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11.查夜
    11,

    “那后来呢?”萧肃追问吴星宇,“派出所怎么处理的?你说陈建国摊上事儿了,就是这个事儿?”

    “配阴婚这种事,派出所才懒得管呢,两家谈妥了随便折腾去呗。”吴星宇牛舌也吃不下了,自己拿了一罐啤酒继续喝,“事情出在这个鬼媳妇身上——这具女尸是陈建国弄来的,现在死而不腐,结亲的主家怕有什么蹊跷,不敢给儿子合婚了,就想把她还给陈建国。可陈建国又不傻,怎么肯让他们把尸体送自己家去?两边大闹了一场,最后主家干脆送派出所了。”

    萧肃光脑补了一下当时场面就觉得酸爽无比。吴星宇啧啧两声,接着道:“派出所真是招谁惹谁了,为了建设美丽新农村,连刑警队长周末都亲自带队去公园捡烟头,没想到马上检查了,弄出一具女尸来!所长一看这还了得,赶紧找到家里人给拉回去安葬呗?一问,说陈建国给联系的,当场就把陈建国给叫去了。”

    “你不说淘宝买的么?”萧肃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不怕了,还有点想笑,“直接申请售后,退货退款啊。话说鬼媳妇儿有七天质保吗?陈建国买运费险了没有?”

    “他大概是闲鱼买的吧,所以没有售后。”吴星宇吐槽了一句,继续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反正卖家是联系不上了,手机和银行卡绑定的身份证都是非法套用的——想也想得到,这种事就是在违法的边缘试探,人家货物出手肯定要避一阵子——总之这个女尸就这么砸派出所手里了,所长糟心得不行,只能上报市局,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家属。”

    “找到没有?”

    “还真找到了。”吴星宇说,“就在陈建国委托我告你之后两天,市局通过失踪人口记录确定了这个女尸的身份,前天下午家属赶到平桥镇派出所,现在正在和陈建国撕呢——所以我说你这事儿急不来了,陈建国且没工夫讹你呢。”想起萧肃对神兽的狂热的执着,又安慰他道:“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让他徒弟把神兽的尸体安置妥了,我亲自拿电笔试了插座,这回冰柜绝对有电。”

    “谢谢你了!”萧肃诚恳拍肩,不过现在已经不太在意神兽的事了,反而对鬼媳妇案件十分关心,“那具女尸到底是什么人?”

    “是一个十八线女演员……连演员都算不上,就是网红吧,在一部网剧里跑过龙套。”吴星宇说,“据家属说,这姑娘十几岁就因为直播耳骚红了,后来直接退学混起了网红圈,当过唱见,演过网剧,还开过网店。后来年纪渐渐大了,三十好几没混出名堂,又不甘心退圈,被家里人说了几次干脆离家出走了。刚开始她还和姐姐有联系,今年七月以后完全失联,家里人放心不下就报了失踪。”

    “三十岁也不大啊。”萧肃说,“你都快三十了还上学呢。”

    “网红圈你不懂。”吴星宇说,“十八岁就是老大姐了,二十五以上就是老阿姨,三十岁都该退休了——你当是你们学术圈呢,四十五岁还评青年科学家。”

    萧肃十分庆幸自己待在一个对老年人如此宽容的圈子里,否则他现在已经是老大叔了……

    “那这个网红是怎么死的?”萧肃问吴星宇,“不会是谋杀吧?”

    “市局的法医鉴定是急病,好像是心脏还是呼吸系统出问题了,抢救不及时导致死亡。”吴星宇说,“不过家属不认可,已经申请高一级的司法鉴定了,还说要告陈建国——这不,陈建国又跟我们所申请法律援助了,还是我给他代理。”

    萧肃感叹道:“你们俩还挺有缘分的……”

    吴星宇炸了一下毛,惊恐地道:“这cp我不吃!”

    萧肃大笑,笑完了问他:“除了平桥镇派出所和靖川市局,还有其他人插手这件案子吗?”

    “好像是有。”吴星宇道,“我昨天去跟陈建国签委托书,听他们说了一句,上面一个什么巨牛逼的单位派了两个调查员下来,不过具体查什么谁也不知道,据说是绝密的。”

    萧肃猜测这两个人就孙警官和荣锐了,难道这个网红的死还涉及什么国家机密?

    怪有意思的,没想到自己一时无聊搞个百日博物挑战,居然扯进了凶杀案里,现在还牵连到了国家机密……萧肃越想越鸡血,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想起五个月前和荣锐在东非的那场奇遇。

    他到底是什么人?属于什么单位?为什么小小年纪就被派遣到境外执行如此凶险的任务?

    网红之死会不会也和那个任务有关?

    正胡思乱想,就见吴星宇裹着被子从楼梯探出头来:“萧肃你睡了没?你害不害怕?我给你作伴好不好?”

    萧肃被他气笑了,没办法,往大床一侧挪了挪:“过来吧。”

    “沙发太小了我睡不下,还是和你挤挤吧。”吴星宇屁颠屁颠跑过来,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有点儿害怕,想想阴婚啊女尸啊什么的,凉飕飕的。”

    “行了别说了!”萧肃赶紧阻止了他,把床下的夜灯稍微调亮了一点,顺手打开手机app,打算在喜马拉雅上找郭德纲的相声驱驱邪气。

    “为毛要听相声?”吴星宇嗤之以鼻,“两个直男大半夜的听郭德纲,不是有病么?”

    萧肃无语了,吴星宇直接抢过手机下了个直播app,一边挑房间一边说:“要看也该看直播啊!哇塞好多大美女……还有女装大佬……欸,还有耳骚!”

    萧肃记得他说那个网红女尸生前就是做“耳骚”的,好奇地问:“什么是耳骚。”

    “我也不懂,听一下就知道了。”

    萧肃傻乎乎听了三分钟,面红耳赤:“什么鬼?”

    直播画面上,一个穿着女仆装的主播正在揉搓一个奇怪的小工具,不知道为什么发出的声音居然和一男一女做那种事一模一样!

    大概是怕观众不过瘾,主播不时还会发出模糊的呻|吟,配合小工具的声效,效果那是相当地“惊艳”!

    萧肃虽然母胎单身,比较禁欲,但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听着听着就起了反应,躲瘟疫似的往旁边闪了闪,道:“关了吧,这也太神经病了!”大半夜两个直男躺一张床上听耳骚,比听郭德纲还变态好吗!

    吴星宇也察觉局面有点诡异,喃喃道:“我一直好奇什么是耳骚,今天才……看直播真爽啊,简直像是在逛窑子……”

    两个直男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幸好系统提示及时响起,拯救了他们的节操,萧肃迅速抢过手机,切换到系统,只见桌面上不知何时自动安装了一个叫做“umbra”的app,并显示app里有一条提示。

    萧肃打开提示,一个陌生的界面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和微信有点像,但风格更简洁,一侧的好友列表里有两个头像,一个是头上套着纸袋子的猫,叫荣锐,一个是戴眼镜的柯基犬,叫萧肃。

    纸袋子猫闪了两下,荣锐发来消息:【不是说不想要神兽吗?】

    眼镜柯基:【?!这是什么软件?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纸袋子猫:【从师兄那拷的通讯app,安全性比较高……你还没说神兽的事,我上次问你你不说不想要吗?昨天他们又说你打算花钱买了?】

    萧肃还在震惊中,满脑子都是“我手机被黑了这个熊孩子简直无法无天”。荣锐等不到他的回答,又闪了一下:【那你到底要不要啊?】

    萧肃自己生气了半天,不知为何又全消了,回道:【本来没打算要,现在发现它物种比较特殊,所以想买下来做一些实验。】

    荣锐:【哦……………………………………………………】

    萧肃看着长长的省略号,忍不住笑了,几乎能脑补出他傲娇的中二脸,倒是跟他的头像很合契。

    荣锐问完了,又不细说,只发了个链接给他。萧肃点开一看,是平桥镇派出所的官方微博,于是顺手关注了。

    荣锐:【别理你那个吴律师了,弱鸡一个,等我消息。】

    萧肃:【你知道他?】

    荣锐:【驻村律师,菜鸡,字写那么丑……早点睡,不要再看不健康的东西了,晚安!】

    什么叫不健康的东西?萧肃黑人问号脸,还想再问他几句,umbra已经自动关闭,在桌面上消失了。

    萧肃看着手机,怀疑自己刚才出幻觉了。吴星宇见他脸色不对,凑过来问:“谁啊?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萧肃深呼吸:“没事,睡吧。”

    手指一抖无意间又点开了刚才的直播app,惊奇地发现播耳骚的那个主播已经被查封了,粉丝作鸟兽散,房间首页贴着网警大红色的淫|秽|色|情查处通告。

    “窝草!”萧肃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不知为何忽然有一种被老婆捉奸在床的恐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