字。

    他没说话,毛仔就喊:"哎!温甜!回家啊!"

    裴烨冷酷的说道:"你喊什么。"

    毛仔恨铁不成钢,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说话声音开口:"你傻啊!那是你老婆,当着你的面跟别的男人拉扯不清,你能忍吗!"

    裴烨说道:"关我什么事。"

    毛仔哑然:"你俩是不是夫妻。"

    裴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毛仔又说:"你是不是喜欢她?"

    裴烨:"不是。"

    他:"别扯淡了,我跟她两看相厌。"

    毛仔说道:"我看不像。"

    裴烨已经走远了。

    温甜看了一眼裴烨离去的背影。

    花朝还没走,站在校门口,看热闹不嫌事大,兴致很高的说道:"吵架啦?"

    温甜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方柏灿至始至终都像个外人,他完全没搞清楚其中的暗潮汹涌,迷茫的在校门口站了半天。

    温甜已经走了。

    花朝看方柏灿站的可怜,端出一幅为人师表的模样,语重心长的劝慰:"小同学,你干什么不好,要去当小三。"

    方柏灿古怪的看了眼花朝,大概是只觉得这个小白脸看起来完全没有老师的样子。

    他说的话也奇奇怪怪,方柏灿于是没听,骑上自行车走了。

    温甜和裴烨的关系时好时坏。

    大部分时间都在冷战,吵架,闹别扭,小部分时间闹累了,勉强中场休息,能够好好地坐下来谈一谈。

    自从温甜说了讨厌他之后,裴烨心里就跟梗了一根刺似的。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招人讨厌。

    虽然一开始,他却是很不喜欢温甜。

    那没见过面的人,谁会喜欢!

    但是温甜就这么随便走到他的生活中,开始二十四小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

    晃完了就走,概不负责。

    走之前还要在他心里捅一刀,给他留下一个疙瘩。

    裴烨这几天所有的心思都用来琢磨温甜为什么讨厌他,难道就真的因为他成绩不好?

    温甜是哪门子小学里面跑出来的小学生!

    成绩不好能作为讨厌一个人的理由吗?

    况且,裴烨的成绩,不是不好,是他不想好。

    江琴察觉出裴烨这几天的不对劲,抽了个时间问道:"是不是又和小甜吵架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推开门,竟然看见裴烨破天荒的开始做题了。

    江琴上次见裴烨做题,还是八百年前的事情。

    她诧异片刻,说道:"你怎么想起做题了,期中考都已经过去了。"

    裴烨道:"和你无关。"

    江琴想了会儿,站在门口笑道:"那和谁有关?和小甜吗?"

    裴烨合上习题本,"和她也没关系,你好烦!"

    江琴这回笑了下,却不说话,关上门出去了。

    他写题的时候,那支笔好似成了一把箭,划着作业本,差点儿就把纸划得破破烂烂。

    裴烨想道:我倒要看看你的成绩有多好,竟然敢小瞧我!

    他这天刚说了这样的话,礼拜一升旗仪式过后,期中考试成绩就出来了。

    温甜在班里背书,背了一半,小周老师火急火燎,几乎有点失态的站在门口。

    温甜心里数到:3,2……

    小周老师缓了口气:"温甜,你出来。"

    温甜站起身,往外走。

    小周老师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他带着温甜进了办公室。

    一进去,他倒没有之前那么紧张,而是找了根凳子让温甜坐。

    温甜甫一坐下,小周开口道:"温甜,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

    温甜点点头。

    小周:"你是不是作弊了?"

    她想了下,肯定道:"没有。"

    小周百思不得其解:"没有?你期中考的分数是你自己考得吗?"

    温甜:"是我自己考得。"

    小周连忙调出成绩来,温甜的理综、数学满分,文综的卷面也漂亮的不像话,在整一份七班的卷子上,她的分数高居榜首,拉开第二名整整一百多分。

    温甜看了眼,分数在她意料之中。

    小周说:"你、老师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搞的这一下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温甜:"我没有作弊。"

    "我知道,既然你说了没作弊,我也不会怀疑自己的学生。"小周拍了拍温甜的肩膀:"温甜,你回教室吧。"

    温甜看了他一眼,不明所以的走了。

    下午放榜,果然不出所料,轰动了高一整个年级。

    温甜的名字岂止是在七班最前面,她在一班最前面,都还要比一班第一名高十分。

    一班的学生成绩都是拔尖,分数咬的也很近,历来没有出现过高第一名一下子高十分的角色。

    如果这个人是出自一班,或者是出自二班,那么众人也不会这么惊讶。

    偏偏温甜是七班的。

    她在七班也只读了几天的书,同学更喜欢说:她是十三班的学生。

    十三班,烂泥都没得墙扶的一个班级,竟然有这么一匹黑马杀出来。

    这简直像山鸡窝里飞凤凰出来了!

    众人热火朝天的讨论了一个下午。

    此事虽然让高一年级吃了一惊,但温甜此人行事作风低调,在大家都组团来七班参观她的时候,温甜可耻的溜了。

    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每天都能发现新事物,温甜的横空出世,只是让他们无聊的高中生活中增添了一丝刺激。两天过后,众人就把这个名字遗忘到脑后了。

    真正记得温甜的,是一班和二班的学生。

    她是个十三班的——现在是默认她十三班了——一个十三班出来的学生考到他们头上去,简直是把她们的脑袋踩在地上摩擦。

    其中最咽不下这口气的就是赵云慧。

    她的成绩也是顶尖,不出所料,这次的年级第一理应是她。

    温甜这么一出来,她立刻就成了第二。

    俗话说的好,拿不了第一,第二和第三事实上没差。

    她委屈了整整一个晚上,翻来覆去也想不通,温甜到底是怎么考到这么高分的。

    唯有一个解释说得通:那就是作弊。

    她不是没往这方面想过,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这事儿就一直搁浅,没来得及去找她麻烦。

    哪知道赵云慧已经把这事放下的时候,温甜第二次踩在了她的头上。

    竞赛笔试成绩出来,温甜:满分。

    几乎是无懈可击的满分。

    要么就考的跟她一样,那也只能是并列第一。

    要么就是比她差,给她垫背。

    赵云慧听到时,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她既然这么优秀,为什么一开始不到一班来,装什么装?"

    此时,她正与自己的朋友一同回家。

    "听说她是转学生,转进来的时候错过了分班考试,到七班都是后来考上的。"

    赵云慧咬着牙。

    朋友道:"成绩不就这么回事儿啊,要不然你努力一点,下次考过她。"

    赵云慧懊恼道:"她都满分了!我怎么考的过啊!"

    朋友尴尬的笑了一声:"所以我让你别这么在乎成绩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赵云慧到底年纪小,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孩子气的为着一点儿成绩而纠结。

    她沉默的走了一路,到家门口的时候,脑子里的一根弦猛地搭上了。

    赵云慧回忆起初次见到温甜的时候——她这会儿,想起来这人为什么如此眼熟。

    温甜……温甜是裴烨的女朋友。

    她、她早恋!

    早恋,这一件事,在高中的时候是不可避免会发生的事情。

    管得住一个人,能管得住两个人吗。

    但比起普通高中,二中作为省重点高中,在早恋方面抓的还是很严谨。

    一旦发现二人恋爱,那通报批评留校观察一个都不会差你的。

    为了防止学生犯这种低级错误,每周的升旗仪式下,都会将这群学生拎出来严肃警告。

    加重对早恋的惩罚,也是二中防止此类事情发生的有效措施。

    赵云慧的心里一动,有了个想法。

    与此同时,裴家。

    江琴不顾裴烨的反对,愣是把裴父给叫了回来,她还弄了一大桌子精致的饭菜,势必要给温甜考了个年级第一这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庆祝。

    裴烨简直觉得:土掉渣了!

    温甜虽然也认为有些尴尬,但是招架不住江琴的热情。

    她难得显得手足无措,坐在花园的秋千上晃荡。

    江琴为了达到炫耀的目的,不惜花重金布置别墅,把自己平时的小姐妹全都邀请过来,小别墅内登时热闹起来。

    她坐在会客厅,王妈和佣人为这些阔太太准备下午茶。

    裴烨原本在房间里写作业——这件事情,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觉得有些丢人,因此写作业都是偷偷摸摸的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否则,被发现了——岂不是显得他是为了温甜才努力的。

    这也太没面子了!

    但他看了没一会儿,窗户打开,温甜在花园里荡秋千的模样便闯入他的视线。

    她个子矮,晃荡的时候两只脚都落不到地上,看起来可爱极了。

    裴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靠在窗户上,想看的更清楚些。

    他又怕自己偷看的太明显,于是欲盖弥彰的用窗帘遮挡了一下。

    温甜兀自在花园里自娱自乐一会儿,突然背过身。

    裴烨眉头一皱,看到她转过身去,未免嘟囔一下——她干什么转过去?

    此刻,裴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看了足足半个小时都没腻。

    他的手机突然不合适宜的响起来。

    裴烨放下窗帘,去摸自己的手机。

    一打开,是温甜发来的短信:好看吗?

    裴烨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红了个彻底。

    他转头看着院子,温甜抬头,小狐狸似的眼睛弯弯的,做了个口型。

    裴烨神情一滞,猛地拉上了窗帘。

    他心道:妈的,我总不能一直被她耍着玩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甜真是天然切开黑!!

    求求大家多多留言呜呜呜,想冲一下月榜,拜托拜托大家了[鞠躬

    如果留言到了2900条!最好是两分评论呜呜呜!明天就更新大肥章!双更合一的那种!!拜托大家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