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89章 哥or…老公?
    就在柳茗熙以为,会从盒子里看到一根千年大人参,或者黝黑的灵芝时

    现实却完全出了她的意料。

    “这是……”

    只见里面装着一支标刻着容度的实验**,被韩青禾修长的手取了出来。

    紫色药水,在灯光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辉。

    “这是从植物里提炼出来的药水,可以帮助你控制自己的能力。”

    贺浅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以前你的能力不稳定,情绪崩溃时,一定出现过不受控制变身的情况吧

    它,可以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

    韩青禾闻言,眸光不易察觉地闪动了一下,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点,他曾经尝试过许久,

    没想到贺浅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研究出来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么……

    “原来是为了我……”

    柳茗熙心里不禁涌上一阵暖流,感激地望向他,“谢谢你,贺浅,过程一定很不容易吧。”

    “还好呢,我派别人去找的,采集完毕后只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提炼出来了。”

    贺浅修长的手指托着下巴,眯起眼睛,温柔地望着她,

    “还有,是我自己答应要帮助你的,不用对我说谢谢。”

    “还是辛苦了……”

    韩青禾忽然开口,俊美的脸上掠现一抹深意。

    他轻轻摇晃了两下实验**,紫色溶液清澈透明,在灯光下没有丝毫的沉淀物,

    “如此精细的工程,绝对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贺浅老师留在东陵学院教书有些屈才了。”

    “没什么,我对追名逐利没有兴趣,只喜欢跟你们这些小朋友待在一起玩。”

    贺浅笑眯眯地摆了摆手回答。

    两人:“……”

    内心默默扶额。

    小朋友……

    贺浅老师,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打击人……

    “对了,我把它叫做稳定剂,按周期注射,里面的成分,以及详细的安排,我之后再跟你说。”

    贺浅说到正事,很快又恢复了认真,就像平时在课堂上那样。

    两人仔细地听他说完。

    一看时间,都12点多了,客厅里的几人也都结束了聚会。

    贺浅也回家睡觉了。

    ……

    洗完澡后。

    “哥,我好困”柳茗熙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懒懒地伸了个腰。

    “我抱你上去休息。”

    “嗯?”

    忽然被拦腰抱起,柳茗熙一下打了个激灵,分分钟就清醒了。

    “等等,哥,你的腿伤好了吗?”她趴在他肩膀上睁着清澈的眸子,错愕地问。

    居然杠得动她

    “早就好了。”

    韩青禾勾唇,用肩膀推开她卧室的门,将她丢在粉色大床上,轻车熟路地俯身压了上去,修长的手覆上了她柔软的身体。

    “呃唔……”柳茗熙忍不住轻嘤了一声,小脸瞬间飘红。

    总是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

    一言不合就开撩。

    睡在床底的小污被这动静惊醒,甩了甩尾巴,抖了抖耳朵,自觉地迈着步子走出去了。

    每次发生这样的动静,就知道今夜的床板肯定不会太平……

    一定会起伏摇晃个不停的。

    为了睡个安稳觉,它还是去小郸的房间吧

    “哥,要……”

    “求我。”

    “唔,哥哥……”

    “换一个称呼,”韩青禾低头吻上了她的耳垂,热热的气息刺激地让柳茗熙打了个轻颤,脸颊红地几乎滴出水来。

    “老公”

    女孩抱住他的脖颈,甜糯的声音唤出口,明显感到男子的身体变得更灼热了。

    “唔……”樱唇被堵住了。

    韩青禾霸道地吻着她,熟练地撩开衣摆,修长的手指滑过肌肤。

    柳茗熙被他逗弄地浑身无力,很快就开始脸红心跳加速,眼里泛起了一层迷雾,腰肢也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

    看到女孩如此可爱的反应,韩青禾俊美绝伦的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宠溺的趣味,轻松将她圈在怀里,压进被窝吃干抹净了。

    ……

    黑暗中。

    男子戴着耳麦,听着那端传来暧昧的声音。

    浏览完近日来的网页消息,合上笔记本勾唇邪魅地笑了。

    拍电影吗……

    有点意思,居然能用这种办法化解危机,确实巧妙。

    不过,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见面礼罢了,好戏还在后头。

    ……

    翌日。

    几人前往学校的路上。

    “,最近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你是说小熙熙照片泄露的事?”

    “嗯。”

    韩青禾一边用笔记本处理公司事务,一边应道。

    “啊……那个啊,没什么有用的,只知道信号是从雪乡发出去的。”

    单手扶着方向盘,揉了揉头发回答。

    “雪乡……莫非是那个家伙?”

    柳茗熙眼前一亮,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多番阻扰她滑雪,大家一起围堵也没抓到的恶作剧男生。

    “额,被你这么一说,倒是真有可能。”怔了一下,从后视镜里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可是,那小子吃饱了没事干,为什么要跟踪我们跑到雪乡?他在家里不能操作吗?”

    “难道是他家信号不好?”

    柳茗熙抱起双臂,认真地摸着下巴思索。

    “……”韩青禾却停下了动作,眸光沉然地思索了几秒。

    忽然把笔记本合上放在一边,“熙儿,转过来。”

    “哈?”

    柳茗熙有些不明白。

    只见韩青禾在她身上各处仔仔细细地搜寻了一遍,看得开车的都脸红心跳了。

    “喂喂,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司机的感受啊,这大清早地就上演飙车戏,不怕我发光发热啊……”

    “哥,你到底要干嘛?”柳茗熙也被他摸地脸红了。

    “书包给我。”

    “喏。”

    虽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柳茗熙还是把摆在一旁的书包递了过去。

    韩青禾翻找了一番,果然从边缘的袋子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电子物件。

    小小的一个,时不时闪烁一下微弱的红光。

    深邃精致的俊眸瞬间阴沉下去。

    “卧槽,这是什么?”回头。

    柳茗熙怔了一瞬,很快明白过来,双颊染上了气恼的绯色:“这是**,一定是那个家伙接近我的时候,趁我不备放进书包里的!”

    :“他变态啊”

    “可恶!居然侵犯我们的**权,”柳茗熙握紧双拳,一把夺过监视器,眸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哥,笔记本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