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6.水表
    6,

    萧肃火冒三丈地吼了一通,电话那头吴星宇尴尬地“嗯嗯啊啊”了几声,干咳道:“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别急我这不是正和陈大师请教呢么……”

    萧肃恨恨挂了电话,在蓝牙里听见他对陈建国说:“家里人为了我表弟着急呢,可是……大师啊,这一百五十万也不是小数目,我得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大师您千万别误会,我先替我表弟谢谢您!”

    陈建国大约也想留住这么个冤大头客户,特别体谅地说:“理解理解。”

    吴星宇又诚恳地吹捧了两句,忽然问:“对了大师,我们全家都特别想尝尝您这儿的有机蔬果,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了?”

    陈建国道:“这个随时都有,我让人带你去后园里摘吧,需要什么你自己选。”

    吴星宇千恩万谢地跟人去后园了,萧肃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不好再给他打电话催他出来,只能在车里等着。等了足有一个小时,天都黑透了,才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大门里走了出来,肩头还扛着一个大麻袋。

    萧肃简直都无语了,不明白他好端端买这么多菜干嘛,因为没送陈大师一百五十万所以心怀愧疚冲动消费吗?

    吴星宇和看门老头客客气气聊了两句,假装离开,片刻后又从小道绕进小树林,打开车门把麻袋往副驾位上一放:“萧肃,看这是啥!”

    萧肃炸毛道:“你疯了?干嘛买这么多菜?这麻袋干净吗,别把我座椅弄脏了……呃!”后半句吓得打了个嗝儿,噎回去了。

    因为神奇的吴星宇同学从麻袋里掏出了一个神兽。

    萧肃整个人都凌乱了:“窝草!神兽?你怎么……窝草你不会真答应给他一百五十万吧?”

    “你要愿意出一百五十万,我还干嘛买这么多菜?”吴星宇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萧肃惊悚了:“你你你偷的?你敢偷人家神兽?!”

    “我还不都是为了你的网红事业!”吴星宇说,“什么偷,老子是借!你赶紧看看,看完我还得送回去呢!”

    萧肃目瞪口呆,然而“借”都“借”出来了,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研究一下再说。

    这个节骨眼上也顾不得什么真皮座椅了,萧肃小心翼翼把神兽接过来,感觉触手软滑,毛短而硬,皮下脂肪偏厚,四肢短小但十分有力,爪子很尖。

    它像是被吓着了,蹲在座椅上瑟瑟发抖,背部的骨刺也随之轻轻伸缩抖动,萧肃摸了摸,里面有硬芯,但并不是特别坚硬,应该是软骨。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吴星宇好奇地问,“长得跟四不像似的,难怪被陈建国当神兽敛财。”

    萧肃看了半天,实事求是地说:“我不认识。”

    吴星宇啧啧道:“不是吧,连你都不认识?”

    “真不认识。”萧肃打开手机给它拍了几张高清照片,怕时间长了被人发现,赶紧说,“行了还回去吧……你怎么还?”

    吴星宇刚要说话,远处忽然亮光一闪,隐隐有嘈杂的人声传来。他一下变了脸色:“糟糕,他们好像发现了!”

    萧肃头皮一炸,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车子发动起来。吴星宇手足无措地在原地转了两个圈,眼瞅着手电光越来越近,心一横干脆把神兽抱起来往他们的必经之路上一放,抱着麻袋蹿上车:“走走走!快跑!”

    萧肃一脚油门,吴星宇这时候知道怂了,整个人都缩在麻袋下面,一叠声地问:“他们发现我们了吗?追上来了吗?”

    萧肃在倒后镜里看到几个村民跑近了神兽,把它抱了起来,这才稍微放了点儿心,加速往大道驰去:“没,他们带着神兽回去了。”

    吴星宇松了口气,拍胸道:“那就好那就好。”顿了一下,想起自己怀里抱的麻袋,道,“这包菜花了我五百多块,借他们神兽一刻钟,算可以了吧?”

    萧肃无力吐槽。他想了想,又道:“挺贵的,你回头给我报销一下?”

    萧肃被他气笑了,想想他也是为了自己,便点头道:“报销!”

    深夜十一点,萧肃拉着一麻袋陈大师开过光的茄子豆角西红柿回到了家。

    母亲方卉慈坐在餐厅里吃宵夜,身上的西服套装还没换下来,显然也是刚加班回来:“这么晚去哪儿了?”

    “陪吴星宇去平桥镇走访一个客户。”萧肃闻到食物的香味才发觉自己饥肠辘辘,二话不说先坐到桌边吃了一小碗豌杂面。

    “慢点儿,小心噎着……吴星宇怎么越来越抠了,这么晚都没请你吃个饭?”方卉慈给他倒了半杯果汁。

    萧肃心说他哪里还有胃口吃饭,吓都吓饱了!

    不过这种惊险刺激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家长了:“系里喊他回去弄迎新晚会,赶时间呢。”喝了几口果汁,想起张婵娟的逆龄脸,问老妈,“对了妈,你上次说公司打算上一个保健品的新项目,定下来了吗?是哪方面的保健品?”

    “女性分阶段保健,美白、抗糖、青春期抑痘、更年期养护……都是和护肤抗衰相关的。”方卉慈说,“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这个项目现在算商业机密,你出去讲的时候注意一点。我们已经和一家著名中医研究所达成了合作,打算用他们的汉方成方做保健品,配合我们成熟的护肤品线推出。”

    萧肃点头表示了解。他们家有一大半业务是做护肤品和美妆的,这些年国外大品牌都走起了保健品辅助美容的路线,逐渐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他们也是时候推出中国自己的美容保健品了。

    “那你听过‘终端分化细胞治疗’吗?”萧肃问道,“好像是一种干细胞抗衰治疗法。”

    “干细胞抗衰啊?当然听过,十年前还陪一个朋友去乌克兰打过不老针。”方卉慈说,“我感觉完全是心理作用吧,就我看是一点作用没有。”

    “今天吴星宇那个客户说她定期会去瑞士打一种抗衰针,我瞧着效果特别好,还想给你安利一下呢。”萧肃说,“她说国内有机构正在争取代理,可能很快就办下来了。”

    “哦是吗?我让市场部的人了解一下。”方卉慈在商业方面十分敏感,立刻掏出手机给下属发微信。

    “……”萧肃无语凝噎。方卉慈发完微信回过味来,笑着道:“哦,你是在给我安利呀?怎么,担心我变老太婆?”

    “谁会嫌自己太年轻貌美呢?”萧肃学着吴星宇的语气说。方卉慈被他逗笑了,站起来抻了抻腰,道:“好了,早点去睡吧,你不能熬夜,明早我还叫你早起ok?”

    萧肃点头,目送母亲上楼。

    四十四岁的女人正是风情万种的时候,她却每天把自己包裹在中性清冷的西服套装里,如同身披甲胄的女王。

    手不经意间抖了一下,萧肃惊觉,慢慢喝光剩下的果汁,回房睡觉去了。

    次日一大早萧肃去了市图书馆,下午又去了一趟系里的文献室,然而关于那只神兽还是没能找到确切的资料,所有的生物图鉴里都没有关于它的记载。

    傍晚开车回家的时候,萧肃忽然发现副驾位上沾着几簇灰白色的毛,灵机一动用样品瓶收集起来,打算等学校实验室开了以后拿去做个dna鉴定。

    科学必将战胜迷信!

    折腾一番到家已经天黑了,萧肃头昏脑涨,饭也不想吃,扑在床上睡死过去。迷迷糊糊睡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听见楼下门铃在响,隔了几分钟,保姆刘阿姨敲敲他的房门:“阿肃啊,你醒一醒哦,有一位警官找你问话呢!”

    “?”萧肃顶着一头乱毛爬起来,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警官”,一下子整个人都清醒了!打开房门一看,外面站着一个穿便衣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个证件往他眼前一送:“萧先生你好,我是平桥镇派出所的民警,有件事情想向你核实一下。”

    平桥镇……民警……萧肃直觉要完,说话都有点结巴起来:“什、什么事?”

    “今天上午我们接到二道桥村一位陈姓村民的报警,说有一辆黑白间色的mini cooper昨晚无故在他家门外的小树林逗留,车主还企图偷走他的神兽……不对是宠物。”民警说到这里抿了抿嘴,大概是在压抑无所适从的笑意,“我们根据报警人提供的车牌号去车管所查证了一下,发现这辆mini cooper 的车主是你。”

    萧肃张口结舌。民警接着道:“这位陈姓村民还提供了一条信息,一位名叫‘农夫’的博主曾在昨天和他就‘神兽’问题发生过争论。我们确认了一下,这个博主的实名认证手机号也注册在你名下。”

    民警掏出一张纸递给他:“你看下有没有什么问题,没问题跟我去派出所交代一下情况吧。”

    萧肃:忽然绝望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