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同床共枕
    何齐林不知道个中缘由,听了广播,取笑道:“现在的男的都怎么回事儿,自己的老婆都能搞丢?”

    温甜把手里的奶茶还给何齐林。

    “我有事,今天就到这里。”

    何齐林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遭给弄得有些发懵,他全然想不到,上一秒还捧腹大笑的温甜,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

    他见温甜笑,心里还松了口气,这位学妹不笑的时候,周身的空气几乎都凝固。她笑起来,直叫人觉得春风拂面,百花争艳。

    春天显然是弥足珍贵的,因此这笑意出现了几秒,很快就消失。

    借着这点儿笑意,何齐林大约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他等了半天,等到了温甜的‘我有事’。

    何齐林显出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惊讶感。

    温甜懒得跟他周旋,奶茶一还,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的性子向来难以捉摸,随心所欲又极为薄情。在她眼里,恐怕十个伟人加起来都没有她的保温杯重要。

    银泰北座的顶楼是一处空中花园,花园里矗立这巨大的摩天轮,是情侣约会的圣地。

    温甜上去时,便看见裴烨顶着大太阳,脸上戴着一副巨大的墨镜,端着一张死了老婆,苦仇深恨的脸木然的站着。

    他身材高挑,比例十分匀称,一双腿笔直修长,站在摩天轮的售票处,引得周围少女捂嘴讨论,狂蜂浪蝶的追逐。

    裴烨视若无物,他天生长得俊俏,从小过得就是这种众星捧月的人上人日子,因此不惧怕别人看他。

    “广播是你播的?”她走上前问道。

    裴烨脸色不大好,可他不想表现出来,“我路过而已,你忘记约法三章了吗?”

    温甜道:“约法三章是那三章,其中有一条是不干涉对方的感情,你要毁约吗?”

    她拧开保温杯,坐在边上供人休息的凳子上,吃了一片药。

    裴烨说道:“你吃什么东西?”

    “感冒药。”

    “你空调开的太低了。”

    “我不开空调。”

    裴烨没见到她手上的奶茶,“你的奶茶呢?”

    温甜把感冒药往书包里一放,从下往上看着他:“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你是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吗,连个手机都没有。我找你的时候很不方便,等一会儿和我先去店里买手机。”

    “我不用。”

    “我说买就买,免得以后找人联系不上。”

    裴烨不由分说,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拉起来。

    温甜吃完了药,昏昏欲睡,实在没力气应付他。

    “你精神不好。”裴烨肯定道。

    “感冒药有安眠效果。走吧,你找我总不是许愿,去图书馆吧。”

    裴烨听到这个,连忙否认:“我没有找你复习。”

    “哦,那我找你吧。”温甜背上包,走路时候晃荡了两下。

    她今天怪怪的,但是心情还不错,裴烨观察一会儿,得出了这个结论。

    温甜不太喜欢出门,大部分时间她都选择在家里看书。常年照不到太阳,使她的皮肤苍白的过分,呈现出一股灰败的死气。阴沉沉的,充满了未知的诱惑。

    裴烨说到做到,去图书馆之前,拉着她去了手机专卖店。

    裴少爷挑手机不问价,只管挑一个跟自己一样的。

    温甜盯着他,裴烨道:“要还的,只是借你用一用。”

    她没动,裴烨有些急,补充道:“你快拿上,我手拿着很累。”

    温甜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裴烨松了口气,低头打量了一下她。

    二人结伴到图书馆,因长得好看,路上引起了部分路人的侧目。

    馆内已经有不少二中的学生占好位置开始复习,温甜目不斜视,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

    裴烨理所当然的坐在她身边,他看了一圈,图书馆除了二中,一中和三中的学生陆陆续续的进了门。

    温甜复习时十分专注,裴烨没存复习的心思,来的时候只装模作样带了一套试卷,看温甜做的认真,他百无聊赖,便从包里把试卷给找出来,老老实实的摊平之后开始答题。

    一刻钟后,温甜侧过头,去看裴烨的卷子。

    意料之外,她原以为这位少爷是个不学无术的主,可他从头到尾的物理卷子写下来,选择题竟然一道没错。

    此刻,对方已经按照自己习惯去翻后面的大题,裴烨行云流水的解下去,思路简单直接,见招拆招,令温甜难得的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突然停笔,说道:“你看我干什么?”

    温甜:“没有。”

    裴烨嘀咕一声,大约是认为做试卷实在没有一点坏孩子的样子,做了会儿觉得没意思,又把卷子放在一边,拿出手机刷起了游戏。

    温甜懒得理他,顾自己写题。片刻不到,药效上来,她眼前一片模糊,索性趴在桌上睡会儿。

    裴烨半小时之后才发现温甜睡着,他结束了一局游戏,有些尴尬。

    “喂,温甜?”

    温甜没有动静。

    “睡着了?”他嘀咕一声,伸长了脖子去看温甜的试卷。

    她的试卷整洁干净,一笔黑色的墨水突兀的从中间劈开,一路开天辟地的穿过例题。

    显然,温甜几乎是立刻睡死。

    裴烨看了眼时间,此时已经临近四点。

    这个时间的天很明亮,图书馆空调开得很低,他脱下外套,不自然的把衣服披在温甜身上,做贼似的,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一披好,有人立刻喊道:“裴烨!”

    裴烨转头,比了个‘嘘’的姿势。

    喊他的是他的朋友,一中的叶闵,红云私高的蔡材,在此处偶遇了裴烨。

    二人结伴,身边还有两三个少女,文文气气,却很漂亮,显然是一同来图书馆复习的。

    叶闵眼尖,一下便看到了趴在裴烨身边的温甜,只可惜看不见脸,凭借身材看来,应当是个少女。

    他嘿嘿一笑,说道:“这谁啊?”

    裴烨耳根红了一点,压低声音骂道:“滚!”

    “我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要我滚啦,她睡着啦?稀奇啊,裴烨,你不是不谈恋爱吗?”

    裴烨道:“我没谈。”

    蔡材:“那这人谁,搞暧昧啊?”

    裴烨破罐子破摔,想了想,郑重的说道:“是我的妻子。”

    叶闵和蔡材立刻很不给面子的滚到地上,哈哈大笑。

    裴烨登时恼羞成怒,一个踹了一脚,咬牙骂道:“滚!”

    叶闵和他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结伴滚了,滚之前还气死人不偿命的很有表演欲望的说道:

    “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是我的妻子。”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裴烨决定和这两个王八蛋绝交。

    叶闵很快又滚回来,蔡材笑够了,擦了擦眼泪,解释道:“阿烨,这个地球是圆的,我们如果一直往前滚,就势必会滚回来。”

    裴烨说道:“讲话小声一点。”

    二人互看一眼,问:“真是你女朋友啊,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谈恋爱了,我还以为除了王祖贤,你谁都看不上呢?”

    蔡材补充:“我以为他要为王祖贤守一辈子寡。”

    这两人不似毛仔,不知道裴烨家里还有一长剪不断理还乱的混乱婚姻关系。

    裴烨说这是他的妻子,实际上说的是一件大实话。

    但蔡材和叶闵只当是高中生互相称呼‘老公’‘老婆’这种嘴上情话。

    末了还嘲笑裴烨非主流。

    蔡材:“李曼曼知道这件事吗,她追你好久啦。”

    裴烨:“我拒绝过她了。”

    蔡材:“之前还以为你说笑,没想到真的交上了,哎,哪个学校的?”

    裴烨:“烦不烦,调查户口呢!”

    叶闵笑嘻嘻:“不调查,就是替学姐学妹痛心,校草有女朋友了!”

    裴烨断然听不得别人说他校草,这狗屁称号不知道是谁给他封的,令他羞耻万分。

    叶闵和蔡材好似发现新大陆,虽然看不见这位神秘女友的脸,但也兴致勃勃的围着裴烨转悠了半天。

    直到夜色降临,图书馆的人越来越少,二人才走。

    裴烨试图叫醒温甜,可她睡得过于死气沉沉。

    温甜但凡白天睡觉,便一定会遭遇鬼压床,这事儿简直成了一个习惯,令她睡得痛苦又不安。黑暗像有着刺骨寒意的海水,没过她的身体。温甜被它拽进深海,如同陨石一般快速的下坠。

    裴烨见她睡得不舒服,轻轻的推了她几下。

    温甜完全察觉不到外界的动静,睡得就像死了似的。

    裴烨叫不醒,只好做了会儿心理准备,最后下足了勇气,半搂半抱的将她从凳子上抱了起来。

    他耳根子红的彻底,心里安慰自己:我跟她是合法的夫妻,抱一下不应当有事,是法律允许的。

    裴烨把二人的书包都背上,怀里抱着温甜,从图书馆下来,顶着苍穹星空,顺着路灯的指引,一步一步往家走。

    他走了一路,到家时,手都抱酸了。

    温甜当真跟一个死人似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叫裴烨心里生出一丝疑惑,但他未作多想,上了楼,将温甜放在床上。

    他放下温甜的书包,从床上起来,温甜去翻了个身,压住了他的手。

    裴烨动了两下,没能抽出来,只好在床上坐了片刻。

    大概是回来时走累了,他只发了一会儿呆,眼皮便睁不开,似有千斤重,裴烨没有坚持,躺在床的外侧小憩一会儿。

    他睡过去之前心里想着:我就睡一会儿,五分钟就起来,她是我的妻子,睡一张床理应没什么问题。

    这一睡,睡得便不老实。

    两个半大的孩子睡相谁也没比谁好到哪儿去,没过多久就滚到了一块儿,四仰八叉,手手脚脚的缠在了一起。

    江琴晚上回家,先上来看了眼裴烨:裴烨的房间是空的。

    她嘀咕一声,想来恐怕是以为她的宝宝又闹离家出走了。

    江琴转头往温甜的屋子里走,推开门,便看见两个孩子抱成了一团。

    温甜的睡姿还算含蓄,裴烨的可就不敢恭维了,他抱着温甜,好似抱了个人形抱枕,江琴推门时弄出了一点动静,裴烨支吾一声,下意识的去扯棉被,迷迷糊糊的给温甜盖好。

    江琴站在门口看了会儿,默默地关上门。

    王妈站在门口,问道:“太太,要叫醒烨烨吗?”

    江琴摇摇头:“算了,两个小孩儿都睡熟了,明天早上再说。”

    这一夜,被噩梦纠缠了十几年的温甜,人生头一回做了一个干干净净的梦。

    梦里她的小船漂浮在死寂的海面,满天的星星都砸了下来,落到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