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战斗力系统 > 第一千零四十章:这不是屈打成招么!
    “你妹!”

    “真是猪队友!”

    正弯腰准备溜走的窘二平心中大骂,这他玛什么队友,这个时候捅刀子,你好歹等我走了之后再说啊。但他虽然听到了,却也不敢回头,继续弯着腰开溜。

    这个时候不走,再想走就不可能了。

    趁着现在乱哄哄的,说不定这宁天林还注意不到自己。

    “轰!”

    只是他还没走几步,整个身子就跟不似自己般的不受控制,直接腾飞而起,朝着宁天林的位置飞去。

    “完了!”

    他心中悲愤,知道这是宁天林动手了,这吸力,他想躲也躲不开,整个身子在空中弯的跟个大虾似的。不过他也不会坐以待毙,连忙通过信息器,给他的老大,也就是核心学生第一人的尘米发了个信息。

    “老大,救我!”

    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还有位置。

    他想了想,没有将宁天林的名字给发过去,因为他也不清楚,老大在听到宁天林的名字后会不会来。

    “他说的,都是真的?”

    五秒之后,窘二平如哈巴狗一般,被宁天林提在了手里,随手往空中一扔,冷声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对方的记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活着了。

    因为他估摸着,百分之九十九是真的!

    若不然,他怎么早准备开溜逃走。

    “不是。”

    “怎么会是真的。”

    “我从没有想过为难这个女的。”

    窘二平当然不会承认,此刻谁承认谁就是傻子!他又不是没脑子,这么多人看着,将来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他虽然以后不怕,但现在怕啊。

    这宁天林,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是他在胡说!”

    “是他在污蔑我!”

    看到宁天林并没有攻击自己,貌似还给了自己解释的机会,窘二平立马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头腿子大发,手指大发的身子,破口大骂,“是他在污蔑我!”

    “这种人渣,宁学弟可不要相信他的话。”

    “您估计才来学校不久,不知道他的为人,这种人谎话张口就来,经常满嘴喷粪。污蔑起人来,眼睛眨都不眨的。”

    窘二平道,“宁学弟,我的为人很多人都了解,我向来处事公道,我在处理新生专业分配这件事上,更是公平公正的,绝没有任何私心!”

    “更没有他说的什么看上若梦儿这种话。”

    他刚刚在办公的时候,可是清楚记得若梦儿的名字,此刻不自觉的给用了上。更是一口一口宁天林学弟,示意他宁天林刚来,很多事情并不知道。

    “呵呵。”

    宁天林看着对方道貌岸然的样子,突兀觉得好笑,这让他想起了在地球时候大学时光里的那个被他杀了的王楠,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更是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落泪。

    “呵呵。”

    “宁学弟绝对会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看到宁天林笑了,窘二平紧提的心稍微放松了下来,你都笑了,肯定是没什么事了,不由也跟着宁天林笑了起来。

    “啪!”

    只是他的嘴巴刚刚张开,宁天林就是狠狠甩了一个大耳瓜子过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什么话都敢说。

    真的把他当做三岁小孩子来看待?

    “轰!”

    窘二平的身子并没有倒飞,但是宁天林用了暗劲,他嘴巴里的牙齿全部瞬间掉落,血咕噜咕噜的充斥着嘴巴,随后更是忍不住,喷出一大口血水来。

    “不跟你废话。”

    “只问你到底做没做?”

    宁天林心中早有了结果。而且,这次他是来立威和为若梦儿主持公道来的,你就是真的没有,我都要把你打的有!

    “没有。”

    窘二平只感觉脑袋嗡嗡的,宛若海啸一般在脑袋里狂涌,但仍死命的摇着头,不可承认。这时候真若认了,恐怕离死真的就不远了。

    只是话刚出口,就又是血水吐出,咕噜咕噜大的,也让众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啪!”

    宁天林没有理他,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继续问道,“有没有做过?”

    “没有。”窘二平只感觉天旋地转,死撑着摇着头。

    “啪!”又是一巴掌落了上去,而且,宁天林这次更是用神识,在对方的脑海里深深的扎了一下,让这窘二平,瞬间惨嚎一声,痛不欲生。

    “有没有?”宁天林继续问。

    “有,有。”窘二平彷若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再这么扇下去,他绝对会被活活打死的。这脑袋可是重之重,经不起这么打啊。

    “有就好。”

    “既然你都承认了,咱么也该说说怎么处理你了。”

    宁天林笑了。

    这不,你自己都承认了么?

    “这。。。。。。”

    无数围观的人群,还有身边的若梦儿都是赶到一阵无语,这完全就是屈打成招啊。

    只不过,看到此景,若梦儿并没有觉得宁天林多么霸道,反而在心中缓缓的升起了一股暖流。她不傻,若刚刚这窘二平没有逃的迹象,她或许不信。

    但大发还没有将你供出来你就准备溜了,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既然你都承认了,那你这条命,也别想留着了。”

    宁天林动了杀心,不仅是因为他想要对若梦儿做什么,更是因为眼前这窘二平,让他想起了大学时候的王楠。都是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

    尤其对方的眼神,让他恶心至极。

    “啊?”

    “要杀人了!”

    无数人听到宁天林这句话后,都是大惊,这可是学院啊!还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要下杀手不成?就连边上的若梦儿都是一惊。

    “恩?”

    只是就在宁天林刚要动手的时候,却突兀眉头一皱,因为他看到一股急速的气流朝着这边飞来,目的正是这边。

    “啊?”

    “要杀人了!”

    无数人听到宁天林这句话后,都是大惊,这可是学院啊!还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要下杀手不成?就连边上的若梦儿都是一惊。

    “恩?”

    只是就在宁天林刚要动手的时候,却突兀眉头一皱,因为他看到一股急速的气流朝着这边飞来,目的正是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