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75章 贺浅的坦白
    他根本就不是瘸子。

    这一切都是装出来骗自己的……

    啊

    看着韩青禾笑得前仰后伏的,柳茗熙彻底明白了一切。

    “你这个坏蛋,居然骗我,白心疼你了,就知道欺负人”

    柳茗熙捶了他两下不理他了。

    “谁让你这么笨的,我这么帅怎么可能变成瘸子。”韩青禾一把握住她软绵绵的拳头笑道。

    “噗……你才笨,你演得这么像我怎么知道……”

    柳茗熙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最起码韩青禾没有真的变瘸子。

    “那你这个拐杖是买来的道具吗?”她指着拐杖问。

    “当然不是,”韩青禾揉了揉她的头发。

    撑着拐杖走了几步,在她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

    “虽然没有导致残疾,但是被子弹穿过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嗯?”

    “医生说可能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快的话两星期,慢的话一个月吧。”

    “呼……还好,能恢复就是幸运的。”

    “是啊。”韩青禾心情阳光地眯起眼睛,“刚才某人说要当我的拐杖,这话我可不会忘。”

    望着着少年温暖的笑容,柳茗熙不禁哭笑不得。

    接下来的日子,肯定又要被哥哥压榨了。

    不过……

    只要大家都安然无恙,就是最好的。

    之后。

    两人在房间里卿卿我我地待了半天,柳茗熙扶着他下楼。

    吃完饭后,韩青禾被大家拉着坐在一起嘘寒问暖。

    而柳茗熙则到后院给花花草草浇水去了。

    “向日葵这种向阳而生的植物,很美也很特殊,我可以向你讨要几支拿回去吗?”

    后门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贺浅微笑着站在那里,迈步缓缓朝她走来。

    “可以啊,老师喜欢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铲给你。”

    柳茗熙黑咻黑咻地拿起小铲子,认真地挖起了泥。

    其实她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贺浅。

    一来,是对他有些疑惑。

    他对待龙翼人的反应怎么说也过于镇静了点。

    二来,是在大厦废墟里发生了那样的事。

    也不知道乔以冰录下的画面,最后会送到去哪里。

    “我不知道该怎么栽种,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移植?”

    贺浅淡淡笑着请求道。

    “嗯,好,等我一下哦,我找个袋子包一下。”

    柳茗熙戴着手套,把向日葵扎好。

    “我来拿吧。”

    贺浅拿着袋子朝外走。

    两人一前一后地经过客厅。

    韩青禾正在跟同伴们聊天,瞧见他们要出去,不由话锋一转,叫住了她。

    “熙儿,你去哪?”

    “我过去一下,帮贺老师种两棵花”

    柳茗熙晃了晃手里的小铲子。

    “好。那你早点回来。”

    韩青禾收回视线,一副生怕她走远了的样子。

    “嗯呢。”

    贺浅看到这一幕,不由摇头笑了笑。

    一路上。

    柳茗熙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贺浅起头。

    她很想知道,他对龙翼人是不是有所了解。

    就是不知道怎么问才好。

    “熙儿,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贺浅忽然开口。

    “噗……”柳茗熙心中吐血,她的表现有这么明显吗。

    “你一路上都在低头思考。”

    “咳……其实,我的确有一些疑惑。”

    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脸上飘起两朵红云。

    “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不会再隐瞒你了。”

    “?”柳茗熙错愕地抬起头。

    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会再隐瞒”。

    难道他之前有事情瞒着她么。

    “老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关于龙翼的事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柳茗熙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

    直接问出了心中所想。

    “其实,第一眼看到你变身后的样子,我就已经将你跟龙翼人划上了等号。”

    贺浅思纣了一下,平静地回复。

    熙儿龙翼人

    “所以,并没有特别吃惊。”

    “也就是说,你从很久以前就听说过这个项目了?”

    “不仅是我。”

    贺浅回答,“只要是合格的科学家,都对这个项目有所了解吧。毕竟国家当初研究了很多年。”

    “那你可不可以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柳茗熙深呼吸了一下,有些紧张地望着他。

    她不知道自己提出这个要求,会不会被拒绝。

    “可以。”

    贺浅很爽快地答应了。

    事实上,他饭后把她约出来,就是为了跟她坦白。

    “我最早听说,是在我还没当老师的时候,据说这个项目很难研究,一直不成功。”

    “到后来,就连国家也打算放弃了,还将它投入了教学工作。”

    “啊,这个我知道。”柳茗熙点了点头,“当时你还在课堂上跟我们讲过这个实验原理。”

    “没想到你还记得。”贺浅勾唇暖暖一笑。

    “不愧是好学生。”

    “唔……毕竟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从小耳融目染。”

    柳茗熙抓了抓头发脸红道。

    “熙儿,你这句话暴露身份了哦。”

    贺浅眯起眼睛。

    “埃?”

    “从小耳融目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科学家柳浧的后代吧。”

    “!”

    “你不用瞒着我了。”

    贺浅默默看了她睁大眼睛的样子,勾唇一笑,望向远方的天空。

    夕阳落山,万物都镀上了一层橘色的光芒。

    “实不相瞒,初中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那个时候的你,对科学总比其他人多一份热爱。”

    “直到今年,转到东陵学院教书,再见面,我才发现成长后的你,长得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谁?”柳茗熙听到这里不禁屏住了呼吸。

    “科学家柳浧。”

    “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确切来说,是学生。当时我认识他的时候还很年轻,资历尚浅,柳浧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

    “我可以信任你吗?”柳茗熙出于谨慎问。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照片。”

    贺浅似乎早就猜到,她会有所顾虑。

    拉开西装领口,从内衬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那一年,是柳浧老师研究项目的第18个年头。”

    柳茗熙抑制着内心的激动,伸手接受那张照片。

    照片是有些年代感的那种。

    一位穿恤的年轻人和一位披着白大褂,穿西装的男子站在一起。

    身后是枝叶茂盛的香樟树。

    年轻人可以辨认出是贺浅。而男子熟悉的面孔,俊眸弯起,脸上带着富有魅力笑容,那份独特的气质,是谁也模仿不来的。