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常博物图鉴 > S1.CHIMERA S1.E5.戏精
    5,

    吃完午饭稍事休息,萧肃开着他gay里gay气的mini cooper往平桥镇驰去。

    吴星宇得知自己这个法学狗居然要上“金秋祈福大课”,表示严正抗议宁死不屈。不过听萧肃说了前因后果之后又兴致勃勃地同意了,表示愿意为好兄弟的博物科普事业两肋插刀。

    萧肃非常感动,然而吴星宇的关注点漂移十分严重:“猪精佩奇?我怎么感觉这名字有点耳熟……她和你视频了?好看吗多大了可爱不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萧肃:你是不是有病啊?

    陈建国的庄园在平桥镇以西二十公里的二道桥村,因为吴星宇和客户约好的时间比较急,所以萧肃先陪他去了镇上的客户家。

    吴星宇还真没吹牛,这位名叫张婵娟的客户果然十分有钱,别墅修得跟博物馆似的,坐落在山水竹林之间,充满诗情画意。

    按过门铃之后,一名干净利落的保姆出来开门,萧肃本想在车上等,吴星宇硬把他也拉了进去:“走吧进去给我壮壮胆,万一遇上性骚扰还能救救我!”

    萧肃:张婵娟女士怕不是瞎?

    两人进了客厅,只见一位打扮入时的中年女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小吴来啦,还带了同事?这位以前没见过呀,哎呀好帅气,可把你给比下去了哟!”

    萧肃长得随父亲,剑眉朗目,温雅俊秀,属于谦谦君子那一挂的。当年他爸就是凭这一副好长相空手套白狼,娶了他妈这个白富美。

    说起来他妈也算是颜控中的极致了,十八岁刚上大学就不顾家人反对怀了萧肃,他的穷鬼爸爸才得以父凭子贵,“嫁”入豪门。

    可惜蓝颜薄命,帅哥总被雨打风吹去,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

    萧肃礼貌地笑笑不说话。吴星宇道:“他是我同学,今天顺路载我过来的。张姐你也太伤我心了,我可是我们律所的所草,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金牌律师哦。”

    张婵娟被他逗得前仰后合,萧肃脸上笑眯眯,心里mmp:大哥你这像是怕被性骚扰的样子吗?

    不过有一点吴星宇没说谎,这个张婵娟保养得是真好,身份证上明明已经六十二了,乍一看说四十二都有人信。萧肃坐在一边听他们谈一个什么物业委托合同,暗暗思忖待会儿怎么开口问问她保养之道,那个“不老针”是在哪家机构打的,回头好给老妈安利一下。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整个家族企业全部落到了母亲肩上,一个女人家又主内又主外,还要时时操心他这个儿子的身体,气色看着还没这位六十二岁的老太太好呢。

    不过片刻两人便谈完了,吴星宇巧舌如簧,哄得大姐……阿姨……奶奶心情舒畅,特别大方地在合同上签了字:“你们律所我信得过,小吴办事我放心!”

    吴星宇得意地冲萧肃挑挑眉。萧肃给他使个眼色,他马上get了,一边整理文件一边问张婵娟:“张姐,有个事我特想问问您,又怕您生气……”

    “问呗,跟姐这么客气干什么?”

    “嘿嘿,我想问问您有没有什么保养的秘诀。”吴星宇说,“说真的,头一回见面的时候我以为您也就四十岁,今天来仿佛更年轻了,说三十五我也信。”

    这马屁拍得当事人浑身舒爽,张婵娟笑道:“小吴你真会说话。不过你才多大呀,男孩子家用不着这么早考虑这些吧?”

    “那也要未雨绸缪啊,谁还会嫌自己太年轻帅气不成?嘿嘿,其实我是帮我妈问的。”

    “真孝顺。”张婵娟叹道,“小吴你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我这些年都在瑞典一家抗衰中心打一种不老针,效果特别好,不过就是有点贵,一针要一百万左右。”

    吴星宇惊呆:“哗!一针半套房啊?”

    张婵娟道:“也不用很频繁地打,半年或者十个月一次就够了,你看我,效果是不是特别自然?比那些韩国医美靠谱多了。”

    吴星宇连连点头,萧肃忍不住问:“您知道这种针注射的是什么吗?安全性怎么样?”

    “这个我也不太懂,合同是瑞典文写的,签的时候医生大致讲了一下,好像是什么终端分化细胞治疗之类的。”张婵娟说,“安全肯定是安全的,人家在瑞典是有国家认证的,只是咱们国内相关法律和国际上不一样,所以一直没有这方面的机构来做。”

    终端分化细胞?萧肃想了想,依稀记得那是干细胞的一种,而干细胞抗衰美容法十几年前就有了,只是因为原理和效果都比较地……玄学,所以热闹了一阵子以后就沉寂了。

    没想到这些年死灰复燃了?看张婵娟的情况效果相当不错啊。

    又聊了几句,两人告辞出来。张婵娟送他们到门口,谈兴尚浓:“我有个小道消息啊,听说国内一家公司已经在申请这家机构的代理了,说不定过段时间这个不老针会有国内版。”

    吴星宇热心地问:“哪家公司您知道吗?我好提前关注一下,排个队啥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有空帮你问问朋友吧。”张婵娟矜持地说,“国产针肯定会便宜点,普通人也能打得起吧……不过要想疗效好,我看还是国外的针比较靠谱,毕竟咱们国家医学发展太落后了。”

    萧肃特别想告诉她干细胞研究我国已经领先世界,不过看她笃定的样子还是闭嘴了,毕竟老一辈人对外国货的迷信已经根深蒂固,就算脸年轻了,心还在原地踏步。

    两人告别张婵娟,驱车往西向二道桥村驶去。吴星宇问萧肃:“你感觉她说的靠谱不?那个针会不会有副作用啊?像科幻片里演的那样一开始返老还童,后来孽力反馈变得跟老树皮似的。”

    萧肃说:“我回家问问我妈吧,她公司好像要上一个什么保健品项目,也许有人懂。”

    吴星宇点点头,想起自己的“终极使命”来,问:“一会儿我上那个陈大师的课要干点啥啊?”

    萧肃:“好好听讲。”

    吴星宇:“……”

    萧肃语重心长地说:“你态度认真一点,先取得陈大师的好感,等他讲完以后过去攀谈一下,把话题引到神兽上,跟他说你表弟得了绝症快死了,求他开个价把神兽卖给你,拿回家好给表弟续命。”

    吴星宇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还有支线剧情,讷讷道:“他问我啥绝症我怎么编啊?”

    萧肃早有准备,丢给他一个文件袋。吴星宇打开一看更惊呆了:“这不是你的病历吗?”

    “我问淘宝店了,假病历下单最快也得明天才能收到。”萧肃说,“先用我的吧,我已经把名字涂掉了,你记住千万别让他复印拍照什么的,就声泪俱下求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把你当初干微商卖面膜的本事拿出来!”

    “歪日……”吴星宇的眼神充满敬畏,“表弟你可真是为了科普事业奉献终身啊……当网红对你的吸引力这么大吗?”

    萧肃:“我是为了传递科学的价值观!”

    “你不如传递颜值吧。”吴星宇说,“你把眼镜摘了我给你拍两张照,不用美颜就能吸三千万粉,杀过去碾了陈大师!”

    萧肃:“丑拒。”

    吴星宇:“你这还叫丑?”

    萧肃:“我说陈大师。”

    说话间到了二道桥村,萧肃把车停在陈建国家门外的小树林里,叮嘱道:“听课的时候千万别睡着了,一定要全程仰慕地看着陈大师,让他觉得你特别虔诚!你把我的蓝牙耳机戴上,全程开语音,我要监听你们的谈话过程。”

    “你就擎好吧表弟!”吴星宇将隐形蓝牙塞耳朵里,颠儿颠儿地走了。萧肃目送他戏精般的背影走进陈大师家大门,打开耳机开始同步监听。

    讲真陈大师的“金秋祈福大课”还挺有意思,引经据典说得跟相声似的,萧肃私以为叫“歪批麻衣神相”还更贴切一点。

    好歹不怕吴星宇当堂睡着了。

    三小时后课程结束,天也慢慢黑了,萧肃远远看见上百个信男信女陆续从陈建国家出来,耳机里吴星宇也和陈建国搭上了话,并发挥自己前微商大忽悠的优势把他捧上了天。

    计划有条不紊地推进着,萧肃听见吴星宇沉痛地带着哭腔地阐述着自己对“表弟”的担忧,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陈建国大师已经彻底被感动了,特别慈祥地说:“吴居士,你对令表弟的兄弟之爱真是让人感动,原本神兽我是打算供奉终身的,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俩又这么投缘,就送给你吧!”

    吴星宇一噎,隔着蓝牙萧肃也是一愣,没想到神兽这么珍贵的东西他居然要白送!

    谁知大师接着道:“不过最近来拜神兽祈福的居士特别多,你把神兽请走了,等于是把别人的希望也带走了,总要稍作补偿。”

    萧肃:哦……

    吴星宇牢记自己的人设,爽快地道:“您尽管开口!”

    “就一百五十万吧。”

    “?!”萧肃差点咬了舌头,就听见吴星宇说:“没问题!”

    萧肃汗都下来了,手忙脚乱给他打电话:“什么没问题,当老子冤大头吗?让他去抢好了!我不买了!”

    一百五十万能买三千万微博粉丝外加一波营销了,老子硬刚都能刚赢你,还买个毛线的神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