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20.焦虑
    20,

    三人在约定时间之前赶到了靖川市局,吕洁提前一刻钟已经到了,正在问询室等候。

    荣锐和一名主管冥婚女尸案的刑警进去做笔录,隔着一道玻璃墙,萧肃和荣锒站在隔壁的监控室里,同步监听他们的谈话。

    吕洁三十五岁上下,和妹妹吕白长得并不相像,大众脸,短发修剪成利落的bobo头,穿着中规中矩的职业装,满脸都是时差导致的疲惫。

    荣锐给她带了一杯咖啡进去,不是警局常备的速溶咖啡,而是在门口买的costa。吕洁接过咖啡的时候脸色明显舒展了一下,不像之前一个人坐在那里时那样紧绷。

    主管刑警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算是开场白,之后便开始进入正题:“吕女士,你妹妹的案子,已经有专人去她住处那边查了,一有进展我们就会通知你和你的家人,请你们放心。”

    吕洁低声说了句“谢谢”,嗓音苦涩:“人已经没了,我们现在就想找到凶手,让小白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主管刑警皱了皱眉,还没开口,吕洁便抢着道:“我知道,初次尸检排除了他杀,警方的结论是病逝,你们现在的重点只是找到倒卖尸体的人。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了解我的妹妹,她从小到大心脏健康得很,根本不可能猝死!退一万步说,即使她真的得了心脏病,也绝不会瞒着我这个姐姐!”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有考虑。”主管刑警等她稍稍平静一点,开口道,“我们调查了吕白名下所有的病例,迄今为止尚未发现相关的问诊记录。但我们从她身边的朋友那里得知,她曾多次出国求诊,从她的社交账号也可以查到对应的动态。因为我们无法调取国外的病例,所以暂时无法确定她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宿疾。”

    刑警犀利的视线锁定吕洁的双眸:“作为她最信任的姐姐,吕女士,你清楚这些事吗?”

    吕洁眼神一闪,无奈道:“我都清楚,不过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们,她去国外并不是看病,而是整容——她是一个网红,说难听一点,是靠脸吃饭的人,相信你们能够理解。我有她在韩国、日本和瑞典的电子病历,如果需要,可以全部发给你们。”

    隔着单面镜墙,萧肃注意到一个词——瑞典。

    论整形,恐怕全世界都没有比日本和韩国更发达的市场了,她还去瑞典干什么?

    荣锐一直在低头做笔录,这时忽然抬起头来:“吕总,我们在二次尸检的过程中,确实发现您的妹妹有整容的痕迹。您能详细告诉我们,她都接受过哪些部位的整形吗,包括面部、身体、皮肤……”

    萧肃看到吕洁的履历表上写着“实习总监”,荣锐直接叫她“吕总”,甚至使用了敬语,一下子把她刚刚武装起来的对立情绪卸了下来。

    她的语气不由自主和缓了两分,叹息道:“大概能动的都动了吧,有几次不是我陪她去的,不清楚她到底做了什么项目,不过我有医生的联系方式,需要的话我可以打电话过去查。”

    “她从多大开始接受这些手术的?”荣锐问道,声音语气都拿捏得很好,介于问询和谈天之间,“从她以前的照片和视频看,她已经长得很美了,为什么还要对自己大动干戈?”

    吕洁苦笑道:“这里面的原因太复杂,太漫长,真要追究起来,怕是要说到十几年前了。”

    荣锐的余光瞟了一下她的右手中指,从主管刑警兜里掏出一盒烟递了过去:“没关系,任何小细节都有可能给我们破案带来线索,您可以慢慢说。”

    吕洁有点儿意外,看一眼自己手指末端微黄的烟渍,释然一笑,取了一根烟点上:“好吧,谢谢……你们应该注意到了,我妹妹,跟我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吕白的长相集合了父母所有的优点,从小明眸皓齿、人见人爱。大概上高二的时候,互联网刮起了直播风,吕白为了攒钱买iphone,在同学的怂恿下做起了直播。

    那时候她还在家里住,父母管得严,她不敢跳舞唱歌什么的,所以就另辟蹊径做起了asmr,也就是耳骚。

    一开始她是cos护士做一些治愈系的声音模拟,受众不多。但她长得太漂亮了,锥子脸、大眼睛,正是当时网上最流行的“网红脸”,所以听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十几岁的漂亮小姑娘,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梳着双马尾,穿着护士装,坐在镜头前卖个萌,就能引来一大票男粉丝打赏。不久之后,吕白就红了,有经纪公司找她签约,给她营销、刷数据,点着火箭把她送上红人榜。

    吕白不顾家人反对辍了学,在经纪公司提供的直播间里做唱见,录mv,和其他大v互动吸流量……源源不断的钱涌进她的账户,甚至有视频平台找她拍广告,邀请她参加网络综艺。

    “她是在拍过第一条广告之后,开始整容的。”吕洁抽完一根烟,眼神变得悠远起来,“平时做直播是有美颜滤镜的,平台为了宣传她,所有的照片都会做精修。但广告就不一样了,人脸的瑕疵在高清动态镜头下被放大,她又没有接受过正规表演课,毫无镜头感……那支广告播出之后,她的知名度涨了一个量级,同时质疑和嘲讽的声音也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

    现实中的小美女,放在挑剔苛刻的娱乐圈就完全不够看了,鼻梁不够挺,差评!双眼皮太窄,差评!婴儿肥……开玩笑,简直是大脸怪好吗!

    吕白在铺天盖地的嘲讽中几乎崩溃,对引以为傲的美貌第一次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在经纪人的支持下,她向公司借钱做了第一次整容手术,垫高鼻梁,双眼重睑,取掉颊脂垫……几个月后,当她作为小嘉宾出现在一档网综上的时候,已经比拍广告的时候精致了好几倍,即使站在明星当中,也不那么违和了。

    骂她丑肥婆的人渐渐少了,但随着知名度的进一步上涨,新的嘲讽接踵而来——腿不直,丑!腓肠肌发达,丑!腰臀比不明显,丑!

    平面照里已经无可挑剔的脸,在16:9的宽屏显示器里,看上去仍旧有点肿胀,远不及影视明星那样线条流畅,毫无赘肉。

    而且她的皮肤天生只有黄调一白,即使打了水光针,吃了美白丸,还是hold不住象牙瓷白的粉底色号,再怎么打光都没用!

    “从二十岁到二十八岁,她几乎每年都要飞两次国外。”吕洁说起妹妹这段经历,语气是相当无助,“她很能赚钱,但她赚的那些钱远远不够她这么花。你们不知道那种手术有多贵,术后保养有多麻烦……她欠公司的钱越来越多,信用卡永远还不完,甚至开始找民间借贷……”

    吕洁深深叹气,道:“那段时间她和家里完全闹翻了,只和我还保持联系,我帮她还过好几次高利贷,也劝她退圈,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但她没办法停下来,只要不工作的时候她都在照镜子、自拍,给自己的脸找毛病,计划下一次要怎么调整……”

    “bdd。”荣锐忽然插言,“你有没有建议她看一下心理医生?”

    吕洁一怔,随即道:“你知道bdd?是的,我带她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认为她有严重的bdd,body dys|morphic disorder,容貌焦虑症,也叫幻丑症。在这个社会上,可能绝大多数女人都经历过这种焦虑吧,你们男人是感觉不到的——所有的媒体都在跪舔美貌,广告上的女孩子永远都穿xxs号的裙子,女明星隔三差五在自媒体上发起反人类的挑战,今天a4腰,明天比基尼桥,后天反手摸肚脐……如果一个女人连人鱼线都瘦不出来,那一定是死肥婆,一定是不自律,管不住自己的嘴!”

    她扶额叹息,一脸愤怒的无奈。荣锐给她又递了根烟,缓声道:“其实男人也一样的,吕总,如果没有六块腹肌,都不好意思发朋友圈。”

    吕洁摇头道:“不,绝大多数男人都没有这方面的焦虑。我看过一些论文,调查显示男人对容貌的自信远高于女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男人会对自己的外表打8分,同样的比率,女人给自己打的平均分只有45。”

    “哦,这么低?”荣锐十分意外。隔着玻璃墙,萧肃也觉得不可思议,在他看来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能打七八分吧,各有各的美。

    只有荣锒关注点和常人不同,“嗤”地笑了一声,道:“装什么大尾巴狼,八块腹肌也没见你发一个朋友圈!”

    萧肃想了想,他应该是在吐槽荣锐。

    下午荣锐掀起衬衫让自己看伤口的时候,似乎是有八块腹肌……萧肃心虚地摸了摸自己腰,发现自己才是不好意思发朋友圈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