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第27章 S1.E27.迷 局
    27,

    幸亏师姐习惯性修仙, 这么晚了还在实验室煮火锅,萧肃等了没多会儿, 就收到了她发来的雨样分析结果。

    感谢地环院大气系, 这么冷门的专业系主任都没有放弃治疗, 三年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申请了一个国家重点科研项目, 专门研究本省的雨水污染和治理状况。

    传统雨水污染研究, 一般是监控和治理氮磷污染、COD、BOD等等指标,但这个重点科研项目主要是研究雨水中的病原、细菌、原生物和寄生虫。

    因为平桥镇郊区近年来大力发展有机蔬菜种植,影响了附近的微环境,导致雨水中含有贾第虫和隐孢子虫,对农村的地下水造成了轻微的污染。研究人员为此做过跟踪研究, 发表的论文去年还得过一个行业奖。

    萧肃仔细看了一遍师姐的检测结果,心里稍微有了点儿底——靖川市区的雨水中主要是BOD和COD超标,而十水岭的雨水中则含有大量贾第虫和隐孢子虫。

    现在就看吴星宇那里能不能检出这两种寄生虫了……萧肃看看时间, 才九点半, 于是在UMBRA上呼叫了荣锐:【吃饭了吗?】

    荣锐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小清新的手作陶碗里盛着金黄色的面条, 盖着切成薄片的卤牛肉、诱人的溏心蛋, 还有几棵卖相完美的上海青。碗下面垫着巴宝莉格子餐巾, 旁边摆着雕工精美的鸡翅木筷子, 筷架居然是陶瓷小警盾,举着盾牌,一副盘古开天的厉害模样。

    荣锐:【晚饭, 我做的!】

    萧肃手指在键盘上顿了三秒,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难为他记得昨晚说过会煮泡面,今天专门煮了给自己看,还摆拍得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

    问题是你摆得再漂亮,滤镜再好看,它也只是泡面啊!

    小朋友的脑回路成年人不懂,这大概就是代沟吧?萧肃笑够了,没敢真的开嘲讽,赞道:【看上去好香啊,我都有点饿了。】

    荣锐发了个得意的表情,萧肃隔着WIFI都能感觉到他傲娇的小模样,给他发了两个拇指,才开始谈正事:【我有个问题,吴星宇的衣物现在在市局对吗?没有清洗吧?】

    荣锐:【当然没有,这是关键证物。】

    萧肃:【警方主要做了什么检查?】

    荣锐:【警方取了衣物和鞋上的泥土,和十水岭洼地的土壤做了对比分析,证明是一样的。另外,他鞋底的泥土中还掺有尤刚的血迹。】

    萧肃:【凶手是周四凌晨抛的尸,当时十水岭正在下雨,那么警方有没有检查过他衣服上的雨水?】

    荣锐沉默片刻,说:【好像没有。警方是周一下午收集的证物,当时吴星宇的衣服已经干透了,雨水都蒸发了,还怎么检验?】

    萧肃心中多了两分自信,说:【雨水不是纯水,泡过的衣物会留下微量证物。】

    荣锐:【哦,你是说类似酸雨,淋过以后会改变衣物的酸碱度?】

    萧肃:【不止,雨水里含有很多微生物,这些东西比酸碱度更直观,取样分析以后,根据种类、含量和比例,甚至能大致推断出下雨的地区。】

    荣锐顿了会儿,回道:【我明白了,如果吴星宇一到别墅就被迷晕了,那根本没办法冒雨抛尸。而真凶怕留下生物信息,应该不会脱了他的衣服穿起来去抛尸,最多把十水岭的泥土弄在他的裤脚和鞋底上。】

    萧肃激动地道:【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只要查一下吴星宇衣服上的微生物含量比例,就能判断他周四凌晨有没有在十水岭淋过雨!如果他鞋上有十水岭的泥,身上却没有十水岭的雨,那不是摆明了有人在陷害他吗?】

    荣锐:【这你也想得到,厉害……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并不知道十水岭的雨水里有哪些微生物,含量比例又是什么样的。】

    萧肃:【我知道,我有证据!】说着将师姐发来的雨样检查结果给他发了过去。

    荣锐看了很久,回:【OK了,我已经发给市局的同事了,他们明天会让人给吴星宇的衣服取样做比对。你这份结果我需要一份打印版做证物,由检测人签字,你们学院盖章。】

    萧肃真是赴汤蹈火都愿意:【雨样是我们院大气系的师兄取的,检测是我师姐,也就是伍心雨的姐姐做的,绝对没问题。我明天上午没课,一上班就去办手续,顺便把样品要一份给你拿过去。】

    荣锐:【直接送市局吧,正好我要过去办点事,顺便接你去递交证物,十点钟学校门口见。】

    萧肃自觉办成了有生以来一件大事,心情一下子多云转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说:【早点睡吧,明儿见。】

    荣锐却问:【你还饿吗?】

    被他一说萧肃还真觉得饿了,大概是心情放松的原因吧:【有点,这就去叫外卖宵夜。】

    荣锐:【酸奶蛋糕和甜甜圈在冰箱里,蔓越莓饼干和覆盆子奶豆在餐边柜第二个抽屉里,别吃多了。】

    萧肃简直惊呆,还没来得及说谢谢,他就下线了,纸袋子猫的头像变成灰色,一动不动。

    打开冰箱,最上层放着Lady M的酸奶蛋糕套装,抹茶、红丝绒、芝士……整整七种口味,旁边是一盒附近一家网红店的甜甜圈,也是七种口味。餐边柜的抽屉里放着圣诞老人形状的铁盒,里面是蔓越莓饼干和覆盆子奶豆,独立包装,上面标着周一到周日。

    这孩子是给他买好了一周的零食吗?萧肃一时间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谁会想到高冷傲娇的荣锐居然这么无聊……哦不对,应该是有爱心?

    简直比吴星宇这个傻直男强十倍!

    不不不,吴星宇和他可是十几年的交情,互相写在讣告名单第一位的那种,不能为了几份甜点就把他排在小警盾小朋友的后面!萧肃连念两遍“罪过啊罪过”,拿了一块红丝绒酸奶蛋糕,一个果冻甜甜圈,倒了半杯牛奶大吃起来。

    第二天上午,萧肃一上班就去实验室找了一趟师姐,请她去隔壁大气系找找昨天的帅哥师兄,要一份雨水样品。

    其实他自己也可以去,但是……还是给师姐创造一点接触帅哥的机会吧,毕竟她贴了那么多面膜,过几天还要买爱马仕,总得有机会背出去秀是不是?

    师姐果然很上道,梳了头发,专门换了件雪白的新大褂才去找师兄,回来脸上隐隐带着一丝娇羞:“雨样拿到了,检测结果也签字盖章了,你怎么谢我?”

    是你怎么谢我才对吧?萧肃忍着笑真诚地说:“谢谢师姐,要么我送你个爱马仕吧?”

    师姐吃了一惊,呆呆地道:“师弟,你家股票这两天涨停了?”

    萧肃摇头道:“我有一个好哥们儿以前做微商的,现在从良了,还有一批高仿堆在我家车库里,爱马仕香奈儿普拉达……应有尽有!哪天你过去随便挑吧,给你妹也挑一个。”

    师姐炸毛道:“滚!”

    萧肃大笑,又道歉:“开玩笑的,周末请你们吃饭,阳澄湖大闸蟹刚上市,虾蛄也正肥。”

    师姐转怒为喜:“这还差不多!”

    萧肃心情好,差点忘了自己是个抠逼,高高兴兴告别师姐,去校门口等荣锐。刚走到一半,手机响了,是老妈方卉慈的秘书打来的:“萧先生,您昨天说要给您那位姓吴的朋友请个律师,我跟方总讲了,她直接给周律师打了电话。周律师说他今天上午正好有空,让你直接跟他联系。”

    周律师是方卉慈的老同学,这些年方氏的法务工作一直是他的律所代理的,萧肃没想到老妈竟然请他出山,心中顿时更加安定。

    在微信上和周律师约好一会儿在市局见,荣锐的消息也来了,萧肃小跑两步赶到校门口,荣锒的超跑刚好到。

    今天开车的是荣锒,大概是被荣锐的急刹车整怕了吧。萧肃上了后座,将装着证物的纸袋子递给副驾位上的荣锐:“都在这儿了……你们今天去市局干什么?408案有什么新进展吗?”

    荣锐接了袋子,打开一一看过,说:“我和老孙要调查巧颜的抗衰针项目,去跟市局拿一份协调函。”

    荣锒发动车子,说:“我要去法医那里,看看吕白的尸体这段时间有没有新的变化。”今天的荣法医也是视觉冲击MAX,金发用格子发带束在脑后,穿着修身的米色风衣,配巴宝莉格子围巾,英俊得简直像欧洲高阶模特。

    萧肃平日也算注重仪表了,衬衫西裤三件套,但每次站在他旁边就自惭形秽,感觉自己宛如搬砖的糙汉。

    荣锒十分享受他欣赏的目光,无视荣锐的低气压,理了理脖子上的格子围巾,抽了两下鼻子,忽然皱眉:“怎么一股方便面味儿?你他妈昨天拿我围巾干嘛了?”

    荣锐迅速开启被动技能“薛定谔的聋”,扭头面无表情地欣赏着外面的街景。萧肃倒是心中一动,仔细看了看,发现荣锒这围巾……怎么跟昨天荣锐垫方便面碗的餐巾挺像?

    别是方便面汤洒在上面了吧?

    不过这种事还是别告诉他了……萧肃慢慢将自己挪到椅背的阴影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同时感觉荣法医的形象似乎也不那么精致了。

    十点半,三人到了市局,荣锐去刑警队递交证物,荣锒去了法医处,萧肃站在门外一棵大树下等周律师。

    大概等了五分钟,周律师来了,萧肃正要过去,忽见一辆酒红色玛莎拉蒂停在他身边,一名年轻貌美的女郎从车窗内探出头:“周律师。”

    “哦,尤总。”周律师停下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

    萧肃注意到她左臂戴着黑纱,身上的衣裙也是黑色,虽然戴着墨镜,但依稀能看出眼睛红肿。联想到她的姓,以及和张婵娟有五六分相似的相貌,立刻便猜到她是尤刚的女儿,尤莉。

    两人寒暄几句,尤莉声音沙哑地说:“谁也没料到爸爸会遇上这种事,还好凶手已经被抓住了。”

    周律师身为凶手的代理人,脸色丝毫不变,温语道:“节哀顺变,照顾好张董,她和你父亲同甘共苦这么多年,不容易。”

    “谢谢。”尤莉低声说,“我妈哭昏过去好几次,现在还在医院打吊瓶。唉……我今天来就是想尽快领回爸爸的遗体,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也好让我妈早点平静下来。”

    “应该的。”周律师温和地说,“如果警方的检验已经做完了,应该是可以领回的。”

    尤莉点点头,又问:“您今天怎么来市局?是方氏出了什么事么?”

    “哦,不是,是帮朋友个忙,代理一件案子。”周律师依旧微笑,不动声色地道,“方董的人情,我也不好推辞。”

    尤莉没有多想,寒暄两句便告辞离去。萧肃等她的车进了停车场,才过去和周律师打招呼:“周伯伯。”

    “阿肃。”周律师拍拍他肩膀,“听你妈说你留校当老师了?”

    “是啊,没别的本事,只能误人子弟了。”萧肃笑,问他道,“刚才那就是巧颜的执行总裁尤莉?”

    周律师点点头:“来给她爸爸办遗体领回手续的……你妈说你那个好朋友就是这件案子的第一嫌疑人?”

    萧肃觉得有点尴尬,但看他淡定自若,不禁感叹姜还是老的辣,简单扼要地将吴星宇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周律师边听边在手机上记,等他说完点头道:“我大体知道了,一会进去办好手续,争取见他一面,听听他怎么讲。”

    “谢谢您了,周伯伯。”萧肃感激不已。

    周律师进去办手续,萧肃在大厅等荣锐。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荣锐从楼上下来,对他说:“证物已经交给负责人了,他们下午会安排检验吴星宇的衣物。”

    萧肃点头,他又道:“刚刚有个姓周的律师来办手续,说是吴星宇的代理。”

    “是我妈的老同学,我家公司长期合作那家律所的合伙人。”萧肃说,“我也没想到我妈能请得动他,他现在很少亲自出手接案子了。”

    “哦,那你妈也很看重吴星宇啊。”荣锐淡淡说,虽然表情还和平时一样冷峻,语气也没有什么起伏,但萧肃隐隐感觉到他又在散发低气压了,下意识解释道:“我们是铁哥们,我父亲去世那一段他一直陪着我,他父亲出事那一阵我也一直陪着他。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

    荣锐歪着头“嗯”了一声,说:“亲兄弟啊?”

    “呵呵,是啊……”萧肃对他这种没来由的小心眼儿有点头大,但想想自己小时候似乎也是这样,如果要好的小朋友和别人亲近,偶尔也会不高兴,便释然了——也许这孩子只是幼儿期比较长吧?

    转了个话题,问:“尤莉是不是来申领她父亲的遗体了?”

    荣锐别扭了一下也就过了,说:“是的,不过有你新提交的证据,加上周律师提出的一些问题,警方产生了新的怀疑,所以她暂时还办不了领回手续。”

    萧肃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问道:“警方有什么新的怀疑?”

    “如果证明吴星宇周四凌晨没有去过抛尸现场,那么他就是被陷害的,凶手另有其人。”荣锐说,“从通话记录看,吴星宇本来和张婵娟约好周五去别墅见尤刚,结果周三她忽然打电话改期,让他下午就去。而吴星宇一到那里,就掉进了陷阱。”

    萧肃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张婵娟的嫌疑很大?”

    “对。”荣锐说,“而且她也有作案的动机,记得我昨天告诉过你,尤刚前一阵刚刚为他的私生子改过遗嘱,把原属于尤莉的部分股份划给了儿子。张婵娟虽然对小三并不在意,但对尤莉这个女儿非常看重。而且巧颜正在商业扩张的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她恐怕没办法容忍丈夫这种釜底抽薪的做法。”

    这个推测颇符合常理,但有一个致命的漏洞,萧肃皱眉道:“可是张婵娟有不在场证明,尤刚死的时候她和尤莉正在参加酒会。”

    “所以警方这两天会重新整理关于她的证据。”荣锐说,“而且尤莉今天来领遗体,不免有点着急了些。虽然入土为安是人之常情,但尤刚是被杀害的,一般情况下凶杀案的家属第一诉求是严惩凶手,不会在案发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要求火化遗体。”

    萧肃越发觉得这个案子瘆人了:“尤莉不会也有嫌疑吧?”明明这母女俩看上去都体体面面、娇娇弱弱的,不管杀夫还是弑父,都有点冲破他这个正常人的底线。

    “警方也会调查尤莉的。”荣锐看了看表,说,“走吧,都这个点儿了,周律师一时半会忙不完,你下午是不是还有课?”

    “两点钟有一堂大课。”萧肃说,“也该回学校了。”

    两人从市局出来,已经快十一点半了,天上又淅淅沥沥飘起了雨点儿。荣锒有事提前走了,他们俩只能站在路边打车,结果雨天车难打,等了快十分钟也没等到一辆。

    萧肃打了个喷嚏。荣锐右手握住风衣前襟,又松开了,大约觉得这个场景下把衣服脱给他有点太刻意,扭头往对面看了看,说:“你不是要换车吗?那边有一家4S店。”

    “啊?”萧肃黑人问号脸,作为一个土豪他还真没想过“打不到车就买一辆”这么玛丽苏的事情。

    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反正车要买,这个点儿买还能省一趟出租车钱呢。

    精打细算的萧老师立刻同意了:“过去看看。”

    4S店里正在放饭,销售顾问没想到周三中午下着雨还有人来看豪车,牙缝里的芹菜都没来得及抠掉便跑来给他们介绍。

    萧肃对车没什么执念,只有两点要求,一是好看,二是省油。谁知看了半天,发现好看的都不省油……

    荣锐乖乖陪他看车,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指着一辆奔驰城市越野:“就它吧。”

    选择困难症萧老师还在犹豫:“好看是好看,但是油耗有点高……”

    “颜控没有资格奢求油耗。”荣锐一脸鄙夷地说,“这就像你找对象,漂亮的都不是省油的灯,省油的灯都肯定比你丑!”

    萧肃竟然无法反驳,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你这都什么歪理邪说……”

    “刷卡!”荣锐对销售顾问说,“有现货吗?”

    顾问有点惊呆,实在不明白这俩人是个什么关系,不过说起来都挺好看的,再大的颜控也没得挑:“有有有,不过您不试试车吗?”

    “不用。”荣锐回头对萧肃说:“哥,你信我,就买它吧。”

    萧肃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掏出黑金卡:“刷一辆吧,黑色就行。”看着销售顾问刷卡填表提车,忽然有一种自己是妻管严的感觉。

    不,这一定是错觉!

    十二点半,萧肃开着他价值两百万的新车出了4S店,除了陈建国的神兽,这大概是他花钱最多最果断的一次了。

    荣锐面对两百万的发|票面不改色心不跳,在副驾位给他整理各种说明书和票据,最后放在手套箱里:“记得去换车牌,临时牌有效期短,而且不能出市,很麻烦。”

    萧肃刚才还在为了钱心疼,现在发现新车开着比minicooper顺手得多,心情也好了:“知道了……一起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荣锐低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下才说:“雨越来越大了,找饭店还要淋雨,不如叫外卖去你家吃吧,你两点钟不是还要上课吗?”

    萧肃一想也是:“吃什么?上次你点那个小鲍鱼很好吃,哪家的?”

    “我点吧,你专心开车。”

    两人到家的时候,外卖也刚好到。萧肃感觉有点着凉,在卫生间洗手的时候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结果吃完饭荣锐也开始打喷嚏了,用纸巾捂着嘴说:“哥,我好像被你传染了,有点头疼。”

    萧肃特别内疚,他属于抵抗力比较差的那种,靖川市一年两次流感,他特别捧场地每回都要感染,没想到这次害荣锐也中标了。

    早知道刚才吃饭就分碗筷了……萧肃从药箱里找了两片感冒药,自己吃了一片,给荣锐吃了一片。荣锐收拾了饭盒要走,道别的工夫打了七八个喷嚏。萧肃干脆说:“你别急着走了,在我这儿睡一觉,捂一捂吧。反正才一点半,等老孙找你你再去。”

    荣锐捂着嘴瓮声瓮气地说:“万一我要出去买东西,门锁了就进不来了。”

    萧肃也没多想,说:“给你录个指纹吧,随便你出去买什么都能进来。”

    荣锐点点头,又迟疑着道:“这合适吗?咱俩又不熟,你不怕我给你卷包儿会了?”

    “你卷吧。”萧肃打开电子锁,握着他的手指给他录指纹,“卷了我立马报警,报老孙把你抓起来。”

    荣锐瓮声瓮气地笑,目送他背着邮差包出门,特别乖地挥挥手:“哥再见,好好上班。”

    “回去睡吧,衣柜里还有厚被子,叠一张捂着去。”萧肃关门下楼,站在电梯里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自己怎么糊里糊涂就给一个才见过几面的小警察录了门锁指纹?

    要知道吴星宇都进不了他家门呢。

    唉算了,谁让小屁孩病了呢。

    惦记着荣锐的感冒,萧肃下午上课有点心不在焉,平时下课后都要去泡图书馆的,今天早早就回家了。

    谁知到家的时候荣锐已经走了,楼上的大床特意收拾过,难为他把蚕丝被叠得豆腐块一样方正。萧肃在吧台上找到他留的便签纸,上面写着:有事先走了,给你定了晚餐外卖,记得吃饭,别敷衍自己。

    荣锐的字意外地好看,标准的颜体,端庄工整、气度严谨,随手涂画也是一副大家风范,怪不得当初看不上吴星宇的烂字儿。

    萧肃不禁有些好奇他的家世。荣锐衣着朴素,浑身上下没有一件看得出牌子的东西,但他整个人似乎就代表着一种极致的奢侈——优良的教养、出色的身手、常人难以想象的职业,以及对金钱漫不经心的态度。

    还有他的字——这种层次的书法,没有一流的老师手把手从小教,是练不出来的。

    神奇的小孩……萧肃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打开电子锁想抹掉他的指纹,顿了下又合上了。

    录都录了,就留着吧。

    接下来的两天,萧肃一直和周律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从他那里得知吴星宇的衣物上果然没有检出贾第虫和隐孢子虫,警方已经初步认定他是被人栽赃陷害的,经过对尤刚社会关系的梳理,锁定了新的嫌疑人——张婵娟。

    萧肃想给吴星宇办取保候审,周律师说有点难度,要等下周调查明朗化以后才能提出申请。不过他说吴星宇状态还可以,知道萧肃在外面替自己奔走,特别放心,好吃好睡,连警察都觉得他是凶杀嫌疑人里的一朵奇葩。

    萧肃一边觉得这货太无厘头,一边又觉得他这样也好,不然周律师整天面对一个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委托人,怪郁闷的。

    转眼又是周末,失踪了好几天的荣锐终于在UMBRA上给萧肃发了个消息,说要跟他聊聊案件的进展。

    萧肃从碧月湖赶到loft的时候,荣锐已经在厨房里洗菜了。萧肃看着一吧台的肥牛鱼蛋大明虾,有点懵逼:“你这是做什么?”

    “做火锅啊。”荣锐居然还系了一条围裙,黑色缎面的,法式大厨用的那种,布料紧紧裹在腰上,越发显得他颀长挺拔,青春逼人。

    “天气冷了,吃火锅正好。”荣锐完全拿自己不当外人,一边搅麻酱香油,一边问他,“吃辣吗?我买了韭菜花和老干妈。”

    萧肃有一种走错别人家的感觉,但想想自己“引狼入室”,似乎也没办法抱怨了,只能坐在高脚椅上等着吃荣锐小朋友唯二擅长的美食。

    海底捞底料拯救了他们俩贫瘠的厨艺,所幸荣锐刀工极好,片的肥牛几乎能和机器刨出来的媲美,大虾处理得干净利落,一丝泥线都没有,不知道是闲的还是显摆,愣是把白萝卜雕成了海棠花。

    萧肃都不忍心下嘴吃了。

    “这两天在忙什么?没见你上UMBRA,也没发微博。”萧肃等着开锅,随口问他。

    “出差,去了一趟珑州。”荣锐给他倒了一杯甘蔗汁,说,“巧颜提供的资料,他们和瑞典那家公司达成初步协议,打算在圣诞节前后推出国产抗衰针,试点放在珑州的新医院里。”

    “珑州?”萧肃有些意外,“尤刚和张婵娟的大本营在靖川,为什么要把新项目放在珑州?那边经济不如这边发达,交通也没有这边便利。”

    “巧颜的说法,是想开拓西部市场。”荣锐说,“靖川这边已经是他们一家独大,再往东有好几家实力雄厚的同行,市场也趋于饱和。所以尤莉打算另辟蹊径,从欠发达地区着手,提前抢占市场。”

    这倒也是个说法,萧肃挑了挑眉,说:“你们有什么发现?”

    “拿到了一些技术资料,签约合同什么的。”荣锐说,“我和老孙初步分析了一下,看不出什么问题,技术资料已经交给伍心雨去研究了。”

    “能提交给官方的东西,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萧肃说,“是不是还得从其他渠道入手?”

    荣锐点点头:“最好是有内部的人提供证据,我和老孙正在研究他们的核心成员,看能不能打开缺口。”

    火锅开了,萧肃夹了些白萝卜放进去,荣锐无语地说:“哥你会不会吃火锅啊?一开始要先放肉,等汤煮浓了再放素菜。”

    萧肃发现自己不但不会做饭,连吃都不会了,郁闷地说:“白萝卜要煮透了入味了才好吃,放晚了等煮好我都吃饱了。”

    “什么逻辑啊……萝卜有什么好吃。”荣锐嗤之以鼻,但还是又给他下了几块白萝卜。

    “萝卜赛人参。”萧肃不服气了,“我就喜欢吃萝卜。”

    “这不是给你煮了么?”

    萧肃捏着筷子,忽然发现自己被这小屁孩给传染了,怎么也变得幼稚任性起来了!

    好烦啊,人家是成熟稳重优雅的萧老师啊!

    优雅的萧老师优雅地吃着牛肉,幼稚的荣警官在对面给他剥明虾:“吴星宇的案子,周律师给你说进展了吗?”

    “说了。”萧肃简单讲了几句。荣锐说:“这不算最新的,我下午回来之前刚看了他们的进度表,顺便拷了一份问询记录。”

    萧肃忙道:“快给我看看。”

    荣锐掏出手机,打开一个文件递给他:“警方怀疑张婵娟,所以重新问询了她们身边的人,包括秘书、保姆、司机……然后根据这些人的口供,重新梳理了案发当天她的时间线。”

    这件案子现在最棘手的问题,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张婵娟没有作案时间。萧肃点开文件,惊讶地发现居然不是笔录,而是视频。

    第一段视频是张婵娟的保姆,一个干净利落的中年女子:“太太上午九点左右说要和尤小姐出去逛街,中午不回来吃饭。大概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她一个人回来了,叫了化妆师给她做晚宴的造型。六点半的时候,她的秘书来接她去参加一个酒会,回家大概十点半……对,她是和尤小姐一起回来的。”

    警察问她尤莉下午为什么没一起回来,保姆说:“尤小姐在市里有自己的房子,她不太喜欢太太的化妆师,嫌土,所以一般是自己做造型的。”

    警察问她晚上十点以后母女俩有没有离开过家,保姆摇头:“没有,我记得很清楚,那晚有点飘雨,尤小姐例假来了,大晚上喊肚子疼,大概一点多的时候,太太下楼喊我去给她煮一碗红糖姜茶。后来快三点的时候,她又叫司机出去买止疼药,说尤小姐受了凉,姜茶也不管用。”

    “你确定你见到她们两个人了?”警察问。

    “当然。”保姆说,“我手机关机了,太太专门下楼来敲我的门。我送姜茶上去的时候,听见尤小姐疼得直哼唧,太太一直在温柔地安慰她。”

    萧肃又打开了酒会接待人的询问视频,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在画面中说:“张女士是晚上七点左右到酒店的,她一个人,我还问她尤小姐怎么没来,她说已经来了,礼服有点问题,在车里收拾呢。后来我忙着协调酒水音乐什么的,就没再关注,大概晚上九点半酒会结束的时候,我在门口送宾客,看到她和尤小姐挽着手出来……所以我想尤小姐差不多是和她一起来,一起走的吧。”

    后面两段视频是张婵娟的秘书,和她的化妆师录的,基本证明了保姆和酒会接待人的证词,张婵娟从下午五点直到次日清晨一直在靖川市。

    萧肃看完所有视频,关了UMBRA,说:“尤刚死于傍晚,那段时间张婵娟在酒会上。凶手抛尸是周四凌晨,她整晚没有离开家,根本没有时间。”

    荣锐道:“尤刚修改遗嘱,除了张婵娟以外,还有一个人的利益受到了直接的损失。”

    “尤莉?”

    荣锐点点头:“从保姆的证词看,尤莉周三上午和张婵娟出门逛街,但下午五点钟并没有和张婵娟一起回来,也就是说,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九点这段时间里没有人见过她。酒会负责人只能证明她晚上九点半和母亲一起离开,并不能证明她之前一直在酒会现场。另外,周四凌晨这段时间,虽然张婵娟说她不舒服,指使保姆和司机弄这买那,但这两个人始终只见过张婵娟一个人,听到尤莉的声音,并没有见到她本人。”

    萧肃也道:“是,这一段我觉得很奇怪,张婵娟的行为有一种很刻意的感觉,好像为了证明尤莉和自己在一起,特意大半夜折腾保姆和司机似的。”

    “所以,尤莉的不在场证明很薄弱。”荣锐说,“警方也发现这一点了,正在进一步调查。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一个人很难无声无息地出现,或者无声无息地消失。”

    萧肃想起那天上午在市局门口见过的尤莉,悲悲戚戚,娇娇弱弱的样子,实在让人无法相信能做出弑父这么可怕的事情:“如果凶手真的是尤莉,那她也太可怕了——七点杀人,九点半赶到酒会,中间只有两个多小时,还要飞车……她的情绪简直零冷却,天生的杀人凶手啊!”

    而且她从酒会回来以后,马上又赶回别墅抛尸,冒着大雨栽赃吴星宇……这素质,说是专业杀手也不为过吧?

    萧肃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荣锐将煮酥了的白萝卜海棠花给他夹到吃碟里,说:“这也是我疑惑的一点,虽然尤莉的时间对的上,但太紧了,考虑到她的既往履历、情感因素,很难相信她能把一件凶杀案策划得这么极致,这么冷静——她杀的还是自己的父亲!”

    萧肃咬了一口萝卜花,迟疑道:“会不会有帮手?”

    “不排除,但杀夫弑父这种事,肯定越少人知道越好。”荣锐沉吟少顷,低声说,“其实除了尤莉杀人,张婵娟包庇这个猜测之外,我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推测。”

    “哦?”

    荣锐说:“母女俩上午九点出门,张婵娟下午五点才回家。吴星宇接到她的电话,让他当天下午去别墅见尤刚,是中午一点。”

    萧肃意识到了什么。荣锐接着道:“有没有可能,尤刚在张婵娟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死了?否则她为什么忽然更改原定星期五的约定,让吴星宇当天下午就过去?”

    萧肃将时间线计算了一遍,发现这么推的话,整件事的逻辑就顺畅多了——张婵娟和尤莉九点钟去别墅和尤刚谈判,路程需要两个半到三小时,正好是十二点左右。然后谈判失败,张婵娟失手把尤刚给杀了,情急之下想找个替罪羊,于是一点左右给吴星宇打了个电话。

    两人收拾现场需要一两个小时,两点多钟张婵娟出发回市里,五点钟到家,给尤莉打掩护。尤莉在别墅等到七点,迷晕吴星宇,九点半赶回市区,假装参加完酒会,回家以后再次让张婵娟打掩护,自己溜出去处理尸体,凌晨把尤刚丢到了十水岭的洼地里。

    张婵娟夫妻感情淡漠,年纪大,见得多,心理素质好,死了老公照样参加酒会。尤莉年轻,和父亲有一定的感情,但只要人不是她杀的,她的心理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最重要的是,尤莉和母亲感情深厚,利益相通,这一点也许足够领她战胜对父亲死亡的恐惧。

    但是这个推测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张婵娟母女是怎么伪造尤刚的死亡时间的?

    作者有话要说:  荣锐:我哥被子好好闻……

    荣锒:我的围巾好难闻……

    三更合一。

    明天继续~晚上睡觉前来给大家发红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