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可乐枸杞
    裴烨走到一半,红灯亮起。

    他蓦然回过神,这才想起自己干了什么蠢事。

    迈出去的脚步停了下来,少年咬牙切齿的往回走。

    毛仔吓得不轻,心道:这小子又发哪门子疯?

    叶闵说:“裴烨,你走来走去的干嘛呢,参加巴黎时装周啊?”

    裴烨压下心中无名的不爽,嘀咕道:“没什么,走着玩儿。”

    毛仔说:“看你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捉奸去呢!”

    裴烨心道:可不就是吗!

    马路对面,温甜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她虽然是个近视,但不是眼瞎。

    裴烨那人,从头到尾都闪闪发光,走在人群里面很容易就被一眼认出来。

    温甜眼看对方黑着脸色走到对面,又不知道想起什么折返回去。

    她敢保证,前半段走过来的路一定是找她的。

    至于为什么又不找了,只能说——男人心,海底针。

    陈玧看她的脸色不对,还以为是嫌自己不够体贴。他心里念叨了一下,想着同学之间互帮互助是应该的,况且他还是班长,无论是男生帮助女生,还是班长帮助同学,都是合情合理,不会踰矩,以至于唐突美人。

    陈玧道:“我帮你拿一点。”

    温甜自小便认为自己能当一个天下第一的侠客,最近被婚姻的悲剧拖了后腿,但一个侠客,再怎么被拖后腿,也不至于连箱气球都拿不起来。

    她当即拒绝:“不用,我自己拿。”

    二人并肩过了马路,就要往学校里走。

    这一带的中学多如牛毛,上至重点高中,下至专业院校,一连十几所。

    马路对面就是万达,边上还连着一处巨大的购物中心,一到放学时,学生便跟赶集似的,约着朋友到这里吃饭唱歌。

    温甜刚过了马路,站稳,还未踏出下一步,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清香。

    一个散着头发,穿着连衣裙的高中少女走了过去。

    她的衣服显然是刚换的,喷上了现下最流行的香水,走过去的时候带起一阵香风,少女喊道:“换衣服浪费了一点时间,没等太久吧?”

    “没,等美女嘛,心甘情愿的!”回她话的,就是毛仔。

    这名高中少女就是李曼曼。

    和她一起的还有四五个女生,都在二中隔壁的女校读书。

    李曼曼头发长的跟挂面似的,乌黑油亮的垂下来,衬的一张脸蛋水嫩活力,独具一股高中生的青春。

    就连性格腼腆的陈玧看到这等天资的少女,都忍不住多看了一两眼。

    陈玧到底也是个高中男生,看到李曼曼之后,回过来又忍不住看了眼温甜。

    温甜没有李曼曼那么高,是标准的江南水乡的姑娘,生的玲珑剔透,身上的每一处都是精雕细琢出来的,像一件昂贵的艺术品。

    他心里比较了一下,认为温甜长得好看多些。

    只是她那副巨大的眼镜太碍事了,陈玧发散思维的脑补片刻:如果摘掉,一定能看到她灵动的双眼,眼神清澈温柔,眼珠子就像浸过水似的,雾蒙蒙,看一眼便叫所有男人的心都软下去。

    他脑补的太热烈,脸上泛起红晕,叫温甜看了出来:“你很热吗?”

    陈玧浑身一抖,连忙回过神:“没、没热,走的有点儿。”

    说话颠三倒四,温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陈玧当即不敢与她对视。

    事实上,温甜的眼睛确实大,睫毛又长又直,垂落下来有一片扇子似的阴影。但却不是水灵灵,雾蒙蒙的,反倒深沉无比,一双眼睛暮气沉沉,好似揽尽了湖海的秘密,压抑,又给人致命的诱惑。

    李曼曼一过来,眼神便落到裴烨身上:“裴烨,看什么呢,咱们去哪儿唱歌啊?”

    她的声音挺清脆,陈玧知道这帮人都是学校里的大爷,不好惹,立刻示意温甜往边上走。

    温甜就当没看见裴烨这人似的,很有执行力的贯彻落实了他俩的‘约法三章’。

    裴烨不动声色的开口:“你们俩去干什么?”

    陈玧顿了一下,有些疑惑道:“在跟我说话吗?”

    裴烨总不能……承认自己跟温甜说话吧!

    他点点头。

    毛仔道:“班长,买东西啊?”

    陈玧老老实实的回答:“买点儿班会课的东西。”

    毛仔乐道:“副班长也在啊,那你俩先走,我们……”

    裴烨已经走了过去,他当机立断的发挥了一下同学友爱的学生守则,将陈玧手上的箱子抢过来一个。

    “我帮你送回去。”

    毛仔惊的落了下巴:“裴烨,你干嘛?”

    裴烨冷酷道:“看不出来吗,帮助同学。”

    毛仔扶着下巴,连忙上前,小声道:“你有毒啊!帮助同学是现在帮助的吗,平时怎么没见你帮助,李曼曼在这儿呢,你要去哪儿!”

    裴烨打定主意要走,立刻道:“我送完了就回来。”

    陈玧也被这一幕吓坏了。

    他打小就是个老实乖巧的学生,从来没有被裴烨这等坏孩子帮助过,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温甜一见他上来,脑子里又浮现出约法三章的内容。

    她头也不回,往前走去。

    这么一来,显得抱着箱子的裴烨像个傻逼。

    他干巴巴的站在原地,抱着箱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毛仔一看温甜,一看裴烨,一联想这场景,心里有些诧异,心道:不是吧,哪门子红鸾星动啊?

    陈玧很有眼力见的夺回箱子,连忙说了声不用,迈着腿快步走开。

    李曼曼偏着脑袋,问道:“刚才那个女生是谁?”

    不问男,先问女,显然,她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叶闵道:“裴烨他们班的一个转学生,刚进来的。”

    李曼曼笑道:“长得挺好看。”

    毛仔揽着裴烨的肩,无视他莫名其妙的动作,强行把人往李曼曼面前带。

    “哪儿有你好看啊,曼曼,太自谦了吧,别站这儿了,走走走,去里面玩!”

    此事一过,温甜下午回家的时候,便看见裴烨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前面的电视正在播送海贼王第不知道几集,路飞开朗热情的喊声充斥着整个大厅。

    江琴这个时候跟朋友出去吃下午茶去了,王妈在外面买菜还没回来,诺大的别墅里,只有裴烨一人。

    那模样,是要兴师问罪一番。

    温甜向来惹不起就躲,见裴烨在客厅,她低着头,抱着水杯慢吞吞往头上走。

    还没走到楼梯口,裴烨的声音就响起来了:“你今天下午为什么不理我?”

    温甜说道:“约法三章。”

    裴烨目光直愣愣的戳着她:“那是在学校里面,今天这情况是吗!”

    温甜道:“无论在哪里,我都不想跟你扯上关系。”

    裴烨被她的回应呛了一下,脸上登时挂不住了。

    叫温甜这么一说,好像他上赶着去倒贴似的!

    明明他才是不想跟她扯上关系的!

    “你没看约法三章后面的规矩吗,你、你一个嫁人的有妇之夫,怎么可以跟别的男生勾搭在一起!”裴烨站起来,冷酷极了,活像个抓着老婆出轨的丈夫。

    温甜说道:“我没有。”

    裴烨咬牙:“你还没有,我下午看见了——”

    温甜反唇相讥:“看见什么,你跟别的女人约会吗?”

    裴烨那手一下子顿在半空中了,他解释道:“我不是自愿的。”

    温甜道:“是,腿长在你身上,是别人操控着你的两条腿走过去的。”

    裴烨道:“你强词夺理!”

    他往前走了两步,江琴正好推门进来,见这一幕,吓得大惊失色。

    “怎么了怎么了,小两口吵架床头吵床位和的,宝贝你怎么还动手了!”

    裴烨说道:“我没动手,我跟温甜说话。”

    江琴放下手中的购物袋,拉着温甜轻声细语的问:“怎么了,上学不习惯吗?”

    温甜面对江琴的时候,收起了她尖酸刻薄的一套,成了一只乖巧的兔子:“没有,阿……”

    江琴一双湿漉漉的丹凤眼看着温甜,温甜含在嘴里那一声九曲十八弯的‘阿姨’脱一半口而出时,给硬生生的改成了:妈。

    江琴喜笑颜开:“坐,妈妈今天逛街的时候给你买了三套裙子,你看看穿着合适不合适。”

    温甜招架不住江琴的热情,被当成娃娃摆弄了半天后,后者才想起来,问了问温甜学业上的事情。

    裴烨看到自己亲妈对温甜嘘寒问暖,心里不爽,操控着全身上下的器官,企图弄出点儿动静来,好叫他亲妈知道:亲儿子不爽了。

    江琴问道:“小甜,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书法,钢琴,还是唱歌?”

    温甜愣了下,摇头:“没有。”

    裴烨出声:“你怎么不问问我?”

    江琴笑道:“宝宝喜欢什么,妈妈当然最清楚啦!”

    这个称呼一出,闹得裴烨脸色一僵,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叫我!我都多大了!”

    江琴温温和和的笑:“宝宝多大都是妈妈的宝宝呀。”

    温甜默不作声的端起保温杯,详装喝水,但是上翘的嘴角却出卖了她看戏的心情。

    裴烨眼睛尖,一眼就看见了,当着江琴的面不好发作,于是抓起身边的抱枕,面色阴沉的坐着。

    江琴关怀备至,问完了温甜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又拐弯抹角的问了问两个孩子的感情状况,这一点,两人都冷漠以待,显然,相处的不是那么尽如人意。

    温甜虽然对裴烨成天刮个西伯利亚冷风,但是对江琴却愿意显出那么一点儿温情来。这也基于江琴对她是真情实意的关心和喜爱的条件上,一个人付出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道理。

    江琴长吁短叹一番,进了厨房准备给两个孩子拿点儿蛋糕。

    她一走,客厅温度立刻骤降二十度。

    两人面面相觑,互看不顺眼。

    裴烨嗤了一声,盯着温甜,打算用冷酷的眼神杀死她,或者把她盯得能稍微有一点儿羞耻心,好跟他这位准老公道个歉,承认是她自己红杏出墙了。

    温甜干脆无视了裴烨这张寡妇脸,视而不见的打开自己的保温杯,往里面放了一点儿枸杞。

    裴烨见了,又是一声嗤笑。

    他向来不爱喝热开水和白开水,这位少爷喜欢喝可乐跟雪碧,还得是冰镇的。

    温甜见他显然是在嘲笑自己,也没懊恼,拧上自己的保温杯之后,顺手抓了几颗枸杞,不动声色的放进了裴烨面前的一杯可乐中。

    她慢吞吞道:“我看你盯着我,很想要的样子。”

    裴烨目光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可乐被几颗枸杞‘玷污’了,又瞪着小狗似的眼睛,震惊的看着温甜,他组织了半天语言,竟是气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温甜:“不够吗?”

    裴烨猛地站起来,面色阴沉,拂袖而去。

    温甜心情有些好,在后面拖长了调子嘲讽,咬字极重:“宝宝——这样对身体好。”

    她心情大好的问道:“要我给你兑点贝因美吗?还是口服液?”

    他蹿上二楼,砰的一声摔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