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84章 熙儿怎么会是mutan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看到这样的结果……”

    周围的路人都露出了不详的神色。

    蓝色的湖面迅速结冰后,居然碎裂成一块一块的。

    即便是外行的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会联想到不好的事。

    “什么啊,这个山花湖,也不是每次都准嘛。”lk从雪堆上下来,悠闲地摆了摆手后,回到千袅身边。

    “没准这底下有什么机关也说不定。青禾说得对,不用太在意。”

    千袅听得出来,lk是在安慰自己。

    “嗯。”她点了点头,“我没多想。”

    “这位小伙子,你的意思是,我这山花湖的预言不准?”

    就在大家都对这个现象感到疑惑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柳茗熙转头望去。

    只见一名身穿灰色衣服的老人,手持着拐杖,长发盘成一个发髻,头戴一朵山花,缓缓朝他们走来。

    “啊,是神婆!”

    “神婆来了……”路人们都期待地握住了双手。

    这位就是刚才被人提到的神婆吗?

    柳茗熙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虽然穿着朴素,但从老人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是个活得精致的人。

    “我是这片山花湖的掌管者,你们可以怀疑这世上的任何事物,但是不能怀疑我管辖的地方。”

    老人语气略带沧桑地说。

    “呃?”lk愣了一下,英俊的脸上带着茫然,“您的意思是……”

    “质疑山花湖,就是大不敬。”

    韩青禾:“……”

    “神婆您好,我们并没有对山花湖不敬的意思,只是刚才……”柳茗熙想出言解释一下。

    毕竟他们来到这里是客,如果因为两句话的事情闹出不愉快,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神婆缓缓看了她和韩青禾一眼,

    “刚才你们几人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了眼里。”

    “有时候,寻找寓意,不能光看事物表面,还要透过外相,去看其中的本质。”

    神婆经过他们身边,走到那片湖泊前。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看她接下来会说出什么来。

    韩青禾则抱着几分旁观的态度。

    没准眼前这位老婆婆是个江湖骗子,出门在外,不能谁都信。

    “老婆婆,你的意思是,我刚才和千袅的破镜,不一定是不好的吗?”

    lk摸了摸下巴思索着问道。

    千袅也有些期待地望着她。

    “湖面上出现这么多破裂,说明会遇到很多挫折,至于好与不好,天机不可泄露。”

    “……"lk听了扶住额头,“这等于没说。”

    小郸:“为什么这个老婆婆说话这么深奥。”

    七朗:“不知道,可能是个哲学家。”

    “每一个人的相遇都是有缘分的。有时候命运安排你们重逢,其实不过是上天早已注定。”

    神婆说这话的时候,把目光投向了韩青禾跟柳茗熙。

    “重逢?”柳茗熙看了哥哥一眼。

    现在连她也被弄地有些糊涂了,他们并没有分开过啊。

    韩青禾微微蹙眉,信奉科学的他,表示不吃这一套。

    “前世恋人,因为种种遗憾而错过,往往第二世又会聚在一起,未来的路会怎么走,其实无须太强求,顺气自然就好。”

    神婆意味深长地望着韩青禾,沧桑的眸子里似有光芒闪烁,

    “没准,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

    “越听越玄乎了……”

    “是啊……”

    “很遗憾,我们以后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韩青禾忽然握起柳茗熙的手说。

    他不是不想给这个老婆婆面子。

    而是……

    心里有种不舒坦的感觉,尤其是老人望着自己时的那种眼神,似乎看破了一切。

    让他觉得,将来有一天,他可能会失去身边这个女孩。

    “被神婆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lk和千袅那个不一定是坏的,而青禾跟熙儿的不一定是好的啊。”

    回去路上,郸弥子悄悄地对着七朗的耳畔说。

    “这种东西,玩玩就好了,你还当真啊。”

    “可是……”

    “神婆自己都说不出个答案来,没准是忽悠大家的。”

    “那她图地什么啊。”

    “不知道。”七朗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了。

    下山的路途中,韩青禾一直紧紧牵着柳茗熙的手不放,似乎担心一放开她就会从身边消失似地。

    “哥哥,你的手有点用力……”柳茗熙小声地说,挣脱了一下。

    “对不起。”韩青禾松开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没,”柳茗熙红着脸摇了摇头,正想问他,是不是还在介意那个神婆说的话。

    韩青禾却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

    里面多了个冷冰冰的东西。

    他拿出来一看。

    “这是什么?一块冰?”柳茗熙瞬间被惊到了。

    大约一块鹅卵石的那么大的湛蓝色冰块里,印着一朵粉色的花瓣,看起来好像山花湖里的冰块。

    “它是什么时候到你口袋里来的?”

    她睁着清澈的眸子吃惊地望向他。

    “不知道。”韩青禾微微蹙眉,“我没拿。”

    “我当然知道你没拿……因为我一直和你在一起,难道是那个婆婆?”

    柳茗熙越想越觉得那个神婆真的有点不对劲。

    “该不会她真的知道什么吧。”

    “……”韩青禾无法解释了,想了想,“也许是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放进我口袋的。”

    “也有可能。”

    “总之,不要想太多了。”

    “好。”

    一行人继续下山,韩青禾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

    本想把冰块丢掉的,后来还是放回了口袋里。

    而与此同时。

    “叮咚叮咚。”另一个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爸,”韩青禾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对方激烈的言辞给打断了。

    “韩青禾,你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熙儿怎么会是mutant!”—“你怎么会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们这些人!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韩青禾骤然顿住步伐,握着手机,英俊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错愕。

    “哥,你怎么了?”柳茗熙正好奇,手机也响了,是贺浅打来的。

    紧接着,lk,郸弥子,七朗,千袅的……

    电话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呃?”

    “怎么回事,一下这么多人找。”众人不明状况,纷纷到处摸找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