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12.盾盾
    12,

    荣锐是怎么把umbra装到自己手机里的?

    他怎么知道那个房间在做色|情耳骚直播?

    手机被他监控了?

    萧肃忽然有一种裸|奔的感觉——这个熊孩子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也没人管管他么?

    然而生气归生气,萧肃拿他并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安慰自己想开点,就当被网警监控了吧。

    吴星宇不是说所有人的信息网警都能查到么?

    国情,都是国情……

    “幽灵对话”事件过后,萧肃一直关注着平桥镇派出所的官方微博,好奇荣锐会做些什么。两天后的周五,傍晚时分这个微博终于发布了一条十分有趣的动态——“移风易俗,文明乡村”。

    动态看似平常,说的是二道桥村一户农家勇敢破除旧风俗,将溺亡的儿子由传统土葬改为火葬,并取消了农村常见的大型葬礼,不摆酒、不收礼,为响应国家“建设文明乡村”的号召做出了优秀的榜样。平桥镇派出所和靖川市局都对他们表示了赞赏。

    别人看不懂,萧肃看懂了,因为这户人家正是吴星宇提到的“冥婚案”主家。

    很明显,能想到给死鬼儿子配阴婚的人家,是不可能有“移风易俗”这么高的思想觉悟的,之所以忽然“响应国家号召”,恐怕是被“亲家”闹怕了,不得已速战速决,把死鬼儿子葬了拉倒。

    萧肃感叹基层工作不易,王民警他们除了捡烟头抓猪崽,还要解决丧葬问题,实在是辛苦啊辛苦。

    正准备开车回碧月湖,手指一滑点到了转发,立刻被最上面的热门吸引了视线——这个头像为什么这么熟悉?

    一个头上套着牛皮纸袋的猫。

    这不是荣锐在umbra上的头像吗?

    萧肃点开转发人,被他一千二百万的粉丝震惊了一下,他的id叫做“小警盾”,蓝v认证是“刑事侦查局对外宣传微博,官方普法小萌物”。

    现在的官微是越来越神奇了,继各大军种以及战忽局之后,刑事侦查局也开始打造官方网红了吗?

    等等,这个id不会是荣锐在运作吧?

    萧肃不由自主“哈”了一声,点开“小警盾”的主页,只见头部背景是一个q版小警察,穿着萌萌的制服,戴着警帽,手里举着一个发光的金色盾牌,一脸傲娇的表情。

    可笑的是还用了头像挂件,纸袋子猫偏偏顶着一块狗骨头。

    一定是荣锐无疑了,虽然这小子表面上看起来又冷酷又决绝,但萧肃断定他心里住着一只没长大的起司猫,而且是特别奶、特别皮的那一种。

    刷了刷他的微博,倒是很正常,大多数都是转发各地警方的动态和公告,偶尔发一些原创的普法小段子,语言简洁生动,诙谐幽默又不失警方官微的庄重感,尺度把握得非常好。

    怪不得圈了这么多粉丝。

    萧肃点了关注,又换成悄悄关注,又换成特别关注,这才放下手机专心开车,往碧月湖驰去。

    第二天是周六,晚上萧然带男朋友上门见家长,这也是萧肃为什么这周必须回家的原因。

    萧然复刻了老妈方卉慈的性格,也复刻了她的颜控,所以男朋友丁天一长得特别漂亮,而且是那种毫无争议的直白的漂亮。

    萧肃对一切漂亮的男人,包括他自己,都怀着天生的成见,因此对这个准妹夫一直不大感冒。不过他们家属于特别民主的那种,所以他从没公开发表过反对意见。

    当然,以萧然的性格,他反对也没用。

    这是萧然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萧肃非常重视,专门换了偏正装的衬衫和西裤,看上去比平时成熟几分。丁天一比他小三岁,但从大二就开始和同学在外面创业,待人接物颇为得体,看上去倒像是他的同龄人。

    餐桌上大家主要是交换家庭情报。丁天一家境普通,但人极聪明,肯吃苦,一路上到重点大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三年前和同学注册的小公司财报亮眼,刚刚被一家颇有名气的电商收购,他本人也进了管理层,算是个小金领。

    这也是方卉慈和萧肃都比较满意的一点,萧然将来要继承家业,一个女孩子到底辛苦,有个精明强干的对象,能稍微轻松一些。

    饭后萧肃陪丁天一在花园里边散步边抽烟。丁天一抽烟的样子挺老练,看得出是老烟枪了。萧肃也理解,创业是很辛苦的事情,二十出头的男孩子,在社会上一定吃过不少苦。

    “听然然说你们在做一个养生平台?”萧肃问他,“前景怎么样?”

    “还可以吧,我们是做女性养护的,私人订制护肤品、美容水疗、针灸刮痧……”丁天一解释道,“主要以工作室的形式,线上线下一起推进这样。”

    萧肃想了想,似乎就是美容院整合了微商,形式倒是挺新颖的,和他们家的主营业务也搭点儿边,便道:“美容养生的话,我妈那里有一块也在做,如果需要什么资源,你可以跟然然提一下。”

    “哦,是么?”丁天一有些意外,“然然从没说过您家里也有这一块业务。”

    萧肃想起妹妹艹的傻白甜人设,也是无奈了,说:“她毕竟还在上学,知道的不多。”

    “也是,她总是傻傻的,无忧无虑,什么也不关心。”丁天一微笑着说,“她老跟我说,家里有哥哥就好,她只管当个小仙女。”

    萧肃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沉默。丁天一抽完一根烟,问他:“哥哥你为什么不学商科,反而学了生物,还留校当老师呢?将来家里要做生物或者制药之类的生意吗?”

    他这声“哥哥”叫得很顺,萧肃也不好反驳,便略过了,道:“只是个人爱好,没有想那么多了。”

    丁天一误会了他的回避,以为涉及什么商业机密,脸色有点讪讪的,但很快便恢复了,感叹道:“我只是觉得阿姨一个人管那么大个公司,怪辛苦的。”

    “还好,她习惯了乾纲独断,反而不喜欢别人指手画脚。”萧肃说,“将来然然毕业了,应该能给她搭把手。”

    “然然啊?那你可得好好劝劝她了。”丁天一笑着摇头,“我暑假请她帮我审个企划,她都叫头疼……她和阿姨可真是一点都不像。”

    萧肃“呵呵”干笑两声,默默扶额。

    送走丁天一,萧肃在客厅叫住萧然,把他和丁天一的对话大致说了一遍,劝她道:“然然,哥没有恋爱经验,但我想恋爱和交朋友是一样的,贵在坦诚,如果两个人不真实、不信任,那这份感情注定长久不了。”

    萧然怔忡了一下,笑道:“你是说我们塑料爱情呗?”

    萧肃叹气。萧然挎着他的肩膀说:“哥,你说的只是理想中的爱情,真实的爱情不是这样的,它和友情一样,需要博弈,需要取舍,需要试探。你太理想化了,我有时候想,也许你也应该谈一场恋爱,不要管那么多……”

    萧肃揉揉她的头发,淡淡道:“闭嘴。”

    “……好心当成驴肝肺!”萧然挥开他的手,“懒得理你!我去洗澡睡觉了!”

    萧肃目送她蹦蹦跳跳上楼,转身回到自己房间,躺在窗前的摇椅里出神。窗外月光皎洁,微风送来清爽的桂花香气,爱情对他来说就像这香气,虚无缥缈,注定只能欣赏,不能拥有……

    手机一震,萧肃回过神来,从裤兜里摸出来一看,发现是有人他。

    平桥镇派出又发布了移风易俗的新动态——“新农村、新风貌、新视野”。

    这次的内容可以说是相当惊悚了,知名网红风水师陈建国忽然皈依科学,决定不再从事任何迷信活动,并将供奉在家中的上古先天神兽“风生兽”无偿捐献给学术机构或个人!

    当事人陈建国大师第一时间在自己三百万六十二万粉丝的微博大号上转发了这条微博。

    什么情况?

    风水大师捐了神兽,那不等于千年狐妖捐了尾巴吗?粉丝们炸了窝,纷纷询问大师是不是被盗号了,还是被什么脏东西夺了舍。

    就在这时,著名警界网红“小警盾”转发了陈建国的转发,并了只有三万粉丝的不知名博物博主——农夫。

    萧肃看着自己微博界面上疯狂上涨的粉丝数,点开“小警盾”,发现对方已经和自己互关。

    这个熊孩子……

    萧肃终于明白他那天为什么一再跟自己确定“要不要”了。

    也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鄙视吴星宇了。

    敢情他一出手,陈建国连钱都不要了,直接捐了……

    足足省了三百万。

    三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