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寻人通知
    裴烨还没来得及搞好自己跟温甜的关系——在此之前,他也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急于改善关系——摸底的月考如约而至。

    温甜的性格在这一段时间内一如既往,温温吞吞,每日除了她的保温杯,不与任何有机生物交流。

    好在莫沫是个话痨,就算温甜不同她说话,她也能一个人从早说到晚,将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今日发生了如何如何鸡毛蒜皮的小事统统给温甜交代清楚。但凡以后莫家出现了什么家庭财产纠纷,温甜一定能从中出一份力。

    李曼曼自从上次见过温甜之后,便对她惦记上了。拐弯抹角的打听几次,没有打听出什么结果。日子一长,少年人快乐的事多,她便忘了这事,把温甜当做了过眼云烟。

    月考之前,二中还有一个不成文的国际惯例:去图书馆复习。

    该学校风气很开放,校长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这几年上任,给二中整改了一下,使得二中的重点指标一下子就上去了。

    指标上去,众人也就不管校长搞的其他花头,其中这个考前复习的习俗,还成了市中心图书馆的一道风景线。

    十三班虽然是个烂班,但是却很喜欢和朋友结伴去图书馆复习。当然,他们主要的目的不是复习,而是找了正当而冠冕堂皇的理由约会。

    莫沫迫不及待的约温甜,她兴致高涨,想来是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她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副又精英又美好的画面:她抱着书,带着耳机,端着一杯咖啡,像个职业白领一样在图书馆里看着书。

    这一幕光是想着就让她热血沸腾,她必须立刻装模作样一番。

    温甜听了,说道:“我有约了。”

    莫沫叽里呱啦说话的声音一顿,又惊又诧:“你有约了?”

    此时,裴烨在后面的动作也顿了下。

    他翻漫画书的手慢了下来,眼睛还放在鸣人的脸上,心却已经飘到了前桌。

    温甜的回答令他心里一空。

    按照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二人的接触虽然少,但总是同住一个屋檐下,裴烨既不是个傻子,也能摸清楚一些温甜的性格。

    从目前的情报可得,温甜是一个相当薄情的人。

    她拒绝外界的一切好意,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

    如今突然说出自己有约,还不是莫沫,裴烨不免留意片刻。

    哪知道这一留意,险些把自己气的咳出一口血来。

    莫沫问道:“你有约?你什么时候有约的?”

    温甜三言两语打发了:“前天在校门口,何齐林要和我一起去。”

    莫沫花了一点功夫去回忆何齐林是谁,恍然大悟道:“我知道,是那个学长!新生晚会上扶了你的那个!”

    裴烨咬着牙齿,一时不知道该气什么,这下,连漫画都看不进去。

    他心道:好啊,原来是早就勾搭上的!

    温甜点头:“是的。我答应他了,礼拜五下午去银泰。”

    莫沫眼中闪烁着八卦的信息:“银泰?你们不是去图书馆吗?”

    温甜:“我不知道。他说要买东西。”

    裴烨掰断了手中的橡皮。

    毛仔一推门,猴子似的蹿了进来:“边塞急报,许玲邀请你一起去图书馆复习,你去吗?”

    他等了两秒,没等到回答,福至心灵的懂了,连忙说道:“我这就回她,你不去。只好我舍命陪美女,自己去了!”

    裴烨向来不搭理女生,脑子不知道怎么长得,美色当前竟然无动于衷。

    况且,许玲是三班的人。

    二中按照成绩分班,一个年级十三个班,近五百人,三班的人有一半都在百名榜之上。

    至于十三班,先前说了——十二班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班,十三班则是破罐子破摔,连他妈墙都省了,干脆没有!

    这样一滩烂泥,断然是不会生出什么学习的想法。

    就算有,也只是打着学习的旗号约会罢了。

    好在十三班的同学颇有自知之明,基本都内部解决,互相结伴祸害班里人,不出去给年级的好学生们拖后腿,实乃烂泥中的英雄豪杰——很是仗义!

    许玲约他,约不出来,实属常理。

    毛仔知道裴烨初中那会儿成绩不错,单看他交了四张白卷都能考进重点高中就可见一斑。初三那年不知道怎么,大约给门夹到了脑袋,突然叛逆起来,如同一条栓不住的小疯狗似的,翻墙逃课,打架斗殴,拉帮结派,无恶不作。

    这小子叛逆期来的轰轰烈烈,措手不及,打了所有老师家长一个响亮的巴掌。

    毛仔作为他的兄弟,当然是兄弟叛逆他跟着一起叛逆,只不过以后的作业再也抄不着了,这都是小事,作业比起兄弟来,当然是兄弟重要。

    他目前不清楚裴烨这个中二病准备什么时候结束他的叛逆期,因此,毛仔断定出,裴烨现在应当是不要学习的。

    裴烨不要学习,这是众所周知。

    当他这么以为的时候,裴烨突然话题一转,开口道:“我去。”

    毛仔正回道:裴烨不去。

    打字打了一半,连忙删掉,转头诧异:“你去?你又不读书?你去干什么?”

    裴烨嘟囔了一句:“谁说我不读书!”

    毛仔说道:“好吧,我消息都编辑到一半了,差点发出去,还好没发,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跟许玲解释。”

    裴烨说:“跟她解释干什么?”

    毛仔察觉出一丝不对:“你不是要跟她去吗?”

    裴烨:“我什么时候要跟她一起去了。”

    毛仔张了张嘴,“稀奇古怪,那你要一个人去读书吗?”

    裴烨提高声音:“不然呢,和别人一起去吗?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一约就去。”

    毛仔:“你突然这么大声干什么。”

    裴烨不干什么,他站起来走出教室,砰的一下甩上门。

    莫沫打了个寒颤,实在不能理解这位年纪大佬阴晴不定的性格,只得小心提醒坐在他附近的温甜:“你小心一点,不要招惹他,他好凶。”

    温甜点点头。

    何齐林因为约了美人学妹的缘故,九点钟出门,七点钟就开始打扮。

    他先喷了一点香水,大约是觉得味道太重,又开窗通风,最后换了一件衣服。

    总之,等他到银泰的时候,温甜已经久候多时。

    她穿着卫衣长裤,鼻梁上架着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打扮的很简单,却吸引何齐林离不开眼睛。

    他认为自己对温甜:恐怕是一见钟情了。

    何齐林在学生会有个一官半职,做的是副主席,可谓是身居高位。

    因相貌也算不错,成绩优异,两年来,暗恋他的女生也数的出不少。何齐林心里不大瞧得上成绩不好的——温甜是他头一个瞧上的,也是头一个烂班出来的。

    “久等了吧!不好意思,饿了吗,咱们先去吃饭。”

    温甜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要买什么东西?”

    “不急,先吃饭吧。”何齐林很有必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财大气粗,见女孩子,总得先请一杯奶茶意思意思。

    他买了一杯焦糖布丁奶茶,温甜没拒绝,捧在手里,却也没喝。

    何齐林单方面有说有笑的跟温甜上了楼梯。

    十米后的一处空地,裴烨戴着鸭舌帽,大墨镜,形同鬼魅,脸色苍白的出现了。

    他气的能呕出一口血,断然想不到,温甜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背着他和野男人约会来了!

    实在是……实在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裴烨一连‘岂有此理’了十来次,愤怒的跟在二人身后。

    他心想:温甜这个有夫之妇,完全没有身为人妻的概念,没有跟丈夫打招呼就和别的男同学一起复习,这是个妻子该做的事情吗!

    这位丈夫气的牙痒痒,便想起自己鬼画桃符的约法三章,越想越气,隔着墨镜瞪着眼前的‘狗男女’走进饰品店,他很不平衡的想:妈的,这男的长的丑绝了,他有我帅吗!

    他评价温甜简直‘盲视出轨’:一种很常见却又令人不解的出轨方式。具体表现在出轨对象样样比不上原配,但出轨方硬是闭着眼睛出轨了。

    何齐林走到一半,背后阴测测的,心里念叨:今天银泰的空调温度太低了,我怎么越走越冷。

    他灵机一动,连忙把外套脱下来,献宝似的给温甜递过去:“里面有点冷,你穿上吧。”

    温甜捧着一口未动的奶茶,说道:“我不冷。”

    何齐林说:“你穿上吧。”

    温甜转移话题:“什么时候去图书馆。”

    何齐林好不容易得到美人一点空闲的时间陪伴,怎么舍得这么早去图书馆复习,于是故技重施道:“不急,先吃饭吧。”

    此刻,裴烨怒火中烧,不爽的能把整个银泰反过来重建一遍,哪儿还能容忍二人一起吃饭。

    他原地站了会儿,突然心生一计,想出了一个绝顶聪明的主意。

    何齐林正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所有风趣幽默的细胞调动起来,与温甜单方面谈笑风生。他自觉渐入佳境,可以实施下一步更亲密的计划时,银泰的广播通知突然在整栋购物中心大楼响彻起来。

    内容如下:

    “裴太太您好,请您听到广播后立刻到银泰北座西广场摩天楼处,您的先生正在等您。”

    那广播还嫌不够招摇过市,柔美甜腻的腔调继续播送:

    “裴太太您好,请您听到广播后立刻到银泰北座西广场摩天楼处,您的先生正在等您……”

    温甜捏着奶茶的手终于动了一下,她像是憋了许久,终于忍无可忍的捧腹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