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81章 说好的禁欲呢!
    最后,经过千袅一再下达驱逐令。

    lk只好先回床上躺着去了。

    房间里很黑,只有电视机亮着薄弱的光芒。

    lk侧躺在边上玩手机,不知过了多久,水声渐渐停了。

    女孩掀开被窝躺进来,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lk不由一怔,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他能感觉到女孩把脸贴在自己的后背上,她的呼吸,缓慢又紧张地吐纳。

    “小袅袅。”

    他翻了个身,很快就把她压在了自己身下。

    “嗯?”千袅红着脸移开视线,转头看向床头柜。

    lk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面对她时,自己竟然也感到心跳加快,浑身发烫。

    “看着我。”

    他伸手撩开她的头发,垂眸认真地望着她,英俊的脸近距离放大在眼前。

    千袅缓解了一下内心紧张的情绪,睁着明亮的双眸跟他对视。

    大大的眼睛里透着一丝怯生。

    看到她这个样子,lk不禁爱意翻涌,忍不住低下头吻住了她。

    “唔……”千袅的手也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脖颈。

    “你真的准备好把自己交给我了么……”

    lk在她耳畔轻声问。

    “嗯。”千袅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lk的心里涌上一阵慢慢的欢喜和感动,更加激烈地抱紧了她。

    “千袅,我爱你。”

    千袅没有说话,唇畔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其实她早已做好了准备,和他交往了这么长时间,她知道他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同时她也很清楚,心里对他的感觉。

    ……

    “小袅袅,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喜欢你。而且,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

    “为什么这么说?”

    “可能因为我以前待过的那个杀手机构吧,我总觉得,那里的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

    “有我在。”

    虽然lk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为那个机构卖命那么多年。

    但是既然千袅选择了不告诉他,那他也尊重她的选择。

    迟早有一天,她会对他说的。

    另一边。

    七朗和郸弥子也收拾好准备睡觉了。

    他们两个从小感情好,睡一起这种事经常做。

    只不过在这种浪漫的氛围下倒还是第一次。

    “咳,你尴尬吗?”郸弥子望着天花板问。

    “还行。”

    “要不我们找点话题来聊一下吧,反正也睡不着。”

    “好啊……”七朗抱着后脑勺。

    “你干嘛那么喜欢苏老师?”郸弥子忽然开口问道,“难道是因为她x大?”

    七朗:“……”

    “快回答。”

    七朗:“你好污。”

    “我不管。”

    “苏老师很好。我喜欢她不是因为那个,你的脑子就不能装点正经的东西?”

    “什么嘛。我只是好奇啊,她好在哪个方面啊?”

    小郸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

    “她给人的感觉很温暖。”森姆七朗思考了一下回答,眸光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意。

    “我喜欢跟温暖的人在一起生活。”

    郸弥子转头看了他一眼,久久没有说话。

    最后把被子一盖。

    “好吧,我知道了,快睡觉吧。唉,好可惜……”

    “可惜什么?”森姆七朗把头偏向他那边。

    “没什么,好想试试那个按摩椅是什么构造。”

    “噗——”

    “你别想污了!什么表情啊!老子才不是要和你一起试!”

    “没,我没想。”森姆七朗憋不住想笑。

    “笑p哦你,我只是在替青禾感到惋惜,毕竟他腿受伤了,可能需要用到那张椅子,早知道就跟他换个房间了。”

    “人家小情侣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还是睡你的觉吧。”

    森姆七朗把他按下去,坏笑着说。

    “……”郸弥子盖上被子不想理他了。

    实际上。

    韩青禾并不需要那样的按摩椅。

    因为,他要禁欲。

    “哥,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再跟你做羞羞的事情了。”

    柳茗熙抱着双臂说。

    “一切都是为了你的伤患着想。”

    “知道了,我想洗澡。”

    “洗澡?”

    “嗯。”韩青禾一脸认真地看着她说,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腿。

    “每次都是lk帮忙的,可是这次我不好意思麻烦他了。”

    “咳咳,我,我来。”柳茗熙红着脸说。

    帮他拿出了换洗的衣服。

    身为女朋友,照顾一下受伤的男朋友洗澡很正常的。

    这没什么大不了。

    在浴缸里换上一次性的用具,放满热水后,柳茗熙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坐下去。

    让他把受伤的腿搁在边上。

    “啧啧……真长(说的是腿)实在引人嫉妒。”

    柳茗熙一边在水里加泡泡浴一边说。

    “大惊小怪,不是经常见到吗?”韩青禾说着,拿冒起来的泡泡挡了下某个关键部位。

    “埃?”

    看到他这举动,柳茗熙不禁愣了一下,迟钝了两秒站在原地。

    “什么啊!我说是腿好吧!不是什么别的啊,你到底想到哪里去了啊喂——”

    韩青禾:“……冷静一点。沐浴露甩到我头上了。”

    “冷静不了啦。”柳茗熙挥舞着沐浴露,激动地红着脸吐槽。

    “那你进来喝点水吧。”

    “什么——啊——”柳茗熙一个猝不及防被韩青禾拉进了浴缸。

    “咕噜咕噜。”

    还好她憋住气,要不然就上当了!

    “哈哈。”韩青禾把她从浴缸里拉出来,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唇畔勾着笑意。

    “哥!”柳茗熙抗议地撅起嘴,气鼓鼓地对着他,

    “皮这么一下你很开心吗?”

    韩青禾单手揽住她的后脑勺,把她拉向自己。

    ?

    他要干嘛?

    柳茗熙茫然了一瞬,嘴唇忽然被咬住了,男子色气满满地吻着她,连带她的心跳温度都跟着升了上去。

    “哥,你,你又要干嘛。”

    不知不觉,韩青禾已经抱着她从浴缸里站起来。

    将她放在铺好在床上的毯子上,替她擦干净沐浴露的水。

    “别……别,我自己会来的,你还是注意伤口,不要进水了。”

    柳茗熙拦住他的手。

    韩青禾捉住她不安份的手,按在头顶,唇畔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

    “我的伤已经好地差不多了,你才是。”

    “我?我怎么了?”

    柳茗熙无辜地睁大眼睛望着他。

    “这副明知故问的样子真让人于心不忍,我再说得明白点好了,你得为你刚才纵火的行为负责,乖乖灭火。”

    “灭火?我又不是灭火器,等等——唔——”

    说好的禁欲呢!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