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情敌出现
    裴烨跟温甜的关系直接恶化。

    原本二人就如履薄冰,温甜这个表面上看着好相处的女人,三番两次踩裴烨的尾巴,踩的他浑身都炸了起来。

    偏偏这人就这么有本事,光踩线,一点儿也不过线,只叫裴烨浑身不舒服,却也不至于令裴烨产生什么想要对她实行毁灭性打击的想法。

    他俩就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当口,学校的社团开始招新了。

    在晚自习之前有半个小时晚提前,大约是五点半到六点,这半个小时给班上的同学吃点晚间餐或者准备准备收收心,上课的时间。

    有时候,学生会的招新和社团的招新也会放在这时间里。

    晚提前,学生会的招新率先来了一轮。十三班的同学听学生会的招新兴致缺缺,讲台上站着的一排学生会干部也没什么干劲。

    显然,‘烂班’的同学没有人想进学生会,而学生会的干部也根本不想跟这个班的任何学生有接触。

    且不说成绩烂就算了,学校里作威作福的还多,老师都拿这群人没办法,一眼扫下去,后排全是坐的颠三倒四的坏同学。

    学生会的话没说到一半,毛仔就扯着嗓子不干了:“干嘛啊!来我们班念经吗,超度谁呢,能不能走了啊,烦死了。”

    他一出口,基本就代表着裴烨的意见。

    裴烨在班里的地位向来是立于不败的巅峰,当即就有溜须拍马的一块儿起哄,叫上了。

    “不听不听,不去!”

    “赶紧走啊,兴人放狗赶啊!”

    “谁是狗,你说咱们班谁狗啊?”

    “哈哈哈哈,那个老太婆呗,赶他们岂不是狗咬狗?”

    “哈哈哈哈哈!”

    一阵哄笑声爆发。

    这男同学口中的老太婆,就是班主任张燕。

    张燕刚领了这班几天,就因为作风严肃苛刻,力图把这个烂班给扶起来,定了许多的班规,因此得罪了不少的学生。

    毛仔这种作风习惯尤其不良的,成了张燕的眼中钉肉中刺,头号整改目标。

    学生会自讨没趣,来的时候趾高气扬,走的时候也不能拂了面子,抬着头,鼻孔与视平线对齐,跟串羊肉似的,飘着资本主义官僚味儿的恶臭,离开了十三班。

    前脚刚走,后脚社团招新就来了。

    十三班等得就是这东西。

    京淮二中的社团活动丰富,在市里很有名。不少社团拉到高校联赛中比拼都能拔得头筹,与一中打的不分上下。

    京市教育局这两年很是注重对高中生的课外兴趣爱好培养,尤其抓了社团一块。

    十三班的学生,只要不让他们学习,他们什么都乐意干。

    再者,这个班的特长生本来就居多,学习上出不了风头,课余活动中他们却能大展风采。

    十几岁的年纪,哪个不兴出去抛头露面,得到众人认可的。

    因此,社团招新的宣传甫一开始,十三班的兴致便水涨船高。

    第一节晚自习几乎都是学校各个社团的宣传和展示,在发了不少的宣传单之后,众人闹哄哄一片,三三俩俩的挤在一起。

    温甜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社团报名表。

    二中一共四十五个社团,百花齐放,任君选择。

    她直接略过了运动系,直奔茶道和书法。

    莫沫在前面花了一瓶水打通了关系,跟温甜前桌的男同学暂时调换了位置,她兴奋的压低声音说道:“甜甜,你去哪个社团?我们一起吧!”

    温甜没说话,目光流连在单子上。

    莫沫是个话痨,一个话痨,别人说不说话不会影响到她说话的兴致,莫沫继续道:“我想去街舞社,跳韩舞的,这个酷,还有吉他社,话剧怎么样?还是啦啦队?你喜欢什么?”

    她说了半天,目光挪到温甜手上。

    温甜动作缓慢了喝了一口温开水,两颗枸杞顺着水流倒灌进她的嘴巴,她百无聊赖的嚼了嚼枸杞,“我什么都不喜欢。”

    莫沫只觉得温甜这人自带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说她高冷,却也不高冷。问什么答什么,就是不爱说话,活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中。

    这头没纠结出什么社团,后面的裴烨也没挑好。

    毛仔大笔一挥,直接勾了街舞和篮球,外带一个足球社。他拖着凳子往裴烨的身边蹿,凳子和地板摩擦,发出一阵尖锐的声音。

    “选好了没?我看看?”

    裴烨心不在焉,任凭毛仔抢过他的单子。

    他昨晚上又跟温甜怼了几句,这事儿说来不怪他,温甜此人性格古怪,令裴烨很捉摸不透。谅她是个女生,裴烨向来不同女人计较。可温甜软硬不吃,他拉不下脸去好声好气的说话,二人便僵着了。

    只要江琴不盯着他们,又令他们在独立的一个空间里,双方一定会水火不容,大打出手。

    裴烨因温甜拒不承认‘红杏出墙’的事情,正在闹别扭。

    他打小知道温甜的一刻开始,嘴上虽嚷嚷的厉害,但是心里却老老实实的守着规矩,时刻提醒自己,你是个有妇之夫,不好在外边随意勾三搭四。

    温甜倒好——二人就差领张结婚证了——她却还在外头跟别的男同学你侬我侬。

    这令裴烨感到了巨大的背叛,他受了委屈,心里势必不舒服。

    大少爷不舒服,身边的人也别想舒服。

    温甜那张薄薄的单子,此刻被裴烨盯着,眼看就要盯出两个洞了。

    毛仔道:“你干嘛,摆出这个脸色,把人吓坏了。”

    毛仔放眼望去,班里想上来打听裴烨去什么社团的女生比比皆是,可今晚裴烨看上去心情不好,识趣的都开始曲线救国,主意打到毛仔身上。

    毛仔肩负全班女同学的期望和重任,微信被轰炸了数十条,终于演技极佳的开口。

    “选好了吗?看看。”

    裴烨的单子上,一笔没动。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温甜的单子上,脑子里转了好几个来回,想要看看温甜勾了什么。

    毛仔察言观色本事高超,眉头一挑,品出了一丝不对劲。

    这祖宗,对转学生的关注实在过于频繁了吧?

    “阿烨,你直接问呗,看你望穿秋水这样!”

    毛仔此话一出,戳中了裴烨的炸点。

    此人是个相当要面子的男同学,断然不允许自己长时间盯着一位女同学看,他脸上出现了懊恼的神色。

    “你找死吗?”

    毛仔飞来横祸,挨了一拳,懵了。

    温甜终于动了动手,在单子上打了几个勾。

    裴烨不动声色的往后靠了一下,略微伸长了脖子,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温甜的社团单子。

    温甜偏在这个时候,动了动身体,正好把那张纸给遮住。

    裴烨心里泄气,却不死心,拐了个弯,企图从另一个刁钻的角度将温甜的单子看清楚。

    可惜对方写完了就收拾好了,她跟莫沫低头说了两句,笔一扔,往教室外走去。

    此刻,教室里面完全乱成了一片,没有老师管之后,如同群魔乱舞,险些开成舞厅。

    温甜出去不知道是去上厕所还是干什么,他一走,裴烨趁周围的人不注意,连忙看了眼温甜勾选的东西。

    因为只能看一眼,不能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并且要快狠准,裴烨几乎用了零点几秒,就看完了温甜的卷子。

    他当然只看了一个大概,但裴烨这个混小子记忆力极好,自己在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就能记起来。

    毛仔正和他搭话,裴烨心不在焉的回话,紧接着在自己的卷子上看都不看,胡乱按照温甜的顺序选了几个。

    陈玧从上头走下来,顺势就开始收单子。

    收到温甜这里,座位上只剩下莫沫。

    莫沫见他拿单子,连忙从桌下抽了一张单子出来递给陈玧。

    陈玧疑惑的看着她,莫沫耸了下肩膀,只按照温甜交代她的做,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此时,毛仔缠着裴烨讲话,坐在后面的裴烨没看见莫沫交的单子,根本不是温甜写的单子。

    他随手把自己的单子往陈玧怀里一塞,心道:我要去盯着温甜,免得这女的在外面勾三搭四。

    裴烨心里算计了一番,陈玧看了单子上勾选的几个内容,不确定的问道:“裴烨,你真的要去这些社团?”

    毛仔凶巴巴的:“你怎么娘不拉几这么烦呐!”

    陈玧看了单子上的几个社团,欲言又止,最后也没说话,抱着一叠单子走了。

    刚收完,下课铃就响了,毛仔推了裴烨一把。

    裴烨正在剥小核桃,他剥了没吃,放在手里,心里别扭又莫名其妙的想道:要不然我先服软?

    这小核桃留给谁的,不言而喻。

    “哎,门口找你的!“

    裴烨被这么一推,险些把手里剥好的核桃给都出去。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三班的许玲。

    许玲这段时间被学校任命,跟裴烨负责欢迎新生入学典礼的主持,这段时间拿着主持的借口,已经找了裴烨十几次了。

    公事在身,裴烨烦她也推不掉,见许玲笑语盈盈的站在门口,只好站起来应付。

    许玲:“裴烨,今晚上第三节晚自习去舞蹈教室练习,我还有些没说熟。”

    许玲模样长得好看,是三班的班花,成绩也不错,在年级里能排上前五十,是个标准的美女学霸,在整个年级里有不少的爱慕者。

    许玲眼光高,看不上追求她的男同学,倒是一个劲儿的对裴烨穷追猛打。

    可惜对裴烨穷追猛打的除了她,还有隔壁女校的校花,这会儿,学校里都在猜最后谁能艳压一头。

    裴烨心里很没有一点罗曼蒂克的细胞,听完了想道:一个人也可以练习啊。

    许玲将手里的奶茶递过来,乐呵呵道:“顺路给你买了一杯奶茶,趁热喝!”

    毛仔促狭的看着他们,起哄让裴烨接下。

    正好,温甜从拐弯处的黑暗中走到灯光下,许玲跟裴烨堵住了门口,使她的脚步渐渐的慢了下来。

    她目不斜视,手里端着保温杯,看来刚才是去开水房灌热水了。

    温甜淡淡的在门口二人身上流转片刻,最后看了一眼裴烨。

    裴烨与她对视,突然就跟做贼似的,心虚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却他很没有底气的,不着痕迹,往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