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约法三章
    裴烨父亲为了温甜特意从省外千里迢迢的飞回来。

    晚饭吃的其乐融融,唯一一个黑着脸的裴烨被无视的彻底。

    他心里翻江倒海,眼神晦涩不明的盯着温甜。

    温甜性格内向,话少,几乎只答不问,一顿饭过后,王妈领着这位‘小少奶奶’回了自己房间。

    王妈替她整理好衣服和必需用品,温甜洗漱完毕,已经是晚上九点。

    她吃了药,正准备睡下,卧室的门被人敲了三下。

    咚咚咚,很有节奏。

    甫一开门——她只开了一条缝,便看见裴烨杀气腾腾,浑身的怨气都能凝聚成黑色的实体,一团一团的,像布景板似的扭曲了周围的空气。

    温甜好似什么都感受不到,淡定的问了一句:“有事吗?”

    裴烨挤出一个更加扭曲的笑容:“有,算账。”

    温甜砰的一声关了门。

    裴烨愕然。

    他显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挺柔弱的‘林妹妹’,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儿摔门。

    当即,裴烨怒不可遏的开始砸门。

    温甜把门打开,他那一巴掌险些拍到温甜脸上,好在收的及时。

    裴烨道:“你突然开门干什么!”

    温甜开口:“你敲门,我开门。”

    挺有道理。

    裴烨咬牙切齿:“我万一打到你了呢?!”

    他还挺后怕的,温甜是个姑娘,身高只到他的肩膀,小巧玲珑,被抽一巴掌还得了,不得提着灯笼去见阎王。

    显然,裴烨把少女都想象成了纸糊的。

    温甜说:“我会躲开的。”

    她:“你要算什么帐。”

    裴烨这才想起正事来。

    他下午的时候被温甜摆了一道,尴尬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三天三夜不见人,或者干脆人生重来算了。清醒过后,又觉得自己心中恶气难消,越想越觉得自己丢了个大人,他立刻单方面宣布和温甜不共戴天。

    但就算是不共戴天,明天他俩也得走同一条路上学去。

    裴烨故作冷静,高冷的哼了一声,眼尾挑了起来,显得有些腻歪。

    “我是来跟你商量的。”

    “你刚才说算账。”温甜纠正他。

    裴烨从善如流:“我现在改成商量了!”

    温甜把门开大了些,说:“进来吧。”

    裴烨生怕这个女人在门口做什么手脚陷害他,这少爷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温甜淡定道:“没有暗器,你进来吧,少侠。”

    裴少侠于是又惊天动地的‘哼’了一声。

    温甜心中做了个中肯的评价:大小姐脾气。

    裴烨甫一进门,就把手中的文件袋往床上一扔。

    温甜问道:“这是什么?”

    她打开文件袋,里面三章薄薄的纸被拉了出来,引入眼帘的首先是几个大字,上书:《裴家契约婚姻公约(正式版)》

    温甜心想:什么狗玩意儿。

    裴烨站的笔直,冷笑道:“不继续看吗?”

    温甜看下去,又见该狗屁不通的公约上书:

    一、在学校不可公布关系,不得干预对方谈恋爱

    二、夫妻双方不可产生任何感情,十八岁以后和平离婚

    三、老婆的作业老公可以随便抄

    ……

    温甜心平气和的叠了叠纸,发表了自己建设性的感言:“裴烨,你考虑过练字吗。”

    裴烨歪着头看她,那模样就跟院子里那条小狗似的,蠢得要命。

    温甜说道:“我听闻古有狗爬字体,今有你裴烨不知道什么动物爬的字体。”

    她挑重点说:“我没看懂。”

    裴烨这下听懂温甜说什么了,他这份胡扯掰扯的公约来不及去打印,刚才纯手写出来,想他裴烨写字,向来是落笔惊鬼神的,温甜看不懂,俨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是古契丹流行的草书体写法。”裴烨面色薄红,胡乱掰扯,但兀自镇定,说的煞有其事。

    他一把夺过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公约,维持了一个酷哥的高冷,只耳朵根子红透了,补充道:

    “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你懂吗。”

    温甜不清楚有没有杀了山兔,但这书法一出,杀了语文老师绰绰有余。

    她一向不与傻逼论长短,她取了笔,说道:“约法三章。”

    裴烨把文件重新递给她:“约法三章,你叫温甜是吧,我告诉你,不许在学校里暴露我们两个人的任何关系。”

    温甜道:“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

    她没有看后面的条约,也不知道裴烨鸡毛的数了几条出来,她大笔一挥,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了最下面。

    温甜的字行云流水,好看的能裱起来挂在家里,相比之下,裴烨后面跟的二字——对比惨烈,不忍卒视。

    二人签好字后,裴烨冷静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绝不会跟你有任何发展。”他补充:“就算是我父母都不能更改我的意愿。”

    温甜寄人篱下,点头送客:“我会按照合约上的做。”

    裴烨嘀咕:“你最好不要搞什么花样。”

    温甜送客:“我什么花样都不会搞。”

    裴烨走到门口时,不忘继续冷笑,说道:“今天下午的事情咱俩没完。”

    温甜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她吃了药,睡意上来的很快,送走了裴烨,昏昏沉沉的就在黑暗中躺下了。

    裴烨回到自己房间中,又把这份公约拿出来看了两眼,左右看自己那个签名丑的很,因此又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瓶修正液,往文件上涂涂改改,写了好几遍自己的名字,写到满意了才作数。

    此时,裴烨尚且不知道,签名文件一但修改过签名,此文件就彻底失效。

    第二天一早,裴烨单独去上学,温甜走到后面,进了班级,对方就跟不认识她一样,撑着下巴看窗外。

    温甜记起那份约法三章的公约,于是也不做声。

    上午第一节课,班主任张燕提着一份家乐福超市环保袋进来,她从里面掏出一叠文件,一本语文书。

    “来,我们把成绩报一下,下午班会课按照这个成绩排座位,好同学先选,以后每次都这样,想自己选座位,就考好点儿。”

    张燕整理着讲台,一边说道:“顺便班会课把班干部选了,有意向当班干部的自己准备一百字的发言啊,裴烨!”

    她点名喊道,“你先暂时管一下班级。”

    裴烨想都没想,当机立断:“我不要。”

    张燕无非是因为裴烨在学校里出了名的不好惹,因此找这种小孩儿来管理班级,确实是一种方法。

    可她没想到裴烨拒绝的这么干脆,张燕说:“给我一个你不要的理由。”

    裴烨:“不想。”

    张燕当即开口:“陈朗,你来。”

    被点名的陈朗哀嚎一声。

    必过他可没有裴烨这么有骨气,哀嚎之后只能任劳任怨的去当人民的好儿子。

    张燕喊道:“温甜,来,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温甜站起身,裴烨一见她有动作,当即身体一僵。

    陈朗在前头嚷嚷:“选什么选啊,就咱们这个废物班级有什么好选的,哪儿有老师管啊,一到十名的分数加起来都没人家基地班倒数第一名的高!学个屁啊,混完了三年不就好了吗……”

    温甜走出办公室,张燕说道:“周主任要见你,你去政教处等他。”

    她拐了个弯去政教处,前脚跨进去,周主任见了她,立刻站了起来。

    “你就是温甜?”

    温甜沉默的点点头。

    周主任领着她到电脑前,他慢吞吞的按了几下鼠标,期间忘了几次简单的操作,找了隔壁老师替他调出了档案。

    这份档案正是温甜的学生档案,在获奖情况那一栏,从小学到初中,几乎拿完了国内国外各种金奖,含金量高的科学竞赛和数学竞赛一把一把的往外拿。

    周主任说:“你怎么来的时候不跟老师说明一下情况?”

    温甜低着头,目光落在自己的鞋尖上,好似她的鞋尖一瞬间成了全世界最有意思的电影。

    周主任急了,又说:“温甜,你这个情况很特殊,我看过你的中考成绩,你怎么会被分到十三班去?”

    言下之意,她的成绩,哪怕去京淮二中基地一班,也绝对是班上一等一拔尖的种子选手。

    温甜一句话没说,继续研究地面。

    周主任道:“这样,我给你安排一下转班的事情,你先在十三班读两天,过段时间我安排你去一班。”

    说到这里,温甜抬头望了他一眼。

    周主任被她一双眼睛给望心软了,语气连忙亲切了些,带着浓浓的属于长辈的关爱:“怎么,需要考虑一下吗?”

    温甜轻轻的点头。

    周主任等了会儿,说道:“也行,但是十三班不是一个利于你成长的班级,你是一个好苗子,老师也相信你自己能做出对的选择,先回班级吧。”

    她转个身就往外走,边上一位老师开口:“周老师,怎么,她不愿意去一班?”

    周主任道:“难说啊,今年十三班情况很复杂。”

    那人说:“怎么了?”

    周主任道:“裴老教授的孙子也在这个班,他中考一连交了四张白卷,挂了个末尾进了我们学校。”

    那老师奇了怪了,诧异道:“裴教授的孙子,不是那个全国……”

    周主任泡了一壶茶,乐道,“小孩子胡七胡八的乱搞,找个时间让张燕好好跟他谈话。”

    另一头,温甜刚出了门,便看见裴烨站在门口不远处,脸色黑的很,死死盯着温甜。

    “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温甜心道:奇了怪了,今天怎么谁都有话要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