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9.惊喜
    9,

    不知道荣锐是怎么“说服”王民警的,王民警又是怎么“说服”陈建国的,那晚之后再没有人因为“神兽”事件找过萧肃的麻烦,而萧肃,也因为开学季的到来陷入了空前的忙碌中。

    靖川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生物系隶属地球环境学院,大约因为很多无知儿童都怀着“研究萌萌哒小动物多有趣哦”,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今年招到的新生格外多。萧肃不带班只代课,也被系领导临时调去协助迎新工作,连着两周忙得晕头转向。

    学校离碧月湖有点远,萧肃每天早上七点就得开车出门,晚上偶尔开个会,回家都快十点了。方卉慈心疼他来回奔波,干脆就近给他买了一套精装loft,好让他有个歇脚的地方。

    周末全家给萧肃搬家,方卉慈指挥刘阿姨打包衣物,妹妹萧然难得没跟男朋友出去约会,也留在家里帮哥哥收拾杂物。

    萧然今年二十一,在本市一所重点大学读商科,刚上大四,已经开始接手公司部分事务。

    萧肃对这个妹妹多少有点愧疚,按理他这个当哥哥应该撑起家业,让妹妹选择轻松的生活,但他注定承担不起这份责任。

    好在萧然完全复刻了老妈的性格,开朗大方,聪慧果断,对商业乐在其中,偶尔萧肃表现出一点儿心虚,她还反过来教育他,什么男女平等,什么刻板印象,一套一套的。

    “大王也要接过去吗?”萧然抱着玻璃缸心痛不已,“哥,大王又不喜欢你,你就把它留给我算了!”

    “谁说它不喜欢我,它都爱死我了!”萧肃把大王抢过来放进车里,“它只是比较傲娇,喜欢玩虐恋情深的游戏而已,我们情比金坚好吗!”

    萧然送他个白眼,坐进副驾位,翘着脚叹道:“你以后就是有行宫的人了,好羡慕啊……哎你那个小区环境怎么样,丁天一最近要买房,我要不要让他也去看看。”

    丁天一是萧然的男朋友,今年大学刚毕业,但萧肃记得他家环境很一般,迟疑道:“你们一起买的?你告诉妈没有?”

    “干嘛告诉妈啊,他自己买的,贷款,跟我没关系。”萧然笑嘻嘻说,“我老早就给他说,我一个女孩子在家没什么分量,家里一切都是哥哥你的。哈哈,所以他压根没好意思跟我提钱的事儿。”

    “他连这也信,该不会是个傻子吧?”萧肃说,“你也是,谈恋爱不是应该真诚点吗,哪能骗人呢?”

    “他老家特重男轻女,所以他还真信!”萧然说,“你不懂了,我这是未雨绸缪,给我们的恋爱关系定好基调,像我这种白富美一开始不能对男人太好,免得把他惯坏了。”

    萧肃无奈摇头,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狗,他实在没资格在这方面教育妹妹。

    “欸,这是什么啊?”萧然在手套箱里翻到一个小瓶子,“毛?”

    萧肃拿过来一看,蓦然想起这是自己在座椅上找到的“神兽”毛,这两周太忙,倒把它给忘了,一直也没有拿去做dna鉴定。

    “这个可珍贵呢,千万不能丢。”萧肃将样品瓶放进口袋,唏嘘道,“一百五十万一只的神兽,这撮毛也值好几万块了!”

    萧然咋舌道:“一百五十万?哥,你老吐槽我买的包贵,我看你们搞生物的才是烧钱的大户啊!”

    萧肃:并不是……

    然而几个小时以后萧肃就开始后悔了,后悔没烧钱。

    收拾完新居他去了一趟系里,请值班的师姐给那撮毛做了个鉴定。

    鉴定结果相当地神奇,因为仪器连走了两遍,出来的结果都是——小鼠。

    小鼠,也就是小白鼠,啮齿目、鼠科、鼠属 ,最常见的实验动物。

    萧肃拿着鉴定结果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是小鼠?小鼠虽然有很多品系,但最大体重也不可能超过100克,陈建国的神兽比猫都大,保守估计也得有十几斤。

    可他又想起上次在系里的文献库模糊检索,检索出来的结果似乎也是小鼠。

    难道它真的是小鼠,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变异了?

    鼠斯拉?

    萧肃还想做个染色体分析,但师姐说样品太少了,质量也不好,很难做出什么有价值的结果来,建议他提供一点血液或者组织切片。

    萧肃上哪儿去找神兽的组织切片啊,他敢上门去切神兽,陈建国还不把他给切了?

    傍晚七点半,萧肃恹恹地坐在新居里烧脑仁。如果那只神兽真的是某种特殊的变异鼠类,那一百五十万也值了,当初应该跟陈建国把它买下来的。

    小鼠突变系很多,但能突变到花面狸那么大,脊椎还生出骨刺的,可以说前无古人……古鼠了,无论如何都应该好好研究一下。

    做人不能太抠啊……萧肃后悔不已,心痛得连晚饭都没胃口吃了,一想到那么珍贵的变异鼠被关在三百块的淘宝猫笼里,吃不好,睡不好,每天还被无数“居士”参观,他就恨不得捶胸顿足。

    小鼠本来就生存能力差,这么折腾不会死了吧?

    半个月前陈建国就说它病了来着……

    萧肃再也坐不住了,拿起手机拨了吴星宇的电话:“老吴,你现在赶快给陈大师打电话,说你要买那只神兽,150万就150万……不不,你还是尽你所能地砍砍价吧,便宜一点是一点。”

    吴星宇叹气:“嗐,这个事儿啊,我正想找你呢。”

    “啊?”萧肃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你在家吗?我现在去你家找你,电话上说不清。”

    萧肃很少见他这么严重的语气,忙把新居的定位发给他,吴星宇十分钟就赶到了。

    “窝草,这么大房子你一个人住?”吴星宇进门以后先是一顿感叹,“太奢侈了,我好恨你们这些有钱佬!”

    新居上下两层,统共两百平不到,一层是客厅厨房和吧台,二层是开放式卧室,带着一个巨大的星光浴室。吴星宇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总结陈词:“你这地方太适合鬼混了,可惜你是属和尚的,浪费啊浪费!”

    “说不定我哪天想开了也找个人鬼混呢。”萧肃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丢给他,“到底什么事啊,说得跟难言之隐似的。”

    吴星宇灌了一口可乐,道:“还真有点难言之隐……”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他,“对不起了兄弟,你看了先别骂我,听我慢慢解释。”

    萧肃打开文件夹一看,乐了——委托书,陈建国委托吴星宇代理民事诉讼,诉靖川大学老师萧肃盗窃私人物品,导致价值300万的贵重宠物病逝!

    病逝?!萧肃笑着笑着愣了,失声道:“神兽死了?!”

    “啊。”吴星宇见他脸色大变,还以为他生了气,忙解释道,“是这样的,司法局不是要求我们律所对下面的村镇进行帮扶么?我们所就把我挂到二道河村去当驻村律师了。陈建国认为那天晚上偷神兽的是你,现在神兽死了,他就找我们律所帮忙告你,我一看——窝草这不是撞枪口上了么,就赶紧把这案子揽下来了!”

    萧肃还在悲痛中呆滞,吴星宇絮絮道:“兄弟你别着急,我研究过了,他们基本没有靠谱的证据,就几个目击者,微博记录……最大的证据是你两周前在平桥镇派出所做的笔录,但那只能证明你接触过神兽而已。反正你别怕,我铁定能说服他们放弃,就是先来你这儿交个底……”

    顿了一下,想起刚刚的电话:“对了,你刚电话里说啥?你想买神兽?”

    萧肃郑重点头,啪一声拍在吴星宇肩上:“老吴,你去跟他们说,我愿意接受调解,只要他们把神兽的尸体给我,我愿意出钱……当然,300万不可能,毕竟已经死了。”

    想了想,又道:“你让他把神兽的嘴掰开对着风吹几天,看还能活不,玄学这事儿有时候也说不准……”

    吴星宇打了个哆嗦,伸手摸他的额头:“萧肃你没发烧吧?怎么净说胡话呢?”

    萧肃挥开他的手,道:“这样,你跟他们说,如果想告我,一定要保护好神兽的尸体作为证据,最好租个冰棺搁里头,千万别放臭了。另外,你最好把神兽的来路帮我搞清楚——这也算证据对吧?讹钱得有发|票或者收据不是?他到底跟谁买的,卖家联系方式是什么,全给我弄到手!”

    吴星宇:=口=|||

    萧肃已经迫不及待成为被告,抓着他的肩膀猛摇:“老吴,全靠你了,给我谈个好价钱,最好2折,如果超过3折就要求分期付款,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