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园最强弃少 > 第53章 高冷许大师
    从两千变成两百,这种落差,让店主气的要骂娘。

    这大乌龙搞的,店主黑着一张脸,没好气的道。

    “小兄弟,你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任谁遇到这种事,也没有好脸色看。

    店主没往外赶人,已经很不错了。

    “嗯,那好吧,我给你加一百块钱。”

    林枫眨了眨眼睛,有一些不好意思的道。

    他是真的很穷,眼下没什么收入,如今跟宁梦怡发生这种事,还怎么去要钱?

    修行到他这个地步,还穷成这样,也是够了。

    “一千块,少一分我都不卖!”

    店主咬牙切齿,一脸的幽怨,跟媳妇让人睡了一样。

    林枫倒是神色平静,淡淡的道。

    “老板,已经不少了,你不买那就算了,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林枫也没工夫再与对方纠缠什么,作势就要离开。

    店主心中那个郁闷啊。

    忽悠这么久,原以为是个肥羊,结果对方是铁公鸡。

    想到自己两天都没开张了,能赚一点是一点,店主心中叹了口气,脸上赶忙换上一副笑脸,扬声道。

    “哎,小兄弟,三百就三百,咱们全当交个朋友!”

    好歹三百也能赚个一两百块钱,勉强够吃几天的饭钱。

    林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转身时,老板已经将三样东西包起来,递了过来,一脸的痛心。

    “谢谢老板。”

    林枫接过东西,从兜里摸出三百块钱,递过去就转身离开了。

    出了店铺没多久,林枫就将那块石头拿了出来,左右翻了翻,用力的捏了几下。

    然而,以林枫如今的手劲,就算是一块钢铁,也能给她揉吧变了形,但眼前这块石头,确是纹丝不动。

    又仔细看了看,林枫才将其装进了口袋,打算回家研究一下。

    符纸之类的东西已经买好了,林枫也没有再继续闲逛的打算,正要回去,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

    “许大师又来鉴宝了!”

    “快……快。”

    “快让许大师看看。”

    一时间,听到这个声音,有不少人怀中抱着东西,不约而同的朝着一个大型店铺排跑去。

    看到这幅景象,林枫心中也来了一点好奇,就随着众人,一起进入那商铺之中。

    “奇宝斋!”

    与他刚才去的小型店铺不同,这个占地不小,上面的牌匾还写着三个苍劲的大字。

    走进里面,是一个圆形柜台,在这些柜台后面,有不少的古董字画,目不暇接。

    倒是与这店名,有几分相像。

    而此刻,房间中却聚集着不少人,一个个拿着自己的宝贝,围在一名身穿长衫的中年人身边。

    中年人神色倨傲,双眉倒竖,单单往那一站,平静就多了一些傲气。

    在其身旁,还有一名徒弟模样的年轻人伺候。

    此刻,场面嗡嗡作响,一个个纷纷开口。

    “许大师,帮我看看我这个大缸!”

    “许大师,帮我看看我这个夜壶!”

    一时间场面乱哄哄的。

    许大师眼睛似闭似合,没有开口的意思,倒是其徒弟见状双手往下一压,冷然道。

    “安静,一个一个的来,谁要是再大声喧哗,就请自便!”

    “没错,许大师免费帮我们鉴宝,你们都保持素质!”

    店铺老板将一壶清茶恭敬的送来,将自身的身段压的很低。

    众人闻言,也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谁第一个来?”

    许大师此刻终于睁开了眼睛,抿了口清茶,淡淡的道。

    “我来。”

    一个壮汉,手中拿着一个茶壶,恭敬的递过来。

    “许大师,这东西我找一些专业人士鉴定过,据说是清晚期德阳釉烧茶壶,你看这上面的……”

    壮汉侃侃而谈,正开口解释,许大师顿时斜睨而来。

    “是你鉴宝,还是我鉴宝,这么多废话!”

    壮汉话语顿时戛然而止,站在那里灿灿不敢说话了。

    许大师冷哼一声,这才将目光看向那茶壶,只是上下一翻,他直接放了下来,没好气的道。

    “民国时代景窑仿品!”

    “什么,是赝品,这怎么可能,是我花一万块钱买的。”

    壮汉眼睛一瞪,难以置信道。

    “哈哈……”

    顿时,周围围观者一个个哈哈大笑。

    这也是鉴宝最让人感兴趣的地方,很可能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就是宝贝,也可能是一个垃圾。

    “怎么,一万块钱就想买真品?”

    许大师没说话,许大师的弟子嗤笑道。

    壮汉脸色一红,有些不甘心的道:“那我这东西值多少钱啊!”

    “五百块钱。”

    许大师惜字如金。

    “啊……”那壮汉脸色顿时怂拉了下来,暗自悔恨。

    那店铺老板上前微微一笑。

    “这位朋友,五百块我愿意收了,不知你肯卖吗?”

    壮汉无精打采,闻言挥挥手道:“卖了卖了,赶快拿走,别让我看到难受。”

    许大师名声在外,他的话自然不会让人怀疑。

    这东西没什么价值,留着也没什么用。

    很快,又有一人拿着一个花**,恭敬的放了上来。

    “赝品,仿宋代梅花点缀**。”

    “一千块。”

    这次许大师话语更简洁,直接一股脑讲了出来。

    那店铺老板也十分熟练上前攀谈收购。

    不过每次事后,他都会拿出一笔不菲的茶水钱,孝敬许大师。

    两人之间心照不宣。

    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很快,一件件宝物上场,渐渐,许大师脸上也露出一丝不耐烦。

    鉴定了十几件东西,最贵的才三万多块钱,着实让他没有兴趣。

    “让让,都让让。”

    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破烂衣服的老人走了进来,一脸焦急。

    他怀中抱着一个长卷,脸上满是汗水,看向四周焦急道。

    “你们这里谁收古董不?”

    店铺老板闻言上前,微微一笑。

    “老哥,不知道你有什么宝贝,正好咱们金州的第一风水大师许大师在场,让他先帮你看一下。”

    “哎,好好好。”

    什么许大师他不清楚,但第一他听清楚了,赶忙将手中的长卷递了过去,开口道。

    “这是我祖传的宝贝,我老伴急需要做手术,我想卖两万块钱。”

    “老哥,能卖多少钱,还是许大师说的算!”

    店铺老板微微一笑,将长卷打开,里面则是一幅画。

    老板与许大师徒弟将画卷展开,顿时一张精美的图案露了出来。

    画像长约一米五,宽约半米,上面是一副山水画。

    山水虫鱼,上面倒是一样不缺,由近及远,逐渐朦胧,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感。

    “啊,这是吴道子的山水图。”

    场中有人看到画像下面的著名,立刻喊了起来。

    这一下,顿时引起不少人的围观。

    “不对,没印章。”

    “这应该是仿品。”

    有眼尖的立刻看出了问题,众人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吴道子被封为画圣,若是他的真迹,别说两万,就算是两百万,估计也能打破脑袋。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众人都静等许大师的点评。

    许大师看了片刻,才将目光从画像中收了回来,略有些失望道。

    “这只是一副仿品,画像倒是细腻,很有吴道子的神韵,可惜了……”

    一句可惜了,让众人哑然失笑。

    要知道宝贝哪有那么容易出现,寻常上千件,也未必有一件是真品。

    一听是仿品,老人有些急了。

    “不可能,这是我祖传的,肯定是真品,你们再看看。”

    “呵呵,老人家,你的心思我们能理解,但假的就是假的。”

    “是啊,老人家,许大师已经发过话了,这肯定不会错。”

    ……

    老人话音一落,场中众人就纷纷开口道。

    老人面色一阵红,一阵青,片刻后,他似乎也相信了这个事实,抬头一脸期待道。

    “那……那我这幅画能卖多少钱?”

    许大师看了老人一眼,淡淡道。

    “看你老人家不易,李掌柜,给他两千块钱吧。”

    “啊……就两千块钱,我需要两万!”

    老人一听这个,眼睛都红了。赶忙道。

    “老头,我说你想钱想疯了吧,许大师说两千,都已经照顾你了,你还痴心妄想!”

    “是啊,现在的老人是越来越差劲了,不是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嗯,辛亏这幅画我们没弄破,要不然我敢肯定,他敢要两百万。”

    周围围观者一脸冷笑,说什么的都有。

    老人涨红了一张脸,焦急道:“老板,你行行好,我老伴有病了,急需要两万做手术……”

    老人话语还未说完,那掌柜的一摆手打断了。

    “老哥,我们这里有一说一,不是慈善机构,如果你不卖,可以另找别家。”

    “不过如果你去其他地方,兴许两千还卖不到。”

    而店铺老板也是想收这幅画,虽然是仿品,但包装一下,随手卖个四五万,不是问题。

    两千块钱也是钱,老人挣扎片刻,有些动心了,正要开口答应,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老人家,你这幅画我要了,两万块。”

    开口者正是林枫。

    “嗯?”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看来,就看到场中已经多了一名青年。

    老人也是一愣,看着林枫,有些不敢相信道。

    “年轻人,你确定,我不想让人怜悯,刚才这位大师说只值两千块啊。”

    老人是乡下人,不会说谎,也不想让林枫吃亏。

    “呵呵,就算是大师,说不定也有走眼的时候,我感觉你这幅画值两万。”

    林枫看了看那副画,眼睛微微一亮。

    他之所以站出来,对老人有同情心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是感觉这画像很不简单。

    在其上面,他感应到一种宏达古朴之气。

    “什么,这小子竟然敢说许大师走眼?”

    众人闻言,一个个纷纷诧异的看向林枫,仿佛再看一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