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园最强弃少 > 第42章 成人去的地方
    随后两人拉着豹哥,就跟拽着个死狗一样,拉着出门了。

    “面也吃过了,我们走吧。”

    林枫看向苏浅,开口道。

    苏浅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神来。

    直到她被林枫拉着手离开饭店,脸上才恢复了一点红润。

    马爷一直都弯着腰,大气不敢出,直到两人离开,他才吐了口浊气,露出庆幸之色。

    幸亏林枫没跟他一般见识,否则今天连他都麻烦大了。

    在整个金州,他宁愿得罪金家,也不愿得罪云家。

    毕竟得罪了金家,对方也要按规矩来。

    他大不了拍屁股走人。

    但惹怒了云家,对方要想搞他,不比弄死一只蚂蚁,费劲多少。

    林枫将苏浅送到一个路岔口,后者脚尖踢着地面,最终止步咬着嘴唇道。

    “林枫,谢谢你。”

    她不是傻子,那豹哥最后的话语,已经说明了一切。

    曹扬就算不是针对自己,如果事情进一步发展,她也无法幸免于难。

    林枫微微一笑,摇摇头,没说什么。

    “对了,你打算报考哪个学校?”

    看着林枫,苏浅话语有些颤抖道。

    “我?”

    林枫一愣,这个他倒没怎么想过,略一沉吟,他才开口道。

    “我可能去海州的中夏大学吧!”

    苏浅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解道。

    “凭你的成绩,去京华大学完全没问题啊。”

    对于林枫的成绩,她自然是相信的。

    两人算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朋友,彼此相互有一点了解。

    “呵呵,京华太远了,中夏大学也不错,华夏前十,更主要的是离家近,举目就能望海。”

    林枫淡淡一笑,半真半假的道。

    其实上哪个大学,他无所谓。

    之所以去中夏大学,也是因为林家就在海州。

    对他来说,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父亲的遗愿就是自己的骨灰,能进林家的祠堂。

    如果他连这一点做不到,枉为人子。

    苏浅神色有些复杂,微微点点头,她突然抬眸一笑。

    “如果我也去中夏大学,你能不能带我去看海?”

    “额……”林枫一愣,随后哭笑不得,点头道:“一定!”

    “好,一言为定,我先回家了。”

    苏浅俏脸微红,与林枫打了个招呼,飞快离开了。

    高考两天,在其他人眼中,异常忙碌,林枫却是轻松自如。

    第二天,将文综卷子提前交了后,走出校门,他长长出了口气。

    考上好大学,是父亲的期望,林枫总算是迈出了这一步。

    成绩自然不用说,虽然没下来,想来上一个中夏大学,根本不成问题。

    噶!

    就在林枫刚出校门,一辆跑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停在了他面前。

    车窗玻璃打开,露出戴着哈墨镜的暖暖,后者冲林枫露齿一笑,揶揄道。

    “好啊,不好好考试,竟然敢提前交卷,你也太敷衍了吧,这可是高考!”

    林枫暗自翻了个白眼,认真道。

    “这叫自信!”

    “少废话,上车。”

    暖暖嗔了林枫一眼,按上了车窗。

    林枫转身坐在副驾驶,转头看了暖暖一眼,眼中有一抹惊艳,情不自禁的赞了声。

    “你今天真漂亮!”

    的确,暖暖本身长得就不错,身材更是火爆,

    而今天,对方竟然穿了一件低胸装,脖子上多了一串吊坠,头发也是弄了个大波浪,随意披开。

    比起以往,多了一分狂野。

    “你这话是说,我平时就不漂亮了?”

    暖暖发动车子,撇了他一眼,哼了句。

    林枫嘴角一僵,赶忙道。

    “不是,只不过今天更漂亮。”

    “那你说是我漂亮,还是你家那位宁总漂亮?”

    突然,暖暖回过头来,将墨镜推在头顶,开口道。

    “……”对于暖暖知道宁梦怡,林枫倒是没惊讶,凭云家的关系,查到这个,轻而易举,倒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女人最在意这个,稍微一个回答不好,对方可能就不自在。

    林枫略一沉吟,就认真道。

    “你笑起来比她好看。”

    这话说的,林枫也是煞费苦心。

    主要是宁梦怡平时对他根本没笑过,这也不算撒谎。

    噗嗤!

    暖暖闻言趴在方向盘上,忍不住“咯咯”笑了一阵。

    片刻后,她才叹了口气,悠悠道。

    “宁总在商界,也算一个奇才,外界都在传她怎么厉害,我倒不觉得,有眼不识金镶玉,有这么好的一个老公,还不知道珍惜!”

    这话带着深意,林枫自嘲一笑,按下半扇车窗,不想去说这个话题,见不是去青丘山的路,话锋一转道。

    “咱们这是去哪?”

    对方不想说,暖暖自然也是浅尝辄止,闻言抿嘴一笑道。

    “庆祝你高考结束,今天姐姐带你去一个成年人去的地方。”

    “成人去的地方?”

    看着暖暖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目光又在对方火辣的身子上刮了眼,他心中莫名有些躁动。

    东区,酒吧一条街。

    暖暖将车子停在了街角,两人下车,后者不由分说,就将其拉了进去。

    “这种地方?”

    看着两边的霓虹灯招牌,林枫心跳莫名有些加快。

    这个地方他有所耳闻,是金州有名的红灯区。

    这里有几百家酒店,ktv,夜总会。

    档次千差万别。

    他搞不定暖暖将他带这个干嘛。

    就算要跟他发生什么,貌似也不用来这里吧。

    更何况,对方看着不像那种人啊。

    暖暖带着林枫,一路上东张西望,也不进去。

    当走过几十家之后,来到一个档次较高的酒吧,她才眼睛一亮,笑眯眯的道。

    “就这里。”

    已经临近傍晚,酒吧里人不少,当两人走进其中,立刻惹来了不少人侧目。

    当然,不是林枫有王霸之气,而是暖暖长得太漂亮了。

    就算戴着哈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也足以让人惊艳。

    暖暖似乎也很不适应这里的环境,看到周围人目光都不怀好意的落在她身上,她眉头一皱,身子不由自主的靠近林枫一些。

    两人找了个不起眼的卡座,林枫也没来过这里,随意点了点。

    “怎么想起来要来这里?”

    林枫看着一反常态的暖暖,略一挑眉,开口道。

    “当然是玩了,怎么,有美女相陪,你还不愿意啊。”

    暖暖嗔了林枫一眼,没好气的道。

    “这理由……”林枫也不开口了,默默的吸着饮料,眼光却放在了舞池之中。

    在那里,有不少穿着暴露的女孩子,在里面尽情的发泄。

    暖暖虽然穿的也不多,但林枫也不好直盯着对方看,但舞池中就不一样了,他可是肆无忌惮的看。

    环肥燕瘦,有大有小,林枫在心中不时的品足论道。

    见林枫宁愿去看那些舞女,也不愿看自己,暖暖心中莫名有些不舒服。

    越想越生气,她站起身来,用指甲敲了敲桌子,不满道。

    “走,跟我去跳舞。

    “跳舞?”

    林枫一愣,有些尴尬道。

    “我不太会。”

    这个真不会,他在乡下时,哪会跳这种舞蹈。

    “没事,跟着我学就可以了。”

    暖暖不由分说,一把就将林枫给拉起来了,走向了舞池。

    上了舞池,林枫完全是赶鸭子上架,只能跟着暖暖的节奏走。

    “抱住我!”

    见林枫双手垂放着,暖暖啐了一口,无语了。

    舞池中倒有不少男男女女腻歪在一起,都是贴身舞蹈,林枫看了看对方,有些不太好意思道。

    “这有些不太好吧。”

    “哼,我身子都被你看光了,也没见你不好意思?”

    一句话,就将林枫说的哑口无言,这件事本就是他理亏,只得伸手,勉强将对方抱住。

    暖暖却理所当然,主动攀上了林枫的脖颈,尖尖的下巴,抵在他肩膀上。

    舞蹈并不难跳,其实也就是跟着节奏走,仅仅是几分钟之后,林枫就掌握住了要诀,勉强能跟的上。

    “暖暖,你今天到底要干嘛,你要再不说,我真的要走了!”

    从暖暖进来,到现在一直都东看西看,压根不像是来玩的,倒好像是要找什么人。

    他要是再看不出来,可以去撞墙了。

    “别乱问,等下给你说。”

    暖暖抱着林枫,在他耳边吹气道。

    林枫一头黑线。

    对他来说,这哪是跳舞,完全就是折磨。

    试想一下,暖暖这火辣的身材,就贴在他身上,搞的他心痒难耐,偏偏又不好做什么。

    “你要是不说,我可走了!”

    在这里多呆一刻,都是一种煎熬,林枫有些不耐烦了。

    “别动,来了。”

    就在林枫要松开对方,下去时,暖暖突然抱的更紧了,话语急促道。

    “谁来了?”

    林枫一愣,不明所以,就要回头去看。

    “别回头,好弟弟,你帮帮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暖暖明显有些紧张,声音都带着震颤。

    察觉到暖暖的变化,林枫也只好尽力配合,同时提高了警惕。

    连堂堂云家大小姐,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感觉,他又岂敢大意。

    没多久,林枫终于装作无意识的看清楚了让暖暖心弦紧绷的人。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皮肤黝黑,身材壮硕,胡子拉杂,给人一种忧郁的感觉。

    一个人正坐在吧台喝酒,一双朦胧的眼睛,随意的在酒吧中扫来扫去。

    高手!

    看到对方,林枫心中莫名升起了这个念头。

    他修有仙决,对高手有种莫名的气机牵引。

    这男子绝对是一个高手,从其身上,散发出一种凌厉,就算是他对上,也没有把握。

    男子好像在猎艳,目光在场中扫了片刻,没多久就搭讪了一名艳妇。

    两人攀谈片刻,就起身朝后面走去。

    “走。”

    见两人离开,暖暖一拉林枫,也跟了过去。

    那男子与女人径直朝卫生间而去,两人没有跟的太近。

    等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只有空荡荡的洗手间,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人呢?”

    暖暖面色一变,开口纳闷道。

    然而,暖暖话音一落,林枫突然将其往墙壁上一按,身子抵上去,重重的吻在了对方晶莹红润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