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飞来横醋
    温甜这一眼,其实什么都没有表达。

    她戴着很厚的眼镜,看谁都一副薄凉的眼神,好似在她眼里,人不是人,是垃圾。

    裴烨与许玲这么站着,就像两个挡着她路的大垃圾,唯一的区别就是公母。

    温甜开口:“让让。”

    许玲来过裴烨班里几次,没见过温甜。

    她从军训的时候看上裴烨的,追的很勤快,该送的该表示的都表示了,一天来三次十三班,从来没见过温甜。

    许玲心高气傲,骨子里有种好学生的神气劲儿,因此不大瞧得上十三班的人,特别是女人。

    裴烨是个例外,他长得好看,帅哥是所有美少女心中的例外。

    长得太帅,其他的缺点就会变成优点,这条业内规矩是默认的。

    裴烨捏在手心里的核桃险些被汗水打湿,化成一滩水,成了六个核桃。

    他心想:清清白白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搞的跟被捉奸似的。

    他又想:她不会胡思乱想吧?我可没有做出什么坏事。

    温甜压根没揣摩出裴烨的心里变化,见这两个人,誓要站在门口做哼哈二将,守着门不放人,她利落的转身,从后门进。

    这一举动,把裴烨弄得更紧张,眼下已经没有功夫应付许玲,只顾着把两颗眼珠子扣下来按在温甜身上,恨不得令眼珠子长出手,扒拉开温甜乖顺的皮囊,看一看这个阴晴不定的女人内心想法。

    许玲丝毫没察觉到其中的暗潮涌动,快乐的开口:“毛仔,刚进去那个女的谁啊?”

    毛仔很乐意同美女搭腔:“我们班来的转学生,前几天转来的。”

    许玲:“挺漂亮的。”

    毛仔回想了一下温甜的长相,很认同许玲的说法。

    但是他情商极高,在一个美女面前夸另一个美女好看,断然不是毛仔做的出来的事情,他油腔滑调:“没你好看。”

    裴烨哼了一声,俨然是不赞同这个说法,他说了句:“没事我走了。”

    奶茶也没接——被温甜那么看一眼,他要是接了,岂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许玲敏感的察觉出一丝不对,但很识趣,对着裴烨的背影喊道:“晚三我在舞蹈室等你。”

    她顺手把奶茶递给毛仔:“帮我带给他,谢啦!”

    毛仔信誓坦坦:“包在我身上!”

    裴烨坐回自己的座位,等到上课铃响,没想好怎么开口。

    他桌上的小核桃只剩下残花败柳的身体,噼里啪啦一滩,放在手心的核桃仁也被汗浸泡成了六个核桃,裴烨的脑子转的飞快,心道:她如果问起我来,我就说普通朋友。

    等到九点半放学的时候,温甜依旧没开口问。

    裴烨终于憋不住,等她出了校门——这是约法三章里面规定的租借线。

    出了校门,就算过了这条线,约法三章只成立于学校内,裴烨此时找她谈话,应当是不违反契约内容。

    他做了一些心理准备,因温甜此人脾气实在是犟,不肯拉下面子找他,裴烨便只好安慰自己,他是丈夫,丈夫总是要吃点儿亏的,话本都这么写,准没错。

    裴烨决定吃点亏,跟温甜解释一下,自己晚上遇见的那个女人和他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他决心好好解释,哪知道鼓起勇气才蹦了几个字出来,温甜便淡淡的说:“和我无关。”

    好家伙,裴烨这个脸丢大了。

    人家根本不关心。

    温甜还嫌自己说的不够绝情,突然一反常态,嬉皮笑脸的说道:“有女同学找你,那太好了,是喜事。”

    说罢,对许玲的相貌做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鉴定他二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裴烨把手心里的核桃捏成了渣。

    在核桃没碎之前,恐怕最后的归属地理应是温甜湿润的胃,现下只剩垃圾桶这个归宿。

    他决定一个礼拜不要跟温甜说话。

    连看一眼都不要。

    裴烨又开始跟她不共戴天,原本想要好好缓解一下的僵硬的气氛,如今更是一落千丈。

    二人谁也不跟谁说话,把约法三章贯彻落实的彻底。

    一个礼拜之后,毛仔都觉得有些不对。

    刚开学,裴烨对这个转学生高度重视,几乎达到了古代土皇帝审视自己十八姨太的重视程度,恨不得把人家绑在自己视线范围内,这两天又眼观鼻,鼻观心,当起和尚来了。

    许玲在他思考这问题的时候,跑来十三班找裴烨。

    今晚就是新生大会,她还想再对一遍稿子。

    可惜这会儿扑了个空,下午三点半,正好是社团活动,裴烨不在班级里。

    许玲趴在窗口问,把毛仔给问住了。

    毛仔哪儿敢说啊,他怎么想的到裴烨报了个糕点社,如今下午三点半,天天泡在五楼实验室的西餐厅里——揉面团。

    裴烨大约是用吃人的表情去社团报道的,他在糕点社报道完了,顺带还用同款表情去了‘小巧手’钩针社、针织社、十字绣社、不织布社,云云。

    足球队跟篮球队,等了一下午,没把裴烨等来,纷纷感到惊奇。

    上学校一打听,足球队的队长正好在政教处门遇到了十字绣社团的社长,社长大惊,一见面就哭诉:裴烨怎么上咱们这儿来了!行行好,你们把他领走吧,全社就两个男的,还有一个是娘炮!

    总之,往事不堪回首。

    毛仔面容沉重的叹了口气,把裴烨几天前惨痛的遭遇给咽回了肚子里。

    “在社团吧,你有他微信吗?”

    许玲笑道:“没有,他不加微信。”

    毛仔点头:“那成,一会儿裴烨回来了,我让她找你去。”

    许玲说:“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你们班是不是要去操场。”

    毛仔看了眼教室后面的时钟,点头:“还有十分钟。”

    迎新晚会,学校还是做的很隆重的。

    二中很注重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除了读书之外,学校一天到晚有数不清的活动和晚会。

    裴烨和许玲负责迎新晚会的主持,五点半的时候各班自行搬凳子去校园东面的操场。

    二中一共两个操场,东面一个,西面一个。学部也有两个,一个叫一部,一个叫二部。

    西面是二部学生的地盘,东面是一部学生的地盘。

    不过要欢迎新生入学,不管是二部一部,总都是高一的。

    主持人有四个,一部出了两个,就是许玲和裴烨,二部也出了两个——不认识,只知道模样很齐整。

    许玲这段时间常常缠着她,让裴烨烦不胜烦,他心道:等过完这一场,我就不跟她联系了。

    操场上,温甜抱着自己的凳子,走的很慢。

    十三班走在最后,因是个烂班的缘故,地理位置也不大好,得带着望远镜才能看清楚台上演什么。

    不过温甜对台上耍的猴戏不感兴趣,她甫一坐下,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发呆。

    往常,没有人敢打扰温甜。

    她的人缘不大好,转到二中之后,人缘反倒好了起来。好多人愿意跟她搭讪,除了自己班的,还有隔壁班的。

    温甜不擅长聊天,别人说话,她就仔细听着——看着很仔细,其实不然。这祖宗向来当人说话是放屁,甭管你多少真情实感,说的多潸然泪下,她自八面不动风,只装的乖巧,实则半字儿没入她老人家的耳。

    说罢,她还有几个安慰人的样板句子,比如:‘那真是太xx了’、‘做人要xx一点’,云云。

    莫沫跟隔壁班的一位短发女生,义愤填膺的对许玲进行了大肆讨伐,说她如何如何倒贴裴烨,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三千两百字的不满之意,等她二人吃完醋,嫉妒完许玲,温甜掐指一算,时间到了,连忙把她准备好的句子拿出来:那真是太没道理了!

    二女表示温甜说的太对了!

    温甜松了口气,任谁也不能猜出:她方才完全神游天外,屁话都没听进去一句!

    迎新晚会已经开始了,裴烨跟许玲站在台上,穿得人模狗样,灯光一打,十分摩登。

    这天作之合,金童玉女一对,立刻引起了裴烨很大一部分暗恋者的种种不满。

    她们不满,在底下抱怨,便要拉着温甜一起参与讨论。

    温甜心道:有什么好吃醋的,裴烨的老婆都没吃醋,你们到起劲的很。

    她听了会儿,认为这一切的声音像极了老和尚念经,于是很快就感到困意,听得昏昏欲睡,头往前一砸,便要摔在地上。

    此时,另一道队伍中的一名男生,顺势扶了她一下。

    这全然是出于校友之间的情谊,扶她的男生是学生会的,看模样是高二的学长,眉毛细细的,眼睛里含着笑,说道:“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莫沫‘呀’了一声,才注意到歪倒在学长身上的温甜。

    她手忙脚乱要去抢,这一幕,恰恰被下台的裴烨看见了。

    他站的很远,目光深沉,却是一眼就看温甜和那男同学几乎黏在一起的剪影。

    裴烨突然就觉得,西装衬衫的扣子系的太紧,勒的他喘不过气。

    他想:那个男的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