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意外落水
    莫沫惊呼一声:“哇哦!今天的比赛格外激烈啊!”

    温甜默不作声,心道:篮球比赛不是向来都激烈吗。

    体育馆的尖叫声水涨船高,温甜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耳朵。

    “太吵了。”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奈何此刻她的声音如同水滴入川海,掀不起一丝风浪。

    场上,二中跟一中的比分渐渐拉开,裴烨今天憋着一股委屈,打起球来于是格外不饶人。

    一中队长中场休息的时候说道:“我靠,他吃炸药啦!”

    方柏灿习以为常。

    他和裴烨初中就十分不对盘,到现在更别提什么握手言和了,没当着众人的面抬杠就是给面子。

    方柏灿注意力俨然全都放在了温甜身上。

    他频频关注一排四座的位置,关注到了一个密集的程度,连队长都察觉出了一丝不对。

    “你看什么呢,休息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

    方柏灿说道:“那个女生是一中的吗?”

    队长看过去,没找着他说的是谁。

    方柏灿于是放弃询问,只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好似漏掉一眼,温甜就能跑了似的。

    两个小时之后,篮球比赛在二中的胜利中落下帷幕。

    一中队长倒是没有多失落,反而拉着二中的成员,不叫他们走,叫他们赢了之后请客吃饭。

    大家起哄的时候,方柏灿早已离场,他眼珠子都快落到观众席去了,甫一结束,他便迈开双腿往出口处跑。

    方柏灿只看了一眼,就发现温甜已然不在观众席,他心里有些急,怕这回错过,下次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人,因此脚步便急切了些。

    和他同样急切的,还有裴烨。

    只不过前者是茫茫人海中去找一个一见钟情的对象,后者是去找自己老婆兴师问罪。

    奈何裴烨刚走两步,许玲就抱着水冲了上来。

    “裴烨,渴了吗?”

    许玲和二中篮球队队长朱川一个班。朱川顾及同班同学的情面,不得不冒着得罪裴烨的风险把许玲带过来。

    裴烨接过水,一口没喝就直接塞进了朱川怀里。

    他:“我有事,不去聚会了。”

    朱川问道:“什么事儿啊,吃个饭都不行吗?”

    裴烨留了一个背影,挥手道:“家务事。”

    朱川满头雾水:“家务事?哪门子家务事?”

    许玲见他走了,有些惋惜,叹了口气。

    朱川说:“哎,叹什么气啊,人家都没叹气呢!”

    他眼神一个示意,许玲当即见到了李曼曼。

    李曼曼的情况比她好不到哪儿去,好歹她的水送出去了,李曼曼连水都没送出去。

    她的视线直白,李曼曼看过来,与她目光正好对视。

    二人互相敷衍的对笑一下,心照不宣的挪开视线——作为情敌,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指望她们做姐妹。

    这厢暗潮涌动,温甜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刚走出体育馆,便被球服都没换下的方柏灿给堵住了。

    莫沫吓得后退一步,方柏灿颇有些不好意思。

    他一时脑热,急吼吼的来堵人,真的把人堵住了,这少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温甜开口:“你找我有事吗?”

    她左右看了眼,发现身边没有其他人,因此确定方柏灿是冲着她来的。

    方柏灿开口:“那个……同学,你是一中的吗?”

    “二中。”

    “哦,二中,不是一中的,我说怎么没见过你。”方柏灿摸了摸鼻子。

    温甜:“你还有事吗?”

    她作势要走,方柏灿连忙拦着她:“我……我看你拿着我的扇子,那……”

    温甜看了眼手上的扇子,说道:“哦,你就是方柏灿?”

    方柏灿愣了下。

    温甜:“这扇子是别人给我的,你要自己拿去。”

    方柏灿接过她递来的扇子,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半晌,他才回过神,意识到温甜可能只是随便拿了一把扇子,不是他的爱慕者!

    这小子的脑袋这下突然又转的飞快,温甜这长相,这气质,简直是按照他心中的择偶标准长得,断然不能让她走掉。

    方柏灿追了两步上来:“同学,你叫什么?”

    温甜没回答。

    她这人向来薄情,莫沫见怪不怪,说道:“方大帅哥,你省点儿心吧,她就这脾气。”

    方柏灿笑道,干脆直接友好的邀请:“一会儿我们队里有个聚餐,你晚上有空吗,我想和你认识一下。”

    温甜:“没空。”

    方柏灿又是一愣。

    莫沫险些没憋住笑出声,温甜十分不给面子,但她还是要给足帅哥面子的。

    “聚餐,你们一中的聚餐,邀请二中的学生,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方柏灿:“没,二中的也来!”

    莫沫随意道:“哦,二中来?你们跟裴烨他们一块儿吃?”

    她的惊讶毫不掩饰的浮在了脸上。

    显然,方柏灿和裴烨不合的事情到了众人皆知的程度。

    方柏灿干笑了一声:“打完了就一块儿吃。”

    他不死心,最后邀请了一遍温甜:“同学,我能加个你的联系方式吗,这次不行,下次你有空我在约你。”

    这示好示的,一点也不遮掩。

    莫沫捂着嘴,暧昧的看着两人。

    她心道:我去,大新闻!方柏灿竟然想追我的朋友!

    方柏灿作为一个校园名人,丝毫没有男神的感觉,眼巴巴的看着温甜,等着她的回答。

    温甜的手机疯狂震动片刻,她拿起来,全是裴烨的电话。

    这手机里就只有三个号码,一个江琴,一个裴父,剩下一个就是裴烨。

    他最起码打了十通电话过来,短信到没发一条。

    她不用脑子思考都知道,裴烨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毛病又犯了。电话打过来问,短信却不好意思发。

    温甜掐了关机键,回头道:“走吧。”

    方柏灿心脏复又疯狂的跳动起来,“走哪儿?”

    温甜莫名其妙:“你不是要我去聚餐吗?”

    莫沫丈二摸不着头脑:“你怎么突然又答应了?”

    温甜没说话。

    聚餐的地点挑了一个靠近市中心天鹅湖的地方。

    这处的湖面十分宽广,天色还没暗,一眼望去,还能看到不少船只。

    市中心热闹非凡,今天晚上八点,天鹅湖中心有一场烟火大会,引得市民蜂拥而至——甚至还有外地专门赶过来看烟火的。

    等方柏灿过去的时候,这处已经人山人海。

    好险朱川他们位置订的早,要是换成现在来订,只能去湖里面喝水。

    餐厅坐落在竹林港,位于湖面之上,走到外面去是一片五十来平方的小天台,在这里观赏烟花,位置绝佳。

    朱川一眼看到了方柏灿,连忙道:“来了来了,可以上菜了!”

    他们的包厢正好在靠湖面的地方,包厢东侧的门对着小阳台打开,湖面傍晚的风袭来,令人惬意的很。

    温甜一进来,包厢里安静了会儿,一中队长一看:我靠!这不是那个女粉丝吗!方柏灿可以啊,还真去把人给追回来了!

    此刻,裴烨正在手机轰炸温甜,他站在小天台上打电话,温甜任由自己的手机震动,却不去接听。

    毛仔看到温甜,吃了一惊,拉了下裴烨的袖子:“哎!这不是温甜吗?”

    他回过头,与温甜对视。

    温甜好似没看见他,只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眼,便拉开座位,坐在了方柏灿边上。

    那头立刻响起了一阵暧昧的起哄声。

    裴烨站在小阳台,一时半会儿没缓过神。

    他谁?这谁?我老婆为什么坐在其他男人边上?

    毛仔说:“嚯,温甜摘下眼镜更好看啊,这个方柏灿不是人啊,他们一中的美女死光了吗,手往我们的地盘伸!”

    裴烨后知后觉的在心中掀起了无法抑制的怒气,他怒到极点,反而觉得莫名其妙——他为什么这么关注温甜,她算什么?

    毛仔肉眼可见的看到裴烨的脸色黑了下来,他惊悚道:“你怎么了?”

    裴烨风轻云淡的坐下:“怎么了?没怎么?”

    不过是老婆给自己带了个绿帽子罢了,可以理解。

    理解,理解。

    他挤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喝了一口柠檬水。

    李曼曼跟许玲一同跟了过来,除了这两个女生,不少男同学都带着自己的女朋友。

    因此,温甜的出现,没有特别引人侧目。

    饭菜上齐之后,方柏灿很殷勤的给温甜夹菜。

    这厢因裴烨的气压太低,众人没有搞明白这位祖宗在生什么气,全都不敢上前招惹,竟然给他空了快地出来。

    方柏灿虽然夹菜夹的勤快,但是温甜却一口不吃。

    她只挑了几样软和的食物,放在嘴里百无聊赖的嚼。

    饭吃的快结束,桌上开始插科打诨,李曼曼几次想跟裴烨聊几句,都被后者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打发走了。

    她不得去,片刻后,就跟其他男生玩到了一块儿,这下,裴烨此处倒成了一座孤岛。

    方柏灿虽然千方百计想跟温甜搭讪,奈何温甜就跟一个锯嘴葫芦似的,一小时拢共只说两句话。

    她如此不给方柏灿面子,实际上现场——有不少的女生都觉得她不识趣。

    不过别人的想法一向和温甜无关,她是个骨子里就坏透了的利己主义者,只关心自己,从来没学过什么为别人着想。这一点,温甜归结到是自己有娘生没娘养的原因上。

    七点钟左右,饭菜被撤了下去,换上了点心。

    外面的烟火大会终于开始了。

    包厢里的人纷纷往阳台上挤,方柏灿邀请温甜一块儿去看烟花,温甜:“不去。”

    拒绝的十分干脆。

    方柏灿被友人拉着,此刻也顾不得温甜去不去。

    一时间,包厢里走的只剩下裴烨和她。

    裴烨冷着脸,看他那样子,饭没吃几口,光气饱了。

    温甜突然站起来,走到他身边。

    她笑道:“你生气了?”

    裴烨这会儿显出一点咬牙切齿的妒火来:“温甜,你到底想干什么!”

    温甜:“你不去看烟花吗?”

    裴烨扭头:“不想看。”

    他跟着站起来,似乎要拉着温甜直接回家,或者就在这里跟温甜算账。

    温甜道:“去看吧,我想看。”

    裴烨在原地呆了一会儿,烦躁的认输了:“随你便。”

    小平台拥挤不堪,上头只点了一串昏暗的灯,竹林港此处意境幽深,乍一看,还挺有几分约会的感觉。

    裴烨同她一块儿出去,越往外面,人越挤。

    他不得不一手护着温甜,一边往前走。

    温甜几乎是被扣在他怀里带出去的,裴烨在她的头顶说道:“挤死了,有什么好看的。”

    二人找了个边上的位置,裴烨手握着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都圈在怀里,周围的人都抬着头望天,烟花爆炸的声音足以掩盖一些黑暗中隐秘的行为,几乎没有注意到角落里这一幕。

    裴烨低下头,在影影绰绰的灯光中偷偷看她的脸。

    温甜的睫毛长长的落下来,在脸上形成了一片小小的阴影。她的脸精致冰冷,白如玉,更胜霜雪。

    裴烨看的久了,有些魔怔。

    温甜冷不丁问道:“烟花长在我脸上吗?”

    她抬起头,裴烨猝不及防撞进她深不见底的瞳孔里。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凝固成了一汪死水。

    鬼使神差,在这片极其良好的的气氛渲染下,他双目一瞬间找不到焦距,陡然抓紧了温甜的手臂。

    他鬼迷心窍,小心翼翼,嘴唇发颤,缓缓靠近温甜,似要与她唇齿缠绵。

    猛不防,温甜被拥挤的人群猛地一撞,她没反应过来,一脚踩空了木头做的平台底部。

    她吃了一惊,防不胜防的摔进湖中。

    紧接着,与‘有人落水了!’这声大喊同时响起来的,还有裴烨跳湖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