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战斗力系统 > 第九百三十二章:你。。。。。。怎么问这种问题
    “仇恨的力量,当真疯狂。”

    宁天林注意到了最后笪晓曼的动作,完全是将匕首在对方的脑浆里胡搅,这种血腥,就是他第一次动手杀人的时候,也很是不适应。

    没想到一个弱女子,竟然做了出来。

    “嗒。”

    笪晓曼做完这一切,哐当一声,将匕首仍在了地上,整个人,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泪水更是不由自觉的涌上了眼眶。

    “爸,妈,弟弟。”

    “我给你们报仇了。”

    笪晓曼喃喃自语,眼睛无神,连带着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报仇了!

    她终于报仇了!

    她终于手刃了仇人,而且还是那位最终幕后主使。

    她是真的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原以为她从此就会以奴隶身份活上一辈子,报仇只是一种奢望,但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实现了。

    亲手将鲎无给杀了!

    “哼。”

    “哼。”

    甚至不一会儿,笪晓曼就开始盈盈抽泣起来,再想到这些日子因为家庭破散而受到的各种苦楚和不公,哭泣声就越来越大。

    片刻后,就变成了嚎啕大哭。

    而宁天林也没有打搅,就在边上直直的注视着,他知道,现在需要给眼前这女子一些时间,然她来抚平心中的伤痛。而且,他没有走,他还有件事,需要询问这晓曼。

    “死了。”

    “鲎无将军死了。。。。。。”

    “他们杀了鲎无将军。。。。。。”

    远处围观的人群,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鲎无将军死了,全球战斗力排行第三的鲎无竟然死了!而且连脑袋都被人给开瓢。

    连带着一起来的护卫,现在没有一个活着的!

    “快走。”

    “这年轻人,说不定等会会把咱么也给灭口。”

    远处围观的一些人,此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就都“哗”的一声,连忙奔逃。

    是啊,这两人已经疯了,谁都敢杀!

    说不定等会真的看他们围观的不顺眼,把他们都给杀了!

    他们其中有几个,在一开始可没少说风凉话。

    此时不走,说不定等会连想走的机会都没了。

    “谢谢。”

    “谢谢你。”

    也不知道多久,两分钟,五分钟,还是十分钟,笪晓曼停止了抽泣,转身,恭恭敬敬的,给宁天林磕了三个响头。没有眼前这个人,她这仇,恐怕一辈子都报不了。

    “起来吧。”

    宁天林本想用劲气将对方扶起,但想想也是算了,此刻,只要她能够了解心愿就好。但还是道,“你不用谢我,因为我有个问题,还需要问你。”

    “恩人,您请说。”

    笪晓曼这时候没再用老板称呼宁天林,老板这个词,是称呼“嫖客”的,此时她突兀觉得,用这个词,有些侮辱这年轻人的意思。

    甚至她现在觉得,貌似这年轻人找她当陪游,根本就不是看上了她的姿色,也不是要她暖床。

    连全球第三战斗力的鲎无都能击杀,他的身份恐怕更加尊贵,想要什么美女得不到。

    “不用叫什么恩人。”

    “你叫我宁公子就行。”宁天林道。

    “我想问的是。。。。。。”

    说到这里,宁天林突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一狠心,貌似做了个极大般的决定,快速问道,“我想问的是,你还是不是处。女?”

    声音极快,连宁天林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清,更不用说这笪晓曼有没有听清。

    “啊?”

    “你说什么?”

    笪晓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是听清对方说什么了,但却怀疑自己没有听清,对方。。。。。。对方竟然问自己是不是处。。。。。。女?

    “原来。。。。。。”

    “原来这男的,就姐妹口中的那些男人一样,都是那种货色。”

    笪晓曼刚刚还觉得眼前这年轻人不错,或许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人,但都问出这种话了,还有什么不一样?

    还在乎自己是不是处!比那些人还要讲究!

    但或许,是自己听错了呢!

    “我问你。。。。。。是不是处女?”

    宁天林脸色一红,但连忙用内劲,将这通红给压了下去。

    是啊,他杀人不眨眼,但问出这种话,还真是第一次。

    有些害臊。

    总觉得这种话,不应该从他口中说出。

    但没办法,他必须问。

    若不然,他会损失很大。

    “我。。。。。。”

    “我是处。”

    果然,是这个问题!她没听错!

    笪晓曼心中一凉,原来眼前这男子,还真的是这种人!

    不过,她想了想,连对自己道了几声,“罢了罢了,谁让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让自己报了这么大仇,身子给他就是了。”

    “况且,本来没有这些事,今天自己也就是她的人。”

    无论在哪,让一个女生回答这种问题,都是有些害羞的,尤其还是面对一个男子回答。但话一说出,笪晓曼也觉得没有什么了。

    他要身子,给他就是。

    不然,今天过后,自己也不知道会给谁。

    “莫要骗我!”

    虽然对方声音小,但宁天林还是听清了。不过还是再次想确定一下。甚至口气,都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散发着淡淡威压。

    因为在地球的时候,他就知道一件事情,很多女生在被问到是不是第一次的时候,都会点头承认。哪怕她已经不知道修补过了多少次那层膜。

    而且,今天的笪晓曼职责,就是收了钱陪自己旅游的。从那拉皮条的眼神中,宁天林已经读取了明确信息,自己想要怎样这女子,都是可以的。

    难道,她今天是第一次陪游?

    以前就什么没有发生?

    不疑惑,那是假的。

    “没有。”

    笪晓曼脸色通红,一是有些害羞,二是恼怒对方竟然不相信自己的话,这种事情,还需要再重复第二遍么?三则是被对方吓的。

    因为对方刚刚的语气,真有种胆战心惊之感。

    她几乎从没在别人身上体验到这种感觉,跟一个不可忤逆的王者一般。

    不过,她却也知道对方为什么怀疑,毕竟自己今天是第一次出来做,说出去,没有几个人会相信的。换做她也是如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