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19.端粒
    19,

    萧肃和荣锐回到接待室的时候,荣锒正戴着蓝牙耳机坐在窗边打游戏。

    大约是为了配合他那一头飘逸的金发,耳机是定制的荆棘王冠形状,戴起来宛如精灵王瑟兰迪尔,自带十级美颜,整个人美得如同一幅二次元海报。

    萧肃忍不住又眩晕了一下。

    荣锐双手插着裤兜,瞥一眼萧肃,眼角十字光一闪,忽道:“荣锒,你好像脱妆了?”

    “啊?”荣锒一愣,下意识歪头去照窗户上自己的反光,结果在游戏里被人爆了头,辛辛苦苦攒的装备散了一地。

    “窝草!”荣锒瞬间爆发,顶着荆棘王冠一跃而起,“老子要被你害死了,你踏马倒霉催的干嘛这时候回来?!”一边骂一边掏出他的香奈儿山茶花粉饼,左边看看右边看看:“你大爷的,哪里脱妆了……日哟,我今天又没擦粉底,防晒隔离脱你妈个头的妆啊!你就是跟我过不去是吧?”

    荣锐又开启了随机失聪功能,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没事儿人一样去实验室问进度了,留下荣锒原地爆炸。

    萧肃发现荣锐的左耳属于薛定谔的聋——在他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聋。

    好在荣锒也开启了七秒失忆功能,荣锐的背影一消失他就恢复原状了,若无其事地问萧肃:“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这么长时间?”

    萧肃“买咖啡”三个字在嘴边滚了一下,又咽下去了,说:“去露台上晒了会儿太阳。”既然他忘了就别再提醒他了吧?

    “神经病晒什么太阳,还嫌自己老得不够快吗?”荣锒嗤之以鼻,“你们这些傻直男,对紫外线的威力一无所知!”

    顿了一下,感觉自己这话有歧义,又解释道:“我是属于活得比较精致的那种直男。”

    萧肃:我还是出去给你再买一杯咖啡吧……

    尴尬地听荣锒安利了十分钟的防晒隔离,荣锐终于从实验室出来了,萧肃如获大赦,连忙问道:“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一部分。”荣锐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还有一些要下周二才能取。”

    伍心雨跟在他身后,拿着一个同样的文件夹,说:“这一份是留档,我想这几天再研究一下,你们送来这批样品挺有趣的,有很多功课可以做呢。”

    萧肃接过文件夹翻了翻,关于自己带来的神兽样品那部分,检出结果和师姐做的差不多,冥婚女尸那部分他是头一次见,有些地方还有点看不明白。

    “这是……检出了两种dna?”萧肃问伍心雨。

    “是的哦。”伍心雨回答,“荣警官送来的二号箱样品,检出了两种不同的dna,因为授权书上说明这些样品是取自于同一个人,所以有些结论我还要和荣法医核实一下。”

    荣锒总算进入工作状态,接过她手里的存档看了起来:“皮肤和肝脏的dna不一样?”

    “是的哦,所以我想问一下,这个样本是不是接受过器官移植手术。”伍心雨说,“这种情况挺常见的,很多文献都有提到。”

    “不,她没有做过移植手术。”荣锒说。

    “那她有没有大面积烫伤,接受过异体植皮手术?”伍心雨又问,“我见过有些医院用脐带血间充质干细胞植皮,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没有。”荣锒肯定地说,“死者是一名演员,身体没有接受过大型手术,只有脸部做过一些微调,我不认为能改变她的dna。”

    “有没有可能她是天生的?”萧肃皱眉道,“以前也有这样的案例,一个人身上同时存在几种不同的dna,对生活毫无影响。”

    伍心雨摇了摇头:“您是说天然的嵌合体?不,这个样本应该不是天生的。我也产生过和您一样的怀疑,所以我给这两个不同的dna样品做了进一步的检测,观察了一下它们的染色体端粒。”

    “端粒?”萧肃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端粒是染色体末端的一段小结构,有点像是一顶小帽子,能保护染色体末端免于融合和退化。人体细胞每分裂一次,染色体的端粒就会变短一点,当短到一定程度,细胞将会开启凋亡机制,不再分裂新生,让机体彻底走向死亡。

    因此,端粒也被称为“有丝分裂钟”,它能精准地测定一个生命体是新生、壮年,还是正在走向衰亡。

    “来自肝脏的样品dna,和来自皮肤的样品dna,端粒长度不一样。”伍心雨说,“前者短,后者长。换句话说,这个身体的内脏年龄超过三十岁,但皮肤年龄可能只有十六岁左右。”

    萧肃恍然:“所以你确定它们不是天然的嵌合,而是后天经过‘移植’,存在于一个有机体内?”

    “是的。”伍心雨摊了摊手,说,“所以我才怀疑她接受过器官移植手术,不然解释不通呀。”

    荣锐一直在一旁沉思,此刻忽然插言:“除了器官移植,还有没有其他可能,比如病毒侵蚀,破坏和改变了宿主的dna?”

    “喔,理论上讲是有可能的。”伍心雨想了一会儿,说,“病毒能改变dna结构,就像人体内的癌细胞,它会吞噬和改变人体的正常细胞,而且可以无限制地分裂、再生,在特殊的酶作用下,它们的端粒并不会变短。”

    “死者并没有癌症。”荣锒摇头道,“她死于心肺衰竭,我做了完整的解剖,没有检出癌细胞。”

    沉默,一时间谁也说不出个确切的结论。顿了一会儿,伍心雨说:“你们先别急,接下来我还会做病理毒理检验,也许会有其他发现。另外,今天的结果我晚上会整理一下发给胡老师,如果他有进一步的结论,我第一时间转发给你们。”

    “谢谢,辛苦你了。”荣锐掏出手机,说,“安全需要,我们必须使用内部通讯app,你安装一下。”

    伍心雨拿出自己的黑色哥特风定制华为,开启蓝牙接收了荣锐传送的文件,安装。片刻后萧肃感觉自己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一下,打开,umbra上多了一个戴海盗眼罩的兔子头像,id是伍心雨。

    “咦,萧老师的头像好可爱哦,和你蛮像的耶。”伍心雨笑着说,又澄清道,“我可不是说你腿短哦。”

    萧肃只能微笑,反正他的头像是荣锐选的,又不能换。

    再说了,有荣锒这种九头身怪当样本,所有人都是小短腿。

    “欸?你们拉了小群?为什么没我?”荣锒抗议,“没有法医你们玩儿个屁啊!快把我加进来,提升一下你们的平均腿长!”

    荣锐白他一眼,但是还是把他拉进来了。萧肃一看他的头像,乐了——一只鸵鸟。

    “为什么我是鸵鸟?”荣锒摔手机,“丑死了!”

    荣锐白眼x2,给他换了一只河豚。

    荣锒简直要原地爆炸,雌雄莫辩的帅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然而就在他爆炸的一瞬,伍心雨忽然说:“好可爱啊啊啊啊!河豚!我也要河豚!荣警官可不可以把河豚换给我啊?!”

    “……”荣锒忽然卡壳,戴着韩国大直径精灵王美瞳的美目眨了两下,脸上的黑气慢慢散去,“不要,我不换!”

    萧肃用尽毕生之力才没有笑场,憋得都有点尿急了。荣锐云淡风轻地道:“刚刚换过一次了,系统设定两周内不能再换,下个月你们再申请吧。”

    “啊?这样啊……”伍心雨失望地扁了扁嘴,又自我安慰道,“算了,说起来兔子也蛮可爱的,还有眼罩呢。”

    “是啊是啊。”荣锒生怕她跟自己抢河豚,殷勤地附和道,“和你很像很搭,留着吧留着吧。”

    伍心雨还想争取一下:“荣法医,你这么喜欢兔子,那我们下个月换过来呀?”

    “啊时间不早了天都黑了我们还是早点走吧别耽误伍同学吃饭了!”荣锒一口气说完,抓着伍心雨的手握了一下,“再见!”

    萧肃艰难地问:“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我跟你一起去。”荣锐顶着一头黑线,表示自己也有点尿急。

    七点半,一行人告别伍心雨,离开了研究所。

    外面天已经蒙蒙黑了,起了点儿夜风,凉飕飕的。荣锐将车子开上驶往市区的大道,问萧肃:“你回学校那边,还是回碧月湖?”

    萧肃沉吟了一下,问:“你是不是要去市局见吕洁?”

    荣锐点点头。萧肃又问:“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我也想听听她说什么,也许能从她的话里发现你们注意不到的细节。”

    荣锐想了下,说:“可以,到时候你和荣锒在外面旁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