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18.入伙
    18,

    “哥,你没事吧?”荣锐发现他的异样,迟疑着问道,“你脸色很难看……”

    萧肃深呼吸,默数到五,慢慢平静下来:“没事,咖啡有点烫……荣锐,像我这样平凡的人,其实偶尔也会发点儿英雄梦,如果不是遇上你,我这辈子也没机会圆这种梦了,所以我也挺感谢你的。”

    “真的?”荣锐眉峰微微一挑,沉郁的双眸慢慢闪烁起亮晶晶的光。

    “真的。”萧肃认真地说,“所以——将来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说,我一定竭尽全力。“

    荣锐抿嘴笑了,转身像他一样用双肘支在围栏上,歪着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说:“好吧……哥,有件事情我要先向你道个歉,你一定得原谅我。”

    “什么?”

    “东非那件事,我回国以后向上级写了详细的报告,提到了和你的偶遇,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荣锐说,“所以我调查了你的私人信息,包括你的履历、家庭成分、社会关系等等。”

    萧肃一愣,随即点头道:“这是工作需要,我理解。”

    “后来,因为这件案子密级很高,又出了这么大的意外,所以上级决定对一切计划外出现的人和事,实行一段时间的监控。”荣锐接着说,“我当时正好退到二线休养,于是申请承担了这项工作——其中也包括对你的监控。”

    萧肃有些吃惊,原来传说中的监控竟然真的存在,吴星宇说网警什么都能查着,他当时还不信呢!

    “你的手机也在监控范围内,我本来不应该在没有触发敏感词的情况下,翻阅你的浏览记录,可是我……”荣锐捋了一把额发,低声道,“我不但看了,还给你装了umbra,强行和你对话……”

    萧肃想起那晚被查封的色|情耳骚直播间,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位主播,抿着笑扭头看他,只见荣锐垂着眼睛,眼神一反平时的犀利清朗,竟然有些内疚的闪躲。

    如果给他一个纸袋子,他一定会立刻套在头上吧?

    萧肃想起小警盾的头像,刹那间喷笑出声,笑得几乎停不下来。

    荣锐莫名其妙,瞠目道:“你笑什么啊?”

    “没事……“萧肃笑够了,摇头道,“好吧,我原谅你了,不过下不为例ok?”

    荣锐“嘁”了一声,似乎是脸红了,转身背靠围栏,自然而然地避开了他的眼光。

    萧肃内心对他仅存的那点儿不舒服也烟消云散了——荣锐再厉害也不过十八岁而已,小孩儿心性,大概见陈建国想讹自己,才临时起意来了那么一出。

    说到头,也是为了自己。

    顿了下,萧肃敛起笑意,问道:“那么,408案和冥婚女尸案有什么关系?”

    荣锐整了整神色,脸上那点儿红潮还没来得及散开,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408案发生以后,证人被暗杀,记载着重要技术信息的储存卡被雇佣兵‘山猫’带走,最终我们唯一拿到的,只有那箱样品。但那个样品箱是特制的,需要一组非常复杂的密码才能打开,如果强行破解,里面的样品会全部被破坏掉。”

    “啊?”萧肃诧异,“到现在还没有解开吗?”

    “还没有。”荣锐无奈地说,“我们只知道里面装的是一种病毒,但具体是什么病毒,有什么作用,一概不知。”

    萧肃憾然道:“花了那么大代价,你连命都差点丢了,结果……”

    “迟早能打开的,局里有专门的小组在想办法。”荣锐说,“我们行动组正在从另一个方面展开调查——经过交涉,我们把死者的尸体从东非运了过来,结果发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居然没有任何变化,面容栩栩如生,毛发和指甲甚至还在生长……”

    萧肃脱口而出:“和冥婚女尸一样?”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关注平桥镇这件普通尸体买卖案的原因。”荣锐说,“我们怀疑东非那对证人提早得到了不好的消息,在我们的人赶过去之间在自己身上留存了证据。所以,在打开那个密码箱之前,我们必须先解开他们用自己设下的密码。”

    萧肃完全明白了,喃喃道:“他们会不会是把那种病毒用在了自己身上,为的就是以防万一?这样即使芯片和样品全部被对方夺走,只要你们替他们收尸,就能拿到最后一个线索……”

    “我想,是这样。”荣锐说,“现在,我和老孙的任务,就是解开这个谜题。”

    匪夷所思的故事,萧肃默默消化着所有的细节,良久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要给自己说得这么详细,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为什么忽然告诉我这么多?”

    荣锐沉吟了下,反问道:“你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么?神兽、冥婚女尸、奇美拉嵌合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它们出现的原因?”

    “当然。”萧肃不假思索地说,“我本身就是学生物的,这是我的兴趣所在,也是我的专业。”

    荣锐点点头,道:“我看过你的论文,看过你所有发在微博上的科普文章,在监控你的那段时间里,我专门就这些给老孙写过简报。老孙说这件案子专业性很强,我们需要一个高素质的顾问团,包括生物、病毒、细胞医学等各个方面,我们一直在物色合适的人选。”

    萧肃隐隐想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果然,荣锐道:“我今天在这里告诉你这些,就是想征求你的意见,哥,如果你对这件事感兴趣,愿意腾出一部分精力,愿意冒一点险——我保证不会再出现上次的事——你可以考虑加入我们的顾问团。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刚才我们的对话就没有发生过,走出这个天台,请你彻底忘记它。”

    不等萧肃回答,他又道:“我监控了你四个多月,我了解你,我相信你能忘得掉。”

    这算是对自己的人品极大的肯定了……吧?萧肃想,考虑了几秒钟,毅然道:“我愿意。我会竭尽全力,尽我所能。”

    荣锐歪头看着他,朝气蓬勃的面孔在阳光下散发着青春的荷尔蒙,然后忽然露齿一笑:“谢谢你,哥。”

    “我是最合适的人选,不是么?”萧肃也笑着看着他,“我从一开始就闯进了你们的行动,你调查过我,监控过我,再也没有比我更安全,更值得信任的顾问了。”

    荣锐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跟老孙说的。”

    “哦?”萧肃有些好奇,“老孙怎么说?”

    “他说你家境优越,天之骄子,不见得愿意受这份麻烦,毕竟我们的顾问费很少。”

    “你怎么回他?”

    “我给他举了个例子。”

    “谁?”

    荣锐一笑,摇头:“不告诉你。”

    萧肃还想追问,他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孙队?”

    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他“嗯嗯”了几声,道:“我知道了,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拿到结果立刻回去……让老王派个女警过去陪一下吧?她情绪怎么样?好的,交给我吧。”

    挂断电话,他说:“有一个重要证人赶过来了,晚一点我要回去做笔录。”

    “什么证人?”

    “吕洁,吕白的姐姐。”

    “吕白?”萧肃依稀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

    “冥婚女尸。”荣锐说,“吕白,知名网红,微店店主,网剧演员,死后尸体被二道贩子通过非法渠道盗取,经陈建国牵线搭桥,卖给村里那户人家作了鬼媳。”

    萧肃想起来了,吴星宇提过这个名字:“她姐姐来了?”

    “嗯,刚刚赶到。”荣锐说,“吕白生前最信任的就是这个姐姐,在我们核对尸体信息的时候也是她第一时间提供了消息。可惜这段她一直在国外出差,只能通过微信和我们联系,今天她一回来就赶到靖川市,要和我们面对面谈谈。”

    “吕白到底是怎么死的?”萧肃问道,“荣锒的结论是排除他杀,排除自杀,那么她应该是病死的?可如果是病死的,不应该在医院太平间吗?尸体又怎么会落到二道贩子手上?”

    “她并没有死在医院里,市局的刑警已经去过她的住处,证实她是在那里死亡的,现在正在当地调查。陈建国那边,二道贩子的身份也有眉目了。”荣锐说,“她死后的故事并不复杂,该抓抓,该判判。她身上最大的秘密,是死亡之前发生过的一切。”

    萧肃明白他在说什么:“她身上那些排异病征,她死而不朽的原因,以及到底是谁造成了这种诡异的现象?”

    荣锐点点头:“等伍心雨做完所有的检验,我们也许能找到东非证人、吕白和神兽之间的信息勾连。证据越多,交叉点越多,我们总能找到新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