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绯色医途 > 第八章 中医交流大会的讯息
    双休日叶辰不需要去学校,早早地给叶重准备好早饭,便在客厅里摆弄起那台破电视机,现在这栋楼上的多数户人家都早已经换上了液晶屏幕数字信号的电视机,就叶辰家还在用着老式的宽大电视机,每次打开都要预热好几分钟后才能显示电台。

    叶重仍是跟往常一样,蹲坑一边抽烟一边读报纸,半个时辰左右才从厕所出来,洗了把手准备吃饭,而叶辰早就抬着饭碗在沙发上边吃饭边看电视了半晌了。

    “爸,今天用去店里吗?”叶辰问道。

    叶辰今天休息,自然是可以去店里帮忙。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去看店---中午吃饭顺便把丫头也带上,她一个人。”

    “噢,知道了。”叶辰点了点头。

    遥控器频频换台,却总是路过文胸广告,弄得两个大老爷们儿尤其是叶辰一阵尴尬,好不容易换到一个正常一点的电台,竟还是飘满雪花莎啦啦地响,十分嘈杂。

    总算画面还是能够看得清楚,一个身着白衣的老头在屏幕正中央一本正经地讲着什么,年迈的声音从屏幕里传出来也已经不太清晰,倒是还能够听得见。

    “等等,别换台。”

    叶重忽然放下了筷子,大步朝着叶辰所在的沙发走来,而后一屁股坐了下来,从叶辰手里抢走了遥控器,以免叶辰换台。

    什么情况?

    叶辰挪了挪屁股,好让叶重有个地儿。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叶重在吃早饭的时候过来跟他抢电视看,除了晚上的晚间新闻,叶重几乎从来都不会用这台电视。显然,今天电视里在放的东西吸引了叶重的注意。

    叶辰好奇地问道:“这老头是谁?”

    叶重看着他的眼神竟然带着几分尊敬,也不知道是不是叶辰的错觉。

    “他叫余青仁,余老,是非常有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在中医界地位很高。”叶重露出恭敬的神情,面露回忆的神情,说道:“我年轻时候有过一段落魄的经历,他曾经帮助过我。”

    叶辰闻言不免十分惊讶,喃喃重复:“余青仁。”

    “是的,余老,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很可能早已经放弃了现在这份职业。”叶重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头也不回道,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难得见到叶重会吐露自己的经历,叶辰不禁心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为什么,你觉得中医不好吗?”叶辰问道。

    “不是不好---”叶重摇了摇头,颇为无奈道:“在现代这大背景下,难成大事。”

    说这话的时候,叶重语气当中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似乎说起这个方面,他便充满唏嘘感慨:“没前途的。”

    叶辰不十分同意叶重的观点,试探性地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吧,你看电视里的这个余老,不就是风光无限吗?天下谁人不识君?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厉害的中医。”

    “你以为谁都能成为像他这样厉害的名老中医么?”叶重望着电视里的那个老头,却是摇了摇头。

    “事在人为啊。”叶辰的眼里闪烁出坚定的神光,说道:“我就想成为一个厉害的中医,最好把中医给宣传出去,而不是只能让它局限在华夏。”

    “你?”

    叶重忽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转向叶辰,惊讶地将之望着。

    他没想到这样有志气的话竟然是从叶辰嘴里说出来的----将中医弘扬到海外,这是何等的志向?整个华夏,有哪个年轻人能够说得出这番话来?

    起初听叶辰的话,他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但是将叶辰盯着,却发现自己的儿子眼中闪烁出的目光,完全不像是从前那个叛逆的孩子。良久,叶重才移开目光来,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连个像样的大学都考不上,别做梦了---你老爸我没什么本事,可没什么能力让你一对一跟名师,除了从我这里学学以外,唯一的路就是读书了,只是你那成绩……”

    叶重说着又摇了摇头,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起了许多陈年旧事:“在这个年代里啊,当一个小中医,远不如去从商从政来得实在,有钱有权的人,想请多少名医就请多少名医,但你若只是个小医生,能改变些什么?什么都不行!”

    不知什么时候,叶重已经抽出一根烟来给自己点上猛吸了一口,继续有些自嘲地说道:“叶辰,我从来就没有跟你说过这些----当年我要是选择安安分分去当一个公务员,而不是去当个狗屁中医,兴许你还能有个妈。”

    “----”

    叶辰震惊地望着叶重。

    他的确是第一回听到叶重的这些心里话,不免内心受到不少冲撞。

    但是从叶重口中说出“狗屁中医”四个字,叶辰却觉得叶重并非真心,从刚才抢遥控器关注余老的动态以及他嘴里对于余老的那份尊重,加上平日里他对于药房药材渠道的选用之苛刻和客人咨询上面的认真,完全能够看得出来,他其实非常热爱中医这份事业。

    当初爸和妈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会让叶重选择与酒度日?又是什么让叶重如此自嘲自己中医的身份?

    叶辰的直觉告诉他,叶重口中的“你妈早就死了”,很可能不是真的。

    “爸,我不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我不完全认同你说的话。”叶辰也慢慢站起身来,说道:“这个年代的确挣钱变得更重要了,没钱寸步难行这是真的,大家伙拼了命抓住任何有限的商机,甚至有些人不惜把中医的牌子砸了,也要从中牟利----但是如果人人都为了利益而选择自己的职业,而非因为自身兴趣或是志向,那么我们这个国家就完了。

    “人有贵贱不错,但人格没有,不论是任何职业都有其价值,中医也是一样。人有人格,国有国粹----中医更是中华文明五千年来传承下来的无上瑰宝!

    “只是它现在正面临被西医淘汰的危机,面临被“伪中医”毁了招牌的不幸,如果说没有一个国人肯站出来去挽回、去证明、去宣传它,去做这种脏活累活,而是一味的利用它来混吃等死、赚钱牟利,那么中医也就完了。

    “我想成为一名厉害的中医,没有为什么。”叶辰接连说完了一长串话,这些话其实从穿越过来之后,一直就憋在他的心里,没人诉说。

    叶重哑口无言,只是惊愕地看着叶辰,良久无言。

    爷俩凝视,谁也不让。

    吸了一口烟吐出来后,叶重忽然重重地拍了拍叶辰的肩膀,笑道:“臭小子,不愧是我叶重的儿子----你知道余老刚才在电视里说的是一件什么事么?”

    “不知道。”叶辰愣了愣。

    “寒假的时候,燕京会有一个三年一度的中医交流大会,届时不少有名气的中医都会前往。虽说你目前对中医的东西还一无所知,但是跟着我一起去看看,涨涨见闻,对你今后有好处。”

    叶重掐了烟头,便转身走出了客厅。在他看来,叶辰现在还只是个高三学生,哪里懂什么中医,能跟在他屁股后面去看看那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就连他自己,在这个交流大会上也只是有个参与权罢了。

    “中医交流大会么……”

    叶辰望着电视机里精神奕奕的灰发老头,喃喃道。

    说实话,他还真是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