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战斗力系统 > 第一千零八章:一切皆崩碎
    “这。。。。。。”

    宁天林根本没想到会如此容易,但也根本来不及多想,一滴鲜血,就在共工景象消失的虚空中,缓缓绽放。

    “只是鲜血,而不是精血!”

    “或者。。。。。。精血都不知道稀少了多少万分之一!”

    鲜血和精血,有着本质区别。

    好比人,身体上随处流下来的,都是鲜血。但精血却不同,它是身体上的精华,近乎骨髓中溢出的那种鲜血都称不上。

    精之血,那近乎是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

    万滴鲜血中,看能不能提炼出那么一滴。

    人的精血,有一部分都储存在**里面,你看不到,但它却真真实实的存在,这种东西消耗过多,伴随你的,就是精神萎靡,易瞌睡,脱发,眼窝深陷等各种症状。

    浑身无力,倦怠。

    而且很难补回来。

    对这种东西,宁天林一眼就能认得出来,毕竟休息武道,修习战斗力的过程,其实就是将自身鲜血,凝聚成庞大的精血过程。

    精血充足,才能贯通全身,达到想要的目标。

    “这怎么回事?”

    “这鲜血,或者被极度稀释的精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宁天林眉头一皱,但却紧接着就是想到了什么,这滴鲜血,不会是祖巫共工的吧。

    而且越想,越有这种可能。

    也只有这种解释才行得通。

    而且这鲜血,应该是共工断指里面流出来的鲜血,所以才会有外面断指的模样。

    “只是这样的话,就绝对不是鲜血了。”

    “应该是被稀释了无数倍的精血才对!”

    宁天林目光一亮,因为他清楚,按照祖巫这种级别的存在,浑身上下哪还有什么鲜血,任何地方都早早就被凝聚成了精血才对。

    浑身精气澎湃,气浪冲天都不为过。

    而且,也正因为精血的存在,才能形成刚才共工模样。

    精血,含有生命精华,映射出本体,易如反掌。

    “那是谁这样做的?”

    “竟然把共工祖巫的精血,给好生生的稀释了!”

    宁天林有些疑惑,按理说,谁得到这种东西,都应该当做天地至宝才对,毕竟一滴精血,可是生命精华,按照他估计,一滴原本精血,绝对可以在战斗力系统这里兑换五六千万点精气,甚至更高!

    而稀释的却大不值钱!

    谁这样做,暴殄天物。

    “难道是九目?”

    “九目将这些精血给稀释的?”

    想到这个可能,宁天林就摇了摇头,九目难道是傻子不成,这种宝物会不识货,会这样做?若真是他得到,他早就下大工夫,将其中蕴含的能量给吸收掉了。

    “更应该的,是这九目得到此精血的时候,就已经成了这番模样,被稀释了数万倍!”

    “若是这样的话,这次的考核,就能有些说的通了。”

    宁天林眉头一皱,想到某种可能,“说不定九目想到了某种不知名的秘法,想要将这精血给复原,便采取了这种吞食各种精血的办法。”

    “将这些考核学生的精血给吞食,然后填补这滴祖巫精血,重聚它的存在?”

    只是越想却越有些奇怪,因为真这样的话,九目为何不大肆杀戮,将无数星球上的生灵精血给提取,然后填补这祖巫精血,而采用这种考核方式?

    这完全不是多此一举么!

    数十万颗,乃至上百万颗星球的掌管着,屠杀一些星球上的生灵,不是要比这个快速的多么!

    “不管了!”

    宁天林摇了摇头,越想越乱,“现在,既然让我遇到了,那它就是我的了!”

    尽管只是一滴稀释了无数倍的精血,但毕竟里面还蕴含着祖巫精华,说不定自己通过兑换平台中的一些宝物,就能让这精血复原。

    到时候,兑换成的精气点数足够自己做很多事了。

    不管九目打着什么主意,此刻,宁天林不会放过!

    遇到了,定然不会错过!

    “哗!”

    没有丝毫犹豫,宁天林伸手,抓向了这滴精血。

    “呼!”

    巨大的吸力,直接将对方吸到了掌心。就在他准备细细研究时,整个空间突然变了,天崩地裂,地动山摇,就连外面形成的那截断指,也瞬间崩裂。

    化成漫天血肉落了下来。

    失去精血支撑,它就只是一截普通断指而已,虽然体型庞大,但没了力量来源,连形状都保存不住。

    砰然爆裂,化为血肉。

    “轰!”

    “轰!”

    “轰!”

    宁天林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精血,完全就是这阵法本源,本源被自己得到了,这水之一阵也就被自己给破了。

    虚无归于虚无,本源归于本源。

    这水之一阵,要散了。

    与此同时。

    外域。

    “冰锥!”

    “这漫天冰锥不见了!”

    刚刚进入阵法的一些学子,原本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漫天的冰锥,他们早就发现是他们抗衡不了的,躲也躲不掉,周边不断的惨嚎声,向他们诉说着这冰锥是怎样的一种疯狂。

    但就在很多人,闭目等死的时候,这漫天冰锥突然不见了。

    甚至有一只,快要插入一个人的眉心时候,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呼!”

    无数人欢呼,无数人在心中松了一口气,不见了,这冰锥不见了!这能杀人的冰锥,再也没有了!

    “轰!”

    “轰!”

    就在他们高兴的时候,他们也发现周围的空间开始崩塌,原本雾蒙蒙的一片,此刻就让亮出了一些曙光。

    这曙光,好像就是外面的太阳光芒,如此温暖。

    甚至他们也都感到了清风拂面。

    他们,好像就要出来了!

    而与他们感觉一样的,还有那第二关的腐蚀暴雨,第三关的天河挡路。

    太多人被困在这里,也有太多人被他们轰杀。

    就在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空间崩裂,暴雨消失了,天河消失了,无穷无尽的威压消失了,能要了他们性命的东西都消失了!

    风来了,光亮了。

    他们再次眨眼时,已经到了一片大海之上。

    这不就是九目学院本来的北方海域么!

    他们。。。。。。

    他们回来了!

    他们再次回到了九目学院,他们从阵法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