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第25章 S1.E525.思路
    25,

    萧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大床上,地热开着,四周很暖和。

    身上出了一层薄汗,衬衫和裤子都睡得皱巴巴的,萧肃起床换了家居服,下楼的时候看到吧台上摆着四菜一汤,虽然用盘子扣着,仍能闻到诱人的香味。

    “好香啊,你做了什么?”萧肃回头,吓了一跳——荣锐蹲在玻璃缸前,头上顶着一脸厌世的绿鬣蜥。

    这是个什么体位?萧肃有点惊呆。荣锐梗着脖子说:“我只是打开盖子看了看,它就窜上来了,我在等它回去——它玩够了会回去的吧?”

    萧肃简直要爆笑,将大王抱回玻璃缸,道:“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它耐心可好了。”

    荣锐僵硬的肩颈瞬间放松下来,悻悻道:“好烦啊,绿油油地趴在我头上,多不吉利……”

    萧肃忍着笑帮他压了压翘起的呆毛,说:“那我替它给你道歉?它很少亲人的,一定是太喜欢你了。”

    荣锐一脸不稀罕的表情:“洗手吃饭,都要凉了。”

    “怎么不叫醒我?”

    荣锐盛饭舀汤,说:“叫什么啊,抱你上楼都没醒……你怎么那么轻,资料上说七十公斤,根本没有吧?

    “冬天称的吧,大概是毛重?”

    其实萧肃不算矮,身架也算挺拔,只是从来不运动,饭量又小,所以这两年越来越瘦了。

    “多吃点。”荣锐的结论简单粗暴,给他的骨碟里夹了一大块鲍鱼,又舀了一大勺西红柿牛腩。

    萧肃吃了两口,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冰箱里根本没有鲍鱼,他怎么做出这道菜的?

    荣锐见他顿住,龇牙一笑,拄着下巴问:“好吃吗?”

    萧肃点点头:“哪个是你做的?”

    “米饭。”荣锐特别老实地说,“还有西红柿蛋汤。”

    “……”所以我吃的还是外卖对吗?

    “我说了我就会一点点。”荣锐说,“我真不是谦虚。”

    萧肃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样子,完全没脾气,但想想自己连个鸡蛋都煮不熟,他小小年纪居然会煮米饭,已经是天才了!

    “我还会做火锅。”荣锐大概是被他的表情伤害了,开始挽尊,“我做的泡面也超好吃。”

    萧肃勉为其难地说:“你真棒!”

    荣锐低头吃饭,气压很低的样子。萧肃赶紧顺毛摸:“真的,我也做过蛋汤,不知道为什么蛋花全溢出来了,差点弄坏了煤气灶……你真的很棒了。”

    荣锐抬头:“哥,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所以我是送了个槽给你吐吗?

    互相伤害了一下,两人的胃口都开了,萧肃吃了两碗饭,荣锐则吃掉了四分之三的牛腩。

    番茄蛋汤意外地好喝,萧肃吃完饭又盛了半碗。荣锐有点高兴的样子,支着下巴跟他说:“刚才收到了市局的消息,关于吴律师的。”

    萧肃忙问:“怎么样?”

    “他家境是不是不好?”荣锐问,“尤刚的合同对他来说很重要?”

    萧肃知道这个信息对吴星宇不利,但还是实事求是地说:“是的,他父母都是乡下人,他考上重点高中以后,跟他来靖川市谋生活。那还是八、九年前吧,他爸申请了市里的贫困扶助项目,在公交站旁边卖阳光早餐,结果被一辆冲上人行道的车给撞了,瘫痪。车主是个老赖,拖着赔偿款不给,吴星宇十几岁就法院、医院两头跑,后来才决定考法学院。”

    顿了下,说:“没错,他一向很缺钱,律所给他带薪读研,但薪水很少,只有做项目才能拿绩效奖金。但我要说,他这个人从骨子里对法律有着虔诚的信仰,如果当年不是警方秉公执法,法院强制执行,他根本拿不到赔偿金,他爸也活不到今天。”

    “所以他绝对不会为了点绩效奖金,怀恨在心杀了尤刚。”萧肃笃定地说,“再说,尤刚不是答应他继续委托了吗?他还有什么动机杀人?”

    “尤刚那条继续委托的消息,是死后发送的。”荣锐说,“尤刚的手机上有他的指纹,虽然擦过了,但还是有残留的半枚能对得上。”

    萧肃沉默片刻,问:“还有什么对他不利的证据吗?”

    “很多。”荣锐说,“第一现场——也就是别墅的客厅里,有打斗的痕迹,一些隐蔽处有他没清理掉的脚印和指纹。你的车胎沾有第二现场,也就是抛尸地附近的泥土。警方从他宿舍里搜出了事发时他穿过的衣物,上面也有抛尸地的土壤。还有最关键的证据——他的手表表链里检出了尤刚的血液。除此之外,就是我之前给你说的,他没有任何不在场证据,而一个健康正常的成年男人,是不可能在车里睡两天的。”

    “他可能被麻醉,昏迷了。”

    “他体内没有检出麻醉剂。”荣锐说,“你也说过,时间太久了,他还洗过澡,根本留不下什么。”

    萧肃心情沉重,默然不语。荣锐给他倒了杯热水,说:“但也不是没有疑点,第一,是他那天在校医院做的血常规,红细胞很高,有点像吸入麻醉以后的症状。”

    萧肃插言道:“我当时也有这个怀疑,但医生说也许是他两天两夜没进食造成的。”

    “所以说这只是个疑点,不算证据。”荣锐说,“还有另一点,就是作案时间——如果他周三傍晚杀人,连夜抛尸,那周四白天就能返回学校,为什么会在那里待到周五晚上?”

    萧肃一愣:“是啊,这不符合逻辑。”

    “警方发现第一现场有整理清洁过的痕迹,所以怀疑他抛尸之后返回过别墅,但这个解释我认为太过牵强,他最晚周四夜里也该做完一切了,完全没必要在那儿多待一天一夜。”

    萧肃想了会儿,说:“除非麻醉过量——你知道,有些人天生对麻醉剂耐受性差,正常剂量往往会导致他们昏迷更久的时间。”

    “我跟他们提一下。”

    荣锐喝了一口汤,说:“哥,现在我们假设吴星宇是无辜的,想要替他脱罪,无非两个思路,一个是证明他没有到过犯罪现场,一个是找到真正的凶手。”

    第一个思路,暂时没有解法,萧肃差不多可以确定吴星宇是被人故意陷害的,对方之所以设下圈套把他骗过去,就是为了造成他在现场的假象。那么多证据想要一一推翻,谈何容易。

    第二个思路呢?萧肃喃喃道:“谁会杀了尤刚?我妈说过,他三十年前就在靖川市呼风唤雨,是全国数得上的地产商,财大势大……”

    “尤刚今年五十九岁,身材魁梧,老当益壮,想要杀他并不容易。”荣锐说,“从第一现场的痕迹看,打斗并不激烈,也就是说,凶手一击致命,尤刚当时可能完全没有提防。另外,门锁也没有被破坏的迹象。”

    “你是说……”

    “凶手是尤刚的熟人,至少是认识的人。”荣锐淡淡道,“说不定还是亲人。”

    萧肃猛地想起了张婵娟,脱口而出:“案发期间他妻子在哪儿?他是不是还有个女儿?”

    “已经查过了,他的妻女都在周三晚上参加了一个行业酒会,抛尸的话,没有这个时间。”荣锐说,“刑警现在正在排查他的其他社会关系。”

    萧肃想起老妈秘书发给他的“巧颜”资料,打开笔记本下载解压。荣锐歪头看了一眼,说:“这个我已经看过了,你家秘书工作很细致,还查了张婵娟不少八卦。”

    “哦?在哪儿?”

    荣锐挡开萧肃的手,在触控板上拨拉了两下,将文件拉到偏下端:“这儿。”

    萧肃一目十行,看得眼界大开——张婵娟官二代出身,比尤刚大了整整三岁。尤刚靠着老丈人发家致富,结果人到中年岳父退休,便开始翻身农奴把歌唱,玩起了各种各样的小三。

    好在他这人喜新不厌旧,彩旗飘飘红旗不倒,张婵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独生女儿尤莉的身上。尤莉也确实很给力,这些年“巧颜”的成功基本全是她的功劳,和那家瑞典公司的合作,也一直是她在经手。

    “这也……太复杂了吧?”萧肃叹道,“这个尤刚,光曝出来的绯闻就这么多,他老婆怎么受得了?”

    “有钱人家都这样吧?”荣锐摸着下巴看萧肃。萧肃回过味儿来,摇头道:“反正我家不这样,我爸是个很专一的男人。”

    “那你呢?”

    萧肃莫名觉得他的眼神很有攻击性,挪开视线,“我是个独身主义者,专不专一都没有差别。”

    荣锐捻了一下左耳的助听器,问:“你说什么?”

    萧肃被他气得想笑:“我说我人生的理想就是结十次婚娶八个老婆。”

    “你再说一遍?”

    “……你还吃不吃了?不吃我收拾盘子了。”

    “哦,我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大王蜥:烦躁,新来的竟然不爱我,只围着铲屎官打转,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