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8.夜奔
    8,

    “跟我来。”

    调解室外,少年对萧肃勾了勾下巴,转身往走廊一头走去。

    萧肃一肚子的惊叹号和问号,但混在一起搅来搅去最后都变成了省略号,顿了一下,默默跟了上去。

    明亮的灯光下,少年的背影端直挺拔,仿佛比五个月前健壮了一些,黑衬衫下能看到明显起伏的肌肉线条,头发理短了,鬓角修得很整齐,显得下颌骨特别方正凌厉,多了几分成熟的男子气概。

    萧肃莫名想起那晚他在月光下的剪影,想起他咬在嘴里那把带血的匕首,不由得喉咙发紧,浑身的鸡皮疙瘩又冒了起来。

    为什么每一次见他都这么刺激?

    两人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路过一扇门的时候少年忽然说:“等一下。”

    他推门进去,萧肃注意到门上挂着“刑侦一科”的牌子,从半掩的门缝看进去,侧墙上挂着块白板,上面贴着一些照片和便利贴,还画着繁复的线条和杂乱的符号。

    照片上似乎是什么犯罪现场,有远景,也有尸体的特写。有那么一张仿佛是在解剖台上拍的,死者胸口沿y形切开,面容却栩栩如生,仿佛活着似的,令人毛骨悚然。

    萧肃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挪开视线。片刻后少年穿着外套出来,臂弯还搭着件风衣,说:“走吧。”

    两人沉默着下了楼,门口的车位上停着一辆摩托车,少年将风衣递给萧肃,说:“穿上。”而后跨上车,对他扬了扬下巴:“上来。”

    萧肃迄今为止都不知道他叫自己出来干什么,要带自己去哪里,但被他冷峻的气场压制,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中邪似的上车坐在他身后。

    “抓紧。”少年提醒道,一捏把手,摩托车嗡一声冲出了派出所大门。

    萧肃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玩意儿加速起来这么快,手忙脚乱抓住他的外套才没被甩下去。

    摩托车在村道上疾驰,初秋的风带着清新的凉意,田野里飘来沁人心脾的瓜果香。萧肃紧紧抓着少年的衣服,半晌才对此刻诡异的情景有了那么一丝真实感——他就这样离开了调解现场,跟一个配着枪的警察在马路上飙夜车!

    没有民警,没有大师,没有神兽……

    内心瞬间充斥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危险的快乐,萧肃压抑着想要狂笑的冲动,大声问道:“去哪儿?”

    少年微微侧头:“什么?”

    萧肃不得不把嘴凑到他耳朵上:“我说你要带我去哪儿?”

    少年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下,嘴角一勾,道:“送你回家!”

    他们离的非常近,近得几乎能看到对方脸上的毛孔,萧肃感觉他下巴上的绒毛擦在自己侧颊,比五个月前存在感强烈了很多,心里莫名其妙升起一丝感叹:这孩子发育得真快啊……

    等等,回家?!

    他背着枪冷着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自己带走,居然是为了送自己回家?

    萧肃脑子飘了五秒,忽然get到了某种诡异的笑点,无法抑制地闷笑起来,笑得胸腔抖个不停。

    少年察觉到他在笑,悠然回头,嘴角的弧度扩大,露出雪白的八颗牙齿。

    高冷的杀气瞬间不翼而飞,完全就是一副顽皮小孩儿作怪的模样,萧肃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少年几不可闻地“嘁”了一声,回头继续开车,身躯挺拔,四平八稳,然而片刻之后,肩膀却压抑不住微微抖动了两下,泄露了心中得意的促狭。

    午夜时分,摩托车驶入灯火通明的靖川市,少年轻车熟路地穿过一条条街道,在碧月湖边停了下来。

    再往前不过百米就是萧肃家所在的独墅区,夜风吹拂着湖边盛放的桂花树,不时有星星点点的小黄花飘下来,空气中弥漫着细腻的甜香。萧肃从后座上下来,身上还披着少年的风衣,衣服有点大,显得空荡荡的。

    少年没下车,右脚撑着地,黑色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腿,肌肉线条极其完美,张扬着青春和力量。

    萧肃有些羡慕,又有些怅惘,将风衣脱下来递给他,心中有无数问题想要问他,问他是谁,问他多大了,问他伤好了没有……但直觉自己不该问,即使问了,他大约也不会说。

    “荣锐。”少年仿佛读懂了他的心声,接过风衣,忽然道,“光荣的荣,锐利的锐。”

    萧肃刹那间释怀,忍不住微笑起来,道:“萧瑟的萧,肃静的肃。我叫萧肃。”

    少年也笑了,说:“我知道。”

    萧肃知道他知道,但仍然觉得他们有必要做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绍——毕竟都两次了,他们这样“互帮互助”的,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

    “回去吧。”荣锐敛起笑意,眼睛里的光却还是柔和的,“太晚了,早点休息。”

    萧肃点点头,又惊觉他仿佛有点太理所当然了,毕竟自己已经在派出所挂了号,神兽的案子还没解决呢:“我就这么回家合适么?他们还在等我赔钱呢。”

    荣锐反问道:“你想赔?”

    萧肃当然不想赔,但这是他不想赔就可以不赔的事吗?

    “村民没证据证明是你偷的神兽,也没证据证明神兽病了是你造成的。”荣锐道,“这事儿跟你完全没关系。”

    萧肃怔了一下,想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自己九点半迷迷糊糊被民警喊起来,脑子一直跟着对方转,居然完全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你也别怪民警诈你。”荣锐接着道,“基层工作很难做,陈建国那种人……一言难尽,平桥镇派出所今年都被他那些亲友闹过好几遍了,民警也是为了息事宁人才不得不把你叫过去,做个调解。”

    萧肃回过神来,已经完全明白了,苦笑道:“是啊,只要我多少赔点钱他们就不会再闹了,可是……我看上去有那么傻白甜么?”

    荣锐不说话,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眼底又荡漾起笑意来。

    萧肃无奈自嘲道:“好吧,你不用回答我了。”

    荣锐低头抿了抿嘴唇,说:“总之,你去也去了,口供也录了,没有义务再配合他们其他要求。回头我跟民警说一声,让他们解决好陈建国那边,你就不用再管了。”

    萧肃“嗯”了一声,由衷地道:“今天谢谢你。”

    荣锐一哂,浓眉轻轻一扬,道:“别在心里骂我就行。”

    “?”萧肃莫名其妙。他又道:“今天在大厅,你的表情……我知道你生气了。”

    这孩子是什么东西成精了吗?萧肃简直无语了,自己一举一动一个表情一个念头仿佛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逃不过就逃不过吧,怎么讲话还中二兮兮的。

    “我没生气。”萧肃无奈地说,感觉自己有点像在哄小孩儿,“我是担心你的身体,上次在机场,我问过你们那个孙警官,但他什么都不说。”

    荣锐了然地点了下头,说:“他就那样,职业病……我都好了,不用担心。”

    “那就好。”

    两人默默地站了一会儿,荣锐说:“下次再有这种事,先打电话给律师,明白么?”

    萧肃已经记住教训了,乖乖点头。他扬了扬下巴,拧动把手发动摩托车,道:“陈建国这种人,都是基层给惯出来的臭毛病,你有钱也不要给他,捐给慈善机构好了。”

    萧肃想起自己在调解室的时候也是一模一样的想法,忍不住笑,他们俩倒是“抠”到一块儿了。

    “走了,bye!”荣锐一个潇洒的漂移,摩托车划了个陡峭的弧度飞驰而去,衣裾带起的微风拂动湖边的桂花树,金黄色的花朵像星星般散落下来。

    萧肃伸手接住一朵小花,只觉清香沁人心脾,一整天的疲惫、沮丧和愤怒全部烟消云散,满心里都雀跃着轻松和愉快。

    “喂!”

    一声呼唤忽然从头顶传来,荣锐已经上了湖边的拱桥,又停了车,隔着桥栏问他:“你特别喜欢那个神兽吗?”

    “啊?”萧肃莫名其妙。

    荣锐有点不耐烦地重复道:“我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陈建国的神兽,特别想要?”

    “啊?”萧肃心头一跳,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拨浪鼓似的摇头,“不不不我随便说说的我只是好奇……”

    “不要算了!”荣锐嘀咕了一句,并起两指在额前一挥舞,“走了哥!”

    “路上小心!”萧肃目送他飞驰而去,挺拔的背影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幽静的夜色里。

    “这家伙。”萧肃嘟哝了一句,捏着朵小黄花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去。

    走到门口才想起来,他们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留。

    哦,无所谓吧,对荣锐那样的人来说,留不留联系方式都是一样的吧,萧肃想,他连自己家住哪儿都清楚得很呢。

    真是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