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正宫气场
    裴烨先一步醒过来。

    他一醒过来,浑身都僵。

    温甜像一滩软绵绵的春水,化在他怀里。

    要命了。

    裴烨跟触电似的从床上弹起来,二人的衣服还是昨晚的衣服,被子因他的动作顺势滑落在地上,温甜眉头一皱,眼睛便睁开了。

    她从深度睡眠到醒来,几乎没有什么不清醒的过度。

    只一秒,温甜便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

    裴烨和她互相干瞪眼,半晌,温甜翻身下床,洗漱去了。

    她洗漱完毕,对方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用的不知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一股奶香若即若离的飘。他显然是趁着这个时间去洗了个澡。

    “我……”裴烨开口,打算解释。

    温甜:“今天早上第一门考语文,我不想迟到。”

    江琴在楼下看他们下来,没见意外,乐呵呵的:“今天早饭吃白粥,宝宝快点过来。”

    裴烨很烦这个称呼,因此脸色不好。

    一顿饭吃完,裴烨往楼上走。

    江琴说道:“你去哪儿啊?”

    裴烨:“回楼上睡觉,我昨晚上没睡好。”

    他说的理直气壮。

    温甜喝完了粥,王妈正帮她灌开水。

    今天月考,裴烨说不去就不去,可谓是任性至极。

    温甜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背着书包往外走,江琴皱起好看的眉头,轻柔的数落了几句裴烨,却舍不得说重话。

    她刚走到门口,便察觉大事不好。

    江琴看见温甜慢吞吞的走出去,又急切的走回来,还没问个中缘由,毛仔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阿烨!上学啦,今天早上我跟你一起走!”

    毛仔已经走到了院子里。

    江琴出门,他眼睛一亮,甜甜的喊:“阿姨早上好!”

    毛仔身后还有两个女同学和三个男同学,显然是路上结伴来找裴烨的。

    这两个女同学,江琴看着面生,不过她的宝贝儿子向来桃花运好,有这么几个追求者实属正常。

    江琴恍然大悟,突然福至心灵的明白温甜为何急匆匆的回屋子。

    这是怕二人关系在学校里暴露——江琴自己也知道这婚姻啼笑皆非,给两个孩子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不便。

    毛仔喊完,他身后的一群小伙伴也乐颠颠的跟着喊:“阿姨好!”

    毛仔响亮的问话:“阿姨,裴烨起床了没啊,今天月考,早上八点半开始考语文!”

    江琴道:“刚起来,在屋里呢。”

    她刚想把这群小同学请到屋子里去坐,后知后觉的又想起温甜在屋里。

    这下,她进退两难。

    王妈走出来,不知道其中纠结,热情道:“怎么站在门口,太太,让他们进来坐坐,烨烨和温小姐吃的不多,早餐还有不少呢!”

    毛仔心大,没仔细听王妈说什么,因此遗漏了温小姐这三个字,他道:“不用,王妈,我们在门口等就好了!”

    江琴这厢没松一口气,裴烨便从楼上下来。

    他的书包落在下面,走下楼见温甜站在客厅没去上学,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四十,便问道:“怎么还不走?”

    毛仔听到裴烨的声音,连忙喊道:“裴烨!你好了没啊!今天月考还起来的这么晚!”

    裴烨脸色一变,立刻知道温甜为何驻足不前。

    后者见毛仔没有要走的意思,开口:“我从后门走。”

    裴烨心里古怪的想了下:为什么从后门走,就这么怕我们的关系曝光吗?

    温甜动作很快,几步就走到后门,穿过后花园,从小区的侧门出去。

    裴烨出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没人了。

    毛仔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在跟人说话?”

    裴烨:“没有,你听错了。”

    上午的考试,教导主任特意来找了一趟温甜。

    他在开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温甜的成绩,此刻过来提点,让温甜好好发挥,别紧张,月考如果考得好,就让她去一班读书。

    教导主任刚说完,裴烨就到了班级。

    考试是分班考,十三班的位置极差,只能去六楼多媒体教室。

    温甜和莫沫不是一个班考试,因为她独自一人往楼上走。

    裴烨来考试,什么都没带,铅笔还是问人家现成借的,他看到温甜走了,心里嘀咕一声:明明和我一个考场,为什么不等我?

    他这会儿,大概是把约法三章忘得一干二净。

    去六楼的多媒体教室一共有两条路:

    一条是从三号楼直接上去,穿过西面的走廊,然后到多媒体。

    一条是从三号楼穿过走廊,从五号楼中间的天台走过去。

    温甜的路线显然是中规中矩的第一条。

    裴烨决定选第二条,赶在温甜去多媒体的路上偶遇,这样既不显得他特别想和温甜走一路,又能在去教室的路上遇到温甜。

    他左右思量一下,觉得这个计谋好极了。

    裴烨从毛仔那儿抢了两支笔,火速往五号楼的天台跑去。

    五号楼这个天台,说来还有一点儿美好的传说,传说是什么不重要。总之,就是情侣爱在这里约会。

    学校的老师今天都忙着整理考场,没几个抽的出空管理这些学生,约会的情侣就更多了。

    这儿适合不在同一个班读书的情侣约会,借着考试前这一点准备的时间,赶紧腻歪在一起说话。

    裴烨到了五楼,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其一是他自己有点名气,其二是赵云慧也从这条路走。

    她跟裴烨正好撞在了一块儿。

    裴烨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赵云慧,二人是一个初中的,读初二的时候,还被人传过情侣。

    裴烨新生晚会成名之后,论坛的帖子扒到了他的初中,得知他跟赵云慧有这么一段——当事人知道只是传言,但吃瓜的群众显然不知道。

    赵云慧俨然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裴烨。

    二人读的都是市重点中学,裴烨那会儿不太读书,成绩也是随心所欲的考,但他想考好,一定压她一头。

    赵云慧是个打小就刻苦读书的孩子,家庭出身挺好,模样也水灵,被一众男生捧着,难免有些清高气傲。裴烨这种吊儿郎当读书的,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又不好光明正大的注意。

    初中那会儿,他们学校疯传过裴烨对她有意思,赵云慧心里又惊又羞,一时恼羞成怒,说了些重话,大约是划清关系云云,叫裴烨听见了。

    裴烨八百年就把这事儿忘了,他对赵云慧的印象只有薄薄的一层,只记得是个拽的不行的好学生。

    赵云慧是以中考全市第十的成绩考进二中,裴烨挂了末尾进来,这会儿相遇,只剩下尴尬。

    她打招呼道:“裴烨,好久不见啊。”

    赵云慧打量他,只觉得大半年不见裴烨,对方又长高了不少,比起初中的少年气,现在全身上下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凌厉气势。这阶段的男生都跟六月天一样,一天变一个样。

    更何况,裴烨身上还怀揣着全校女同胞的期望——他果然不负众望,一天长得比一天好看。

    赵云慧陡然记起初中那件事:学校谣传裴烨喜欢她。

    此事叫裴烨听了,他一定连赵云慧是谁都记不大起来。这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爷,长到十六岁,除了觉得王祖贤好看,就只有头一回见温甜时,勉强低下高贵的头颅,承认温甜好看。

    其余雌性,在他眼里没有任何存在感。

    他敷衍的点点头,一心赶着去多媒体教室。

    哪知道刚走,赵云慧就又说:“裴烨,你现在在哪个班读书?”

    裴烨:“十三班。”

    赵云慧咬了下嘴唇,心中念叨:是那个烂泥班……

    看来裴烨后来不学无术的事情是真的,她又想:裴烨怎么会变成这样?

    赵云慧不能理解中二少年的叛逆期,同样也不能理解裴烨现在——根本没心思跟她周旋。

    他要是再去的晚一些,温甜就坐在教室了!

    那——那还有什么独处时间。

    后面这一点,裴烨自己不愿意承认,他一旦不愿意承认某些事,脑子就能主动装傻,忽略这些令人为难的情绪。

    赵云慧心血来潮,不知怎么的,好像要跟他叙旧,放下了自己平时端着的清高,主动搭话。

    周围不少眼睛盯着他们,盯得裴烨十分懊恼。

    赵云慧笑道:“你在哪里考试?”

    裴烨往前走,赵云慧跟上:“初中毕业之后就没怎么见到你了,原来你也考到了二中,还记得之前咱们的宿舍吗,现在已经重新翻修了。”

    就在二人纠缠不清的时候,赵云慧一时没注意,竟然走到了多媒体教室这边。

    裴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考场,可惜没有看到温甜。

    赵云慧道:“我就在对面那个教室考试,原来我们在一栋楼啊,好巧。”

    裴烨趴在栏杆上,没有说话的欲望。

    这个模样,赵云慧就算再不识趣,也能感受到裴烨的拒绝之意了。

    她干笑一声,心里登时泛起一股羞恼,闷着头往前走。

    温甜正巧从楼梯道走上来,与赵云慧撞了个正着。

    赵云慧心中有气,被撞倒了难免抱怨,“你干什么呀?”

    声音不大,语气却也不是很温和。

    温甜的语气平淡,“对不起。”

    赵云慧正想走,楼梯下又上来一人,兴奋的喊道:“小慧,我听别人说,你见到裴烨了!”

    二中这学校看着大,消息却传的挺快。

    温甜让开了一条道。

    上来的那人完全不顾温甜,径直拉着赵云慧:“怎么样,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裴烨在二中可有人气了!他如果还是喜欢你,你千万把握住啊!要是在一起,那可太有面子了。”

    赵云慧道:“你别乱说好不好,没有这种事。”

    “怎么没有,他要是不喜欢你,怎么会突然就跟你见面了?”

    “碰巧而已。”

    “他初中不是就……”

    “你别说了。”赵云慧补充了一句,她这会儿又端起了清高的架子,断然不能说裴烨不鸟自己,只好说:“我跟他没什么,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

    这话说得,好似拒绝了裴烨。

    话音刚落,裴烨就找了过来。

    他等了半天,没等到温甜上来,一号路线就只有这么一个楼梯口,因此,他决定过来等。

    刚到楼梯口,便看见温甜站在左边,赵云慧站在右边,身边还有她的朋友。

    这位朋友看见裴烨,吃了一惊,脑子里立刻就反应过来,心道:小慧拒绝他,他现在过来,难道是搭话吗?

    裴烨开口:“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朋友立刻推了一把赵云慧,赵云慧心里一动,不免想道:他不是不要跟我说话吗,现在又上来干什么?

    心里却是很雀跃。

    “我……”她开口说了一个字。

    温甜道:“我鞋带散了。”

    他看了眼温甜的鞋带,确实散了,裴烨目不斜视的略过赵云慧,蹲下身,自然的替她系好了鞋带。

    裴烨一边系,一边莫名其妙想道:鞋带散了就不能走路了吗?

    温甜漫不经心的把目光放在赵云慧震惊的脸上,温和的带了个微笑,无声道:看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