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17.坦白
    17,

    猪精佩奇从大门出来,向荣锒文文静静地一笑:“久等了,荣法医,胡老师刚刚打电话让我来接你们进去。”

    又向荣锐和萧肃轻轻颔首:“这两位就是荣警官和萧老师吧?你们好,我叫吴星宇,你们叫我星宇就行。咱们这就进去吧。”

    萧肃正在喝水,差点一口喷出来——这姑娘起了个什么破名儿?

    猪精佩奇莫名其妙,关心地问:“萧老师您怎么了,呛着了吗?”

    萧肃摆摆手,问她:“你刚说你叫什么?”

    猪精佩奇从口袋里掏出胸牌递给他。萧肃一看,才明白她叫“伍心雨”,和法学狗吴星宇同音不同字。

    说起来,他临走给吴星宇发过微信,这货到现在还没回呢。

    一行四人往实验室走去,猪精佩奇——伍心雨同学一边走一边给他们介绍:胡院士主要从事分子病毒与细胞再生的研究,带领着一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她是去年才考进来的,今年刚荣升小师姐,目前带着两个学弟在细胞实验室做论文。

    “胡老师已经把你们的协调函发给我看过了。”伍心雨说,“要做的鉴定比较复杂,有些今天就可以做出来,但有些需要做细菌培养的,可能要等几天了——厌氧菌生长比较缓慢。”

    “dna鉴定今天可以做出来吗?”荣锐问道。

    “这个应该可以。”

    伍心雨带他们进入一栋实验楼,搭电梯上顶层,在实验室外面的接待处核对交接了样品,说:“请你们就在这里等吧,我进去和师弟帮你们做鉴定。”

    又对荣锐道:”对了,胡老师说以后408案的所有协助工作都由我来跟进,荣警官,您留个我的联系方式,今后有任何需要可以随时呼叫,我24小时在线。”

    荣锐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点头:“谢谢,那以后辛苦你了。”

    “没事啦,都是我应该做的。”伍心雨腼腆地一笑,轻拂长发,转身,左手提起两个样品箱,右手抓住门口一人高的氩气瓶,纤细的手臂微一用力,便行云流水般把它滚走了。

    萧肃不禁暗地里喝了一声彩——他至今都没学会单手推瓶的绝技,这姑娘竟已练至化境,不愧是中科院的学霸!

    还想上去帮一把,猪精少女动作太快,转眼间已经消失在了自动门里。

    萧肃感慨不已,连冷艳高贵的荣锒也忍不住赞道:“好身手,这姑娘真是条汉子……”

    荣锐嘴角一抽,斜着眼将他纤细精致的身躯由上到下打量了一圈,附和道:“确实。”

    荣锒立时炸毛,叫道:“你他妈什么意思?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看我干什么?”

    他音量一高,萧肃的脑袋便“嗡”的一声,见走廊里有一台自动贩售机,忙道:“荣法医,我去买水,你喝点什么?咖啡还是果汁?”

    荣锒入戏快出戏更快,扭头特别认真地将菜单看了一遍,说:“我要豆乳拿铁,谢谢你了。”

    萧肃又问荣锐:“你呢?”

    “我跟你一起去。”

    谢天谢地总算把他们俩分开了。萧肃带荣锐去走廊点单,一人按了一杯焦糖拿铁。现磨咖啡需要时间准备,他随手推开通向露台的门,说:“去外面站一会儿?”

    仲秋的午后很美,阳光是暖暖的,风温柔而慵懒,让人不由得心情放松。萧肃将胳肘架在围栏上,舒服地叹了口气,说:“今天太阳真好啊……说起来,你干嘛老惹他生气呢?”

    “生气?他才没生气。”荣锐一笑,牙齿雪白,带着坏坏的损损的感觉,“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他这人属河豚的,轻轻一戳就炸,但炸过七秒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动复原,又高高兴兴往前游走了。”

    他这比喻太生动了,萧肃马上脑补出一只长着妖孽脸的河豚,忍不住“噗”一声笑了,说:“你知道吗,鱼并不是七秒记忆,这完全是以讹传讹。”

    “是吗?”荣锐背靠围栏,支起一只脚,“有空你给我讲讲呗。”

    萧肃笑着摇头,他这样的人,才没工夫听自己那些无聊的科普呢,毕竟是小警盾嘛。

    顿了一会儿,还是执着地把自己的疑问又问了一遍:“荣锐,你和孙警官到底为什么要管这件案子?刚才伍心雨说的408案,又是什么?”

    荣锐仰头看着明媚的天空,少顷将视线收回,看向萧肃:“还记得四月初,我们在东非相遇的那一晚吗?”

    萧肃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那一天:“当然。”

    “那天是4月7号。”荣锐声音有点低沉,“在你帮我把东西送到集合点之后五个小时,距离交火点两百四十公里的一个小镇旅馆,发生了一桩惨案。一对华裔夫妇在旅馆内被暗杀,负责保护他们的刑警惨死,前去接应的武警两死三伤。”

    他眸色深沉,隐隐涌动着暗潮:“这就是408惨案。你知道吗,哥,原本我是被派去保护证人的,临走前老孙说我面嫩,欺骗性强,让我跟师兄换了一下,去工厂取证物。

    “后来,师兄再也没有回来。”

    他垂眸看着地上的砂砾,声音比砂砾还要粗哑:“那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也我第一次出任务。我做过很多训练,参加过很多实战演习,从没失败过,每次都是第一……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失败,竟然就那样发生了,发生在那一天。”

    十八岁……生日?!

    萧肃震惊极了,万万没想到他那天真的刚刚成年,更没想到他成年的当天竟然是在奔波和杀戮中度过的!

    萧肃愣了足有半分钟才回过神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荣锐的肩膀平直挺拔,但并不像成年男人那样厚重,而是有一种单薄而圆润的少年感。

    一想到他才十八岁,萧肃心中不由得一阵轻颤,也说不清是敬佩还是怜惜,手指不由自主握住,紧了紧。

    “别难过。”萧肃温语安慰他道,“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好了你该做的,不是么?”

    荣锐紧绷的身体微微一松,像是卸下了什么,轻轻吐了口气,说:“那是因为有你,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那天可能已经死了,任务也彻底失败了。”

    萧肃想起那夜惊心动魄的一战,回国后自己多少的噩梦都源自于它,但此刻看着活生生的荣锐,却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庆幸,庆幸自己能遇到他,帮了他。

    “还等你请我喝酒呢。”萧肃笑了笑,刻意缓和气氛,“你可别忘了啊。”

    “忘不了。”荣锐特别认真地说。

    外面响起“滴滴”的提示音,咖啡好了。

    “我去拿。”荣锐示意萧肃别动,自己出去取了三杯咖啡回来,一杯递给他,一杯随手搁在水泥台阶上。

    “我给荣锒送过去。”萧肃要拿,被挡开了。荣锐“嘁”了一声,说:“他属河豚的,这么长时间,应该已经忘记自己点过咖啡了。”

    萧肃忍俊不禁,索性也不管了,端着自己那杯咖啡喝了起来。

    “408案非常特殊,被局里定为绝密级案件,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能告诉你细节的原因。”荣锐慢慢啜饮着咖啡,一边说,“今年四月初,局里接到上级通知,要求我们派遣一队精干的行动人员,去东非一个小镇接应两名证人。稳妥起见,我们被分成了两路,一路去镇上接人,一路去他们曾经工作过的生物公司,将他们留在那儿的一箱证据带到集合点。

    “当时战乱刚刚爆发,我们两队人约定分头行动,4月7日午夜在集合点汇合,一同赶往大使馆指定的机场。我临时和师兄换了任务,独自驾车去工厂,顺利取到了证据,但在回程中遭到截杀,腰部中了一刀。”

    他掀起自己的衬衫一角,露出精瘦的腰部,浅浅的腹肌线下有一个五公分宽的伤疤。隔了五个月,血痂已经脱落了,只留下粉红色的凸痕,但仍旧触目惊心。

    “我飞车甩开他们,底盘在乱石丛里磕了好几下,油箱漏了,所幸运气好,没有闪爆。”荣锐掖好衬衫,接着说道,“开到那座山上的时候,车彻底熄火了,我只好带着证物下车,准备步行去集合点。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那儿,毕竟还有上百公里……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他侧头看着萧肃,眼神是说不出的复杂:“我看着你从我身边开过去,然后停了车,问我‘需要帮忙吗?’。那一刹那,我知道我有救了……哥,遇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说多少次谢谢,都不够。”

    萧肃心里轻轻抽了一下,一句话在喉咙里滚了个来回,没有说出口。

    荣锐一笑,牙齿雪白:“不过,你遇上我就有点不走运了,好好的被人打了一顿,担惊受怕好几个月……”

    “不。”萧肃脱口而出,“遇上你也是我的幸运,荣锐,我这辈子……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有比那天更奇妙的际遇了。”

    一刹那,心中激荡,手指微微发抖,他掩饰地放下杯子,扭头望着天际舒卷的层云,在心里缓缓地说:那是我二十六年唯一一次冒险,也注定是今生唯一一次冒险。

    正因为那场惊心动魄的奇遇,让这场冒险从任性的逃避,变成了勇敢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