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77章 你不乖
    “这是mutant独有的象征。”

    贺浅指着屏幕说,

    “之所以出现了又消失,是因为你还没有进化完全。”

    “什么样才是进化完全的?”柳茗熙懵懂发问。

    “每次变身时,都是完全形态,变身结束后,印记也是完整的,并且不会消失。达到这种程度的话,你的能力就稳定了。”

    “我要什么时候才可以达到?”

    柳茗熙苦恼地低下头,戳了戳手指。

    总觉得很难。

    “别担心,我可以帮你。”

    贺浅温柔地笑了,眯起眼睛,“我在生物方面还是颇有造诣的,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

    “嗯,我相信你。”柳茗熙点了点头,眸光明亮地望向他。

    “我先帮你种花,下次有机会带你去我的实验室看看。”

    “好。”

    种完向日葵后,柳茗熙擦了擦汗准备回去。

    “不进屋喝杯水吗?”

    “不啦,这么点路,我回去喝就行了。”

    柳茗熙说完转身离开,走到几步,忽又想起了什么。

    “对了,小凌羽呢?”

    感觉好久没见到他了。

    “他的病情稳定了,说这边不好玩,让我把他送回a市了。”

    “原来如此……”柳茗熙摸了摸头发,回想起那孩子上次看自己的眼神。

    那充满敌意的……

    “嗯……那个,上次,他应该没有误会吧?”

    “什么?”贺浅微微一怔,随即哑然失笑。

    “不会的,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不用在意。只是谣言而已,我跟他解释过了。”

    “那就好!那我回去啦!再见!”

    柳茗熙眯眼一笑,心情豁然开朗,冲他摆了摆手就跑走了。

    回到家时。

    韩青禾正抱着双臂靠在门口等着她,拐杖摆在一边。

    “哥,你怎么站在外面?”

    柳茗熙放慢步子走向他,“天都快黑了。”

    “……我在发呆,不是等你。”韩青禾淡淡睨了她一眼回答。

    “?”柳茗熙疑惑地眨巴一下眼睛。

    这好像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啊。

    “那你发了这么久的呆这么久不会无聊么?累不累,腿疼不疼?”

    “……”

    韩青禾听到最后一句话,忽然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漂亮的假笑,

    “熙儿,你是不是看不起哥哥腿瘸?”

    “噗,”柳茗熙:“不敢不敢。”

    哥哥的脑回路好清奇哦,人家明明是在关心他。

    看到柳茗熙退后一步的举动,韩青禾笑地越发灿烂了,甚至朝她招了招手。

    “不用怕,我只是个伤患,不会伤害你的。快过来,扶我上楼。”

    “好。”柳茗熙丝毫不设防地跑过去,开开心心地扶住他的胳膊。

    “熙儿真乖。”韩青禾揉了揉她的头发。

    “哼哼,还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才不会因为你夸我就高兴呢。”

    “笨蛋。”

    “你才是——”

    “你是笨蛋。”

    “略略略,哥哥是宇宙无敌第一大笨蛋,不理你了。”

    柳茗熙把他送到房间,松手就要跑出去。

    “回来。”

    韩青禾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拽了回来。

    “埃?你不是受伤了吗,这么还这么大力气?”

    柳茗熙被他按在床上,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不准动。”韩青禾用胳膊锁着她的喉咙,让她无法挣脱。

    “过分耶……”

    居然对妹妹用锁喉功。

    柳茗熙抵抗半天无效,索性放弃了,

    “哥哥,你到底想干嘛呀?”

    “回答我,你是不是看不起瘸子?”韩青禾在她身后慢悠悠地问。

    “噗——”

    原来哥还在想这件事情啊!

    她哪有!

    “说,四不四?”

    “不是。”柳茗熙一脸正色地回答。心想这不是废话么,你用这种姿势挟持我,我敢说是么。

    “你撒谎。”

    “……”柳茗熙晕了,“你要怎么才肯放开我?”

    “你说嘛。”

    “……是?”难道这才是正确答案?

    毕竟跟韩青禾对话,不能用正常思维。:)

    “看不起残疾人,熙儿,你不乖。”

    韩青禾眯眼给她安上了一个罪名。

    “什么啊,明明是你让我这么说的,反正我说什么都不对……”

    柳茗熙的话才说到一半,身旁的男子就放开了自己。

    韩青禾翻了个身起来,撑着修长的手臂,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咳……”

    距离忽然变得这么近,好紧张……

    男子深邃的眸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睫毛很长,锁骨下面,黑衬衫的领口敞开着,可以看见里面性感的胸膛……

    “不乖的话,该怎么办呢?”

    他的手指点在她鼻尖,慢慢往下滑,顺着脸颊,经过脖颈,还在往下……

    “不……不要乱来。”柳茗熙红着脸,捉住他的手。

    “哥你每次受伤了都不安份。”

    “都怪你。”韩青禾俯下身吻住她的脖颈,浅浅啜着,“谁让你太诱人,每天都想吃掉。”

    柳茗熙的脑袋嗡地一声,脸颊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连心跳也乱了,视线害羞地飘走。

    说,说什么啊……

    这种让人毫无抵抗的话。

    “总之,你的伤没好,不准你乱来。”柳茗熙最终还是甩了甩头,按住双肩把他推开。

    翻过身将坐在他怀里。

    “熙儿说过要照顾我的……”韩青禾扶着她的腰从床上坐起来。

    “是啊,我是在照顾你呀。”

    “你不尽责。”

    “哎?怎么样才算是尽责的?”

    “你靠近一点,我悄悄告诉你。”韩青禾托住她的后脑勺,稍微往下压了点。

    柳茗熙低下头,耳畔忽地拂来一阵热气。

    待她听清内容后,脸颊刚褪下去的余温瞬间又热了回来。

    “啊——”

    柳茗熙正欲推开他,就被某人抓住,按回床上盖到了被窝里。

    “都说了不可以的啦。”

    “都说了不要看不起瘸子。”

    “噗……我没有……而且你又不是……唔……”

    夜晚。

    小污在楼梯上跳来跳去半天,无聊地想过去找主人小姐姐玩,发现她还被困在大魔王的房间没出来。

    跑到郸弥子房间,他在写歌,玩了一会他的恐龙玩偶,好没劲哦。

    跑到七朗房间,他正戴着头巾躺在床上,捧着手机一脸痴汉笑。

    去找lk吧,他跟千袅又不知道在干什么,嘴对嘴地,难道是在偷吃什么好东西?

    “喵喵(我也要吃)”小污跑上去扒拉了两下lk的后背。

    没人理它。

    唉……

    好无聊哦……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尤其是有了对象之后……还是当一只豹子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