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战斗力系统 > 第九百七十二章:宰新生
    学院争霸赛,会在新生入学后一月开始,那时候,整个学院的新生安排已经就绪,这时候进行比赛,会刺激新生的几极大热情。

    也让他们知道,他们这些学长的战斗力,是怎样一种存在。

    而且,这不是九目学院一家进行比赛,其它学院,也都是如此。

    都在选拔人才,为接下来的各郡大比做准备。

    “师兄,你的信息号是多少?我加下你吧,以后方便咱们联系。”

    为首的苏祺,挽着发髻,两排淡淡的卷发顺着耳朵滑落,一身墨绿色宫装,煞是好看,也是整个宠物一脉最好看的女子。

    盯着宁天林的眼睛,非常恭谨问道。

    “这就是。”

    宁天林点了点头,随手一挥,一排数字就以光幕的形式出现在了几人眼前。

    十三位同学连忙加上。

    而战斗力系统则是随手通过。

    既然要在这学院呆上些日子,总不能总是孤家寡人,跟这些学生接触接触,也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那师兄,晚上我们举办个宴会,你一定要来啊。”

    加上了信息号,苏祺也说出了目的,“这晚上可是您的接风宴,到时候,没有赶来的同学,也都会参加的。”

    班里总共有五十六人,而现在只到了十三个,还有四十三人没到。

    现在正值新生考核时期,虽然学院规定不让任何外人进入学院,但可从没规定学生不准外出。此刻走出学院的人,大都是去见亲朋好友以及各种故人,甚至是故人相托之人。

    想让这些学生,给他们参加考核的一些经验,甚至学院里的一些构造。

    刚刚没到的四十三人,近乎都是出去做这种事情去了。

    “老师,您也要来哦。”

    苏祺眨了眨眼,不等宁天林回答,就转身对着瓶铃儿道。

    “不用。”

    “我没时间。”

    瓶铃儿直接摆了摆手,她向来冷漠,也从没有参加过同学什么的宴会之类,这次当然也不会。她在学院,向来都是以冷傲示人的。

    “你们把你师兄照顾好就行。”

    很快,就将宁天林交给了这些人。这其实也是宁天林自己的意思,以后免不了要打些交道,起码要将这些人的面目记住。

    “那师兄,晚上你一定要来啊,到时候我过来接你。”

    苏祺表现的有些兴奋,她也知道瓶铃儿肯定是不会去的,但样子总还是要做做的。主要目的,也是将宁天林带去,见见同班同学。这也是每位新来同学的规矩。

    只是定的宴会的档次,就是因人而异了。看这新生的实力。

    甚至说是请新生宴会,若到最后,入学新生没什么战斗力,自己付钱的也大有人在。而且绝大都是这种情况。

    “恩。”

    宁天林淡淡的点了点头。

    “走吧。”

    “我还有些事情,要对你们宁师兄交代。”

    瓶铃儿说着,就开始赶了人,她在原来学生的印象中,也是雷厉风行的主。而随着她的话落,这十三名学生,也是连忙躬身告退。

    “好了,你也下去吧。”

    “若没什么事的话,你呆在这里就是。”

    看到几人离开,宁天林也是摆了摆手,示意瓶铃儿离开,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和做法,刚刚那些学生还在的话,绝对会是大吃一惊。

    这完全是对老师的不尊敬啊!

    这别说惩罚,打死都没人为你伸冤。

    。。。。。。

    “苏琪姐,你说咱们今晚的酒店,定在什么地方?”

    十三人出来后,并没有立马散开,而是一位长相偏瘦的男子,对着恭敬的对着苏祺问道。

    苏琪,在他们这些人中战斗力最高,也向来最有威信。是这十三人的大姐大。

    “定在什么地方?”

    苏祺停住脚步,呵呵一笑,“我看,就定在富春楼吧。”

    “富春楼?”

    身后十二人齐齐一惊,眼中都是不可置信之色。而且不一会儿,刚刚那发话的偏瘦男子,却是上前犹豫道,“苏祺姐,这地方,不妥吧。。。。。。”

    说的犹犹豫豫,但却清楚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这富春楼,一顿最少都要上万银河币,他虽然是新生,但刚刚瓶老师可是说过,他是我们的师兄。”

    “很显然,他的战斗力不错。”

    “若是我们这样宰他,第一次就让他在这种地方消费,他以后该怎样对我们啊。”

    偏瘦男子说完,怯怯的看着苏祺的眼睛,不知道她怎么会这种提议。

    “是啊,苏祺姐,这富春楼,可是咱们以往专门宰新生的地方,让他高消费的,咱们现在宰这宁天林,有些不合适吧。。。。。。”

    宰新生,就是要在这新生中树立起微信,让他知道,在这学院,还有在他们这宠物一脉,他们都是不好惹的。你这新生,以后就跟在他们后面当个跟班。

    别想着一来就一鸣惊人,骑到他们的头上。

    意思也就是给这新生来个下马威。

    这在地球原来许多国家里,都普遍存在。

    “谁说要宰了?”

    苏祺呵呵一笑,“你们都是吃饭吃傻了怎么的?”

    “这富春楼,虽然贵是贵,但饭菜的口味和种类,也远是其它地方比不上的。”

    “我有说过让这宁天林自己掏钱么?”

    苏祺言语轻佻,直呼宁天林的名字,完全没有刚才在宁天林面前那种恭敬样子。

    “啊?”

    众人一愣,是啊,非要让这宁天林自己掏钱么?

    这是宰战斗力不怎样的新生才用的手段。

    “可难道让咱们自己付钱?”

    “这也太贵了些。。。。。。”

    “我看咱么随便找个地方就是了。”

    一人有些犹豫抱怨道。

    他家境贫寒,就是平分下来,也不愿意掏这个钱。

    “谁说咱们自己掏了?”

    苏祺呵呵一笑,“还不是有苟吉尔,忍大龟那些人么?”

    “他们刚刚没来,怎么会知道这宁天林的厉害?又不知道瓶老师让我们称呼他为师兄。”

    “到时候,我们只要告诉他,来了新生,要摆请客宴会,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们定然以为,要宰新生,要让这新生狠出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