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红杏出墙
    温甜左右环顾一圈,意思是:你确定要单独叫我出去。

    裴烨立刻想起昨晚上的公约,第一条就是不准在学校里暴露关系。

    此时他主动来找温甜,显然是自己率先违反了公约。

    走廊上的人不多,但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打量起了裴烨。

    军训的时候,就有不少的女同学打听过裴烨的班级,在上个礼拜,温甜还没转过来时,裴烨在校外和隔壁职校表演班的男同学打了一架,战绩辉煌,礼拜一的时候被点评批评,上去做了份随心所欲到极致的检讨,他的名声就在二中里头传开了。

    温甜隔不了几秒就要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手表,好似很不愿意浪费时间跟他处在一起。

    裴烨等了会儿,说道:“我只是怕你忘记了,特意来提醒你一下,你别在学校里面乱说话。”

    温甜开口:“我没有朋友,不会跟任何人说,你放心。”

    裴烨长得高挑,说话也‘高挑’,活像踩着高跷,居高临下的看着温甜,一副恼人的高贵嘴脸。

    她心里翻了四个白眼,表面上却很给裴烨面子。

    温甜这人向来能屈能伸,此刻住人屋檐之下,少不了多吃一些亏,她来之前就做好了这准备。当一个行走江湖的大侠,势必免不了钻几个狗洞,温甜默念道:再所难免,再所难免。

    狗洞钻多了,就容易成一条狗,温女侠钻狗洞的时候,为了提醒自己是个人,因此心里还保持着一丝清明,心道:我早晚要弄死他。

    眼看裴烨没有其他的事情要交代,温甜立刻抱着她的保温瓶,藏好了嘴里的尖牙,慢吞吞的往教室走。

    她前脚回教室,裴烨后脚就跟着进来,他故意在门口磨蹭了会儿,制造出二人不是一同回来的错觉。

    毛仔眼尖,一看到他俩前后回来,立刻凑上来八卦:“阿烨,你去哪儿了?”

    裴烨昨天被温甜整了一次,今天心情更不好。

    他无论说什么,对方的都跟一朵棉花糖似的,一拳打下去,轻飘飘,让人讨厌。

    裴烨翻出抽屉里的倚天屠龙记,翻到昨天没看完的地方继续看,上面正好写到殷素素自缢于武林正道之前,上头批了一句话: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

    他哼了一声,盯着温甜的后脑勺,深刻的体会出这句话的精髓,暗自咬牙。

    毛仔说:“你怎么还在看这个?”

    裴烨这个学生,坏透顶了。

    叫老师来说,一开学就给学校下马威,翻墙逃课打架,能做的都做了一个遍,穿衣打扮不像个学生,时髦的很,那架势:给个经纪人就出道了。

    不过坏透顶的学生也有那么两个兴趣爱好,裴烨虽然不肯读书,但是肯看漫画,看武侠小说,跟抽烟喝酒的坏学生又有些不同,是这群不求上进的学生里面文化底蕴比较高的。

    毛仔就觉得,这人简直是个奇葩!

    “下午出不出去玩,李曼曼她们又约我们了!”

    裴烨漫不经心道:“李曼曼是谁?”

    毛仔大呼你个渣男,惋惜道:“李曼曼就是隔壁女校的校花啊!”

    “哦。”裴烨冷酷的回答一声,又翻了一页书:“我不去,要去你去。”

    毛仔说道:“你不去她怎么可能去,都冲着你来的好吧,认识一下嘛,反正你单身……”

    毛仔说完,又觉得这么说不对,只好改口:“实战意义上的单身。”

    裴烨心道:本人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他心里很正义的想到:温甜是他过了门的妻子,糟糠之妻也是自己老婆,他不能屋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绝不是他这个中二病能干出来的事儿。

    裴烨当即回绝:“别问了,不想去。”

    毛仔对于裴烨的行为很不理解,照他理解,要是有个男的,一张脸能长成裴烨这模样,还不得睡遍全球华人女同学。

    他就从来没见过裴烨这种,对美少女丝毫不来电的。

    毛仔道:“不是吧,你家那个新来的老婆这么严的吗?你丫都为她守身如玉十年了!你、你妻管严啊!”

    前桌温甜的水杯一倒,她默默地扶起来。

    毛仔不知道温甜就是裴烨的妻子,说话口无遮拦,叫裴烨恼火。

    “你他妈闭嘴行不行!”

    毛仔说:“你昨晚上回去见她啦?怎么样,长得有没有对不起全国观众?”

    裴烨顺着他的思维发散了一下,脑海里勾勒出温甜的模样。

    瓜子脸,大眼睛,平刘海,高马尾,干干净净的一个女生。

    就是皮肤苍白的过分,整个人的气质较为安静,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安静’这个词儿没形容好,温甜身上的气质不能说是安静,不如说像一潭死水,是望不见底的深海,黑压压的,一丝光都透不进去,对了,还阴险!

    想到阴险,裴烨又无可避免的记起了昨天他出丑的那事儿,心情一下跌落谷底。

    “我早晚要跟她算这笔账。”裴烨心里嘀咕。

    毛仔撞了他一下:“想什么呢,去呗,李曼曼都问了我好几次了,人家就想认识你一下,校花诶!你别这么无情啊!”

    裴烨挥手拍开他,正想说:说不去就不去。

    结果话没说出口,眼珠一转,心生一计。

    温甜都已经到他们家了,他爸妈肯定不会因为他打滚耍赖就把人赶出去,这种事叫他做,他也做不出来。

    既然不能让裴父裴母讨厌温甜,那干脆就叫温甜讨厌自己,最好讨厌的要死,一秒都不能忍受跟他在一起,自个儿背着行李滚蛋。

    裴烨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脑子里顿时排列组合了一千八百二十种惹人厌的方式,准备逐一对温甜展开。

    首当其冲的第一条,就是当一个‘水性杨花’的渣男。

    所以‘渣男’裴烨话题一转,突然道:“好啊。”

    毛仔听罢,一脸震惊:“真的假的?”

    裴烨翘着二郎腿,大爷般的说道:“有什么假的,去就去。”

    他性格向来随心所欲极了,班里没人敢惹他,但就算如此,偷偷喜欢他的女同学也能数出好几个,此时听着后面的动静,心里又惊又诧。

    高中生情窦初开的男男女女多,像裴烨这种脸蛋俊俏,身手也俊俏,在学校里头还很有‘名望和地位’,是一众小女生心仪的男神。

    这位男神的行为可不怎么男神,现在满脑子都想着怎么在温甜面前把自己的‘男神’形象给抹黑。

    他未雨绸缪的担忧了一下,心道,万一他老婆抵不住他无敌的魅力,爱上他怎么办?

    这可真是愁人。

    下午班队课之后,终于选出了班长。

    一个戴黑框小眼镜的斯文男神,叫陈玧,有些腼腆,在这个大家烂的水平伯仲之间的班级里,成绩唯一有些出彩的学生。张燕矮子里面拔将军,把陈玧提拔起来当班长。

    副班长的人选挑来挑去没人愿意干。

    十三班出了名的烂,学生也势必出了名的难搞。

    除了几个乖巧的女生不怎么化妆打扮,后排全是浓妆艳抹来学校蹦迪的女同学。

    较为乖巧的几个,性格也不怎么软,最后只能欺负温甜这个新来的,张燕不等她反驳,大笔一挥,直接把副班长的位置给定下来了。

    班里立刻响起几声嬉闹。

    温甜倒水的手一愣,也没回头看是哪几个女生笑她,也不去纠结是因为什么原因笑她,她喝水的样子十分内敛,保温杯里的枸杞三三俩俩的往水面滚。

    放学后,陈玧找到温甜,约她一起出去买彩带,准备下个礼拜的班会课。

    温甜收好书包,正想拒绝,话到了嘴边想起自己现在有官在身,眼前这位男同学还比她官大,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上头领导发话,温甜权衡了一下,决定顺其自然。

    莫沫下课铃一响就从前面冲到了后面来。

    班级按成绩分座位,交了四张白卷的裴烨,刚转学进来没有成绩的温甜,自然都是分到了教室后三排的位置。

    这地方向来不是什么好位置,且不说温甜近视眼,看不太清楚黑板,她人也娇小,前面做了个大山似的男同学,把她堵得严严实实。

    后排的人走的差不多,莫沫才敢开口:“你去跟张老师说,让她把你换到前面来,这里也太那个了吧!”

    温甜:“哪个?”

    莫沫压低声音:“后面的这些女的都是混的,还有裴烨,很乱的,上课也吵。”

    温甜:“哦。”

    莫沫又道:“你在后面容易被欺负,那些女的很喜欢指使别人帮她们做事,还有背锅,老师也不管她们。”

    温甜:“我会小心的。”

    莫沫摸了下鼻子,她心里觉得,温甜实在过于冷淡,性格也温吞,好似什么都不在乎。

    陈玧站在教室后门等他,温甜说:“我跟班长去买彩带,你要一起吗?”

    莫沫是个极其八卦的女生,看到他俩在在一起,挤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我不去了,我又不是班干部,你们俩好好相处吧。”

    陈玧被她这么一笑,笑的有些不自然。

    他本来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纯粹是结伴买东西,被莫沫这么一搞,弄得他似乎是故意想要跟温甜出去似的。

    男孩子的脸面挂不住,还挺傲,走在路上时,二人中间保持了一个很好的距离,就差各走马路两边。

    温甜背着书包,走路温温吞吞,一路到了礼品店门口,二人挑了一些彩带和气球。

    礼品店对面的万达广场,裴烨正跟几个男生站在一起,毛仔脱下了校服,反扣着帽子,这几个少年长得身材修长、高挑,脸蛋干净清爽,站在万达一号门前面,十足的青春活力,惹得周围的人频频回首。

    叶闵喝了半瓶水,皱着眉头,推了一把毛仔:“哎,毛仔,这不你们班那个美女转校生吗?”

    毛仔一听美女就来劲,伸长了脖子张望:“哪儿呢哪儿呢!”

    叶闵:“过马路呢,旁边怎么还有个男的,谁啊?”

    毛仔眯着眼睛看了会儿:“好像也是我们班的。”

    叶闵笑道:“嚯,下手也太快了吧,这小眼镜儿,看不出来啊!”

    蔡材在一边看热闹,跟风起哄:“我去,不是吧,你们班有阿烨在,还有女的能看上别的男人啊!”

    十五六岁的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就喜欢互称男人,迫不及待的渴望自己长大,这是一种高中生的互相认可和时髦。

    毛仔转头说:“去去去,裴烨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吗,咱班可不搞裴烨一言堂和专政哈,我们是民主自由恋爱!”

    他喊道:“对吧,裴烨!”

    毛仔停顿了一下,“你怎么了?”

    裴烨脸上又惊又诧,看来也是没料到温甜转头就跟别的男人勾搭一块儿去了。

    他这人就这点儿有病,只许自己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但,州官放的是假火,这百姓点的是不是假灯就有待考据了。

    毛仔说:“喂,阿烨,你——你去哪儿啊!”

    裴烨已经大步往前走了,那架势,跟捉奸似的。

    叶闵跟蔡材两看懵逼,一同喊道:“你干嘛啦!”

    裴烨心道:我干嘛?怎么不问我老婆干嘛?

    她——裴烨心里泛起一股莫名的怒气,心道:她红杏出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