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园最强弃少 > 第58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在云少这般强势之下,林雨菲几人心中可谓是痛快至极,一脸冷笑。

    对前者而言,林枫就是个乡巴佬,来金州等地就是要争夺林家的家产,其父脸皮更厚,临死前还为林枫强娶了个老婆。

    这种人,就应该被踩到泥土里。

    就算之后林枫考了第一,认识乔东阳,甚至认识云老。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高考第一,况且就算投机取巧认识那么多人,也只是外力而已。

    人家给你脸,你兜着!

    不给你脸,你也要受着!

    现在怎么样,人家云家现在不给你脸了,要将东西收回来,你还不是给人家?

    林雨菲一脸鄙夷,心中冷笑,只怕经此一事,林枫又回归原型了。

    她正要上前去赶林枫出门,不配在这个场合,然刚刚上前,她余光云少一张脸竟然变了模样,脚步突兀一滞。

    这是什么表情,恐惧,担忧,难以置信,林雨菲有些蒙了。

    吃完大龙虾,林枫拿纸张擦了擦手,端起果汁喝了口,眯着眼睛看着云少揶揄道。

    “怎么样,云少,你要是喜欢,送给你如何?”

    顿时,云少一张脸青一块,紫一块,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嚣张,只剩下了惊恐。

    他深吸一口气,方才双手捧着那张纸,十分恭敬的递过来,低下了高昂的头颅,脸色难看道。

    “抱歉,林先生,是我唐突了,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什么?”

    听到云少这句话,差点没惊掉众人的下巴。

    一个个等着看好戏的众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捏着酒杯的乔志鹏更是差点没将杯子捏碎,一脸的彷徨。

    他们可都知道云少是什么人,云家大少,老爷子不用说,曾跟太祖一起打天下,军中老将,手下将领如云。

    其父更是在省厅身居高职,而云少自己,想来这几年再差劲,也是一个少尉吧。

    这种牛逼哄哄的人物,竟然恳求林枫不跟他一般见识。

    众人都感觉如果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就是那张纸上面有惊人的魔力。

    “这东西我压根就不想要,你们家老爷子硬塞给我,你要是想要,就拿去吧!”

    众人闻言都要脸色僵硬,都要石化了。

    我累个去,这话说的,人家云老给你,你还不想要,人家还硬塞。

    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逼装的,没毛病。

    不过众人更感兴趣的是那一张纸,都十分好奇上面是什么东西。

    曹扬更是耐不住性子,脚尖微微移动,探到云少旁边,踮起脚尖想要看个究竟。

    终于,他看到了,上面只有几个字,很好辨认。

    “诚邀林枫先生加入江南军区战狼大队,封少校,后面是括号,绝密……”

    下方署名则是江南军区的总司令,并且还盖着七八个印章。

    字体是手写的,没有多么霸气。

    但看到这几个字,曹扬浑身一软,差点没尿裤子,他知道自己摊上事了。

    寻常人可能不清楚这代表什么,但在上层社会,对军方政府之类的带有绝密两个字,都比较忌惮。

    这种事,往往是一个国家的重心,不可能随便昭示于人。

    而如果有人泄露跟故意查阅,往往是以叛国罪处置的。

    曹扬明白,单单自己看了这一眼,林枫如果想整自己,估计能让他将牢底坐穿。

    一时间,他恨不得给自己嘴脸上抽上几下,自己怎么这么眼贱啊。

    没事非要去看这个?

    好好地当自己的纨绔子弟不好吗?

    “怎么,你想要?”

    见曹扬探头,林枫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戏谑道。

    “林先生,我错了。”

    曹扬身子直接瘫软了。

    乔志鹏一行人是惊疑不定,他们也十分好奇那纸张写的是什么。

    但有了前面两个人的前车之鉴,前者硬生生的遏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他深深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知道了比不知道要麻烦。

    云少满脸苦涩,内心震撼。

    他倒是知道军方这个特例,所谓绝密,也是不公开的。

    但想要被军方魄力,除非你非常优秀。

    他实在想不通,但眼下他来不及想这个,只想给林枫赔礼道歉,想要大事化小。

    虽然云家势力很大,但若是林枫拿他做文章,只怕他麻烦不小。

    这东西他哪里敢要,那不是跟整个军区做对?

    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他还不被打个半死,说不定要牵连到他父亲。

    嘴唇动了动,云少满心苦涩道。

    “林先生,这东西我要不起,请您收回。”

    “大佬进场了!”

    就在此时,不知谁喊了一句,众人齐齐回头看去。

    只见七八个气度不凡的大人物纷纷进场,朝着宴会里面走去。

    这些人领头的真是乔东阳,这才是宴会的重点。

    当然这些人也不会在这里抛头露面,直奔里面的大休息室。

    “林老弟?”

    乔东阳余光之中,看到林枫,眼睛一亮,一脸笑眯眯的大步走了过来,大老远的就热情道。

    “林老弟,你也在这里,真是太好了,先前我就想跟你打电话请你,就是怕你太忙,结果被云老捷足先登了。”

    如今的乔东阳可谓是意气分发,就在前几日,老婆终于如愿以偿的怀上了孩子。

    如此一来,他对林枫越发的尊敬了。

    不过他一转头,又看到云阳拿着一张纸,不上不下,眉头一皱。

    “林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没什么,云少跟我开个玩笑,乔总,我们进去吧。”

    林枫冲对方微微一笑,回身将云阳手中的邀请函拿到手,淡淡道。

    “看在云老爷子的份上,这次我不跟你计较,再有下次,恐怕谁也保不住你。”

    丢下一句话,林枫就与乔东阳一起结伴而走。

    留在原地的云少一张脸火辣辣的,看着一行人离开,如丧考妣。

    他原以为林枫只是个穷小子,但现在自己却被打脸了。

    连江南军区都发来邀请函,乔东阳都亲自称兄道弟,他明白,这次自己是踢到铁板了。

    狗屁的乡巴佬,狗屁的攀云家。

    他在外被称为云少,但在一些大佬眼中,还是以前的那个混混,连乔东阳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相比之下,他简直差之云泥。

    这般一想,他心中对先前乔志鹏几人暗恨起来。

    若不是对方说什么乡巴佬之类,他还会这么丢人现眼?

    突兀一抬头,云少看着众人,冷声道。

    “你们几个,敢耍到我云阳头上,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别怪我云阳翻脸不认人!”

    说完一句话,云少扭头就走。

    乔志鹏黑着一张脸,知道这次被云阳记恨上了。

    而此刻在休息室,林枫已经与乔东阳攀谈起来。

    “乔总,在你的场子,带这么多人,还怕有人来砸场子?”

    看着乔东阳身后并排站着几个保镖,一个个孔武有力,格外显眼,林枫笑着打趣一句。

    然而,没了外人,乔东阳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他叹了口气,对林枫也没有隐瞒,忧心忡忡的道。

    “老弟,你有所不知,今天这次宴会,有我当年的一位对头过来,当年在生意上,我将他赶出了金州,如今那人在云州发展的不错,实力也早已超过我了,听说那人认识不少旁门左道之辈,我怕今天他会发难。”

    “哦,原来如此。”

    林枫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他对此也不惊讶,乔东阳能有今天,生意上若不得罪一些人,那才不正常。

    但随后林枫目光一转,看着对方这几个保镖提醒道。

    “乔总,你这些保镖虽然不错,但对方若真有旁门左道中人相助,恐怕还不够看。”

    乔东阳闻言哈哈一笑,脸上露出一分得意道。

    “老弟说的是,不过老哥在金州混这些年,自然也不是白混的,我这次邀请了我们金州第一风水师,有他在,想必那人也翻不起大浪。”

    忽然,乔总的秘书推门进来,在乔东阳耳边低语几句。

    “哦,许大师来了,快请,快请。”

    乔东阳闻言一脸欣喜,转头看着林枫道。

    “老弟,我请的那位大师到了,等下老哥给你介绍一下,能得到这位大师的指点,可是十分不易。”

    “许大师?”

    林枫闻言神色一动,不由想到前几天在字画一条街遇到的那名许大师。

    好像当时也有人说对方是金州第一风水师,不知道两人是一个人不。

    乔东阳开口间,房门已经被推开,一名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已经走了进来。

    “哈哈,许大师果然守信誉,如约而来,坐。”

    乔东阳看到长袍男子,连忙站了起来,开口客气道。

    “拿人钱财,与人方便,应该的。”

    长袍男子神态高冷,就算是面对乔东阳,态度也一点没有改变。

    他正要坐下,然而目光在房间中一扫,当看到林枫时,神色一震,脸色顿时大变,冷然道。

    “是你?”

    看着这高冷许大师,林枫嘴角则勾起一丝弧度,似笑非笑的道。

    “许大师,我们又见面了。”

    眼前这人,不是那天的许大师,又是何人。

    真是验证了那句老话,人生何处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