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战斗力系统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能不能放过她?
    巴恩盯着屏幕,深深的感觉一股无力感遍布全身。

    他该怎么办?

    他要怎么才能报仇?

    他原以为,他只要努力修行,还有报仇的可能,但现在,这宁天林的表现,彻底打破了他所有幻想!连核心学生第一人都能斩杀,这种宠物的战斗力,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啊!

    还有对方背后的恐怖身份,绝对能将他毫无条件的碾压!只要让对方还知道有他这个人在,他绝对会被挫骨扬灰,死的不能再死!

    “报仇!”

    “我要报仇!”

    “无论你是谁,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灭族!”

    巴恩近乎将自己的指甲全部捏到了肉里,鲜血淋淋,但痛苦他毫不自知,与心灵上的痛苦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眼睛中,尽是仇恨的光芒。

    与此同时。

    “这人到底是谁?”

    “连尘米都杀了,那这次的学院天才之战,谁还能奈何的了他?”

    与很多人担心宁天林的身份不同,一些学院的天之骄子,都开始考虑气马上就要开始的学院天才赛。

    原本这天才赛,其实都是一个形式,一般都是排行学院前十的核心学生能够获胜,偶尔有黑马杀出,出现在前十之列。

    这比赛的意义在于,是要给新生树个榜样,让他们知道战斗力高的话,到底可以达到一种怎样地步。

    但现在,这天才之战已经出现了变化。

    排行第一的尘米死了,又多了个宁天林,最主要的,这宁天林可是宠物一脉,要知道宠物一脉,在学员中总是垫底的存在。

    这次一跃成为第一,这是要打了多少人的脸啊!

    。。。。。。

    宁天林所在山谷之外。

    “看到了没?”

    “看到了没?”

    “这才是宁天林的身份!”

    “这才是宁天林的真正身份!连咱们的九目院长,都要称呼宁天林为大人!”

    “牛不牛逼!猛不猛!”

    山谷之外,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因为竹林宫的宫主,此刻还跪在地上,等着宁天林的原谅。但此刻,却已经开始闹哄哄起来。

    从宁天林大喊,九目出来,我让你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闹轰轰起来。

    如今看到学院网络上的视频,便是知道了这喊话的,正是宁天林!而且他们原本以为定会死的不能再死的宁天林,却成了宁大人!

    成了九目大人口中的宁大人!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宁天林的身份怎么这么牛逼!

    连九目大人都要给这么大的面子!

    顿时,都是对着跪在地上的竹林宫宫主指指点点的,都在猜测,宁天林会不会原谅她!两人到底有着什么矛盾?

    若在原来,他们还觉得神秘莫测的竹林宫宫主,竟然跪在一个学生的门外,还对一个学生苦苦相求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他们现在才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连九目大人都恭恭敬敬的,难道你竹林宫的宫主身份,比九目大人还要厉害不成!

    尤其跪在地上的竹宫馨,听到这些后,脸色更是煞白,她是受九目的吩咐过来请罪的,原本心中还有万分不甘,更多的是听从九目的吩咐才这样做的。

    同时当时还有些责怪九目,自己好歹是她的妃子,竟然不袒护自己,让自己用这样的方式获得对原谅。但现在看来,她这夫君真的是为她好,更是为她煞费了苦心!

    九目没有骗她,连他都要称呼这宁天林为大人,可见对方身后的背景,绝对大的吓人!

    说不定真的来自银河系某个顶尖大家族!连他的夫君都要深深顾忌和巴结。

    “唰!”

    “唰!”

    就在这时,山谷之外的天空中,飞过来了两道身影,速度极快,直朝着山谷方向。

    而围在山谷之外,原本还闹哄哄的人群,刹时间变得鸦雀无声,更是都不由自主的朝着四周避让,给两人让开了一条道。

    因为他们瞬间就认出,这两人为首的,正是宁天林!刚刚在北门大闹了一番的天大的主!

    此刻谁要是吵闹,不是找死不成!

    甚至这些人避让的通道还颇为宽敞,别说一两个人,就是并排十个人都能飞的过去。这种待遇,让宁天林身边的若梦儿心中涌上一股莫名情绪。

    她原来只是个普通人,如今万众瞩目,她还是非常不适应!

    尽管她知道这大部分人的目光和敬畏,都是对她身边的宁天林,但有百分之一的落在她的身上,还是让她有些不自在。

    不过很快,两人就通过了山谷人群,开始准备降落。

    然后,仍有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山谷,“奴婢无意冲撞了宁大人,罪该万死,请大人赎罪!”

    砰!

    又是一道磕头响声。

    “奴婢无意冲撞了大人,罪该万死,请大人赎罪!”

    只是早已经心如磐石的宁天林并没有理会,径直朝着山谷飞去。

    “完了。”

    竹宫馨看到宁天林这样,瞬时心灰意冷,这宁天林,完全没有一点放过她的意思啊?

    连瞅都不瞅自己!

    估计自己在他心中,跟个可有可无的蚂蚁差不多!

    而且此刻早没心思的她,根本没注意到,宁天林身边的若梦儿,却低头瞅了一眼跪在地上,近乎五体投地,额头红肿的竹宫馨,突兀有些不忍。

    这女子让她想起了自己。

    自己当时在富春楼,也是这样的无助,渴望对方能放过自己,让自己参加学院的考核,但对方却根本不理会自己,彻底断了自己的机会。

    若不是宁天林出现,帮了自己,她现在还只是在富春楼跳舞的一个卖艺人,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九目学院的学生。

    眼前这女子,多像当时的自己,彷徨,无助。

    加上她这人心善,如今又心愿达成,不由望着地上的竹宫馨,脚步不由慢了一步。

    “恩?”

    “怎么?”

    宁天林注意到了若梦儿的反应,停了下来,微微一笑问道。

    “能不能。。。。。。。”

    若梦儿想开口求情,为这竹宫馨说上一番好坏,但想想却也算了,自己是谁,受了宁天林这么多恩惠,还怎能要求宁天林做什么。

    这人既然跪在这里,定然在某系事情上得罪了宁大哥。

    即是仇人,她也没有必要。

    “算了,没事。”若梦儿摇了摇头,还是不准备管了,“宁大哥,咱们进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