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做贼心虚
    裴烨没料到温甜的反应会有这么大。

    他也没想到, 她的力气这么大, 打架的技巧这样刁钻。

    裴烨在初三的时候几乎是一路打过来的, 他从来没遇到过温甜这样的野路子。

    三两下, 两人就打成了平手。

    裴烨不想伤着她, 于是扭着她的手臂,反剪在她的背后。

    "你干什么?"裴烨万分不解。

    温甜头一回情绪失控, 她鲜少在外人面前暴露出自己这一面,此刻,显然是裴烨把她逼急了。

    其他人,谁也没有这个狗胆子敢来打她的屁股。

    这简直是在老虎的脸上拔胡须。

    温甜眉头拧的死紧,看这架势就是想打个死结。

    裴烨偏偏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稀里糊涂的想:她发什么疯, 用的着这么生气吗, 不过就是打她一下——再说,我也没有用特别大的力气打。

    温甜吃了身高的亏,加之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动作,一时间被压制在下面。

    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想来,是江琴回来了。

    二人动作皆是一愣。

    这一幕似曾相识。

    上一回,江琴购物回来,他俩也是这么不修边幅的滚在沙发上,让江琴用一种既神秘又高深莫测的大人世界的眼神看了半天。

    这一回, 他俩还是这个熟悉的姿势——而且气氛更加旖旎。

    温甜因为从来没受到过如此欺辱的打人手法,因此脸色涨红, 到现在还未褪下。

    一半气的,一半羞的。

    裴烨压在她身上,经过一番沙发上的缠斗,衣服也乱的差不多,跟温甜的情况不分伯仲,谁也没比谁好到哪儿去。

    其实小孩儿打架,无非就是这么几招:

    一、你压着我打

    二、我压着你打

    三、抱在一块儿打

    这招数放在别人身上都是没问题的,怪就怪在温甜和裴烨二人之间还有一个婚约在。@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但套上夫妻这个名词,这一切就变得奇妙、不清不楚、不明不白起来了。

    两人心有灵犀,此刻都收起了一身的刺,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做贼心虚的往楼上跑。

    他们跑的快,江琴回来的更快,好巧不巧,电也在这一瞬间来。

    别墅能一下子亮堂堂的,晃得楼梯口的温甜眼睛一片花白。

    她不敢耽搁,眯着眼睛推门就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到了房间内,温甜一边走一边脱衣,脱的只剩下一件贴身背心之后,她看到了前几秒进来的——目瞪口呆、震惊的看着他的裴烨。

    温甜双眼终于适应了亮度,左右一看:自个儿跑错房间了。

    怪不得她。

    别墅内的房间都长得差不多,她跑错了很正常,大不了走出去再来过。

    温甜不动声色的转身,捡起地上自己乱脱的衣服,还未穿上走出去,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高跟鞋的声音十分清脆,此刻,叫屋内的二人听来,这简直是阎王的索命进度条提示音。

    裴烨不知道哪儿来的速度,猛地把房间内的灯全关了。

    温甜这会儿,突然福至心灵的明白他要干嘛。

    但她身体没来得及反应,裴烨已经拽着她往床上跑了。

    裴烨睡得双人床,一米八的大床,藏一个温甜绰绰有余。

    其实二人也不是头一回睡在一张床,只是之前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并且就是单纯的盖棉被睡觉,并不心虚。

    但今晚上不知怎么的,两个人统一很有默契的开始做贼心虚起来。

    好像睡在一起被发现了,是个什么天大的问题似的。

    江琴敲了敲门,问道:"宝宝,睡了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甜被他迅速的藏在床里面,她人娇娇小小,缩成一团,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在被窝中翻滚成了一股热浪。

    裴烨觉得有些痒。

    江琴敲了一会儿之后,没得到回应,也就不执著于裴烨了。

    她倒是不会去敲温甜的门。

    毕竟,自己的亲儿子和别人的女儿,到底是有些差距的。

    她没有什么理直气壮的态度去管教别人的孩子。

    江琴走后,裴烨松了一口气。

    哪知道这口气才松了半口,温甜突然就发难。

    裴烨被她猛地一巴掌拍在背上,几欲吐血。

    他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你谋杀亲夫啊你!我死了你好改嫁是吧!"

    温甜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裴烨嘶嘶的倒吸凉气。

    温甜呵呵一声:"皮这么厚,拍一下怎么死得了。"

    经过江琴回来这么折腾两下,二人之间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一点。

    裴烨看气氛良好,仍不死心,问道温甜:"你为什么要考去七班?"

    温甜沉默了一会儿,估计也没力气陪他闹了。

    她把自己重重的砸在床上:"你觉得十三班好吗。"

    她:"我不像你,衣食无忧,我要读书,找工作。"

    裴烨一想,这也是个理由。

    毕竟十三班烂的已然远近闻名。

    他正在心里分析: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可以理解。

    刚理解好,温甜立刻补充:"还有,我不喜欢成绩差的人。"

    裴烨身子就突然僵住了。

    他:"成绩差招惹你了?"

    温甜:"没有招惹我,这跟我不喜欢没有矛盾冲突。"

    她:"哦,我说的就是你,你不用猜了。"

    裴烨骤然捏紧了床单,咬牙切齿:"谁告诉你我成绩差了。"

    温甜思考片刻,报了个分数。

    这分数,正好是第一次月考时,裴烨考出来的分数。

    拢共两百分不到,总分是七百四。

    抓阄做题都比他的分高一些。

    裴烨的表情看起来很震惊,恐怕是自己也没想到温甜会说出‘讨厌成绩烂’这种小学生发言。

    他心里很不服,正想和温甜解释一下,温甜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裴烨一肚子反驳的话,登时就卡在脑子里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温甜赖了会儿床。

    她起来后像个没事人一样,跑回了自己房间洗漱。

    到了班级,云朵问她,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温甜昨晚上光顾着跟裴烨折腾,题目自然是做的很少。

    云朵见温甜不说话,自以为猜中了温甜的心事,只道温甜是迷途知返,自己突然就冒出了一丝自知之明。

    她道:"你要是觉得没把握,不想丢人的话,其实报了名之后不参加也是可以的。"

    她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堆,温甜权当做没有听见。

    云朵见状,翻了个白眼,说她不识好歹。

    二中除了积极的准备这个竞赛之外,期中考也是敲锣打鼓的进行。

    竞赛的笔试在期中考之前,温甜考试的时候,还跟赵云慧分到了一个考场。

    对方应该是这次竞赛的种子选手,学校的重点关注对象。她考试的时候,就连监考老师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温甜甫一拿到试卷,便自顾自的做完。

    她头一个交卷,出去的时候难免引起众人的侧目。

    考场中,不少人都知道她是七班的,更有小部分人知道到温甜是从十三班出身的。

    看她做的这样快,这样迅速,众人——就连监考老师都确信,温甜是因为解不出题,所以自己放弃了。

    竞赛笔试结束,成绩还没出来,期中考试如期到来。

    温甜这两天上课时比平时认真了些,做的题目也比平时多,她看起来是打定主意要考个好成绩了。

    二中一共十三个班,七班已经是比较靠后的班级,班上的学习氛围虽然有,但断然没有温甜这么刻苦。

    又因为她报了竞赛笔试的缘故,班主任见到她努力的样子,破天荒的开了金口夸了两句,要求大家都向温甜学习,一时间,班里不免就多了些酸言酸语。

    每回看到温甜学习,总有那么几个同学站出来开玩笑道:哟,这不是我们班的大才女吗,好努力啊,怎么,准备考年级第一啊?

    温甜听到这话,没有犹豫,直接点头。

    她点头之后,酸她的人更加不可思议的互看一眼,当即就在班里哈哈大笑。

    温甜便不再管他们——她很快就会转到一班,因此,在七班的人缘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期中考当天,江琴十分兴奋,难得起了个大早,给温甜加油打气。

    温甜一一接受,去考试的路上,裴烨突然拽着她的胳膊,问道:"温甜,我问你,你上次说的话是真的?"

    温甜开口:"哪一次。"

    言下之意:我说过这么多话,我怎么记得。

    裴烨提醒她:"成绩烂那次。"

    温甜答:"哦,我忘了。"

    裴烨的眼睛瞪大了些。

    他这几天一直惦记着件事情,尽管温甜无论是讨厌他还是喜欢他,都跟他没有关系。

    两个人的约法三章里面明确的说清楚了,只要一到了高三,大家就和平分手,换句话来说,就是把高中这三年的相遇当成一场萍水相逢。

    今后她走的是独木桥还是阳关道,再也与他无关。

    裴烨原本是想的好好地,但是他——他听完那话这么多天,死活咽不下这口气。

    他都没有直接开口说讨厌温甜,温甜凭什么说讨厌他?

    有这么当老婆的吗?有她这么蛮不讲理的吗?

    温甜就是这样不讲道理的。

    她都没打算听裴烨接下来要说什么,便目不斜视的往学校走去。

    两天半的期中考落下帷幕。

    这一考过去后,众人都轻松不少,登时,那股紧张的学习氛围就消失了。

    考试过后,跟着就是家长会。

    成绩出来的没有那么快,竞赛的笔试成绩和期中考成绩几乎在同一天放榜。

    温甜对自己的分数心里有底,她稍微控制了一下,考了个不高也不低的分数,总之,根据她的观察所得,拿个年级第一问题不大。

    放榜前,何齐林又来找了她几次。

    温甜对他的印象不深,况且,她对高中早恋的兴趣也不大。

    这人天生就缺一根恋爱的筋,对男同学的示好从来都是熟视无睹。

    除了何齐林,还有一人也终于打听到了温甜的联系方式,这人就是上次篮球比赛中的方柏灿。

    温甜下午放学回家,方柏灿就在校门口等。

    他的知名度还挺高,等的时候不少女生都频频朝他的地方望去。

    温甜一眼没看,直到方柏灿追上她,她才诧异的抬头。

    "你找我?"

    方柏灿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上回走的匆忙,忘记问你联系方式了,最近才知道原来你是二中七班的。"

    温甜满脸写着‘我跟你不熟’,敷衍两句就想从边上绕开。

    方柏灿的脸皮格外的厚,直接无视了温甜发出的信号,推着自行车走在她身边。

    这一幕,恰好落在了出校门的毛仔眼里。

    他吃了一惊,随即拉着裴烨,说道:"哎,那不是你老婆吗?"

    裴烨脚步一顿,顺着毛仔的视线看过去。

    果然,方柏灿和温甜并肩而行的一幕闯入进了他的视线。

    毛仔说:"那不是方柏灿吗,我靠,他阴魂不散啊!"

    裴烨脸色一变,抿着唇,盯着二人没说话。

    温甜烦不胜烦,正想寻个什么理由把他打发了,此时,花朝的声音传到了她耳朵里。

    "小温,放学回家啊?"

    今日,正好是这位花老师在校门口值日。

    他看见温甜身边的少年,笑道:"这不是一中的孩子吗,怎么到我们二中来了。"

    方柏灿的脸色微红。

    一中和二中同属于重点高中,抓早恋都抓的比较严重。

    一般看到男女同学走在一起,距离太近了,值周的老师多半都会上来问一句。

    花朝见方柏灿的表情,立刻就懂了。

    他连忙道:"哦,没有没有,同学,你不用担心,老师不是来抓你们早恋的。"

    温甜嘴角一抽,只觉得这个老和尚说话——越抹越黑。

    花朝说罢,自己反应过来,温和的笑道:"小温,你和这位同学在谈恋爱吗?"

    温甜心道:懒得理你。

    方柏灿连忙道:"老师,没有,我们只是朋友。"

    花朝笑道:"没有就好,否则——"

    方柏灿心里想:否则就不好和学校交代吧。

    花朝口出惊人:"——就不好跟裴烨交代了呀。"

    方柏灿:???

    跟他交代做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五点钟起床码字,还是停电!作孽啊……

    需要大家评论安慰![快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