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那你让吗
    裴烨在一片兵荒马乱中起床。

    毛仔当机立断, 一个箭步把叶闵扯到了房间外, 他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间门。

    叶闵说:"……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毛仔领着他的后领往下走:"啊什么啊, 快走快走。"

    上来的只有叶闵一个人, 蔡材和李曼曼都在楼下。

    蔡材:"干什么呢, 楼上搞那么大动静?裴烨呢,还不起床?"

    毛仔敷衍道:"起了起了, 别催了,催命啊!"

    叶闵的脑回路恐怕还没有对接上,被毛仔拖下楼的时候还浑浑噩噩。

    蔡材乐道:"叶闵,你干嘛呢,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他说完,二楼的门就打开了。

    裴烨几乎是被推出来的, 他出门的时候两步没走稳, 穿着圆领的纯白睡衣,锁骨分明,脸上懊恼的表情也分明。

    砰的一下,房间门被关上。

    "喂!白眼狼!你有没有良心!开门!"

    温甜咔嚓两下反锁了门,揉了揉眉心。

    裴烨站在门口猛地敲了两下,显然是又惊又怒,还没从自己被赶出门的现实中回过神。

    江琴梳洗完毕,出来便看见裴烨在闹脾气,她习以为常, 嘴里先哄道:"宝宝干什么,一大早就闹得这么厉害。你在小甜门口做什么?"

    裴烨看见江琴, 放弃敲门:"没做什么。"

    江琴挑眉:没做什么,没做什么能把门板都快拍烂了?

    江琴道:"你昨晚又在小甜房间里睡,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别人陪.睡,不像话。"

    裴烨懒得理她。

    他越想越气,想到自己昨晚上如何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哄温甜睡觉,又想到早上起来温甜是如何拔x无情的一把就把他推到门口——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江琴还想说什么,裴烨已经冲回自己房间去了。

    王妈招呼道:"坐吧,王妈去给你们弄点儿早餐,都没吃吧!"

    叶闵因冲击太大,依旧神游天外。

    毛仔知晓事情的前因后果,因此尚有精力回答:"没吃呢,辛苦王妈了。"

    李曼曼和蔡材则是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觑。

    叶闵还来不及跟他们说刚才看到的一切,三个人当时——只有叶闵这个性格活泼一点的直接冲进了温甜房间,而李曼曼初来乍到,十分矜持,断然做不出这么彪悍的事情。

    江琴听到他们要在自家吃饭,立刻的热情招待起来。

    这位美丽的中年妇女醉心于裴烨的一切生活,比如:宝贝儿子读书,宝贝儿子交友,宝贝儿子事业,等等。

    她此刻见到叶闵等人,快乐的像一只小鸟,穿着端庄的连衣裙,兴致高涨的去厨房为裴烨的朋友弄早餐。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江琴自然什么都弄不出来,她完全是去厨房感受了一番为儿子朋友准备早餐的气氛。

    最后完成这些工程的还是王妈。

    江琴热衷和他们打听裴烨在学校中的一举一动,叶闵和蔡材见过裴烨的母亲,因此没什么大惊小怪。

    李曼曼心里到很吃惊,大概是没想到平时冷冰冰的裴烨——他的亲娘竟然这么平易近人。

    温甜洗漱好,从房间里出来。

    这时,李曼曼脸色才变了。

    江琴喊道:"小甜,下来吃饭了。"

    裴烨换下了睡衣,穿了件黑色的短袖,温甜和他穿得款式相同,看上去十分登对。

    王妈多放了两个凳子,温甜挨着江琴坐下,甫一坐下,江琴便给她夹了两片面包。

    叶闵终于一口气缓了过来,一言难尽的看了眼温甜,又神情复杂的看了眼裴烨,那模样:欲言又止。

    李曼曼干咳了一声,端过牛奶,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些。

    她满肚子疑问,自己没问,蔡材先心直口快的问出来了。

    显然,他眼睛没瞎,也没失忆,众人方才都看见了,裴烨是从这个房间出来的——为什么温甜也是这个房间出来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这……这不是温甜吗?"

    温甜抬头看了眼。

    "她昨晚上住在这里吗?"

    江琴笑道:"小甜一直都住在这里呀。"

    叶闵呛得一阵狂咳。

    毛仔心虚的不敢直视李曼曼。

    江琴没必要把自己家里的家事拎出来给外人评足论道,她随口道:"小甜暂时住在我们家,她是我一位朋友的女儿。"

    这说法也没错。

    只可惜裴烨听了之后,心里莫名的不爽快。

    他心道:她算什么?直接告诉他们我和温甜的关系不就好了,以前见你挺高调的,现在瞒什么!

    毛仔笑了几声,立刻说道:"是呀,我也昨天知道的,吓了一跳,哈哈哈哈。"

    李曼曼听罢,望见眼前的食物,顿时一口都吃不下去。

    江琴只随意的解释了一下,完全没有打算告诉他们:裴烨为什么会从温甜的房间里出来。

    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立场去问。

    人家凭什么要说?

    饭桌上几个人各怀心思,只有温甜专注的吃着眼前的饭。

    她从厨房里端了一壶开水出来,利索的往自己的碗里一倒,把干巴巴的面包愣是变成了面包汤。

    这做法只能使面包成倍的难吃,她却面不改色的把整碗难吃的汤全喝进了肚子里。

    "我吃饱了。"她站起来。

    裴烨立刻跟着放碗:"我也吃饱了。"

    江琴说道:"你才吃了一片面包。"

    裴烨皮笑肉不笑,话里有话的讽刺道:"被白眼狼气饱了。"

    ‘白眼狼’温甜,此刻完全没有自觉,她走到楼上,把自己的书包一背,也没打算等裴烨,直接上学去。

    毛仔拉着裴烨:"哎,阿烨,咱们一块儿走。"

    裴烨事实上:不想跟任何人走。

    毛仔低声说道:"我有话问你。还有叶闵,你不跟他们说一下吗?"

    到了学校,毛仔送走了李曼曼,此女走之前好似有千言万语要说,最后都给裴烨一张冷脸打发了。

    裴烨这个态度,她问什么都是多余的。

    毛仔趁下课的时候,连忙拖着凳子到了裴烨的身边,他咬牙切齿:"你跟温甜到底怎么回事啊!"

    裴烨道:"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

    毛仔惊道:"你和她……谈恋爱?交往?"

    裴烨皱了下眉头:"怎么可能?"

    毛仔捂着脸,脸色可以用的上无语来说,他说道:"大哥,亲也亲了,睡也睡过,怎么可能不是谈恋爱!"

    裴烨脸一红,反驳道:"那是她落水了,只是人工呼吸。睡一起只是碰巧,她怕打雷……"

    裴烨越说越心虚,可能自己也觉得有点儿腻味,不怎么理直气壮的补充:"我们就是夫妻关系,没有感情。"

    毛仔摆摆手:"行行行,只是普通的夫妻关系而已,我服了你了,哥,你是真大哥!"

    他想道:碰巧睡一起?那真是太巧了,巧的要穿过走廊推开门,掀开被子拉上窗,巧的不行!

    裴烨翻开书,遮住脸道:"莫名其妙。"

    毛仔低下头,任劳任怨的开始在微信里和叶闵解释来龙去脉,他倒是没有把结婚的事情说出来,只说了是男女朋友关系。

    上午第四节课,七班,班主任抱着一刀试卷进来。

    班里看到试卷,先是一阵哀嚎。

    云朵立刻趴在桌上起不来了,看这样恐怕还想在地上打滚。

    班主任板着脸,说道:"别吵,我先说一件事。"

    他快速的交代了一下学校的任务布置。

    期中考前,京市里面举行了一个大型的辩论会,主要的辩论方法是出题和解题,方向是物理和数学。

    他问道:"班里面想参加的可以踊跃报名。"

    问罢,他自己都没抱多少期待。

    一般会报名这种竞赛的人,基本都是一班和二班——再说,这个比赛本来就是针对重点班来的。

    小周也只是随便敷衍,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说完立刻就发试卷,准备讲课。

    教室里,温甜突然开口:"我想去。"

    她说完,整个七班安静片刻,小周推了推眼镜,说道:"温甜?你想去?"

    她是十三班上来的,众人明面上没有怎么瞧不起她,但心里总是觉得十三班——烂班出烂学生,低人一等。

    班里几个男生立刻憋不出笑了起来,小周拍桌:"笑什么笑!"他道:"温甜,下课来我这里报名。"

    云朵诧异的看了眼温甜,撇了下嘴,心里认为:她也太爱出风头了吧,也不怕丢人。

    温甜独来独往,在班里没几个朋友,此刻这么一闹,当即引起了不少明里暗里的嘲讽。

    不过她从小到大被嘲讽多了,只要不动手打她,温甜向来不找别人麻烦。

    于此同时,在实验楼一班的教室里,班主任也正好宣布了此事。

    跟七班的死气沉沉不一样,对一班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班主任话音刚落,报名者便犹如过江之卿,几乎全班的名字都快上去了。

    班主任对这个场景很满意,但名额有限,她总不能自己报整个班上去:"我知道你们都想去,但是我们班只有两个名额,这样,按照上次的月考成绩来吧。"

    她嘴皮子一动,点了两个人:"赵云慧,齐澜,你们俩去。"

    赵云慧听了没多惊讶,这原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她在班里的成绩拔尖,稳定在前三,不让她去让谁去?

    赵云慧点头,果断的答应。

    这厢报了名,正好也到了午饭时间。

    温甜朝着食堂走去,吃完饭,回来时在食堂后面的小路上看到了裴烨。

    裴烨身边还有两三个女生,嬉嬉闹闹的给他递了个礼物模样的东西。

    温甜见了,放慢了脚步。

    食堂后面的小路很少有人走,除非是要去开水房,从这里绕比较近。

    温甜走惯了这条路,她走的无论再慢,也还是走到了裴烨面前。

    裴烨手里拿着巧克力,一时不知怎么解决,他想办法之际,一抬头,就看到了温甜。

    裴烨不知怎么的,心里一虚,手上的东西被他下意识的藏到了身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甜对他的态度冷淡依旧,点头之后抬脚就走。

    这态度总能百分百戳到裴烨的炸点。

    他干脆利落的拦住了温甜:"你什么意思?"

    温甜目光落在他拦在她腰的手上,"你什么意思?"

    她反问:"你的约法三章吃到狗肚子里了吗?"

    裴烨没想到她这时候提约法三章,一时间无话可说。

    温甜被他拦着,二人隔得很近,这姿势,和昨晚上在竹林港的姿势渐渐重合。

    裴烨注意到这点,他看着温甜,盯了一会儿,口有点干。

    温甜突然笑出声,她道:"裴烨,你在想什么?"

    裴烨下意识的想后退一步。

    温甜的狐狸眼睛弯弯的,好似观察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又说:"你是不是想亲我。"

    裴烨猛地一愣,脑子里突然警铃大作,一时间,各种反驳的话都打包了堵在喉咙:想多了、怎么可能、别自恋、胡扯……

    ——可这么多话,愣是一句都没能跑出来。

    他好似又回到了被鬼迷心窍的那个晚上,嘴唇嗫嚅片刻,说出来的话成了这句:"那你让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甜:你猜?

    先掉一半的马,掉完了后面就不好写了哈哈哈哈

    求大家多多评论,多多留言哈!

    今晚上把6.7号的更新了

    6.8号早上八点的更新放在晚上十一点半更新,会双更补偿!

    啵啵大家!

    小甜马上就要扮猪吃老虎啦嘎嘎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