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你们早恋
    赵云慧大惊失色的跑了。

    裴烨系好鞋带,站起来已经没看到赵云慧人了。

    他嘀咕一句,正想和温甜说什么,温甜没理他,顾自己走进班级里。

    她对裴烨,总是忽冷忽热,性格脾气古怪的很,令裴烨无论如何都猜不透这人在想什么。

    月考结束之后,成绩很快就出来。

    裴烨当然贯彻落实他的叛逆,考的不说倒数第一吧,但拢共加起来没有两百分。

    显然是随意的在卷子上糊弄了两笔。

    而温甜,分数也不高,刚好足够她换到七班。

    二中每一次考试都会征求学生的意见,换一次班。

    教导主任在考试成绩出来前找了一遍温甜,大概是因为温甜的成绩实在平庸的过分,叫他十分诧异。

    温甜被他喊到办公室,一句话没说,又出来。

    主任发现这位学生油盐不进,只好叹息的先把她放到七班。

    温甜转班的事情,立刻在班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但没有轰动几天,莫沫虽然难过了一段时间,但温甜在七班,跟和不和她做朋友是两码事,她依旧可以找温甜玩耍,只是不能一天十二个小时的找。

    对此事意见最大的,反而是裴烨。

    尽管裴烨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自从知道温甜要转去七班之后,他的脸色已经阴沉了四天。

    毛仔这几天都不敢怎么惹他,平时喜欢嬉嬉笑笑开他玩笑的朋友这段时间也对他敬而远之。

    众人私下开了个小组讨论会,具体讨论裴烨到底是吃什么炸药包,脾气一下子变得这么可怕。

    不过,这个讨论会开到最后也没有什么结果。

    温甜一个礼拜之后搬去了七班,裴烨前面的位置便空下来了。

    七班的环境比十三班好了许多,她出现在七班也没有人感到诧异——换班这种行为,在二中实在是很常见。

    学校里,二人不说话。

    到家里,裴烨也跟她冷战。

    江琴原以为两个孩子的感情在那晚上同床共枕之后,能好转一些,哪怕当不成夫妻,做个朋友总是可以的。

    她的欣慰还没来得及维持几天,这两人又杠上了。

    裴烨和温甜到没有真的吵架,他俩惯用的招式是冷战。

    只不过江琴不清楚,这回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冷战了。

    裴烨回家后一语不发,温甜沉默的吃饭,一晃眼就到了国庆。

    江琴断然不能看着两个小孩儿这么吵下去,节假日时,江琴趁晚上吃饭的时候,提出明天要一起出去逛逛。

    温甜对此没有意见,裴烨嘟囔:“太热了。”

    江琴美目一瞪,口气却是软的:“十月份了还有什么热的,明天爸爸也跟我们一起,咱们一家好好出去吃个饭。”

    裴烨:“在家里吃饭一样。”

    温甜往碗里兑白开水,到了大半碗之后用筷子搅和两下,三下五除二的往肚子里灌。

    放下碗,江琴便问道:“小甜想去哪儿。”

    温甜答道:“我都可以。”

    此时,两人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有正常交流。

    自从温甜擅自转班,没告诉他开始,裴烨便在心里给她狠狠地记了一笔。

    江琴问道:“小甜在新班级感觉怎么样,同学好相处吗?”

    温甜点头:“好。”

    江琴送了一口气:“那就好,妈妈就怕你在新班级会不习惯。”

    温甜:“不会。”

    此话一出,裴烨在心里当即冷哼一声,心道:她在新班级混的好着呢!

    裴烨想不出温甜是什么理由不愿意待在十三班,他翻来覆去,深思熟虑的想了一个晚上,得出了一条唯一行得通的结论:温甜不想跟他在一起。

    这可太令人崩溃了,他全然拒绝这个理由。

    他们正儿八经的夫妻,他都没有讨厌温甜,温甜凭什么这么急着远离他!

    温甜吃完自己的饭,上楼看书。

    裴烨在桌前没坐多久,也忍不住往楼上跑。

    江琴立刻拽住他:“你是不是招惹小甜了?”

    裴烨道:“和我有什么关系,她自己要转班的。”

    江琴:“你不欺负人家,人家能不想跟你一个班吗?”

    这话戳到了裴烨的爆炸点上,他气的很,回答:“那还不是你们要结的婚!我本来就不喜欢她!”

    温甜在楼上关上门。

    江琴吓了一跳,作势要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开口:“你喊的这么大声干什么?你要知道人家为了你做了多大的牺牲。”

    裴烨心道:有什么牺牲!在这里吃好喝好,总比那个穷乡僻壤强吧!

    他心里不爽,什么混账话都敢往外说,江琴知道他这个脾气,连忙把他赶上楼睡觉。

    裴烨回自己房间时路过温甜的房间,她的房间房门紧闭,一丝光都透露不进去。

    他心里一堵,不知带着什么滋味儿回房。

    温甜在房间里,照例吃了药,从书柜上取了一本《玫瑰奇迹》,页脚已经被翻得翘了起来。

    她心不在焉的将目光从她无比熟悉的字里行间划过:……我终于来到了中心监狱,刚刚经历了一番艰难困苦的长途跋涉,戴着脚铐手铐,关押在装甲囚车中。

    十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慢慢的转凉,温甜开着窗,外面丝丝清凉的夜风吹进来。

    她感到有些困。

    江琴说出去的事儿显然不是闹着玩的,第二天一大早,在国庆长假开始的第一天,这位年轻美丽的中年妇女,给自己好好地打扮了一番,挽着自己丈夫的手,等待裴烨换好衣服。

    温甜身上穿的是江琴买的无袖裙子,花纹复古,裙摆打开,四位数的价位,看着十分淑女。

    她身材相当匀称,裙子套在她身上,令她多了一丝活人的气息,到不显得像平时那么死气沉沉。

    裴烨刚走下楼,看到温甜的裙子,立刻就要上楼。

    原因无他——江琴给他准备的,和温甜身上的裙子一看就是一套。

    江琴估计是同一时间订制的,直接给两个孩子订了一套,二人的相貌扔到人群里都惊艳的出类拔萃,此时这么一穿,跟杂志画报似的。

    裴烨没能脱下衣服,江琴已经拉着他上车。

    今天是裴父开车,江琴坐在副驾驶,温甜和裴烨便坐在后面,穿着同款的情侣装,各坐一边,割据为王。谁也不理谁。

    国庆长假,路上堵,江琴思来想去没找到什么好玩儿的,于是便叫裴父开车去市中心某一处度假山庄去消遣。

    他们正好在山庄附近有一套别墅,如果玩的太晚回不去,晚上干脆就住在别墅里。

    裴父没什么意见,温甜也没意见,裴烨的意见忽略不计,江琴一个人便拍板了。

    度假山庄的董事长听到裴父要来,连忙出来迎接,二人客套来客套去,打了一番官腔,裴父终于得了空,领着妻子孩子去后面的农家乐玩耍。

    度假山庄的农家乐分成两块,一块是对外开放的,只要买了门票,都能进来玩,当然,人也多。

    另一部分的农家乐是不开放的,设施和配置都比开放处好了不知道几个档次,这块自然就是供有钱人消遣的地方。

    董事长立刻安排好了行程。

    温甜找了根钓鱼竿,坐在河边开始钓鱼。

    这是她看了一圈之后,选出来最合适自己的运动。

    裴烨也钓鱼,但是还在跟温甜单方面怄气,因此钓鱼也要离温甜远远,走的再也见不到为止。

    上午活动过去之后,中午四人去了一家四星级餐厅吃饭。

    这一条路附近都是大牌奢侈品,道路建设十分开阔,来来往往的人非富即贵,温甜从来没来过这地方,裴烨这会儿还想去打量一下温甜什么表情。

    结果他这位乡下来的老婆,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

    她身上的气质十分安静,无论走在哪里,对她而言都没有任何区别。

    吃完饭,江琴看不下去他俩这诡异的气氛了,于是命令他们去隔壁街的购物中心玩一会儿。

    裴烨抵死不从,偏要说自己不感兴趣。

    温甜道:“我自己去吧。”

    她说完,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裴烨有些吃惊,江琴提醒他:“傻小子,愣着干什么,有你这么当丈夫的吗!”

    裴烨脸一红,“你别乱说。”

    江琴推他:“赶紧去追!”

    总之,裴烨追到温甜的时候,她正站在玻璃柜前面,盯着人家西点师父做蛋糕。

    她见裴烨来了,也没多吃惊。

    裴烨刚想开口说什么,张开嘴,话还没出来,二人鬼使神差的一同转头,看到了隔壁的婚纱店。

    “你看什么。”裴烨说道。

    温甜:“婚纱店。”

    说的太坦诚了,叫裴烨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

    “看婚纱店干什么。”

    “在旁边,我就看见了。”温甜拧开杯子,打算喝水。

    婚纱店边上正好是一家首饰店,进门处就在买铂金戒指。

    说起来,二人这个结婚到也不是真的结婚,只是一个口头上的许诺,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甚至还带了一些说不清的玄学在里面。

    像这种正儿八经的戒指,当然是没有。

    裴烨不自然的转过头,找不到说的,便开口:“回去吧。”

    温甜嗯了一声,往前走了两步,便听见有人叫她。

    “温甜?”

    温甜回头,叫她的是七班的班主任。

    他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女人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问题是七班的班主任,他是个很难缠的家伙,而且十分死脑筋。

    温甜心里嘀咕:这不太好。

    班主任又说了一句:“真的是你,你在干什么?”

    他迟疑的看了一眼裴烨。

    不管是二中还是其他的重点高中,但凡是高中,对早恋都抓的很紧。

    在学校看到了就是死路一条,在校外看见了,那得看老师愿不愿意网开一面,显然——这位班主任就不是一个愿意网开一面的人。

    温甜打招呼:“老师好。”

    班主任一眼看到温甜跟裴烨穿得衣服:活脱脱的情侣装。

    此时一看裴烨,分外眼熟,马上记起这就是烂泥班的那位出了名的坏学生。

    温甜在他的眼里还算乖巧,此刻看来,班主任立刻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烂泥班的坏学生把他的学生给带坏了。

    结合温甜先前还在十三班读过几天书,他提高了声音,几乎确认了百分之八十的猜想,认为二人在搞男女不正当关系,他有些生气:“你们在谈恋爱?”

    温甜摸了摸鼻子:“老师,误会。”

    裴烨向来不大喜欢老师,跟老师对着干也是一个坏学生的必修课程,学校还能收敛一些,这会儿都到了校外了,他裴大少爷的少爷脾气立刻上来。

    “老师,你管的太多了吧?”

    班主任没有理会裴烨,直接问温甜:“误会,什么误会?你们没谈吗,穿成这样子,当老师眼瞎吗?”

    裴烨一听,笑的很坏,耿直道:“误会一场,没谈。”

    他:“我们早就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