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战斗力系统 > 第九百八十五章:我竟然在给她夹菜?
    “只要这富春楼不追究,就什么事都没了。”

    宁天林说着,不由在心中抬头看了下九层虚空,那里,正矗立着五人,注视着这里的一切。他当然知道这些人是谁,只是疑惑,对方怎么还不动手?

    我都在你们的地盘这样了,你们还不下来惩戒惩戒?

    “哦。”

    若梦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不是九目学院的人,并不知道宁天林说的真假,但既然眼前的恩人宁大哥还敢在这里呆着吃饭,也让她坐下来继续吃,应该真的没什么事了。

    “好了,还是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

    宁天林转移话题,并不想她过多担心。

    而若梦儿却是犹豫了下,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宁大哥,你也知道,我的梦想就是能够进入九目学院,学到一身本事,好为父母家人报仇!”

    宁天林点了点头,虽然一切他已明了,但还是装作很认真的倾听。

    “如今,十年一次的九目学院考核就要开始了,所以我也来了。想要试试。”

    若梦儿说道这里,有些不自信的感觉,若九目学院,都是宁天林这种学生,还有刚刚那些学生这般厉害的话,她怎么才能进入进入九目学院。

    她几乎没有多少机会。

    “而现在,九目星球已经涌入了太多想要参加考核的学生,以及陪同这些学生的家长,这也导致九目星球的房价住宿已经贵的离谱。”

    “我也没钱住在这里,所以在前些日子,选择了比较远的一颗星球,卡其星球居住。”

    若梦儿说道这里,嘴角就是不由自主的一声苦笑,“但即使这样,离考核日期越来越近,这房租也越来越贵,我身上没钱,只好出来到外面打工,赚下钱继续租住下去。”

    “我以前学过舞蹈,在这方面也比较擅长,所以,我选择了在大街上卖艺。”

    “跳舞。”

    “这样靠着别人的打赏,说不定也能度过短暂日子。”

    宁天林点了点头,脑海里也不由自主浮现了一个场景,一片人流聚集的地方,一个美丽女子,伸展着婀娜身姿,辗转舞步。

    边上放着一个圆形盘子,里面放着一些散碎的银钱。

    跟地球古代江湖卖艺人一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虽然赚不了多少,但也差不多能过个温饱。

    “只是没想到,我的舞姿不错,竟然被富春楼的一位探子给看了上。”说着,若梦儿又是苦笑一声,也不知道当日被对方看上,是福是祸。

    “富春楼的探子?”宁天林故意装作不知问道。毕竟此刻身边还有些宠物一脉的人,自己刚来,若什么都知道的话,却是显得有些怪异了。

    “恩。”

    若梦儿点了点头,只是还没有继续说话,边上的苏祺却是已经插嘴,解释道,“富春楼里面的客人,大多都是有钱有势的。”

    “富春楼为了满足这些客人,当然会费劲各种手段。”

    “自带歌舞,那当然是非常常见的事。尤其这些包厢,里面都会有美人歌舞作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这些歌舞侍者就会更换一批。毕竟客人看多了,也就看腻了。”

    “而由于学生里面很少有人做这个的,所以富春楼都会从外面找些姿色不错的舞妓。”

    “想必若小姐就是这样进来的吧。”

    说道这里,苏祺就停住了,因为她知道,她的意思已经解释的很明白了,而若梦儿脸色一红的点了点头,不知怎的,她很不愿意宁天林知道她是靠给人跳舞赚钱的女子。

    不由补充道,“一方面是生活所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很想到九目学院看看,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说不定在这里,会对九目学院有更深的了解。”

    “到时候考核,也对自己更有利一些。”

    宁天林又是点了点头,如今外面不知道多少学生想要进入九目学院探探场景,若不然,也不会有他刚进入九目学院的时候,被两位学生牢牢把住大门不让进的情况。

    只是想不道若梦儿,竟然用这样方法进入九目学院。

    “可惜的是,我想的太过简单了。”

    若梦儿又是一声苦笑,甚至露出一丝绝望,“来到这里我才发现,我根本就走不出富春楼的大门,也根本了解不了外面九目学院的状况,富春楼把我们看的很严,我跟本就走不出去。”

    “甚至后天就是考核的日子了,它也不让我们出去。”

    “做不满规定的一月日子,我不会有丝毫的空闲时间。”

    若梦儿原以为只是跳跳舞罢了,起码会有自由活动时间,但在这富春楼,是真的没有,这个包间跳完就去另外一个包间。

    就是有休息时间了,也必须在富春楼呆着。不能走出富春楼一步!

    她昨天甚至已经问过主管,能不能给她假让她参加学院考核,但让她手脚冰凉的是,这主管根本就不允许!不允许她参加考核!

    不准离开富春楼!

    那这样的话,她怎么进入九目学院?十年才有这样的机会,难道她就要被囚禁在这,眼睁睁的错过学院考核?

    她现在就在九目星,就在学院,错过这种考核,完全是往她的心口里捅刀子!

    “呵呵。”

    “一个管理跳舞的条款,都竟然这么霸道!”

    “不知道这是要掐死一个人的希望么!”

    宁天林看了一眼九层悬浮的五人,心中冷笑。这种条令,宽容一下能死?

    别说什么有规矩就必须遵守,这又完全不会造成多大损失,只是变通一下而已,现在看来,是这富春楼霸道惯了,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和命运!

    “好了。”

    “我知道了。”

    “先吃饭吧。”

    “要解决一切事情,先吃饱了再说。”

    宁天林看着若梦儿,当然知道对方殷切的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恐怕她也知道,现在也只有自己能够替她做主和出头了。

    不过却没搭话,而是夹了一块肉,很自然的放到了她的盘子里。

    “恩?”

    做完这一切的宁天林却是一愣,他竟然在给一个女子夹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