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园最强弃少 > 第55章 我就是三木
    无形打脸最致命,许大师一张脸涨红无比。

    刚才他还振振有词,反驳对方。

    林枫的青铜剑,梨花玉都是假的。

    转眼间,对方就给他来了一手。

    看着眼前的这幅画,久久之后,他才蹦出两个字来。

    蒙皮!

    没错,眼前这幅画的确是蒙皮。

    所谓蒙皮,也就是古代有人想要保存原貌,会通过儒米等物调制一种原酿,摊在作品上。

    不会毁坏作品原貌,并且还能在这上面仿制。

    这种技术现在已经失传,许大师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让自己遇到了。

    店铺老板同样一脸惊讶,闻言感慨一句。

    “啧啧,原来是这样,哎……”

    最后一个“哎”字,让他心中五味沉浮,看向林枫的目光,满是怨念。

    一步之差,这东西就是他之物,眼下竟然落到了一个毛头小子手上。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我记下了,希望下次你还能有这么大的运气!”

    许大师脸上火辣辣的,此刻再也没脸在这呆下去了,大袖一甩,目光毒怨的看着林枫一眼,带着徒弟转身离开。

    许大师愤而离开,其他人却兴趣不减,对这山水画很有兴趣。

    一名大肚便便的胖子来到近前,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幅画,目光闪过贪婪,抬头看着林枫道。

    “小兄弟,你这幅画卖吗,我愿意出二十万!”

    嗤!

    他这话一落,旁边立刻有人嗤之以鼻。

    “李大胖子,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啊,上一次吴道子的画在港岛拍卖,卖了将近三千万,你要有,一千万我收!”

    那胖子神色灿灿,干笑一声,被人识破,也悻悻退下,不敢言语。

    倒是旁边,有两人看的津津有味。

    一名身穿儒衫的中年人,气度不凡。

    另外一个则是一名年轻人,一身休闲装,没什么架子,但给人一种沉稳之感。

    那中年人查看片刻,方才抬头对着那青年人道。

    “方少,没错,吴道子的真迹。”

    被称为方少的青年神色一喜,神色有些激动的看向林枫,陈恳的道。

    “林先生,不知道您这幅画是否愿意出售?”

    林枫闻言打量一下对方,淡淡的道。

    “不知道你能出多少钱?”

    这画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如果能换一点钱,也算大大缓解一下他的囊中羞涩。

    青年闻言立刻指着一旁的儒雅男子道。

    “林先生,这位是东海文玩协会的会长,陆长风,让他来说价钱,相信会比较公正!”

    “竟然是陆长风!”

    一听介绍,旁边有几人眼睛一亮,随后也认出了对方。

    在场的有不少都是业内人士,这么一打量,也纷纷吃惊。

    陆长风他们很熟悉,是国家考古队的队员。

    平时也参加一些社交活动,名气不小。

    由对方来说价钱,倒是公允。

    见林枫点头默认,陆长风微微一笑,就开口道。

    “林先生,吴道子虽然被称为画圣,但流传下来的作品还有不少,他尤其擅长画山水。”

    “最近拍卖的吴道子作品,在港岛一共卖了两千八百一十六万,不过那是拍卖会,还要扣税,我个人建议您这幅两千三百万。”

    这价钱不算高,也说不上低,但是合情合理。

    林枫略一沉吟,就点头道:“好。”

    虽然在拍卖会能卖的高一点,想除去抽成之类的,也未必能高太多,他也没那心思去搞这些。

    方少闻言一脸喜色,赶忙开口道。

    “林先生,真是太感谢了,我叫方涛,在海州还有一点薄面,兄弟去海州,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

    方涛话语落下,递给林枫一张名片。

    他之所以这么急,也是家里的老爷子马上就要过大寿了。

    老爷子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名人字画,他跑了很多地方,这才想来金州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吴道子的真迹。

    若是凭此能得到老爷子的欣赏,那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必定大大提高。

    一个愿卖,一个愿买,方涛很爽快,当场用手机给林枫支付了两千三百万。

    看着林枫一转手,两万块变两千多万,众人不由得唏嘘不已。

    这种运气,太逆天了。

    让人羡慕。

    而掌柜老板黑着一张脸,如丧考妣。

    如果当初他收下这幅画,那两千多万,就是他的了。

    亲眼看着他与之失之交臂,掌柜老板心都在滴血。

    林枫握住自己的银行卡,想到这么轻松就获得了这么大一笔巨款,宛如梦境。

    其实他根本不懂字画,之所以能察觉到那字画有问题,也是他无意中施展望气术,发现了猫腻。

    甚至他有种想要凭借这种能力,在字画一条街上扫一遍的冲动。

    但随之,他就掐灭了这个念头,先不说望气术是不是只能看出来蒙皮,就算什么都能看到,也没有那么多蒙昧的宝贝。

    如今他已经神海修士,这点钱财又算得了什么。

    若他愿意,随便动动手指,也会有大佬送来。

    想到这里,林枫心神才沉淀了下来。

    回到家中,林枫就钻入了卧室,将符纸等物放下,拿出了手机,上了微信。

    老实说,今天一天他都惴惴不安,想看看宁梦怡的消息。

    不过奇怪的是,一整天,微信上宁梦怡什么也没说。

    就好像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难道他不知道是我做的?”

    林枫摸了摸下巴,神色狐疑,想要发个信息,但最终,他还是放下了手机。

    现在不清楚宁梦怡是什么态度,还是等对方晚上回来再说吧。

    将心思稍一整理,林枫就开始画符。

    符箓之道说白了很简单。

    也就是在符箓上按照一定的设定,储存灵力,等到用的时候,瞬间激发。

    画符比起炼丹稍微轻松一些,只需要以灵力为引导,画线准确即可。

    当然,以林枫的修为,也画不出什么高深的符箓,但一些粗浅的防御符箓,还是不成问题。

    整整一个下午,林枫不知道画废了多少张符箓,最终才得到了两张。

    将这两张符箓收起来,林枫才静等宁梦怡回来。

    这一等,便是很久,宁梦怡回来的很晚。

    等到林枫看到对方的样子,吓了一跳。

    平时为女强人的宁梦怡,现在确是眼袋微肿,散落的头发披在身后,面色憔悴很多。

    在客厅一看到对方的样子,林枫心中一惊。

    而宁梦怡看到林枫,眼神有些躲闪,一句话也没说,提着包就要上楼。

    “梦怡!”

    林枫开口,喊了一声,刚迈上楼梯的宁梦怡身子一僵,渐渐的回过头来,脸色很不自然。

    “我看你这两天公司的事情很忙,这是我今天特意给您搞的平安符,你带在身上。”

    “哦哦……”

    宁梦怡失魂落魄,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机械的将林枫的东西收起来,往包里一塞,就逃一般的上楼了。

    呼!

    看着宁梦怡的身影消失,林枫也松了一口气。

    刚才差一点,他就要告诉对方真相。

    不知为何,再面对宁梦怡的时候,他总有一种罪恶感。

    回到房间,林枫无心打坐,拿出手机,半晌后,还是发了一个信息。

    “你还好吗?”

    其实这段时间,林枫闲暇时间,也会跟对方聊几句,不过宁梦怡似乎没有兴趣,就算是回复,也是敷衍居多。

    等待是最让人煎熬的,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宁梦怡也没有回复。

    对方越是这样,林枫心中越没谱,最终他再也坚持不住,打算跟宁梦怡坦白。

    反正上都上了,要杀要剐随对方。

    将手机往床上一放,林枫就出了房门。

    往楼上一看,书房的灯亮着,林枫不由眉头一皱。

    略一沉吟,林枫给对方热了杯咖啡,就上了楼。

    书房的门没关,轻轻一推就开了。

    灯开着,但宁梦怡却趴在书房的桌子上睡着了,手机还握在手上,满脸泪痕。

    看到这一幕,林枫心脏揪了一下,将咖啡放在桌上,他将对方的手机放下,正打算给宁梦怡盖上个衣服。

    而就在这时,宁梦怡猛然惊醒了,一抬头看着林枫,赤红的眼睛满是复杂,确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看着宁梦怡的眼睛,林枫深吸一口气,一咬牙,就开口道。

    “梦怡,其实我就是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